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37

2022-02-28

  第237章 侍神
  Shen Qian 是被极度的干渴唤醒的。

  他动了动手指,喉咙里发出了一个不明意义的音节。

  正在Shen Qian 挣扎着想要起来的时候,有人扒拉开了他的嘴唇,然后一股清凉就灌入了他的喉咙。

  燥意稍减,Shen Qian 重新变得安定下来。

  gradually ,思考能力重新回到了他的大脑。

  陌生环境,旁边好像还有个陌生人……

  淦,system 还真是从不会让他失望。

  他试图转动精神内核,却发现内核暗淡无光,好似是处于某种脱力的状态。

  而他体内的元气好似也是蒸发了一般,所有meridian 都变得空空荡荡。

  一时间Shen Qian 都有些惊疑不定,system 不会是失手了吧?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Shen Qian 还是觉得应该不至于。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在慢慢复苏之中的。

  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recovery speed 异常的慢。

  又不知过了多久,在那陌生人持续的喂水之下,Shen Qian 逐渐恢复了一丢丢力气。

  他定了定神,缓缓的睁开眼睛。

  视觉逐渐回归,眼前的景象终于清晰了起来。

  首先映入Shen Qian 眼帘的,就是一片堪称horrible to see 的天空。

  灰色是底色,一片片的火焰在燃烧,到处都是形状不规则的black 洞口,只偶尔,能从那些洞口之中看到一闪而逝的流星。

  支离破碎。

  Shen Qian 从未想过,这个形容词可以用在天空之上。

  Shen Qian 再微微转头,就看到了一道长发飘散的背影,或许是因为Shen Qian 已经醒过来了,她正好站起身来,走到一边眺望远处。

  她的背影美好无限,给了Shen Qian 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又恢复了一些气力,Shen Qian 的四肢终于能动弹了,他站起身来,先looked towards 了all around 。

  此时的他,在一片低矮的山丘的背风口。

  四下入目,是苍凉无比的大地。

  在远处一些地域,隐约可以看到一些崩塌的white 建筑,apart from this ,就是近乎barren 的干涸大地,以及零星散落的沙漠。

  “这是哪……”

  不知为何,Shen Qian 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剥离感。

  他觉得这里不符合他记忆之中认知的任何一处,不是城市,也不是禁区。

  “这是‘门’后的world 。”

  背对着Shen Qian 的女人听到了Shen Qian 的疑问,轻声答道。

  “……Vice Principal ?”

  原本Shen Qian 还不太敢确定,此时听到了对方的嗓音,他再无疑虑。

  苦笑和惊愕出现在Shen Qian 心中。

  自己和澹台沁是有什么冤孽吗!

  为什么又凑到了一起……

  他很想立刻打开AFK Records 看一看,但此时显然不合适。

  女人转过身来,青丝拂动之下是一张堪称绝世的脸颊,正是Shen Qian 熟悉的配……呸,是熟悉的五官。

  “你醒了。”澹台沁凝视着Shen Qian ,柔声道。

  这一下给Shen Qian 鸡皮疙瘩都整出来了。

  号称extinguish sect ruthless 、Mountain And Sea Great Demon King 的澹台沁还能有这么温柔的语气?

  这确定不是幻觉?
  “呃……Vice Principal ,您没事吧?”

  Shen Qian probed 。

  “受了一点伤,不过没有大碍。”澹台沁摇摇头,然后又关切的问道,“我看你的身体状态有些不对,你可有什么事?”

  “我没事,谢谢Vice Principal 关心。”

  Shen Qian 确认这不是什么梦境之后,心中的unimaginable 更甚。

  但仔细观察了一下澹台沁的神态,对方好像也不是在伪装什么,他也就懒得在意了。

  反正上次澹台沁施展Divine Ability 问过他的三生之后,应该已经将他从嫌疑名单之中排除。

  至少Shen Qian 是不会有什么mortal danger 了,甚至可以说,澹台沁三番五次怀疑他,他却还救了对方的性命,应该是澹台沁倒欠他的才对……

  嗯,没毛病。

  这么一想,Shen Qian 也就自然了许多。

  “Vice Principal ,您刚刚说这是‘门’后的world ?”

  想到澹台沁所说,Shen Qian 震撼之余忍不住问道。

  他好奇的打量着all around 的Heaven and Earth ,同时蛋疼的感觉也自脑海之中升起。

  直觉告诉他,他会unfathomable mystery 出现在“门”后,一定是system 干的。

  ”en. ”澹台沁nodded ,虽然只有一个字,神色却是极为温和,和往常的冷漠大相径庭。

  “哪道‘门’?”其实已经猜到了什么,但Shen Qian 还是想确认一下。

  “江中军武的‘门’啊,那道……A-Rank ‘门’。”

  澹台沁轻声道。

  果然。

  Shen Qian 扶了扶额头。

  只能祈祷system 没有失了智,真的让他处于不可控的危险境地。

  在Shen Qian 之前的认知之中,A-Rank 门可是王侯都不敢轻易涉足的地方!

  莫非……system 的底气来自于眼前这个陡然变得陌生的澹台沁?
  “Vice Principal ,我怎么会在这里,您呢……呃,我的意思是,我们是怎么碰到一起的?”

  Shen Qian 决定先搞清楚情况。

  “叫我澹台吧。”

  澹台沁先说了一句,接着柔声道:“昨晚我进入老校区的时候看到了你,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封印Formation 被你破坏了一部分,打开了一丝缝隙,见你要进入‘门’内,我就跟着进来了。“

  Shen Qian 冷静思考了一下。

  “门”的封印Formation 无疑是平阳伯布下的,一个王侯布下的Formation ,却被system 破坏了……

  但鉴于这种事system 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所以Shen Qian 也不算太吃惊。

  “平阳伯昨晚没有在学校吗?”Shen Qian 随口问道。

  以王侯的感知,如果他是在眼皮子底下搞的动作,那肯定是瞒不过的。

  所以他估摸着……

  “在。”

  澹台沁一个字,却是瞬间让Shen Qian 的心凉了半截。

  “那我岂不是被校长发现了?”Shen Qian 大感棘手。

  “不会的。”澹台沁却是摇头,“你我及时进入了‘门’内,王侯的感知也impossible 跨越‘门’的两边。”

  “那校长怎么没有跟进来?”Shen Qian 疑惑道。

  “他进不来的,这道‘门’有着天然壁垒,别说王侯了,就算Mountain And Sea 进入都会遭受heavenly thunder strikes ,轻则重伤,重则Divine Soul 俱灭。”

  “so that’s how it is ……咦,不对啊,那你……”

  Shen Qian 闻言先是释然。

  这也算解开了他以前的一个疑惑。

  为什么江中军武的事件发生之后,却不见Human Race 派出powerhouse 进来查探,或者说搜救可能的幸存者。

  原来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并不能通过这道“门”。

  可随即Shen Qian 又察觉到不对。

  澹台沁可是顶级Mountain And Sea !
  她又是怎么进来的?
  “这不是我的本体,只是我的一道‘假身’。”

  澹台沁称得上有问必答,闻言面色柔和的解释道。

  “‘假身’是什么意思?”

  又听到了一个教材上没有的新名词,Shen Qian 满脸好奇。

  他实在是忍不住吐槽,为什么这些知识就不能写在书上呢?
  “Mountain And Sea 之中有一个realm 名为‘侍神’,到达this realm 后便可以炼制‘假身’,‘假身’会具有本体的一定实力,也有独立的思维。”

  澹台沁耐心的解释道。

  “那你还是你吗?”Shen Qian 听得有些迷惑。

  假设这道Avatar 都有了自己的意识,那不就等于另外一个人了?
  “我当然是我。”

  澹台沁柔柔一笑,第一次见识到对方的笑容,让Shen Qian somewhat absent-minded 。

  “‘假身’的炼制原理,其实是基于人的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简而言之,要让‘假身’有灵魂,就得剥离自己的某种情感注入其中。”

  “我若不回归本体,或是本体缺失了我,都是不Perfection 的。”

  Shen Qian 细品了一下澹台沁所说,又结合以前的学识,渐渐明白了什么。

  七情,指的是喜、怒、哀、惧、爱、恶、欲。

  六欲,在佛家的解释之中,指的是指色欲、形貌欲、威仪姿态欲、言语音声欲、细滑欲以及人想欲。

  总之,如果澹台沁所言为真,那么此刻的“她”就只具有某一种或者某一些单一的情感。

  再结合对方温柔得不像话的性格,应该是某种正向情感。

  要么是喜,要么是爱。

  ……因吹斯听。

  搞明白了澹台沁性情大变的原因,Shen Qian 也彻底安心下来。

  别说,眼前这个柔声细语的澹台沁,可比那个高冷淡漠的澹台沁可爱多了。

  “那……澹台,我们进来又遭遇了什么,我怎么会这么虚弱?”

  弄懂了因由,Shen Qian 也就变得大胆了起来,直呼其名。

  “进来以后我们便被乱流分开了,我在one hour 之前才找到你。”澹台沁摇头。

  “唔,话说你现在还有多少实力?”

  “半步Mountain And Sea 。”

  “那我能麻烦你一个事吗?”

  身处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的门内,Shen Qian 迫切想要搞清楚自己的AFK 计划有没有成功,于是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请你替我护法一下,我再查看一下我的身体状况。”

  “好。”

  澹台沁nodded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long sword ,走到三米外持剑而立。

  Shen Qian 也就不再耽搁,盘膝而坐,直接将意识沉进了system 。

  在储存AFK Records 的书架上,果然多了一个闪烁着rays of light 的新文件夹。

  意识集中,那个显示日期为“22971103-1105”的文件夹就被打开,一行文字浮现出来。

  “备注:本次AFK 无战斗经验,无训练记忆,为节省能量,除‘破阵’和‘炼药’部分仅留下文字记录供宿主浏览。”

  点开之后,一行提示弹了出来。

  “破阵”很好理解,“炼药”的话,根据Shen Qian 的猜测,应该就是升元丹了。

  “你进入百王殿消耗1389积分并下单兑换了七叶紫苏、夜茯神等十七种medicine ingredient (点击查看详细清单)(19:37)

  你拿到了百王殿88号死侍送来的medicine ingredient (19:53)

  ……“

  死侍?

  原来system 是这么称呼那些Mountain And Sea 送货员的吗?
  Shen Qian 微微有些好奇,不知道system 是随便取的名,还是其中有什么说法。

  而且竟然还有编号,这一刻Shen Qian 突然醒悟,看来system 知道的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啊。

  回头得好好研究一下。

  “……

  你在7号别墅的地下室炼制了九颗升元丹(点击提取炼药经验)(19:55-23:03)

  ……”

  Shen Qian 目光一凝,果然是升元丹!

  Shen Qian 惊讶的倒不是炼制时间。

  升元丹属于Mountain And Sea 级的入门medicine pill ,虽然不算多难,但寻常的Alchemy Sect 师也需要至少two weeks 才能炼制出来。

  而在system 这里只需要两三个小时……当然,这属于基本操作。

  真正terrifying 的是数量。

  九颗升元丹……

  寻常高Martial Artist breakthrough 到Mountain And Sea ,在元气化力的时候,一颗升元丹便已经足够,甚至可能medicinal power 还会溢出。

  但Shen Qian 这就有点过于夸张了,竟然要九颗。

  不过大概率还是跟他的十窍之躯有关系。

  “……

  你休憩之后离开了7号别墅(23:59)

  你抓住军武保安换岗的空隙进入了江中军武的老校区(00:15)

  你来到了A-Rank ‘门’附近(00:23)

  你破解了‘天罡龙门阵’并打开了一个缺口(注1)(点击提取破阵经验)(00:26)

  你破解了‘四象Devil Subduing Formation ’并打开了一个缺口(注2)(点击提取Formation 经验)(00:27)

  你进入了‘门’(00;27)

  ……”

  Shen Qian 看得有些牙酸。

  两道Formation ,一道是“门”本身的封印,另一道是外围的封印。

  虽然根据Shen Qian 现有的Formation 知识,隐约知晓这两座Formation 远不能和当初燕山公布下的Formation 相比。

  毕竟平阳伯应该本身也并不擅长Formation Dao ,他坐镇江中军武才是最无解的Formation 。

  但……

  这好歹是王侯布下的Formation 啊!

  一分钟连破两阵,大概率也只有system 这个变态才能做到了。

  看到此时,Shen Qian 也产生了clear comprehension 。

  很显然,自己breakthrough 的关键就在“门”内,只是Shen Qian 还是不能猜到,system 到底是以什么形式来代替了道海的牵引之力。

  带着好奇,Shen Qian 继续看了下去。

  “……

  你从space turbulence 中走过并落在荒丘之上(00:30)

  ……”

  这句话又看得Shen Qian 一愣。

  他觉得哪里怪怪的。

  主要是system 的用词,什么叫“走过了space turbulence ”。

  明明根据澹台沁的说法,连她都不能抵御space turbulence ,不然也不会和Shen Qian 分散。

  但好像在system 的视角里,space turbulence 并没有什么terrifying 的。

  ……算了,见怪不怪。

  “……

  你引动Divine Sense 进入了‘道海’(00:31)

  你踏上了澹台沁的道并开道成功(00:32)

  道海降下了牵引之力(00:33)

  你体内的元气开始沸腾(00:34)

  ……”

  等等。

  Shen Qian 突然有点懵。

  他看不懂system 的操作了。

  进入道海,不就是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前奏吗?

  如果牵引之力真的降下来,蜕变的可不仅仅会是Shen Qian 体内的元气,他将真正的踏入Mountain And Sea !

  可这显然不是Shen Qian 想要的。

  这一瞬间,Shen Qian 都差点以为是自己输错了AFK 指令。

  但他很快又醒悟。

  如果自己真的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他impossible 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

  难道说……

  Shen Qian 骤然抬头looked towards 那死寂的破碎天空。

  他隐约明白了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