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38

2022-03-02

  第238章 天兵
  “……

  你taken 第一颗升元丹(00:35)

  在牵引之力和medicine pill 的双重作用下你的元气开始质变(00:37)(注3)

  ……”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Shen Qian 在浏览到这里的时候直接拉到了AFK Records 的最下方,找到了所有注解。

  前两条注解都是关于Formation 的介绍,如同Shen Qian 预料的一样,这两门Formation 的等级并不算高,至少远远比不上燕山公亲手布下的十方锁星阵。

  真正让Shen Qian 凝眉的是第三条注解。

  “注3:牵引之力无法穿透破碎的时空抵达‘门’内,但元气的分子结构却会在牵引之力的隔空拉扯下发生改变,再配合大量升元丹,使breakthrough 具备了可操作性,只需要把握medicine pill 使用的时机即可。”

  Shen Qian 看完之后suddenly enlightened ,只剩下惊叹。

  果然就如同自己刚刚divine light flashed 想到的那般。

  原来这才是system 必须要进入“门”内的根本原因!
  只有在“门”后的world ,才能在借助牵引之力的同时,又不至于让自己真正踏足Mountain And Sea 。

  就好像两块磁铁。

  就算是中间有什么阻隔,但如果磁力足够强的话,依旧能够隔空吸附在一起。

  Shen Qian 想通了其中原理,也只能感叹于system 的智慧。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事情却也只能发生在他身上,换做其他人,simply 不具备他这样的条件。

  上次夺天之阵的道海之行,已经让Shen Qian 看到了自己的特殊性。

  他……是一个能在大道上反复横跳的男人。

  别人穷极一生也未必能触及的“Dao” ,他却是想进就进,毫无压力。

  最关键的是,还可以再退出来。

  后面的AFK Records 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system 利用对时机的完美把握,在每一个正确的节点分别服用了剩下的八颗升元丹。

  最终,Shen Qian 体内的所有元气都完成了重组,升华成了Essence Power 。

  但Shen Qian 也还是付出了一点“小代价”。

  牵引之力迟迟不能找到目标,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消散,Shen Qian 的肉体在牵引之力的持续作用下,几乎快变成了一块腊肉。

  他体内的水分近乎蒸发一空,连带着血液也遭了殃。

  而体内新生的那一丢丢Essence Power 也在对抗牵引之力的过程中消耗一空。

  这也是为什么Shen Qian 会变得虚弱无比的原因, 甚至昏迷了超过一天。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成功了。

  他完成了一个武道有史以来也许是前无古人的壮举。

  在Mountain And Sea 之前就拥有了Essence Power !
  他如今已经有了精神内核, 又有了Essence Power ,再加上他可以随时得道,以及已经触手可及的Divine Ability 。

  除了Life Level 并非真正的Mountain And Sea ,他几乎已经和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没什么两样。

  至少从battle strength 上, 应该没有过大的差距才对。

  等等……

  Shen Qian 忽的又想到了一个问题。

  理论上来说, 等到他真正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时候,他还会再次承受牵引之力的baptism 。

  那到了那个时候, 他的Essence Power 是否也能再次蜕变?

  Shen Qian 不太确定是否能如此, 但假设真的能的话……

  Second Transformation 的Essence Power 又是什么?
  前景的美好让Shen Qian 感受到了巨大的喜悦,这种武道上的成就感, 在这一瞬间带给了Shen Qian 无以伦比的快乐。

  直到, 一阵打斗声将他惊醒。

  Shen Qian 赶紧从system 界面之中脱离出来,便看到澹台沁正在十数米之外和一个“人”交手。

  那是一个看得Shen Qian 很难受的男子,他身披青铜铠甲,但铠甲上却满是破损和血污, 手中的long halberd 也只剩小半截。

  他断了一只手, 也只有半张脸, 伤口的地方都已经长出了black 的霉, 显然不是澹台沁所为, 而是他本来就如此。

  他的眼睛空洞,但身手却是无比敏捷, 口中念叨着Shen Qian 根本听不懂的音节, 好像是在重复着什么话。

  说他是死人吧,他身上却没有死气, 完全不同于Shen Qian 见识过的异鬼,甚至, 对方身上还有一丝说不出来的飘渺和某种贵气。

  但他也不像是活人……没有活人会长成这个鬼样子。

  Shen Qian 观察了一会,旋即皱眉。

  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青铜Armored Soldier , 实力约莫是高Martial Artist 七段左右,但却极为难缠, 好像不怕死也不会疼。

  他身上的盔甲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澹台沁手中的long sword 戳在上面常常只有火花溅射, 却是很难真正穿透。

  以澹台沁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实力,竟是一时半会拿不下对方。

  Shen Qian 想上去帮忙, 却是有心无力。

  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门”后的特殊性,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恢复,但速度却是极慢极慢。

  如果在外界正常的恢复速度是1的话, 那这里可能只有0.01甚至0.001。

  Shen Qian 在看AFK Records 之前已经掏了几颗恢复元气的medicine pill 磕了下去,效果却是微乎其微。

  没有Essence Power 加持, 纯粹凭借肉体力量,Shen Qian 比之寻常的高Martial Artist 也强不了多少, 上去也只是给澹台沁添乱。

  至于system ……

  this time AFK 直接让system 的能量再次跌到了30%以下,随时可能失控, 况且没有元气的加持, system 一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还是不用指望了。

  Shen Qian 瞬间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刚刚还在因为breakthrough 而喜悦, 眨眼就发现自己暂时变成了“废物”。

  又过了八九招,澹台沁终于找到了weak spot , 一剑从对方盔甲的破损处切入,将青铜Armored Soldier 斩为两半。

  身体变成两截的青铜Armored Soldier 失去了动静。

  Shen Qian 正要上去询问澹台沁,不远处却传来了一阵金属碰撞的铿锵声。

  百米外有云雾飘荡而来,当云雾散尽, 不仅仅是澹台沁complexion changed , Shen Qian 也是喊了一句“卧槽”。

  因为云雾之中携裹的, 赫然是一大堆青铜Armored Soldier !

  数量一眼难以数尽,但起码是五十个以上。

  他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口中同样呐喊着Shen Qian 听不懂的音节,整齐划一,举起手中的lance long halberd 等各种长兵器,moved towards 两人杀了过来。

  这些青铜Armored Soldier 同样是残肢断臂,血肉模糊,眼神中毫无半点生气,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扎堆的缘故,他们的imposing manner 更盛。

  粗粗感应之下, 这些青铜Armored Soldier 全都是高Martial Artist 后期到Peak 的cultivation base 。

  “搞得定吗?”Shen Qian 转头问澹台沁。

  澹台沁nodded 又摇头,“杀得完, 但我的元气也会耗尽,此地很是特殊, 元气难以补充。”

  “那还愣着干嘛……溜溜球啊!”

  Shen Qian 反正是看不出来就算杀光这些青铜Armored Soldier 又能有什么好处, 闻言二话不说,拉起澹台沁的手就往反方向跑。

  澹台沁先是错愕,但很快又安静下来。

  一秒之后,变成澹台沁反握住了Shen Qian 的手,带着他往前掠去。

  所幸那些青铜Armored Soldier 终究只是高Martial Artist 的cultivation base ,虽然好像会“soar into the clouds and mount the mists ”,但速度还是比不上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澹台沁。

  很快,身后就失去了他们的踪迹。

  两人一路逃遁,路上又遇到了几个青铜Armored Soldier ,所幸都是零星分布,已经掌握了某种诀窍的澹台沁,杀起这些零散Armored Soldier 倒是利索无比,没有怎么耽误。

  等到all around 暂时不见青铜Armored Soldier 的silhouette 后,两人已经远离了最初的荒丘起码数百公里,落在了一座断裂的山坡之下。

  “澹台,你似乎知道这地方……这到底是哪?或者说‘门’后的world 到底是什么,是平行时空还是另外一个维度?”

  危险暂时解除,Shen Qian 扫视着all around 苍茫的景象,以及那些时不时裸露在地表外的断垣残壁,忍不住问道。

  说着,Shen Qian 还微微瞥了一下两人依旧牵着的手。

  啧……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轻薄”澹台沁。

  别说,还真有点小激动。

  澹台沁要么是没在意,要么是忘记了,也没有主动松开Shen Qian ,闻言她摇头。

  “我也不能完全解释,在我……很小的时候,‘门’只有两种定义。”

  “什么?”Shen Qian strangely said 。

  “地府轮回以及……Celestial Court 仙门。”

  澹台沁轻声道。

  Shen Qian 咀嚼着这两个词,他想起了大佬高曾说澹台沁是“古法时代的女人”,而平阳伯也说了澹台沁是自“远古苏醒”。

  那么澹台沁口中的“小时候”,是不是指的就是那未知年月的很久以前?
  Shen Qian 忍不住muttered :“所以说,‘门’其实也存在了很久很久,并不是只有Spiritual Qi 复苏之后才有……再根据你的字面意思来判断,‘门’可能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说法,那所谓的地府和Celestial Court ,你去过吗?”

  “我不记得了。”

  澹台沁摇头,“我的记忆incomplete 。”

  “是因为你是‘假身’的缘故吗?”Shen Qian 恍然道。

  “不……我本体的记忆也不完整。”

  “为什么?”

  Shen Qian 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他先是一愣,随即又想起了什么,不禁诧异。

  “你既然有‘问三生’这种Divine Ability ,难道没探究过自己吗?”

  “我探究了。”

  澹台沁先是一阵沉默,接着才轻轻道:“可……里面全是雾,我看不清。”

  澹台沁蹙起了眉头,如画笔勾勒的五官,在柔和的眉目下便透出一股柔弱的味道来,让Shen Qian 陡然生出了一种将她紧紧拥在怀中的冲动来。

  定了定神,Shen Qian 强行驱散了那种沉沦的感觉,正要开口,澹台沁又说话了。

  “不过……”

  “不过什么?”

  “这里,我好像来过。”

  “你来过是什么意思,是指你最近several decades 来过还是说……”Shen Qian 赶紧追问道。

  刚才他就有一种感觉,澹台沁好像对这里并不是一无所知。

  “不是最近,但我又想不起来,只是我好像对这里还算熟悉,至少知道一些东西……就像是某种本能。”

  澹台沁有些迷茫的说道。

  “那你记得一些什么?”

  Shen Qian 问道。

  “追杀我们的Armored Soldier ,他们盔甲和兵器的样式我记得……他们是天兵。”

  澹台沁终于松开了Shen Qian 的手,她走到了路过的一处低洼,注视着那如死水一般的幽绿湖面,随即在脚下的泥土之中翻了翻,摸出了一片white jade 般的瓦片,摩挲着说道。

  天兵?

  Shen Qian 先是茫然,随即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什么天兵,哪个天兵……不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吧?

  “如果是按照华夏的传说,好像只有来自Celestial Court 的Armored Soldier 才会叫做天兵,你又说你的那个时代曾经有过Celestial Court ,难道说……这里是Celestial Court ?”

  Shen Qian 不可置信的踏上了附近的一个山坡,向着all around 眺望。

  大地苍茫,天空破碎,山川崩塌,河流死寂……他看不出一点所谓Celestial Court 的气象来。

  但他又有些梦幻的感觉。

  这可是华夏传说之中的immortal 居所啊!
  ……如果是真的,他岂不是已经踏入了神话之中?

  “也不对啊,天兵才有高Martial Artist 的实力?”

  Shen Qian 陡然想到了什么,又忍不住怀疑。

  怎么着也是aloof and remote 的immortal 吧……就这?
  “我不确定这里是不是Celestial Court 。”

  澹台沁先是摇头,然后又柔声道:“另外,我印象中的Celestial Court 也并不全是immortal 在居住,一样有半仙之体甚至凡俗之躯。”

  “就算这样,天兵的实力也还是弱了些。”Shen Qian 耸耸肩。

  “先不提他们看起来不像是正常的生灵模样,可能是已经死去又被某种mysterious power 复苏,就算他们发挥出来的是全部实力,你可知道天兵的数量有多少?”

  “en? ”

  “千万。”澹台沁也没卖关子,径直说道。

  “千……千万?”

  Shen Qian 这才算是惊到了。

  假设澹台沁说的不是虚数的话,那就是至少一千万个高Martial Artist 。

  全华夏所有高Martial Artist 加起来能有一百万吗?
  非常悬。

  一千万个高Martial Artist ,再穿上特制的盔甲和兵器,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威能,Shen Qian 也没有太大的概念。

  不过,蹦死一万个Mountain And Sea 也许还是做得到?
  摇摇头,Shen Qian 驱散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又抛出了另外一个疑问。

  “先不管这里是不是所谓的Celestial Court ,澹台,为什么这里的Spiritual Qi 会如此稀薄,是跟shattered sky 有关系吗?”

  Shen Qian 刚才通过感知,已经发现了自己恢复极慢的原因所在。

  就是因为这里的Spiritual Qi 异常的稀薄,浓度甚至不足外界的百分之一。

  即便是专门用来恢复元气的Essence Condensation Pill ,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最多是加快了一点点……毕竟缺乏原材料。

  “Spiritual Qi 稀薄有很多种原因,时空的紊乱、规则的缺失、Formation 的影响等等,这些都有可能。”

  澹台沁解释道。

  Shen Qian nodded ,也懒得在意了,其实就算知道原因也没什么卵用,毕竟Spiritual Qi 稀薄是客观事实,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只是照这个恢复速度,Shen Qian 估摸着起码要two weeks 他才能完全恢复实力。

  在这种地方真的是很没安全感。

  ……虽然Shen Qian 不太相信什么“千万天兵”的说法。

  “要怎么才能找到‘出口’?”

  Shen Qian 想了想,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决定早点出去,反正他进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需要原路返回吗?”

  “假定是Celestial Court 的话,天门开合自有规矩,同一天门只可进不可出,需要另寻出口。”

  澹台沁正欲继续说下去,她忽的目光一凝,然后站起身来拔出了long sword 。

  Shen Qian 因为精神内核的萎靡,感知somewhat 迟钝,他觉察到不对,赶紧顺着澹台沁的视线转过了身。

  只见all directions 的天空都有云雾飘荡而来。

  当云雾散尽,露出了all around densely packed 的青铜Armored Soldier ,Shen Qian 忍不住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起码有一万人!

  更terrifying 的是,总共四个阵列,每个阵列之前都还立着一个银甲将军,虽然也是破败模样,imposing manner 却是远胜身后的青铜Armored Soldier 。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他妈的是boss!

  “我们这是被包围了吗?”

  Shen Qian 大感棘手。

  就在这时,他眼前一闪,衣裙飘飘的black clothed silhouette 已经跨前一步站到了他的身前,垂剑而立。

  澹台沁轻柔而又蕴含着某种坚定的声音响起。

  “跟紧我。”

   实在没时间,今天先写这么多啦……大章会有的,就在the past few days !

    求个票啊~(小声叨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