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39

2022-03-04

  第239章 Extreme Realm
  从四面云雾之中杀出来的天兵们,一样吟唱着复杂难明的音节。

  “他们说的是什么?”

  实在忍不住的Shen Qian 问了一句。

  “擅闯天境者,kill without mercy 。”

  澹台沁显然听懂了,回了一句。

  而那些天兵们却是没有半点犹豫,随着那四个疑似天将的存在一挥手,就呐喊着举起了手中的兵刃,排成了极具视觉冲击的战阵moved towards 两人冲杀了过来。

  只在电视剧里看过战争场面的Shen Qian ,是第一次体会到如此浩大的场面。

  shattered sky 在颤抖,苍茫的大地在战栗。

  冲霄的murderous aura 好似让天空都变得暗沉下来。

  唯一的问题是,Shen Qian 却是站在了这些Armored Soldier 的对立面。

  若不是结成了精神内核,Shen Qian 甚至怀疑自己还能不能站得稳。

  那种assaults the senses 的窒息感,几乎让人生不出抵抗的欲望。

  “跟紧我。”

  澹台沁说出这三个字之后,还不等Shen Qian 生出复杂情绪,手中long sword 一闪,已经选定了一个方向冲了出去。

  Shen Qian 一言不发,只能亦步亦趋的跟上。

  澹台沁的速度不算快,Shen Qian 知道她是为了照顾自己。

  所造成的局面就是,两人仅仅冲出数十米,就遭遇了迎面而来的第一个天兵方阵。

  这个方阵的人数,超过了五百。

  clang!
  让Shen Qian 心底一沉的是,澹台沁挥出的first sword ,就被三个天兵同时挥出的长斧挡住了。

  虽然澹台沁以更快的速度挥出了second sword ,准确的breakthrough 了三人的封锁,刺穿了其中一人的喉咙,接着横向一挥,斩去了他的头颅, 但……

  Shen Qian 能感觉到澹台沁骤然急促的呼吸。

  那是元气在瞬间消耗过度的表现。

  这些天兵的单体实力其实并没有比普通的高Martial Artist 强多少。

  可是。

  一个高Martial Artist 不足为惧。

  一个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高Martial Artist 会变得有些棘手。

  当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高Martial Artist 的数量超过了一百乃至一千的时候, 就算是真正的Mountain And Sea 也会变得凝重。

  其实澹台沁已经很强了。

  这只是一道Avatar ,一道可能只有本体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实力的Avatar 。

  但澹台沁平均就能在within three moves 斩灭一个具有高Martial Artist Peak 实力的天兵。

  然……并卵。

  铜甲天兵的数量实在太多太多了。

  多到无穷无尽,多到满眼皆是。

  两人举步维艰。

  五分钟过去了,两边倒地的天兵数量超过了一百, 但两人却只走出了十多米, 甚至澹台沁的剑上已经挂上了一层厚厚的血污。

  Shen Qian 目测了一下all around 看不到尽头的人墙,还有站在云雾上冷眼注视的那四个银甲将领, 内心不由叹息。

  照这个进度下去, 就算是杀到天黑两人也杀不出去。

  一万人,听起来不多, 但放在战场上的时候才会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量。

  Shen Qian 经历了自得到AFK system 以来, 最为煎熬的二十分钟。

  他只能紧紧跟在澹台沁的身后,尽量以超前的预判不让自己成为累赘。

  他目视着澹台沁one man one sword ,连black 的衣裙都被无数血污染成了暗red , 却始终沉默无言,只是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剑,好像永远will not 知道疲累。

  chi!
  澹台沁又斩断了一只抓向Shen Qian 的干枯手掌。

  作为代价,她的long sword 被十数把long halberd 牢牢压在了地上,她只能让剑脱手,在险之又险的时刻躲开了另一把长刀的袭击。

  一缕青丝飞舞,随风拍打在了Shen Qian 的脸上。

  Shen Qian 看着澹台沁断裂的长发, 刚想开口,澹台沁却是先一步说话了。

  “我要燃烧元气进入‘Extreme Realm ’, 这是唯一脱困的可能,若……”

  澹台沁又突然不说话了。

  “若什么?”Shen Qian 觉察到不对, 一挑眉,“‘Extreme Realm ’又是什么?”

  “若我燃烧殆尽,你便寻机自行逃离。”或许是没有时间了, 澹台沁没有解释什么是“Extreme Realm ”, 只是轻声道。

  “燃烧殆尽是什么意思, 你会死吗?”

  Shen Qian 的心脏骤然不受控制的收紧了一下, 问道。

  “我是Avatar ,没了也就没了,算得了什么?”澹台沁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说着又一剑荡开了眼前的long spear 。

  这是Shen Qian 第二次看到她笑, 沾了一点血迹的脸颊, in this brief moment 散发出惊心动魄的意味。

  “我是说, 你……你!”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 不自觉提高了音量, “你也会彻底消失吗?”

  澹台沁愣怔了一下,差点连两侧袭来的long halberd 都忘记躲避, 她幽深如大海的眸子looked towards 了Shen Qian 。

  “我只是想问,我还会见到你吗?”Shen Qian 语速急促的问道, “你知道我的意思, 就是你……不是另一个澹台沁。”

  澹台沁又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随即柔柔一笑, 却是没有回答Shen Qian 的问题。

  她的身体骤然变得滚烫了起来,几乎是紧贴着对方的Shen Qian , 瞬间感受到了那股吓人的高温。

  接着,澹台沁就好似进入了一个mysterious 的状态。

  她带着Shen Qian 继续往前,但步伐却陡然快了起来。

  Shen Qian 不太好形容那种感觉,明明澹台沁的实力并没有显著提高, 但她的battle strength 却是直线上升。

  every sword 挥出, 必有一个天兵倒下。

  Shen Qian 一时间也不明白其中原理, 只是觉得这种状态似曾相识。

  而此刻看到了脱困的曙光,Shen Qian 也不敢再分心说话,小心的跟在澹台沁身后。

  澹台沁带着Shen Qian 一路向前,forcibly 杀出了一条笔直的血路来。

  只是短短一two minutes 的时间,倒在澹台沁剑下的天兵又增加了一百。

  但澹台沁的步伐却陡然迟滞了一下。

  Shen Qian 心中“ge-deng” 一声,产生了clear comprehension 。

  经历了连续的逃遁和厮杀,她体内的元气只怕已经见底了……

  毕竟只是半步Mountain And Sea ,元气远远达不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地步。

  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Shen Qian 突然想通了澹台沁口中的所谓“Extreme Realm ”是怎么回事。

  ……这不就是system 的状态吗?

  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或者method ,澹台沁就像是逼出了自己的所有潜能, 她对于力量的运用、技巧的把握、时机的预判、招式的组合……

  所有的一切一切,几乎都达到了完美的realm 。

  换言之, 虽然她的实力本质上没有提高,但她的battle strength 却达到了半步Mountain And Sea 理论上的pinnacle 。

  所有的力量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所有的步伐都踏在了最合适的节奏点上。

  这就是AFK 时候的Shen Qian 啊!
  或许也没有system 那么绝对的完美, 但已经很近似很近似了……

  “所以AFK 的system 其实就是Extreme Realm 的我吗?”

  Shen Qian 忍不住呢喃。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但是又好像没有什么卵用。

  这杂乱的念头只是在Shen Qian 脑海中一闪而逝,很快他又回归到了残酷的现实。

  因为澹台沁在耗尽元气之后,步伐依旧没有停顿。

  但她却付出了更惨重的代价。

  她的左手臂,骤然生出了呈现白金之色的火焰。

  也就在火焰出现之后,澹台沁的sword edge 变得更加犀利。

  但她的那只手臂,却在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变成透明。

  燃烧元气之后……下一步就是燃烧肉体!
  Shua!
  一剑掠出,眼前尽是破碎的盔甲和血肉,澹台沁保持着恬静的表情,带着Shen Qian 一步步杀了出去。

  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条红到发黑的小径。

  Shen Qian eyes shined ,因为在不知道多久后,他终于看到了天兵阵列的边缘。

  但随即他眼中的光又消失了。

  因为澹台沁的那条手臂已经彻底化为虚无,只剩下一只空空荡荡的袖子。

  而紧接着。

  随着”hong” 的一声,澹台沁的右腿竟然也开始生出了火焰。

  而她却没有半分迟疑,就如同她说的那般,她已经做好了燃烧殆尽的打算。

  Shen Qian 绷不住了,怒吼一声摸出长刀,用刚刚恢复的一点气力帮着澹台沁开道。

  可惜他此时的battle strength 最多也就算是高Martial Artist 中期,也就仗着“山河刀”的锋利才勉强发挥出了一点作用,只能说聊胜于无。

  在澹台沁的右腿烧掉了小半截的时候,随着眼前最后一个天兵倒下,两人终于杀出了重围。

  澹台沁没有半句废话,将剑一收,扯着Shen Qian 的衣领就朝前狂掠而去,眨眼就和身后追杀的无数天兵拉开了距离。

  Shen Qian 又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那四个银甲天将依旧静静的伫立在云雾上,好似并没有出手的打算。

  将疑惑暂时咽了回去,左右景物变幻,约莫过了一刻钟之后,支撑不住的澹台沁一个急停,强烈的惯性将Shen Qian 甩飞了出去。

  他一个踉跄扑倒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却也顾不得疼痛的膝盖,赶紧转头向澹台沁看去。

  澹台沁扶着一根断裂的柱子正在剧烈的喘息着,她脸色是一种诡异的潮红,除了消失的左臂,右腿也只剩下one third 。

  哐当!

  澹台沁手中long sword 落地,Shen Qian 一个箭步,赶在澹台沁倒下之前将她抱住。

  “你……”

  Shen Qian 张嘴又闭嘴。

  他本想问一句“你没事吧”,可马上又意识到这simply 是一句废话。

  有事没事,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无妨,只是损失了一手一脚,比预期强。”

  澹台沁却是微微抬头,轻声道。

  “你的手脚还能恢复吗?”Shen Qian 皱眉问道。

  对于正常的Mountain And Sea 来说,断手断脚都可以恢复,最多是麻烦了一些。

  可Shen Qian 隐约有一种预感,眼前这个澹台沁只怕未必可以。

  且不说她只是假身,就算是真身,以燃烧元气和fleshy body 作为代价,只怕不是那么轻易能恢复的。

  澹台沁沉默以对。

  Shen Qian 知晓了答案,也沉默了下去。

  “你为何如此?”

  Shen Qian 无奈又困扰,“我们明明其实都不熟……”

  “是你吗?”

  澹台沁忽的抬头,眼睛之中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

  “什么是我?”Shen Qian startled 。

  “在梅苑那次……是你吗?”澹台沁接着问。

  “我……”Shen Qian 张了张嘴,有些惊愕,“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想知晓。”

  澹台沁凝视着Shen Qian ,“这是我for a long time 的疑惑。”

  “你不必顾虑什么,我此刻实力十不存一,你要跑也来得及……至于你刚才问我的那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我是澹台沁,但我……也是我。”

  或许是见Shen Qian 沉默,澹台沁又轻柔的说道。

  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looked towards 澹台沁,咀嚼着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两人对视着,空气之中有微妙流淌。

  “你可以舍弃生死救我,我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或许是被澹台沁眸子之中的某些东西感染,Shen Qian 很快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光棍的手腕一翻,手掌之中瞬间出现了一条形状如星辰的black 项链。

  这是原本挂在澹台沁胸前的项链。

  此刻出现在Shen Qian 手中,这就是Shen Qian 的答案。

  澹台沁定定注视了好一会那条项链,随即gently nodded ,又挪开了目光,反应比Shen Qian 预料之中的平淡太多,甚至有些诡异。

  “那这条项链……”Shen Qian probed 。

  “你留着吧,你给我,万一我之后要杀你怎么办?”澹台沁摇头。

  这句话有点绕,但Shen Qian 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一刻,他也才真正相信了对方的话。

  或许她真的是另外一个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澹台沁。

  “我还有一件事想不通。”Shen Qian 想起刚才经历的艰难厮杀,又不禁问道。

  “你是想问,那四个银甲天将why not 出手吗?”澹台沁轻声道。

  “是。”Shen Qian nodded ,“我能隐约感觉到,他们很强大……”

  “那四个天将有些特殊,他们虽然也不是正常生灵,但又还具备一定的自我意识。”

  澹台沁疲惫的将臻首轻轻靠在了Shen Qian 肩膀上,解释道,“简单来说,他们知道出手也不能留下我,所以基于某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就静止不动……这是我的猜测,但应该pretty close 。”

  “可他们只怕已经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吧?”

  Shen Qian 不解道,“虽然你踏入Extreme Realm ,但要匹敌Mountain And Sea 的话还很困难吧?”

  “他们也许是Mountain And Sea ,但在这里,他们又不是Mountain And Sea 。”澹台沁摇头。

  “什么意思?”

  “你看那里。”

  澹台沁忽的指向了远处。

  Shen Qian 举目看去,随即就是startled 。

  之前可能是因为视野遮蔽,此时Shen Qian 才赫然发现,就在天际尽头,苍穹骤然变得黑白分明的地方,矗立着一块无比巨大的stone tablet 。

  不,那形状不是stone tablet ,更像是……一块秤砣。

  只是这秤砣,却高达ten thousand zhang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