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40

2022-03-04

  第240章 瑶池
  Shen Qian 环顾all around ,他和澹台沁正处在一座半山腰上行的石阶上。

  顺着澹台沁手指的方向看去,视线刚好是穿透了山峰的缝隙,直达远处天际。

  Shen Qian 注视着那高居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比山峰还要巨大的black 秤砣,震撼莫名。

  “那是什么?”Shen Qian 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抑,不由问道。

  “量天秤,传说中镇压Celestial Court 的一种古物,可以改变一定范围内的Heaven and Earth Law 。”

  澹台沁柔声道。

  “什么Heaven and Earth Rule ?”Shen Qian expression congeals 。

  “Mountain And Sea 不可入。”澹台沁轻轻道,“我想,这应该就是这里镇压的量天秤的规则,它或许是这个地方以前的守卫机制,你看量天秤的另一侧,应该才是这里的Core Zone 。”

  Shen Qian 极目看去,果然,量天秤所在的位置好似一道分界线一般,更里面的地域虽然也是支离破碎,但却不如他们所处的地带暗沉。

  “也就是说,量天秤形成了一个环形的区域,外围地带只要有Mountain And Sea 闯入就会遭到镇压……如果再配合那堪称无穷无尽的天兵,岂不就是固若金汤?”

  Shen Qian 略一思索,明白了其中的运作原理。

  “可是,若是如此,这个疑似所谓Celestial Court 的地方又是怎么灭亡的呢,量天秤也没有被破坏啊……”

  Shen Qian muttered 。

  那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跟walking corpse 也没什么区别。

  却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经历过怎样的过去。

  不对……

  Shen Qian 忽的想到了另外一层。

  “你早就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样子?”Shen Qian 抬头looked towards 澹台沁,“或者说, 你在进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量天秤的存在, 不然你怎么会刚好分出一具只有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假身?”

  澹台沁startled ,她垂首想了想,随即nodded 。

  “或许我的本体知道的更多一些,但……她并没有告诉我。”

  眼前的澹台沁也没必要骗他, 虽然有点想不通, 但Shen Qian 也懒得管这么多。

  他看了看苍茫的all around ,每一次有云雾飘过都会引起他一阵紧张。

  “那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虽然暂时失去了踪影, 但恐怕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现在要怎么办?”

  Shen Qian frowned 。

  “往上走。”

  澹台沁转头looked towards 山峰的高处,被雾气遮蔽的顶端。

  “若是Celestial Court 的话, 虽然天门只可进不可出, 但在一些地方却也会存在通往外界的出口……根据方位来推算,这座有石阶的山峰应该不是凡地。”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也不再废话, 让变得“残疾”的澹台沁靠着自己,捡起地上的long sword ,快速往上行去。

  white jade 材质的石阶很长,只是时不时的会因为残破出现断层。

  不知走了多久,起码又往上攀登了数千石阶,两人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广场上。

  数千米长宽的white 广场一片萧瑟,到处都是堆积的枯叶和水洼, 还有许多残破的雕像被推翻在了广场上。

  但从那些破落之中,却依稀能捕捉到这里曾经的辉煌。

  Shen Qian 停下了脚步, 凝视着立在正殿之前的那块stone tablet 。

  上面有三个娟秀飘逸的古体大字,依旧闪烁着微微的rays of light , 好像任岁月baptism ,一切都风干,唯有这三个大字永远不会失去色彩。

  “瑶池宫。”已经在前段时间恶补过不少古老字体的Shen Qian , 喃喃念出了那两个字。

  靠在Shen Qian 怀中休憩的澹台沁听到了Shen Qian 的低语, 睁开了一直紧闭的双眸。

  “Celestial Court 有三十六宫, 瑶池是其中之一, 这里应该会有一个出口。”

  澹台沁轻声道。

  见没有走错路,Shen Qian 也是精神一振,当下拉着澹台沁就走入了门扉早已不知所踪的正殿。

  “找到瑶池水, 出口应该会在那里。”

  澹台沁又提醒了一句。

  瑶池宫极大, 虽然不少建筑都已经崩塌, 但Shen Qian 跃上房顶看了看, 依旧有一种看不到尽头的感觉。

  起初Shen Qian 还想着毕竟是传说中的仙家重地, 万一有什么遗落的宝藏呢?
  不过连续绕了十几个殿堂之后, Shen Qian 发现完全是自己想多了。

  别说treasure 了,连根毛都看不到!
  残破和荒凉就是这里的主旋律, 若说有什么不同的东西,就是Shen Qian 在一堆碎石下翻到了一块似布非布的玩意, 形状是梯形, 上面还有着点点污垢。

  起初Shen Qian 还以为是不是什么Treasure Map 或者Divine Art 秘籍之类的玩意,直到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的澹台沁低声说了一句, 如梦初醒的Shen Qian 才赶紧把那块布帛丢掉。

  想想也是,假设这里不是自然灭亡, 而是被外敌入侵,人家怎么可能还会留下什么treasure 。

  而不值钱的那些家什物,只怕也早就湮灭在了岁月之中。

  断了寻宝的念头,Shen Qian 放出恢复了一丢丢的Divine Sense , 开始专心的寻路。

  当他感应到一丝隐约的湿气的时候, 顿时eyes shined , 赶紧带着澹台沁寻了过去。

  又不知道穿过了多少cluster of palaces 落和花园庭院,Shen Qian 停下了脚步。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在山巅,Shen Qian 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海边。

  就在两人的正前方,雾气升腾的最为浓密的地方,出现了一片“海”。

  它就像连接着天空的尽头,又像是倒悬在天空上的镜子,碧蓝无限,瑰丽万千。

  当然……以上全都是Shen Qian 脑补。

  或许在千万年以前,它是这个样子。

  而现在呈现在两人面前的这片瑶池,除了宽阔之外没有任何特殊。

  甚至, 还有点脏。

  dark green 近乎漆黑的水面, 让人怀疑喝一口只怕就会当场暴毙。

  “瑶池被污染了,否则应该会很美。”澹台沁也轻叹了一声。

  “所以出口要怎么找?”

  Shen Qian 环视all around ,有些抓瞎的问道。

  “正常来说, 出口会有Formation 隐匿,但此地早已破败,出口应清晰可见,你四下看看。”

  ”en. ”

  Shen Qian nodded ,拉起澹台沁绕瑶池而行。

  不知过了多久,Shen Qian 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了一方横跨瑶池的拱桥,azure-red 的桥面一直往湖中心延伸,在最远处好似是扎进了湖中心。

  “看来这里就是出口了。”

  Shen Qian 揉了揉眉心,很快作出了判断。

  让他如此确定的另一个原因是……就在拱桥的入口,立着一个人。

  不同于外界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只有残躯,这人却是手脚健全。

  他穿着silver 铠甲,手持long spear ,恍如雕塑。

  但就在两人出现的一瞬间,他却骤然睁开了眼睛,抬头向两人看来。

  不知为何,Shen Qian 感觉对方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堵住他们。

  而在他抬头的时候,Shen Qian 也看清了他的样貌。

  “拾荒者!”

  Shen Qian pupils shrank 。

  这人脸上布满了狰狞的purple 纹路,和Shen Qian 记忆中的拾荒者一模一样。

  只是,他的气机却远胜Shen Qian 接触过的任何拾荒者。

  此外,还莫名有点眼熟,但Shen Qian 却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

  ……事实上他见过的拾荒者都死了。

  “半步Mountain And Sea 。”

  澹台沁杵剑而立,微微往前一步,轻声道出了对方的实力。

  显然,这也是一个在量天秤规则范围内的最powerhouse 。

  如同外界的天将,但却有着勃勃的生机。

  “didn’t expect 你们走的是瑶池,看来我运气不错。”

  穿着天将盔甲的拾荒者开口了,声音嘶哑。

  这句话却是让Shen Qian 面色一凝。

  其中蕴含的信息量巨大。

  “你知晓我们的存在?”

  这一刻Shen Qian 确定对方果然是在守株待兔。

  Shen Qian 脑海中出现了不少联想。

  乃至外界那些追杀他们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背后会不会也有人在操控?
  “嗬嗬嗬……”那人发出了奇怪的笑声,他打量Shen Qian 的目光也是怪异无比,“我还知道你的名字,Shen Qian 是吧?”

  Shen Qian 心神一震,他紧紧盯着对方问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

  “你的问题太多了,不如你obediently surrender ,我可以告诉你一切。”

  拾荒者先是嘿笑,很快又摇头,said with contempt ,“算了,就凭你现在的实力,我一只手就可以按死你!”

  平地起风。

  推力传来,在Shen Qian involuntarily 后退的时候,澹台沁已经欺身而上,用仅剩的右臂挥出了手中long sword 。

  clang!
  兵器交击的声音响起,直至此时,那拾荒者的残影才在桥头消散。

  澹台沁的身形倒飞而出,撞到了Shen Qian 怀里,两人远远跌落出去,十数米之后才稳住身形。

  澹台沁本就是重伤之躯,元气又所剩无几,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而那拾荒者,则是若无其事的落在了原地,一展手中giant axe ,imposing manner 冲天,一步步moved towards 两人走了过来。

  “你和那个蠢货一样,离开了女人什么都不是,嗬嗬嗬……我改变主意了,我要砍掉你的双手双脚,再把你带回去!”

  也就在此刻,Shen Qian 脑海之中in a flash 的闪过了一个记忆画面。

  “李思喜!”Shen Qian 脱口而出,“你是李思喜,十年前和江承夜一起进入江中军武的那批尖子生,你也是Jing City 人!”

  Shen Qian 之前一下子没想起来,是他以为自己是在现实之中见过对方。

  直到刚刚,他陡然想起当初在Jing City Old Hu 头带他去扫墓的时候,他在坟头上见过对方的照片。

  一下子没能对照起来,只是因为对方气质大变。

  但在Shen Qian 刻意的搜索记忆之下,他还是想了起来。

  李思喜的动作一顿,他停下了脚步,脸上有着回忆的神色。

  “李思喜……有多久了,没听到别人叫我的名字了。”

  “你原来真的没死,可你为什么会变成这副鬼样子?”

  Shen Qian 不太能理解的问道。

  “鬼样子?”李思喜神经质般的笑了起来,很快又转为了哭腔,“是啊,拜我最好的brother 所赐,不能生不能死……不,我连鬼都不如!”

  “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也许……我能帮到你。”

  “帮我?”

  李思喜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神色骤然一冷,连他脸上那些purple 纹路也变得扭曲了起来,“你拿什么帮我,你以为你是谁!”

  “你跟江承夜一样,除了可笑的自负,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你以为你能感化我还是能说服我?”

  “李Senior ……”Shen Qian 按住了想要挣脱他的澹台沁,试图再和对方沟通一下。

  因为澹台沁的状况实在太糟糕了,他不愿对方再去燃烧什么。

  “李思喜已经死了!”李思喜却是直接打断了Shen Qian ,said with a sneer :“再怎么拖延时间也无济于事,留下来吧,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hahahahaha ……”

  伴随着狂笑声,李思喜手中giant axe 挥出,漫天风云倒卷,无匹的紫red blade glow 延伸三十米,moved towards 两人当头斩下。

  “Shen Qian ,你走吧……你救过我性命,今日,我便还你。”

  澹台沁暂时松开了long sword ,背对blade glow ,用手指轻抚过了Shen Qian 的脸颊。

  接着,她laughed 。

  这是她第三次对Shen Qian 笑,如Snow Mountain 花开,如长湖明月,让Heaven and Earth 失色,让Sun and Moon lost radiance 。

  紧接着。

  随着”hong” 的一声,她全身有golden 火焰燃起,瞬间爆发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弹开了斩落的blade glow 。

  next moment ,她消失在了Shen Qian 眼前。

  她再次进入了同阶无敌的Extreme Realm ,化作了一团炽热的光,围绕着李思喜飞舞起来。

  clang!
  first sword ,李思喜手中giant axe 跌落。

  chi!
  second sword ,李思喜的右臂被削去,暗绿色的血液喷涌而出。

  ka!
  第三剑,澹台沁斩向了李思喜的脖颈,但却被李思喜脖颈上的盔甲卡住了,只斩进去了一半。

  李思喜发出了痛苦的惨叫,他的面色变得疯狂,但眼神却透着一种反常的冷静。

  “燃烧元气进入Extreme Realm ?”

  李思喜癫狂般的嘶吼了起来,“你以为只有你可以吗?”

  hua!
  巨大的purple 火焰瞬间吞噬了李思喜的双腿,他周身imposing manner 大涨,直接用仅剩的左手握住了澹台沁的long sword ,一寸寸推离了自己的脖颈。

  澹台沁一言不发,似是连说话的时间都不愿浪费,再次举剑杀了过去。

  Pu chi! Pu chi!
  现场好像变得静默,只有无声的绿色和golden 火焰在不断碰撞,不时发出一些诡异的声响。

  十数秒之后,两团火焰同时熄灭,Shen Qian 赶紧上前,接住了倒飞而回的澹台沁。

  澹台沁的模样比Shen Qian 想象的还要凄惨。

  她的左腿也已经燃烧殆尽,甚至腰部都消失了不少,脸上再看不到丝毫血色。

  Shen Qian 的面色复杂至极,只是握住了澹台沁的手腕,轻轻抚摸她的长发,想说些什么,却又完全不知道从何说起。

  而不远处跌落地面的李思喜也没好到哪去,两腿仅剩一点皮肉相连,giant axe 也完全碎裂,散落一地。

  “我们……先回家。”

  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抱起了澹台沁向桥面上走去。

  “走?”

  但背后却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却是面色狰狞的李思喜又挣扎着将身子支了起来,“在这瑶池宫,我李思喜就是无敌的存在,你们要往哪走!”

  Shen Qian 皱眉,转头就刚好看到了狂笑的李思喜,用剩下的那只手臂一拍地面,整个人就腾空而起,“扑通”一声落入了瑶池之中。

  oh la la !

  湖水在沸腾,强大的又诡异的Spiritual Qi 波动从湖水之中传来。

  Shen Qian 疑惑,而澹台沁在愣怔过后却是轻叹一声,“so that’s how it is ……”

  “什么意思?”Shen Qian 问道。

  “瑶池本就是Spiritual Qi Converging Ground ,但这里的瑶池被污染了,其中的Spiritual Qi 也是如此,正常Martial Artist 无法吸纳,但这人却无所顾忌。”

  澹台沁疲惫的将头颅靠在Shen Qian 肩膀上,轻声解释,“他之所以变成今日的模样,本就是因为污染的Spiritual Qi 所致。”

  “所以拾荒者是那副鬼样子,就是因为他们也被污染了吗……”

  这一刻Shen Qian 头脑通明,想通了以前没想通的一个事。

  对啊……

  拾荒者流落禁区,本就是因为辐射变异,而辐射,本就是污染的一种。

  咦,等等!

  Shen Qian 骤然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目光灼灼的盯着澹台沁,“澹台,你说这瑶池水之中都是Spiritual Qi ?”

  “嗯,而且质量极高才会液化,只可惜都被污染了,正常Martial Artist 无法吸纳……”澹台沁nodded 。

  正常Martial Artist ?
  Shen Qian 这一刻颇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可我根本不是正常Martial Artist 啊!

  早知道瑶池水之中原来都是Spiritual Qi ,他就不用这么煎熬了……

  bang!
  也就在此时,one silhouette 破水而出,强横至极的imposing manner 甚至震得桥面颤抖。

  正是手脚重新恢复的李思喜。

  借助着气机的短暂平衡,他踏空而立,恍若Spiritual God 一般俯视两人,发出了“嗬嗬”的怪笑声。

  “Shen Qian ,似你这等天才,只怕从没感受过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吧……今日,就让你感受一下绝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