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41

2022-03-05

  第241章 万人敌

  幽绿的瑶池上空,李思喜凌空而立,神态狰狞张狂,俯视Shen Qian 如蝼蚁。

  “跪下!”

  李思喜骤然大吼一声,强横气机碾压而至,竟是要隔空羞辱Shen Qian 。

  他的眼中有着一种毁灭和戏谑的快意。

  对于Shen Qian 这等peerless genius 来说,心境的Perfection 胜过一切。

  只要今日Shen Qian 双膝沾地,他的心境也就毁了小半。

  澹台沁神色一凝,又想支起身子替Shen Qian 阻挡,却被Shen Qian 一只手轻轻按住了。

  更让她感到惊奇的是,她刚要继续燃烧fleshy body ,一股无形的势却直接将她浇灭。

  她略微有些错愕的抬头,looked towards 了Shen Qian 不知何时变得深邃的脸庞。

  chi! chi! chi!
  all around 有轻微的奇怪声响在跳动,那声响越来越吵,澹台沁subconsciously 转头看去。

  她看到all around 的瑶池水在沸腾,就好似受到了某种奇怪的牵引,沸腾的范围在不断扩大。

  直至……

  bang!
  一个又一个高达十米的水浪冲天而起,moved towards Shen Qian 汇聚而来。

  庞然的又带着无数侵蚀气息的浓郁的幽绿池水,倒灌入了Shen Qian 的体内。

  Shen Qian 的imposing manner ,几乎是瞬间就上升到了某个顶端。

  啵!
  李思喜强压过来的气机,一触碰到Shen Qian 就好似气泡一般直接破灭,没有掀起任何风浪。

  “你……”

  李思喜脸上出现了惊愕之色。

  但很快,李思喜好像明白了什么,脸上竟又出现了某种快意,狂笑起来, “嗬嗬嗬……Shen Qian , 你竟做了如此蠢事!”

  “怎么,终于忍不住了吗!”

  “没错,就是这样,为了获得力量毁了自己吧, 很快, 你也会变成和我一样的monster ,hahahaha ……”

  李思喜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在他看来, Shen Qian 干了一件愚蠢至极的事情。

  他竟吸纳了被污染的Spiritual Qi 。

  这是一条Road of No Return 。

  很快, Shen Qian 的身体也会被腐蚀,他的meridian 、他的skeleton , 他的一切……都会为了适应被污染的元气, 而变成另外一番模样。

  他将永远遭受彻骨之痛,直至在那种折磨中失去自我,但又不得不继续吸纳污秽, 通过获取更强大的力量来麻痹自己……

  就如同此刻的他一般!
  但gradually ,他笑不出来了。

  因为Shen Qian 的模样实在太平静了,而看他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某种莫名的情绪。

  好像是……怜悯。

  李思喜dumbfounded 。

  他不可置信的注视着Shen Qian 的双脚逐渐离地而起,接着一点一点升高。

  “诧异吗?”

  单手抱着澹台沁的Shen Qian 开口了,“为什么我的体表一点mutation 的征兆都没有?”

  李思喜说不出话来。

  他不愿露怯,但他又不得不承认,他想不通。

  他想不通Shen Qian 为什么若无其事。

  他也想不通为什么Shen Qian 体内竟能容纳如此之多的Spiritual Qi ……

  已经过去十几息了, 但仍旧有滔滔不绝的瑶池水在倒灌入Shen Qian 体内。

  那是他都不能承受的量!

  他更想不通Shen Qian 为什么可以腾空……

  Mountain And Sea ?

  不,impossible !
  就算Shen Qian innate talent 恐怖如斯, 真的年纪轻轻就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

  但在这里,在这片区域, 他会直接被量天秤轰杀!

  太多的迷惑让李思喜僵在了原地,只能眼睁睁看着Shen Qian 的身形越来越高,直至和他平齐。

  “你对真正的天才, 一无所知。”

  Shen Qian 轻声道, 随即伸出了一根手指。

  李思喜怔怔的看着距离他还有三十米的Shen Qian 伸出了那根手指, 眼神之中的迷惑更深。

  Shen Qian 要干嘛?
  下一秒。

  bang!
  恐怖的Essence Power 激荡而出, 化作笔直的光重重strikes 在了他的身上。

  crash-bang !
  只是瞬间,李思喜身上的盔甲便化为无数碎片。

  而他整个人也倒飞而出,如炮弹一般砸在百米之外的地面上。

  轰隆!

  随着石屑纷飞, 裂纹扩散数十米, 一个深不见底的人形大坑, 出现在了那White Jade Stone 地面上。

  Shen Qian 没有理会地底的李思喜的死活, 只是站在原地伸了一个懒腰。

  随着身形舒展, 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出现在了Shen Qian 的心头。

  “这就是Mountain And Sea 的感觉吗……”Shen Qian 呢喃道。

  他的体内, 好似河流一般的Essence Power 正在meridian 之中奔涌。

  比之以前的元气,何止强大了十倍!
  重新散发rays of light 的精神内核加上genuine 的Essence Power 。

  除了realm 和Life Level , Shen Qian 和真正的Mountain And Sea 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而在Essence Power 的洗刷下,他的skeleton 血肉也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蜕变。

  只是Essence Power 重新充盈的刹那, Shen Qian 就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肉体上了一个层次。

  而除了瑶池, 也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提供给Shen Qian 如此之多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Spiritual Qi 。

  至于所谓的污染,在他可以任意吞噬转换的混乱元气……不, 现在应该叫混乱Essence Power 之下,根本not worth mentioning 。

  澹台沁凝视着Shen Qian 的双眸满是迷惘。

  以她的见识, 竟也不知道Shen Qian 为什么明明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却又没有遭受Heaven and Earth Rule 的排斥。

  石块翻动,李思喜艰难的从地底爬了出来。

  他dishevelled hair ,气息萎靡, 身上的Battle Armor 化为了碎片, 胸前也破开了一个大洞, 血液流淌,模样极为可怖。

  李思喜发出了嘶吼声,moved towards 瑶池冲了过去。

  Shen Qian 漠然的注视着,就这么负手而立,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oh la la !

  李思喜没入了水中。

  数秒之后,他怒吼着破水而出,朝上方的Shen Qian 冲了出去。

  他的imposing manner 又恢复了Peak ,胸口的血洞也近乎愈合。

  他手中giant axe 化为了purple 虹光,带着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一般的威势,朝Shen Qian 怒劈而来。

  Shen Qian 轻轻抬手,再向下一按。

  无匹的Essence Power 化作一只浩荡大手, moved towards 李思喜镇压而去。

  在Martial Artist 阶段,元气难以离体,唯有借助martial skill 或是灵能武器,才能短暂的让元气离体。

  但Mountain And Sea 不同。

  Essence Power 可以轻易幻化,隔空打击。

  这就是质的差别。

  “Mountain And Sea 以下,皆为蝼蚁。”

  这是无数人都认可的观念。

  bang!
  giant axe 跌落,李思喜也被那弥天大手直接拍进了瑶池,惊天的水浪溅射而出。

  ”Ah!”

  陷入癫狂的李思喜再次冲了出来。

  Shen Qian 脚掌一踏,再次将他踩入了水中。

  “你说你在这里无敌?”

  Shen Qian 漠然的俯视着水面,indifferently said ,“我之所至,方是无敌!”

  “混账!”

  已经陷入疯魔的李思喜,再次不管不顾的冲了出来。

  pa!
  Shen Qian 等他到了近前,才轻飘飘的extend the hand 掌,一巴掌又将他扇回了水里。

  水浪惊天。

  “啊……”

  李思喜嘶吼着又冲了出来。

  pa!
  Shen Qian 又是一巴掌。

  pa! bang! pa! 轰……

  如此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李思喜终于没了声音,而瑶池的水面也变得平静下来。

  gradually ,一道silhouette 从水底浮现出来,好像尸体一般飘荡在水面上,正是目光涣散、双目失神的李思喜。

  他口中不知道喃喃念叨着什么,身体时不时的抽搐一下,再无之前的癫狂。

  Shen Qian 手掌一摄,将毫无反抗动作的李思喜抓入手中,他看了看对方的状态,试探着问了几句,不禁皱眉。

  这人好像……被他打废了。

  他倒也不是要故意羞辱李思喜,只是正好借助李思喜来磨一下体内新生的力量。

  毕竟在瑶池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对方等于一只打不死的小强。

  只是他却忽略了,这会对李思喜的精神造成何等打击……

  ka-cha !

  Shen Qian 想了想,直接在李思喜的groaning sound 之中捏断了他的腿骨,然后低头对怀中的澹台沁说道:“你要先出去吗?”

  澹台沁怔了一下,若有所悟,“你想……”

  “嗯,正好趁这个机会,把一些事情弄清楚。”

  Shen Qian nodded 。

  “若不会拖累你……我陪你。”

  澹台沁轻声道。

  “好。”

  Shen Qian 一笑,“走,我倒要好好看看,这所谓的Celestial Court 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伴随着一声豪气万千的长啸,Shen Qian 一手抱着澹台沁,一手拎着李思喜,单脚重重一踏,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轰隆!

  瑶池宫上方,随着砖瓦纷飞,一道蛮横silhouette 冲天而起,随即walking on air ,moved towards 量天秤所在的方位掠去。

  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一道长长的水浪,水浪追逐着他,在空中形成了一道jade green 的长虹。

  直至某一刻,Shen Qian 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

  他注视着all around 飘荡而来的巨大云雾,随即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澹台沁,“先到我背上。”

  澹台沁nodded ,换了一下姿态,单手搂住了Shen Qian 的脖颈,将头颅轻轻靠在了他的脊背上。

  Shen Qian 对于all around 的云雾视若无睹,继续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的前行。

  云雾散去,露出了densely packed 的天兵们,数量比之之前更加恐怖。

  一眼扫去,超过三万。

  而银甲天将,也超过了十个之多。

  他们冷漠的注视着正中的Shen Qian ,随即一挥手。

  拖着残破身躯的天兵们便擂着战鼓,齐声吟诵着“kill without mercy ”,从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all directions 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围杀了过来。

  破碎的Heaven and Earth 在战栗,他们掀起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化作了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乌云。

  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团巨大的风暴在合拢。

  而位于风暴中心的Shen Qian ,是如此渺小。

  但Shen Qian 眼神淡漠,只是扫过了那十个踏云而来的银甲天将。

  “你们,又是谁的眼睛呢……”

  接着Shen Qian 低头拔出了长河刀,再抬头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灿若星辰。

  “hahahaha ……来得好!”

  或许是被这从未有过的浩大场面所感染,Shen Qian 也不自禁发出了一阵长笑,随即迎面杀进了那grandiose 的天兵战阵之中。

  “一步杀十人!”

  随着Shen Qian 的高声吟诵,他一刀斩出,恍若烈日一般的rays of light 遮蔽了一切。

  当rays of light 落尽,伴随着干涸的血块,便有无数残肢断臂从半空洒落,天兵战阵naked eye 可见的空了一大片。

  只是很快,那些空白又被fierce and unafraid of death 的天兵们填满。

  “A Thousand Miles Without Stopping !”

  Shen Qian 再次吟诵,身形化作闪电,in an instant 在天兵战阵之中划了一个“Z”字。

  Pu chi! Pu chi!
  更多的残肢断臂洒落,天空血雨飘散,又有上百天兵陨落。

  “The sun and moon travel ,若出其中!”

  Shen Qian 又是loudly shouted ,手中blade glow 便斩出了日月,化作两个直径数十米的黑洞,将one after the other 杀来的两个银甲天将,连同他们周围不计其数的天兵彻底吞噬。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Shen Qian 再唱,长刀连斩,无数暗影便好像星辰一般,在周围百米范围内绽放出来。

  无声无息之间,有数百天兵身形僵住。

  凝滞数息过后,他们被分成了五六七八截,化作残破从半空跌落。

  血肉如雨下,Shen Qian 漫步其中,根本没有半点突围的意思。

  他只觉得胸中豪气越来越盛,随着口中吟诵,手中长刀根本停不下来。

  “大江东去!”

  “浪淘尽!”

  Shen Qian 张狂一笑,猛然raised high 长刀,炽烈的blade glow 便不断延伸而出,眨眼就超过了百米。

  “万古风流人物!”

  Shen Qian 怒吼一声,长刀重重劈下,那azure-red 的惊天blade glow 便以斩断长空之势,落在了天兵战阵之中。

  bang!
  血肉纷飞,自Shen Qian 脚下至百米外,便出现了一条巨大的真空地带。

  “武道尽头谁为峰!”

  “不见Shen Qian 皆是空!”

  杀!杀!杀!

  到了后来,Shen Qian 已经没有什么章法招式,他只是不断凝聚Essence Power ,随身而动,劈出了一刀又一刀。

  无数的盔甲碎片,混杂着那红的白的青的,在这暗沉的天空下,形成了一片瓢泼大雨,洒落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

  当Shen Qian 感觉到眼前一空的时候,他终于暂时停止了步伐,回头看去。

  乌云化为了零碎,在他身后,再没有一个完整的天兵战阵。

  剩下的零碎天兵加起来不足五千,他们的面色依旧呆滞,但步伐却莫名踌躇了起来,好似这恐怖的杀戮,终于唤起了他们生前的某种恐惧,让他们畏缩着不敢上前。

  咻!
  air-splitting sound 起,仅剩的一个银甲天将骤然收起了兵刃,moved towards 远处逃遁而去。

  Shen Qian laughed ,长刀一抖,将上面的血污抖落,随即漫步继续向前。

  “old man 聊发少年狂……啊呸,说错了,算了,不重要。”

  “江承夜,我来了!”

  Shen Qian laughed heartily ,身形陡然加速,朝那坐落天边的量天秤疾掠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