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42

2022-03-07

  第242章 内围
  咻!
  随着air-splitting sound ,Shen Qian 停在了量天秤的边缘。

  此时冷风吹过,从中二状态之中脱离的Shen Qian 想起刚才的画面,多少还是有点羞耻。

  一激动连“武道尽头谁为峰”都喊出来了。

  幸好,现场唯一的观众澹台沁眼神并没有什么异样。

  至于半死不活的李思喜,不算人。

  “上头了啊……不过也算知道那些大佬们为什么都喜欢吟诗了,确实很带感。”

  Shen Qian 此刻一想起刚才的画面,依旧有些心旌摇曳。

  以一敌万。

  而且还是华夏传说中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

  虽然只是一群“zombie ”,但实力也都在水准之上。

  从中拎出任何一个,就算是放在四大校之中也绝对不是弱者。

  Shen Qian took a deep breath ,彻底平静下来,这才抬头looked towards 了那拦腰伫立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huge monster 。

  古朴厚重的气息assaults the senses 。

  虽然量天秤的形状只是一个很简单的秤砣,但当它的高度超过了ten thousand zhang 的时候,一样会显得巍峨壮观。

  Shen Qian 站在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的量天秤下,渺小如蝼蚁。

  黑灰色的秤身上,只在中间部位有一个巨大的类似于“漏斗”一样的符号。

  一股隐约的压抑感从中传了出来,Shen Qian 收摄了一部分气息,这才舒服了不少。

  “传说量天秤是上古水神用来治水之物,可定乾坤、镇万物,斗量Heaven and Earth ,排山倒海。”

  半靠在Shen Qian 身上的澹台沁,也在凝望着眼前的black 大山,同时轻声道。

  “上古水神?”Shen Qian startled ,随即不太信的说道,“我承认这个秤砣是个不一般的秤砣, 毕竟能轻易镇压Mountain And Sea , 还能封锁一定区域的时空,但什么斗量Heaven and Earth 、排山倒海之类的有些扯了吧?”

  “根据我的记忆,这个秤砣应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一根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两条Heaven Locking Divine Chain ……这些组合起来才是完整的量天秤。”

  澹台沁柔声解释道。

  “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是《Journey to the West 》里的那个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吗?”Shen Qian 惊讶的问道。

  “什么是《Journey to the West 》?”澹台沁脸上出现疑惑。

  Shen Qian 一拍脑袋, 这才想起来澹台沁不是后现代的人物, 只怕也没看过那本家喻户晓的小说。

  这从灾变前就被翻拍了无数次的故事,灾变后一样影响力巨大。

  “呃……一本小说, 根据那本小说里的描述, 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重达一万三千五百斤,可长可短, 是龙王用来镇海的divine object , 它也叫Gold-banded Ruyi Stick 。”

  Shen Qian 回忆着大概描述了一下。

  “真正的Sea Calming Divine Needle 确实可以随意变幻大小,不过……”

  澹台沁nodded 又摇头,“根据图录记载,它的重量可不是一万三千五百斤, 用现代的计量方法,已经超过了一百万kg 。”

  “一百万kg ?”

  Shen Qian 听得一呆,“卧槽, 这他喵的谁挥得动啊!”

  他如今fleshy body 蜕变,肉体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万Kg以上,但那只是肉体力量。

  就算他爆发力量也能达到这个程度, 可距离一百万kg ,也还有九十九万kg 的差距。

  况且……就算爆发力量能达到一百万kg ,也不代表就可以使用一百万kg 的武器。

  真要到那个地步,肉体力量不得千万打底?

  Shen Qian 只是这么一想, 就忍不住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况且, 如果澹台沁的说法为真,重达百万斤的Golden Cudgel 只是量天秤的一部分的话, 那真正的量天秤又有多重?
  Shen Qian 抬头看了看眼前直达苍穹的ten thousand zhang high 山,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古代的Immortal God 竟如此terrifying ?
  “澹台, 你的爆发力量能达到多少?”

  Shen Qian 好奇问了一句, 也算是借机了解一下顶级Mountain And Sea 的实力。

  “纯fleshly body strength , 也不过二十万, 但若有Dao’ 的加持, 再辅以Divine Ability 和Spiritual Artifact , 可超过五十万kg 。”

  澹台沁倒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想都没想的就把自己卖了。

  Shen Qian 默默计算了一下。

  顶级Mountain And Sea 果然terrifying 如斯, 大概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现在的他……可居然也拿不动一根传说中的Golden Cudgel 。

  离谱!

  “那……王侯呢?”Shen Qian 趁机接着问道。

  纯粹是出于巨大的好奇, 他想要弄清楚现代Martial Artist 和神话人物的差距。

  “王侯……我也不知, 没有打破那层壁垒, 看一些东西只是雾里看花,那完全是另一番Heaven and Earth 了。”

  澹台摇头,“况且, 王侯和王侯也是有差距的……但我想, 如果是驱动量天秤的话, 顶级王侯应该能做到吧。”

  Shen Qian nodded , 他只是需要一个明确的念想。

  在得知眼前的量天秤竟是一个可以被挪动的Divine Item 碎片之后, 刚刚“万人敌”残存的喜悦已经瞬间荡然无存。

  Shen Qian 蓦然意识到,他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或许Mountain And Sea , 也只是一个开始……”

  Shen Qian muttered 。

  但他的眼神反而更加明亮。

  假设那部《上古Human Race 史》没有骗他, Human Race 真的是在Ancient Immortal 神们的阴影之下成长起来的。

  那就说明, 人力同样可以敌过所谓的Immortal God 。

  否则,当日那漫Heavenly God 佛、诸Heavenly Immortal 魔,如今又去了何处?
  眼前这残破的所谓Celestial Court 又是怎么回事?

  之前Shen Qian 还有些疑惑,既然量天秤一直镇压外围,那这个Celestial Court 又是怎么破灭的?
  直到刚刚他突然clear comprehension 。

  只要足够强,realm 根本不能限制什么。

  他不也一样可以在same realm 杀穿那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吗?

  这么想着,Shen Qian 的心境越加通透,就连沉寂已久的精神内核都in this brief moment 悄然壮大了些许,重新焕发出了炽亮光彩。

  “武道尽头谁为峰,谁为峰……”

  豁然开朗之下,Shen Qian laughed heartily ,重新变得heroism reaching to the clouds ,脚下一动, 便抱着澹台沁瞬间跨越千米距离,来到了量天秤的边缘位置。

  他倒要看看,这被量天秤遮蔽的Celestial Court 内部又是什么模样!
  咻!
  Shen Qian 再次一踏,眼前骤然开阔,露出了一片隐没于云雾之中的连绵殿宇的砖瓦,果真是瑰丽堂皇,气象万千。

  他吐气开声,正要再长啸一声的时候,眼角余光向下一扫,身形顿时一僵。

  咻!
  Shen Qian 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掠回了量天秤的背后。

  “en? ”伏在Shen Qian 背上的澹台沁疑惑的转头看来。

  “好多人……幻觉,一定是幻觉,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Shen Qian 先吐出了三个字,接着又自言自语了几句,然后他再次试探性的伸头看了一眼。

  “嘶!”

  Shen Qian 缩回头来,先是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接着对还有些茫然的澹台沁问道,“澹台,你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你最多面对过多少敌人?”

  “我曾灭过一处‘门’,当时他们大概有几十万的教徒吧。”

  澹台沁回忆了一下说道。

  她看出Shen Qian 神色不对,不由curiously asked ,“我动用不了Divine Consciousness ,刚才什么都没看清,那边人很多吗?”

  ”en. ”Shen Qian nodded 。

  “具体数量呢?”

  “你说Celestial Court pinnacle 的时候有多少天兵来着?”

  “千万。”

  “那大概……就是这么多。”

  Shen Qian 揉了揉胀痛的眉心说道。

  什么才叫真正的covering the mountains and plains ,什么才是全方位无死角的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惊鸿一瞥之后,Shen Qian 有了非常明确的概念。

  而且,其中不少隐晦的气息,让他都感受到了战栗。

  这说明那边有不止一个Mountain And Sea 之上的存在。

  这一刻,什么脚踢Rising Firmament Palace 、拳打南天门的豪气都见鬼去吧,Shen Qian 决定回家。

  送死也不是这么送的!

  咦,等等……

  Shen Qian 忽的又意识到了什么。

  虽然那边有Mountain And Sea 之上的存在,可量天秤卡在这里,他们也出不来啊!
  而只要在量天秤的保护范围之内,他就是无敌的存在。

  怕个嘚。

  这么一想Shen Qian 又改变了主意。

  就算过不去,看几眼还是可以的。

  他恢复了淡定,转身又出了量天秤,就这么脚踏虚空,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身形展露出来。

  只是Shen Qian 眼角余光还是瞄了一下位置,免得自己一个不小心越过了那根线。

  一望无尽的云雾之中,隐没着无数悬空的楼台亭阁,虽然隐约也能看到破败迹象,但却是比外围那些断壁残垣好上太多。

  视线再往下移,虽然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建设,但Shen Qian 依旧有些头皮发麻。

  就在云雾下方,还有一片同样一望无际的“black 平原”,间或点缀着一些golden silver 。

  那不是平原,而是densely packed 根本看不到尽头的人海。

  他们身躯残破,却披挂着rays of light 闪耀的盔甲,手中长兵刃整齐竖立,只是静默的站在那里,就散发着冲霄的murderous aura 。

  ……是真他妈的看不到尽头。

  Shen Qian 之前还不相信,但此刻,他不得不信。

  也许可能大概,Celestial Court 是真的有千万天兵的。

  至少他视野范围内能看到的,就起码有百万往上。

  太夸张了!

  而且可能是因为招募的标准卡得很严,他们的身高几乎都一模一样,在披上Battle Armor 之后,即便只是残躯,当聚集在一起,也极具震撼力。

  其中的银甲天将,一眼看去起码上百人。

  更别提,Shen Qian 还看到了一些身穿golden armor 的天将。

  每一个Golden Armor Heavenly General 的imposing manner ,都如同不见底的深渊。

  “我杀穿的那个三万人的天兵阵列,大概只是他们的巡逻部队或者‘小股精锐’?”

  Shen Qian 这一刻多少有点沮丧。

  clang!
  也就在Shen Qian 大大方方走出来的刹那,那些静立在云雾之下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们,就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被这么多双死寂的眼睛盯着,连同着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和碰撞的盔甲声,让Shen Qian 一瞬间汗毛倒立。

  不过随着数次深呼吸,Shen Qian 还是冷静了下来。

  只要不越过量天秤约束的线,就算是这里真有千万天兵,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只是可惜,不能去Celestial Court 内部看一看了。

  想到此行的另一个目的,Shen Qian 迎着那千万双眼睛,took a deep breath 之后猛然shouted loudly :“江承夜!”

  在开阔环境之下,他的声音经过Essence Power 加持化作了滚滚thunder ,在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回响。

  “江承夜!江承夜!江……”

  静静等待了十几秒,又低头看了看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组成的无边尸海,Shen Qian 摇摇头,正准备走人,忽的若有所感,他又停下了脚步。

  先是all around 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自Shen Qian 的身后,Celestial Court 的outer circle area ,一道又一道silver light 踩着云雾疾掠而至。

  待这些人远远停下了脚步,疑惑又警惕的注视着Shen Qian ,Shen Qian 也才看清了他们的模样。

  silver 的天将盔甲,脸上密布了暗purple 的纹路,和李思喜的模样很是相像,也如同Shen Qian 记忆中的拾荒者一般。

  更重要的是,Shen Qian 很快从冲出来的这十几个青年男女之中,辨认出了一些眼熟的面孔。

  “付晓晓!叶佳磊!翟不凡!”

  “你们果然都没死……可你们为什么没死……”

  Shen Qian 这一刻,也想明白了李思喜那句“didn’t expect 你走的是瑶池”是什么意思。

  显然,每一座外围Immortal Palace 的出口其实都有一人在等着堵截他。

  Shen Qian 有些迷惑。

  按照Old Hu 头当初的说法,跟随江承夜的那十六人都被那个妖女杀了,“门”是用他们的鲜血为引推开的。

  可他们为什么又出现在了这里?

  又或者……他们其实已经死了,只是如同下方的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一般,活成了另外一种monster 。

  这一群青年男女没人回答Shen Qian 的问题,他们只是在看到Shen Qian 手中半死不活的李思喜以后,都警惕的停下了脚步,围而不动。

  又似,在等待着什么。

  dong! dong! dong!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忽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那种感觉很奇怪,明明那脚步声并不重,但Shen Qian 却清晰的听到了他每一次的步伐。

  他缓缓转过头,looked towards 了内围那boundless 的天兵阵列。

  随后,他看到了一个男人。

  他穿七彩甲,头戴Purple Gold 冠,从极远处,step by step 的踩着那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的头颅,就这么缓慢而又快速的走了过来。

  他的脸色白净,面容俊朗又深邃,除了那双被岁月沧桑的双眸,其他所有,都和Shen Qian 记忆中那张照片一模一样。

  “江承夜……”

  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真正直面对方这一刻,Shen Qian 的心情还是变得复杂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