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43

2022-03-09

  第243章 极致
  七彩甲,Purple Gold 冠。

  手持Dualbladed Halberd 的男人所过之处,无论是golden armor 银甲,所有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尽皆低头,任由那个青年男子踏着他们的头顶,一步步走过。

  将Shen Qian 围住的那十几个男女也都垂首,似是不愿直面那个男人。

  他恍若才是这残破Celestial Court 之中唯一活着的Heavenly God ,Sovereign 一切。

  Shen Qian 的目光无比复杂,眼神深处有着莫名的感触,还有无数的疑惑。

  十年之前,是边陲小城Jing City 最辉煌的时候。

  就是这个男人一手缔造了属于Jing City 的Legendary ,但一切也因为他而崩塌。

  Shen Qian 更想不通。

  为什么眼前这个江承夜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他的脸上没有狰狞纹路,他的面色他的眼神,一切都和正常人无异。

  唯一变化的,也只是岁月加诸在他身上的气质。

  此外,为什么他能让这些celestial troops and generals acknowledge allegiance ?

  不仅是江承夜,如李思喜这些人,也穿着天将的盔甲。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此外,既然他们都活着,那当年被“门”吞噬的其他人呢,比如Ding Yi 的mother 。

  这样想着,Shen Qian 在江承夜来到千米之外,两人已经清晰可见对方模样的时候开口了。

  “江……”

  然而,他刚刚吐出一个字, 恰好止步的江承夜却是直接抬手, 掷出了手中的Dualbladed Halberd 。

  Shen Qian pupils shrank ,前所未有的强烈危机笼罩了他的心头。

  直至Dualbladed Halberd 越过了那根无形的分界线,距离他只有十数米的时候,他才看清了在量Power of Heaven 下骤然迟缓下来的long halberd 。

  咻!
  也直至此时, 那刺耳的破空声才响彻起来。

  即便是被量天秤的strength of Taboo 削弱了一道, 但Dualbladed Halberd 的速度依旧无以伦比的快。

  只在Shen Qian 刚刚看清的时候,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来不及拔刀的Shen Qian 只得将手中的李思喜一丢, 随即loudly shouts , 调动全身力量双拳击向了long halberd 。

  当!
  恍若钟鸣的清脆声响,似连绵thunder 在天际回荡。

  long halberd 不动, 而Shen Qian 的身形, 则是止不住的后退了数十米。

  直到稳住步伐,Shen Qian 感受了一下略微颤抖的双手,这才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lifts the head 来。

  虽然江承夜多少有sneak attack 的嫌疑, 但这一戟依旧给了Shen Qian 极大的震撼。

  强!
  强到离谱的那种强。

  若是没有量Power of Heaven 的削弱,Shen Qian 硬接之下不死也得重伤,大概率是直接粉身碎骨。

  即便有了量Power of Heaven 的削弱,这一戟的力量依旧远远超过了高Martial Artist 可以承受的极限。

  好似江承夜是在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告诉他,并非只有他一人,可以在量天秤的领域内act wilfully 。

  十年前, 江承夜是江中军武number one genius , 镇压无数妖孽,十年已经过去, 对方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是必然,但就Shen Qian 的感觉而言,对方只怕不是初入Mountain And Sea 这么简单。

  “我……看不透他。”

  伏在Shen Qian 背后的澹台沁也轻声开口了。

  这一句话又让Shen Qian 心神一震。

  即便此时的澹台沁不是本体, 但眼界尚在。

  连她都看不透江承夜,那又说明了什么?
  “江承夜, 我今日来只为搞清楚一件事, 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幸Shen Qian 本来也不是来打架的, 对方毕竟是senior , 一时的差距很正常,他took a deep breath 直接高声问道。

  “所有被‘门’吞噬的人都死了吗?没死的话, 他们又在哪里?”

  “还有那个妖女呢?”

  江承夜面无表情,始终沉默。

  待Shen Qian 一口气问出所有疑问之后,他缓缓lifts the head 来,然后摘掉了Purple Gold 冠, 脱去了七彩甲, 露出了飘逸的长发和bronze 的上身。

  就在Shen Qian 有些迷惑的时候, 江承夜把Battle Armor 和Purple Gold 冠随手一抛,低沉的吐出了八个字。

  “擅闯天境者, kill without mercy !”

  话音落,他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 本来围着Shen Qian 的十几个银甲天将身形暴退。

  若有所觉的Shen Qian 直接拔出了山河刀,同一时间,江承夜的身形跨过了那根线,出现在了凝滞半空的Dualbladed Halberd 旁边。

  bang!
  他握住了Dualbladed Halberd , 身形如同炮弹一般moved towards Shen Qian 激射而来。

  Shen Qian 心头惊愕,想不通为什么明明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上的江承夜可以过线, 但他也来不及发问, 只能应战。

  clang!
  长刀和long halberd 碰撞出了无数火花, 在难以形容的巨力之下, Shen Qian 差点没有握住兵刃。

  “Fuck! ”

  连续两次被江承夜逼入下风, 本来经历过万人敌之后就变得有点膨胀的Shen Qian 也怒了。

  “燃木!”

  Shen Qian 长刀一挥,十米火焰自刀锋上燃起,moved towards 江承夜怒斩而下。

  他在铜人阵Secret Realm 学会了无数martial skill ,这正是其中之一。

  即便只是二星martial skill ,但以Shen Qian 如今的实力施展,威势却是毫不逊色于三星martial skill 。

  bang!
  江承夜毫不避让,只是以手中Dualbladed Halberd lifting the heavy as if it were light 般的荡开了Shen Qian 的长刀。

  然而很快江承夜就是startled 。

  虽然长刀的威势被荡开,但那长刀上附着的火焰却是瞬间加速,变为了另外一把没有实体的火焰长刀,然后fiercely 劈在了江承夜的脊背上。

  Shaolin 七十二绝技,既然被冠以“绝技”之名, 自然是各有特殊。

  而燃木刀的“火影”,就是它的精妙之处,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

  叮当!

  然而, 火影刀砍在江承夜的肉体上却恍若砍在了钢铁,只溅起了一连串的火花。

  当火花散尽,别说伤势,江承夜的皮肤上甚至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Shen Qian remain unmoved ,他原本就没指望一刀就可以斩伤江承夜,只是对方的皮厚程度,着实出乎了他的预料。

  “慈悲!”

  Shen Qian 大吼一声,手中刀势一变,没有给江承夜丝毫喘息的机会,一套柔中带刚的刀势已经是劈头盖脸的斩了出去。

  那刀势起落之处,恍若江河涛涛,竟是连绵不绝,漫天Essence Power 幻化,如朵朵莲花,精美绝伦。

  江承夜面色漠然,手中Dualbladed Halberd 只是在小幅度摆动,就将所有刀势轻松化解。

  当Shen Qian 最后一刀斩出,江承夜骤然伸出双指,穿过了所有刀影,准确至极的夹住了山河刀的刀口。

  随即……

  bang!
  他好似沉寂已久的Dualbladed Halberd 骤然爆发出惊天rays of light ,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当头斩落。

  没有任何招式。

  但快到了极致,重到了极致。

  Shen Qian 自然不肯弃刀,在感受到了威胁的刹那,他不退反进,以最为惊险的角度避过了江承夜long halberd 的锋锐之处,随后loudly shouts ,单手成爪,moved towards 江承夜的眼睛掏去。

  Shen Qian 的想法很简单。

  你肉体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我不信眼睛也是如此!
  江承夜略一皱眉,不得不暂时收回long halberd ,往前一横。

  clang!
  Shen Qian 就握在了long halberd 的横杆之上。

  两人你握住我的刀,我抓住你的戟,场面似乎陷入了僵持。

  但只是下一秒钟,两人几乎同时起脚,moved towards 对方fiercely 踢去。

  而Shen Qian 身上,也瞬间浮现Battle Armor 。

  dong!
  两人小腿重重撞在一起,发出了沉闷响声。

  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两人紧跟着又出了第二脚。

  dong! dong! dong! ……

  一脚接着一脚,两人在触目可及的狭小地带,展开了最primordial 也是最为凶险的肉搏。

  直至某一刻,江承夜好像是终于受够了这种无聊的碰撞,骤然松开了Shen Qian 的长刀,一拳砸向了他的脸。

  Shen Qian 顺势后退,两人终于拉开了距离。

  没有半点废话,江承夜眼神一冷,又挥舞着long halberd 冲了上来。

  Shen Qian 也根本顾不得肉体传来的疼痛,长刀毫不示弱的迎上。

  他放弃了所有花里胡哨的martial skill 。

  因为他已经发现,这些低等星级的martial skill 对于江承夜根本无效。

  原因很简单。

  Extreme Realm !

  江承夜是Extreme Realm Martial Artist ,或者说无限接近Extreme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

  虽然Shen Qian 表面上很淡定,但实际上内心却无比震动。

  假身的澹台沁也能进入Extreme Realm ,但却需要以燃烧Essence Power 和fleshy body 作为代价。

  而江承夜不需要。

  他本身就是一个genuine 的Extreme Realm Martial Artist 。

  他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控和所有时机的把握,近乎完美。

  虽然可能是因为他自降了realm ,但依旧能说明对方不负绝世之名。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了江承夜明明是Mountain And Sea 之上,却为什么可以越过那根线的秘密。

  从交战到现在,江承夜从没有动用过一丝Essence Power 。

  他的体内如同一潭死水,感受不到任何Essence Power 的波动。

  也就是说,对方用某种secret technique 封印了自身的Essence Power ,也屏蔽了自身的“Dao” ,所以他才能瞒过量天秤的感知。

  但这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却更terrifying 。

  这说明……

  对方纯粹以肉体力量,就可以和Shen Qian 交锋。

  而明明道的加持和Essence Power 的威能,才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强横的根本。

  要知道Shen Qian 刚刚凝聚Essence Power ,正是此生Peak ,甚至……连初入Mountain And Sea 的Martial Artist 都未必是Shen Qian 的对手,但江承夜却能轻松招架。

  甚至,隐隐有压迫Shen Qian 之势。

  刚才一番肉体撞击,Shen Qian 的双腿Battle Armor ,其实已经裂纹无数,基本是损毁的状态。

  对方可是没有Battle Armor 护持的啊!

  Shen Qian 从未见过如此强横的fleshy body ,这simply 不是正常Martial Artist 能达到的realm 。

  他不信一个普通Mountain And Sea 能站着硬吃他一刀。

  但江承夜……在Shen Qian 脑海中思绪转动的这刹那,又连续以fleshy body 挡了Shen Qian 数刀。

  除了留下一些淡淡的白痕,有Shen Qian Essence Power 加持的A-Rank 灵能武器,竟是伤不了江承夜。

  所有纷杂的念头只是在Shen Qian 脑海中一闪而逝,很快他就收摄心神,专心应对起江承夜来。

  他还不信了,以他如今的实力,在这量天秤之内,is it possible that 还要依靠system ?
  clang! clang!
  bang! bang! bang!
  两人在长空之中你来我往,不断碰撞着。

  偶尔落空的Essence Power 和long halberd ,震得长空发出阵阵爆响。

  不知是在江承夜隐约的压力下,还是因为Shen Qian 斗志高昂,他的刀势在变得大开大合之际,威能也在节节暴涨。

  那些体内新生的力量,在不断被Shen Qian 彻底掌控。

  隐隐的,他开始占据上风。

  Shen Qian 甚至都还来不及欣喜,就见江承夜面色一凝,动作突然迟滞。

  就在Shen Qian 要乘胜追击的时候,江承夜骤然暴吼一声,他的全身镀上了一层golden light ,隐约有森白火焰燃起。

  接着。

  bang!
  江承夜的imposing manner 猛然暴涨,手中本就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的Dualbladed Halberd ,在这一瞬间力量倍增。

  猝不及防的Shen Qian 被long halberd 劈中长刀,山河刀剧震之下,Shen Qian 也被劈得倒飞而出,重重砸在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之外的山峰上。

  石块纷飞,Shen Qian 的身体直接陷入了山缝之中,接着脸色一白,止不住的吐出了a mouthful of blood 。

  交战到此时,这是Shen Qian 第一次受重伤。

  他爆了一句粗口。

  Divine Ability !
  这他妈一定是Divine Ability !
  他终于醒悟,江承夜的肉体如此强横,必定是因为cultivation 了某种body refinement Divine Ability 。

  而此时,对方好像是开启了Divine Ability 的某种secret technique ,彻底展现出了他肉体的恐怖。

  咻!
  根本没有给Shen Qian 喘息的机会,江承夜脚下一动,整个人又如流星一般咂了过来。

  Shen Qian 眼神一狠,他今天还真他妈的不信了。

  “roar! ”

  Shen Qian 脑海中的精神内核光华大放,他的口中也发出了类似狮王咆哮的声音,震得江承夜身形一滞。

  附着了spirit strength 攻击的Buddhism Lion’s Roar !

  不仅如此,Shen Qian 的眼睛也好似镀上了一层golden light 。

  这一瞬间,world 在Shen Qian 眼中透亮了起来,连带着江承夜的身形和动作,好似也缓慢了百倍。

  在极致的压力之下,Shen Qian 第一次尝试将spirit strength 融入到战斗之中。

  “就是现在!”

  在Essence, Qi, and Spirit 全部合一的状态下,Shen Qian 好似终于找到了那等待已久的契机。

  他脚下一动,从山峰之中暴射而出,手中长刀一举,随即以开天之势,moved towards 还在白米外的江承夜一刀斩了下去。

  “影……刃!”

  之前察觉到江承夜的fleshy body 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Shen Qian 就意识到也许只有this move 才能打败对方。

  但时机很重要。

  甚至可能只有一次。

  而现在,Shen Qian 等到了!
  江承夜身形只是迟滞了刹那,他很快就挣脱了那无形的束缚,手中Dualbladed Halberd 一挥,带出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般的幻影,迎上了Shen Qian 延伸出百米的恐怖blade glow 。

  bang!
  blade glow 被long halberd 劈散,但江承夜的面色却是变得错愕。

  他的身形凝固,随即不可置信的低头,looked towards 了自己的胸腹。

  在那里,一道血痕正在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不断向上下延伸。

  in an instant ……就斜跨了他的整个上半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