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44

2022-03-09

  第244章 冰棺
  血线很细。

  乍一看就像是红墨水勾勒而成。

  但又因为斜跨了江承夜的整个上半身而显得狰狞可怖。

  江承夜一直冷漠的表情,第一次有了强烈的变化。

  他错愕的低头,眼睁睁看着那根血线在自己的身体上蔓延。

  直至……

  chi!
  无数泛着pale-gold 的鲜血喷涌而出。

  江承夜groaned ,手指在身上一抹,止住了那伤口。

  只是虽然伤口暂时愈合,但那明显透着光的一道白痕,却也说明了江承夜并没有马上恢复。

  他重新抬头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眼神之中是诧异,以及一些极其隐晦的欣赏。

  “这是什么招数?”江承夜开口问道,声线低沉。

  “影刃。”Shen Qian 一边回答,同时也在利用这个空隙不断调整体internal qi 。

  this move 奏效了,但……却远远没有达到Shen Qian 的预期。

  江承夜虽然受伤,但对于battle strength 有多少影响那就不好说了。

  至少从表面来看,江承夜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

  Shen Qian 内心也唯有苦笑。

  ……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啊!
  “好名字……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江承夜感慨一句,又问,“是你自创?”

  ”en. ”

  “他日我出Jing City ,曾有王侯言,我已聚半城气数,百年之内,Jing City 不会再有第二个江承夜。”

  江承夜muttered ,looked thoughtful ,“看来他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哪个王侯?”Shen Qian 一愣,他从江承夜这句算是极高的赞誉之中听出了一些蹊跷,不由curiously asked 。

  “周易王。”江承夜也没有隐瞒,吐出了三个字。

  Shen Qian 一惊。

  那可是初代九王之一。

  真正站在了Human Race Peak 的超绝人物。

  而且据说周易王精通命理占卜,可算尽一切天机,他既然堂而皇之说出这句话,肯定不是在瞎吉儿胡扯。

  那么意外出在哪里?

  Shen Qian 心知肚明……system 。

  如果不是system 的从天而降,那他还真不一定能走到今天。

  收起杂念,或许是见江承夜此刻意外的平和,Shen Qian 赶紧问道:“你我算是同乡,我更应该称你为一声Senior ,所以……江Senior ,当年的事情真相到底如何,你能告诉我吗?”

  江承夜眼眸微动,但还是一言不发。

  “那胡非为呢?”Shen Qian 加重语气,“你可知这十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他视你如子,在所有人都在唾弃你的时候,只有他相信你有苦衷!”

  “你既然已踏入深渊,why not 尝试着自我救赎?”

  “假如所有人都没死,是不是还有机会将一切更正?”

  Shen Qian 继续发问。

  但江承夜却始终没有开口,甚至连表情都没一丝变化。

  “那……江璇呢?”

  Shen Qian 面色也沉了下来,缓缓问道,“你又知道这十年她是怎么过的吗?”

  Shua!
  一直face doesn’t change 的江承夜终于抬头,但表情却不是Shen Qian 想象的关心或者探究,而是森冷和暴戾。

  “你不该提她。”

  bang!
  next moment ,江承夜手中Dualbladed Halberd 重新散发rays of light ,挟裹着无尽murderous aura 朝Shen Qian 冲了过来。

  “淦!”

  Shen Qian didn’t expect 江承夜又开始发疯,但如今实力bring it up a level 的他却也是丝毫不惧,山河刀同样爆发惊天rays of light ,身形怒冲而出。

  两人恍若流星,眨眼跨越百米长空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

  仅仅是碰撞的余波,就让旁边的hundred zhang 山峰直接崩塌。

  本已经躲到several hundred meters 之外的银甲天将们,不得不继续往后退却。

  他们的身体在发自本能的战栗。

  任谁都不敢想象,这是在量天秤领域内的战斗。

  两人好似都是规则的禁忌,生来就是为了打破世俗的认知。

  各自倒退数十米的两人再没有任何言语上的交谈,只是又以更快的速度,moved towards 对方再次冲了过去。

  轰隆!轰隆!轰隆!

  长空上本就稀薄的雾气被两人不断打散,只能听到一声重过一声闷雷般的碰撞。

  两人的战场范围不断变幻,Up Into the Heavens, Down into the Earth ,所过之处,山峰崩碎、河流倒灌。

  这本就残破的Heaven and Earth ,却在此时成为了最合适的背景板。

  Shen Qian 渐渐进入了忘我之境。

  从真正迈上武道到现在,这是他打得最酣畅淋漓的一架。

  他对于自身力量的把控,对于martial skill 的娴熟程度,都在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拔高。

  Martial Artist 的交锋,本就是in an instant ,生死一线。

  但唯有今日,在如此特殊的环境和契机下,两人进行了极为冗长的一战。

  Shen Qian 已经不记得挥出多少次刀,又受了多少伤,他的internal organs 都已经被震荡了无数次。

  而在他逐渐Great Accomplishment 的“影刃”之下,江承夜的身躯同样被撕裂出了道道伤口。

  但两人都若无所觉。

  Shen Qian 的刀锋越来越犀利,江承夜肉体上的rays of light 则越来越盛。

  bang! bang!
  直至某一刻,伴随着一次惊天的碰撞,Shen Qian 在余波冲击之下,身形倒飞而出,撞破了一层无形壁垒,进入了另外一片领域。

  咔擦!

  Shen Qian 砸在了无比厚重的冰层之上。

  cold wind whistling ,Heaven and Earth 一片苍茫。

  骤然下降的温度让Shen Qian 有些愕然。

  他暂时止住了继续出手的念头,body flashed ,瞬间来到了长空之上。

  World of Ice and Snow 之中,无数鹅毛般的雪花飘落。

  而在正下方,则是一片蔓延千里的厚重冰层,从形状来判断,以前应该是一方湖海。

  Shen Qian 的视线,只是瞬间就被千米外的一派景象所吸引。

  在那里,有数以千计的zombie 天兵站在冰层上,附近高空,有三个拾荒者模样的银甲天将站在云雾上,好像是在“监工”。

  那数千zombie 天兵,则是正挥起手中的长兵器不断敲打着脚下厚厚的冰层。

  他们应该已经在这里劳作了有一段时日,脚下的冰雪已经被削去了厚厚的一层,只是这冰层实在太过厚重,所以仍旧没有挖通。

  真正让Shen Qian 震撼的景象就在他们脚下。

  就在那冰层之下,一具长不知道几千米的巨大蛇形生物正motionless 的凝固在其中。

  Shen Qian 又拔高了一些,终于看清了那生物的全貌。

  随即,Shen Qian 便是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这一刻,那走进神话之中的感觉越加强烈。

  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

  “龙!”

  这赫然是华夏Totem 之中最具代表性的神话生物之一,龙!

  虽然也见过一些特效动画,但以naked eye 在现实之中看到如此庞大而又瑰丽的生物,那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这不知是什么状态的Divine Dragon ,被冰封在湖水之中,双目兀自圆睁,那栩栩如生的神态让人禁不住怀疑,它好像下一秒就会从冰层之中破壁而出,翱翔于Nine Heavens 之上!

  他不理解那些天兵为何要将这具疑似陨落的dragon corpse 挖出来,但Shen Qian 隐隐想到了某种可能。

  他来不及多看,背后又有air-splitting sound ,却是手持Dualbladed Halberd 的江承夜再一次杀到。

  轰隆!轰隆!
  两人在这Snow and Ice World 之中厮杀了起来。

  漫天风雪乱卷,四处飞雪惊溅。

  随着脚步的移动,Shen Qian 又看到了第二处如出一辙的景象。

  依旧是数之不清的天兵在敲打着那厚重冰层,而冰层之下,掩埋的赫然是一只比刚才Shen Qian 所见的Divine Dragon 还要大上数倍的生物。

  Shen Qian 一刀劈退了江承夜,身形拔到极高处,终于看全了它的样貌。

  这是一只体形近乎万米的牛形生物,几乎快赶得上半个量天秤的高度。

  它只有一只脚,头上没有角,青苍色的皮肤上不时有flowing light 溢过,那恍若日月般的rays of light 让人不敢直视。

  而明明,Shen Qian 没有感受到它身上有任何一丝生机波动。

  只是隐约,却能听到在咆哮的像是wind and rain 洒落一般的声音。

  “Kui Ox !”

  Shen Qian 心思一转,很快记起了这在《Mountain And Sea 经》之中出现过的Divine Beast 。

  而此时,江承夜再次不依不饶的杀了过来,Shen Qian 只得继续应战。

  两人的战场不断在这片World of Ice and Snow 之中迁移,而Shen Qian 也看到了无数让他心神震动的景象。

  这片冰封不知道多少里的地界,何止埋葬着Divine Dragon 和Kui Ox !
  他好看到了形似Phoenix 的大鸟,形似Qilin 的鹿马,还有各种各样,他根本一时间就叫不出名字的庞大Divine Beast 。

  唯一的共同点,这些Divine Beast 都毫无生机波动,但仅是那冰封之中的模样,便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最后,Shen Qian 看到了一座屹立在冰雪尽头的山峰。

  这座山峰的体积并不算大,只有千zhang high ,甚至没有那头Kui Ox 的体形大。

  但这座冰山却给了Shen Qian 最大的震动。

  因为其中,冰封着四个“人”。

  那是四个浑身赤果的男子,他们高约三米,浑身双眸紧闭,好似也已经死去多时。

  在他们的all around ,飘荡着七色铠甲,还有各种形状各异的兵刃。

  每个人的上身或脊背,都有着一道耀眼的纹身。

  而这四Dao Mark 身,刚好对应了华夏传说之中的Four Great Divine Beasts 。

  即Azure Dragon 、White Tiger 、Vermilion Bird 和Black Tortoise 。

  Shen Qian 感受到了些许窒息的感觉。

  是的,只是盯着那四个男子,他就有一种快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是realm 差距到了一定地步才会生出的oppression 。

  就在冰山之上,也正攀附着无数天兵,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兵刃,敲打着冰山。

  这座冰山好似格外坚固,他们要敲击很久才能敲出一些碎屑。

  但他们却不知疲倦。

  再坚固的冰封也终归会被他们粉碎。

  真正让Shen Qian pupils shrank 的是,那四个男子身旁飘荡的七彩Battle Armor ,看制式不就和江承夜最开始穿的差不多吗?
  他好像明白这些天兵聚集在这里是要干什么了。

  他们要将这些已经不知道被冰雪埋葬了多久的Divine Beast 全部复苏。

  也许就如同他们自己一般……

  在Shen Qian 胡思乱想的时候,他也终于因为分心付出了代价。

  “pu! ”Dualbladed Halberd 穿过了Shen Qian 长刀的缝隙,拍打在了他的右肩之上。

  Shen Qian 的肩胛骨瞬间粉碎,他整个人也因为巨大的impact 倒飞而出,saw a blur ,转眼已经跌出了冰雪的Heaven and Earth ,又来到了一片desert 之中。

  无尽的风沙之中,依旧有无数天兵密布。

  只是不同于冰雪中的天兵,这些天兵却是匍匐在地上,手中拿着各种古老的器具,好似在布置着什么。

  Shen Qian 远远的看到了有一个衣裙飘飘的女人在高空之中指挥着他们。

  “Formation !”

  Shen Qian 捂着剧痛难忍的肩膀,却也瞬间clear comprehension 这些天兵是在做什么。

  他们在布置着某种极其繁杂而又浩大的Formation ,而Formation 延伸的尽头,是一道高达百米的无比巨大的门。

  那门以white jade 构造,无比沧桑,但却处处都是残破痕迹,就这么孤零零的立在desert 之中,极为突兀。

  在打斗之中的两人闯入这片地界的时候,指挥着天兵们布置Formation 的女人抬眼看了过来,但很快又漠然的收回了视线,继续指挥起来,好似根本不关心两人在做什么。

  bang!
  Shen Qian 又和江承夜对轰了一次,只是因为肩膀重伤,Shen Qian 却是转瞬落入了下风。

  他只能依靠不断和江承夜拉开距离,暂时维持住均势。

  两人在desert 之中缠斗起来,虽然Shen Qian 处处受制,但江承夜一时之间却也奈何不了Shen Qian 。

  ”Ah!”

  就在这时,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忽地响起了一道凄厉至极的尖叫声。

  那尖叫声好像是从极远处极深处传来,但又清晰无比,Heaven and Earth 好似都在变色。

  Shen Qian 有些迷惑,这声音好像是来自内围。

  而江承夜,则是在回头看了一眼之后,瞬间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他忽地停手。

  Shen Qian 虽然不解,但还是赶紧警惕的拉开了距离。

  江承夜remain unmoved ,只是冷冷看着Shen Qian ,吐出了一句话。

  “我没时间了……你,不该来这里。”

  话音落,江承夜身上气机骤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升高。

  Shen Qian 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江承夜竟然at this time 解除了他自己的封印。

  他在调动自己的Essence Power !
  轰隆隆!
  半空一闪,好似可以Suppressing the Heavens and Earth 的量天秤骤然出现在了江承夜的头顶。

  其上有无数thunder 汇聚,组成了一道无比粗大的purple 雷电,moved towards breakthrough 了禁忌的江承夜strikes 而下。

  江承夜若无所觉,任由那好似可以毁灭一切的雷电朝自己strikes 而来。

  他只是如同之前一般,定定的站在了in midair ,随后缓慢的举起了手中的Dualbladed Halberd 。

  Shen Qian 不是傻子,在江承夜imposing manner 一变的刹那,已经感知到死亡威胁的Shen Qia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转身就逃,同时在immediately summon 出了system 。

  他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让江承夜突然宁愿承受被量天秤制裁的危险,也要杀了自己。

  但他意识到光靠自己,逃生的把握已经不大了。

  或许system 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但system 的选择,一定会比他正确。

  weng!
  短暂的凝滞之后,江承夜loudly shouts ,手中的Dualbladed Halberd 便化作怒龙,挟裹着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般的威势,moved towards 疯狂逃遁的Shen Qian 吞噬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