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45

2022-03-10

  第245章 无定桥

  江承夜有多强,Shen Qian 也没有概念。

  但从两人正经交手以后,一直紧紧贴在Shen Qian 背后,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生怕干扰到Shen Qian 的澹台沁,却是在江承夜重新掷出long halberd 的瞬间,抬起了头吐出了一个字。

  “逃!”

  Shen Qian 从善如流,在江承夜刚刚抬手的时候转身就逃。

  以他如今的速度,几乎可以说是眨眼千米。

  当江承夜终于loudly shouts 掷出了long halberd 的时候,Shen Qian 已经逃到了several li 之外。

  bang!
  江承夜在imposing manner 暴涨之后重新掷出的Dualbladed Halberd ,速度却是更快。

  而且所过之处,竟是出现了一条条如同蛛网一般龟裂的black 缝隙。

  即便隔着好几千米的距离,一股强烈的死亡预警也瞬间涌上了Shen Qian 的心头。

  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让system 上线,直接接管了自己的身体。

  咻!
  而在澹台沁的视角里,Shen Qian 的速度在已经达到极致的时候,竟是又快上了三分。

  但这远远不够。

  以Dualbladed Halberd 的恐怖速度,最多五息,Shen Qian 就会被追上。

  甚至不用追上,只要那long halberd 的余波碰到Shen Qian ,就足以让Shen Qian 粉身碎骨。

  近距离观看Shen Qian 和江承夜交战了那么久,澹台沁已经clear comprehension 。

  Shen Qian ……并非真正的Mountain And Sea !

  虽然震惊于Shen Qian 的逆天battle strength ,但Shen Qian 却有一个致命的弱势。

  那就是他的肉体强度距离Mountain And Sea 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若是和等闲powerhouse 交锋,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大问题,但在面对一个尤其是peak state 的江承夜的时候,这点弱势就会被无限放大。

  Shen Qian 似乎也意识到了危机,他骤然改变了逃跑路线,moved towards 下方那道立在desert 之中的残破的“门”逃去。

  在场没有人能理解Shen Qian 如此举动。

  那个立在半空指挥着天兵们布阵的女人也诧异的lifts the head 来,随即便是摇头。

  她看出了Shen Qian 的处境。

  Dualbladed Halberd 距离Shen Qian 还有不到两千米的距离,留给Shen Qian 逃遁的时间不过四息。

  这里是一片desert ,最近的出口离这里也超过百里。

  Shen Qian 别无选择,只能冲向眼前这道最像出口的“门”。

  只可惜,Shen Qian 的挣扎注定徒劳无功。

  因为这道“门”是Death Gate 。

  她已经在这里静立了超过八年,自诩为Formation 大家的她推演了无数次,但仍旧没有找到开“门”的方法。

  就在女人暗自摇头的时候,距离那道“门”只有一千米不到的Shen Qian ,陡然抬手,射出了四道黑影。

  xiu! xiu! xiu!
  一连串的air-splitting sound 过后,那四道黑影钉在了地面之上。

  直至此时女人才看清,那竟是四面formation flag 。

  虽然也算等阶不凡,但也不是什么罕见之物。

  最让女人愕然的是,这四面formation flag 恰好是精准无误的镶嵌进了地面大阵的某四处缺口之中。

  “他也懂Formation ?”这是女人的第a single thought 。

  “简直是异想天开!”这是女人的第二个念头。

  她能猜到Shen Qian 想做什么。

  在这种节点,如此举动,显然是为了自救。

  可……

  这又是何等荒谬!
  这个少年只怕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等阶的Formation 才能撬动的“门”吧?

  或许,对方只是在绝望之下的try one’s luck ?

  就在女人刚刚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一rays of light 晃花了她的眼睛。

  紧接着是second 、third ……地面上连绵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Formation ,在刹那只见便光华大放。

  Heaven and Earth 骤然颤动起来。

  在女人惊愕无比的眼神之中,空间在倒转,风云在汇聚。

  无数被污染的Spiritual Qi ,骤然被大地上亮起的Formation 强行抓取而来,经过Formation 凝聚汇成了一道奇异rune ,照射在了那残破的“门”上。

  轰隆隆!
  好似来自远古的轰鸣,又夹杂着某种尘封已久的迟缓。

  “门”上映出了无数花纹虚影,好似真的凝实为了一道门,然后在轰然声响之中打开了一条缝隙。

  也就在缝隙开启的刹那,Shen Qian 也恰好疾掠而至。

  他抱着同样呆怔的澹台沁,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钻进了门缝之中。

  随着rays of light 一闪,两人的身形消失在了“门”的背后。

  也就在两人消失的瞬间,本来轰隆开启的“门”好像是失去了支撑,也在瞬间崩塌,重新变成了残破的状态。

  bang!
  好似要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Dualbladed Halberd 挟裹着无尽风暴,穿过了中间地带重新化为虚无的门柱,重重strikes 在了desert 之上,瞬间掀起了高达hundred zhang 的沙尘暴。

  大地战栗,女人不得已之下出现在了“门”前,袖袍一扬挡住了那风暴的余波,以免波及到大阵。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只见desert 之中,出现了一个呈龟裂状的直径数十米的大坑,中间一团漆黑,深不见底。

  半空之中的江承夜forcibly 承受了heavenly punishment 之雷的攻击。

  他的气息萎靡,皮肤也变得一片焦黑。

  好一会,江承夜终于换过起来。

  在看到Shen Qian disappeared 之后,他仅仅静立了数秒,却是没有丝毫纠结,只是又深深看了一眼那道“门”,随即一招手,将陷入地底的Dualbladed Halberd 摄入手中,接着body moved ,眨眼就消失在了天际。

  这片荒地上,就只剩下dumbfounded 的女人。

  “这……”

  不知过了多久,女人猛然惊醒,随后提着裙角疾步冲进了地面上的Formation 之中。

  她快速掠过Shen Qian 留下formation flag 的四个位置。

  那四面formation flag 已经化为灰烬,毕竟它们根本不适合承载如此等级的Formation 。

  女人不信邪的从storage ring 里又掏出了四面更High Rank 的formation flag ,随后one after another 插入了Shen Qian 刚才所落的位置。

  all around 一片死寂,毫无动静。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女人有些抓狂,直到她终于冷静下来,她took a deep breath ,仔细查看起了all around 的Formation 。

  良久,她发现了端倪。

  大阵从表面看正常,但其实很多地方都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

  “so that’s how it is ……那四面formation flag 只是短暂的让大阵生效,以一种近乎透支的方式强行启动了Formation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大阵仅仅运转了一秒钟便失灵……”

  女人muttered 。

  但想通之后,她眼中的震撼反而越来越深。

  除非已经彻底看透了这Formation ,否则如何能用四面等级并不高的formation flag forcefully activate 它?
  这比正常的布阵更难。

  顶级的Array Grandmaster 都未必能做到。

  而Shen Qian 明明从出现在desert 之中,到消失在“门”后,才过去了总共hundred breaths 不到的时间罢了。

  她不信这世上有人可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看破如此等阶的Formation 。

  可偏偏这Formation 是Heaven Realm 独有,根本impossible 流传人世……

  why on earth?
  她迷茫了。

  ……

  平静的半空之中,突然荡起一阵涟漪。

  紧接着,一道漆黑的裂缝骤然出现,伴随着silhouette 一闪,一个略显狼狈的少年抱着只有一个身体残缺的绝美女子,摔倒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

  “呼!”

  Shen Qian 剧烈的喘息着。

  随意瞥了一眼,他应该是在什么深山老林之中。

  闻着熟悉的空气,看着湛蓝的天空,感受着everywhere 的纯净Spiritual Qi ,Shen Qian 这才放松了一些。

  看来system 很靠谱,他已经回到了家乡。

  他的身体在刚刚那一瞬间几乎燃烧了所有潜能,此时涌上来的就是无尽的疲惫。

  他的大脑胀痛,精神内核再次变得晦暗无光,从AFK 状态之中恢复的Shen Qian 咋舌,这……好像是烧脑过度的后果啊!

  这是Shen Qian 距离死亡可能最近的一次,而且还损失了石定言为他祭炼的formation flag 。

  不过,单从cultivation base 上的收获,以及battle strength 上的长足进步来看,这一切倒都是值得的。

  略略看了一眼system 是如何逃生的,Shen Qian 还来不及多想,澹台沁忽的从Shen Qian 肩膀上撑起手来,目光略显复杂的凝视着Shen Qian 。

  “Shen Qian ,我……”

  然而澹台沁刚刚吐出了三个字,她整个人就在Shen Qian 错愕的目光之中化为了一阵流光,转瞬没入了长空,disappeared 。

  Shen Qian 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澹台沁大概率是回归本体了,而且看感觉,只怕不是她自愿的。

  “可惜了……”

  Shen Qian 不自觉的sighed ,有些怅然若失。

  还是这个澹台沁可爱啊,多平易近人……只可惜以后怕是很难再看见了。

  没有察觉到all around 有什么危险,经历了冗长一天的Shen Qian 干脆在吞了几粒恢复的medicine pill 之后,就这么大字型的瘫倒在地面上发起呆来。

  前后时间数个小时的见闻,不算很长,但在此时Shen Qian 终于有时间去复盘的时候,却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巨大信息量。

  Shen Qian 不确定那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Celestial Court ,但从各方面信息来看都很像。

  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古代Immortal God 传说中的最高居所啊!
  王侯们又知不知道江中军武的“门”,其实通向的是这里?

  此外,当年那个蛊惑江承夜的妖女,是不是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个地方。

  Shen Qian 在里面看到了一些陌生的拾荒者面孔,再联想到那个传闻中的妖女也是拾荒者,这背后的联系又是什么。

  更奇怪的是Shen Qian 都如此大闹Celestial Court 了,却也没有见到那个妖女露面。

  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妖女认为江承夜出面已经足够,所以并没有出现。

  再回归到江承夜和那些并没有死的人身上,此时Shen Qian 回想起来,也有不少怪异的感觉。

  只是他一时间还不能想通那古怪的感觉来自何处。

  还有那个布置Formation 的女人。

  虽然面相看不出来,但年纪应该不小,此外,Shen Qian 在对方的眉眼之中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当时Shen Qian 就有所猜测,只是来不及提问。

  “真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小丁……”

  Shen Qian 有点纠结。

  理论上他不该隐瞒,可这Heaven Realm ,显然不是Ding Yi 搞得定的地方。

  别说Ding Yi 了,等闲Mountain And Sea 进去只怕也没有任何卵用。

  可貌似……王侯又impossible 通过那道“门”。

  最后,就是那些Divine Beast 的ancient corpse 了。

  Shen Qian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那些尸体挖出来,但他嗅到了一丝很不寻常的味道。

  许久,Shen Qian 将纷乱的思绪收了回来,暂时着眼于现实。

  现实就是……

  他又不知道在外面浪了多久,只怕连军武入伍的日子都给错过了。

  想想回去又要不知从何说起的各种解释,Shen Qian 就有些头疼。

  待手脚恢复了一些力气的Shen Qian 也不再耽搁,他站起身来刚拔腿要走,却是忽的愣住了。

  ……这他喵的又是哪?

  他刚才一直目视长空,也没太留意all around 的环境,只是大概扫了一眼,本以为是个荒郊野外,但此时看到远处的景象,Shen Qian 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而且错的非常离谱。

  在他眼前是一片绿植成荫没错,但转过身眺望远处,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片汪洋。

  环顾all around ,透过那些远山的缝隙,到处皆是漆黑如墨的海水。

  虽然好似是因为某种隔绝,以至于那些咆哮的海水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但根据书本上的描述,电视上的片段,以及空气中那仔细闻过之后的一丝咸湿味来判断……

  极大概率他正在一个海岛上。

  不,应该是一片群岛的边缘位置,因为极目眺望,这座岛远处还挨着很多大小岛屿,一眼看不到尽头。

  卧槽!

  Shen Qian 迷了。

  他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这道“门”竟然不是通往陆地,而是将他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海岛上。

  而且,这座岛恐怕不是无人孤岛。

  Shen Qian 做出如此判断的原因也很简单。

  首先这座岛具有和城市一样的防护system ,所以天空才能如此澄澈,空气也才能如此清新。

  其次,当Shen Qian 扒拉开眼前的枝叶的时候,他赫然才发现,他根本不是站在泥土之中,而是站在一片砖瓦之上。

  ……怪不得摔下来的时候屁股这么疼。

  Shen Qian 那时候还感慨过这树林的地面居然如此坚硬。

  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Shen Qian 疾走几步,眼前的遮挡尽数消失,他终于看清了。

  就在他的脚下,赫然耸立着一座巍峨无比的古朴great hall 。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Shen Qian 充满了疑问。

  ……

  与此同时,在海岛的边缘处,一座横跨天空的golden 桥梁上。

  某一刻,伴随着angry roar ,one silhouette breakthrough 了虚无,闯了进来。

  来人身高六尺,穿着一身破烂的儒袍,却又梳着最潮的寸头,他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气息也是萎靡震荡,显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但青年在看到那矗立在岛屿深处隐约露出轮廓的殿堂的时候,却是止不住发出了一阵狂笑。

  “老子早就说过,尔等都是垃圾,现在我他妈还要再重申一次……沙雕们,这无定桥的魁首,是我Liu Changqing !”

  “hahahaha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