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48

2022-03-14

  第248章 灭尽
  突发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是警惕后退,略显迷茫的Liu Changqing 也subconsciously 拉开了距离。

  喉咙瞬间变了形状的李大炮,在倒飞而出的同时气息也萎靡了下去。

  咔擦!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骨折声响,在丘纪等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微缩的瞳孔之中,李大炮的胸膛也塌陷了下去。

  啵!
  空气之中出现一道气泡,将已经被判定为濒死状态的李大炮包裹住,随即消失。

  一切都发生在in a flash 。

  “谁!”

  一众Mountain And Sea 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并非Liu Changqing 出的手,都是警戒的看着all around 。

  四下寂静,没人回应丘纪的疑问,好像刚才发生的只是幻觉。

  直至……

  bang!
  空气之中骤然爆响,一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本能的转身向后挥出一拳。

  但他的拳头还是慢了。

  众人只看到他的身后有黑影一闪而逝,紧接着他惨叫一声,整条手臂都被折断。

  next moment ,随着寒light flashed ,他的太阳穴位置瞬间出现了一个血洞。

  啵!
  气泡包裹住他的身形,如幻影般破灭。

  又一个Mountain And Sea 进入了濒死状态被带走。

  短短ten breaths 之内,接连陨落了两人,所有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骚动了起来。

  他们body moved ,直接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背对着围成了一团,同时也将警惕提到了最高。

  “莫非是王侯吗,为什么我的spirit strength 感知不到这人的存在……”

  有人在无形的压力之下忍不住叫喊起来。

  “狗屁的王侯,王侯杀我等如杀鸡……他有隐匿身形的Spirit Treasure ,而且等级极高!”

  冷艳女人却是sneered , 看破了mysterious person 的手段。

  “不错。”

  丘纪slightly nodded , 此时也冷静了下来。

  “他的实力就算强也强得有限,否则何须用这种imitate the dog and steal chicken 的手段,刚才龚平明明感知到了他的存在,只是龚平本身就有伤势, 实力十不存七, 所以才不敌这mysterious person 。”

  “我等抱团而立,他必定无可奈何!”

  众Mountain And Sea 都是颔首, 显然认可丘纪的判断。

  一切果然如同丘纪所说, 在众人聚在一起之后,那mysterious person 就没了动静。

  “呵, 宵小之辈, 不过如……”

  一个middle age person 模样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sneered ,刚要出言讥讽,却在说到一半的时候没了声息。

  挨着他站立的另一个少女模样的Mountain And Sea , 见旁边突然安静下来,只有“滴答滴答”的古怪声响,不由疑惑的转头看了一眼,随即便尖叫了起来。

  众人纷纷转头,接着骇然。

  只见刚刚说话的Mountain And Sea 面目僵硬,双眼无神, 嘴巴微微开合着, 似是还想说些什么。

  但他已经说不出来了。

  自他的喉咙处骤然裂开了一丝血线,那血线迅速扩散, 很快便环绕了他的大半个脖颈。

  砰!
  他的头颅终于是掉落了下来,半垂在肩膀之上,无数鲜血从那整齐的裂口之中喷涌而出。

  啵!
  气泡包裹住了瞬间垂死的中年Mountain And Sea , 将他带离了这方空间。

  虽然人已经消失,但刚刚那一幕, 却是深深印在了众人的脑海之中。

  若只是血腥的话, 在场之人谁不是历经过无数生死, 自然不会被这种画面吓到。

  可……这实在太诡异了。

  他们已经提高了所有警惕, 可谓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

  但this time 别说是对方的silhouette 了,甚至连一丝气机波动都没有。

  就好像对方只是一个看不见的鬼魂, 在无情收割着他们。

  “这还怎么打!”

  大部分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终于色变,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转身就逃。

  这些人的实力基本和陨落的中年Mountain And Sea 差不多,面对如此诡异的手段,自然也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遭受如此重的伤势, 就算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生机远胜常人, 最终可以抢救回来, 但完全修养好却不知要付出多大代价。

  而且一旦陨落,身上获得的物质奖励也会掉落, 就等于这趟无定桥之旅白来。

  没人愿意。

  原本的抱团之势顷刻瓦解。

  “不要逃,那样只会被defeat them separately , 如此诡秘的手段必定不常规,只要我们坚持抱团,他最终也无计可施!”

  丘纪试图挽回,但已经没几个人愿意信服。

  无奈之下, 丘纪也只能clenched the teeth ,刚转身欲走, 伴随着冷笑声, 一道惊天棍势已经当头砸下。

  “现在想走, 问过老子了吗!”

  穿着破烂daoist robe 的青年, 脸上是无尽快意, 正是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Liu Changqing 。

  他知道此时不是去探究mysterious person 到底是谁的时候,以他的脾性,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放过这些人?

  bang! bang! bang!
  长棍在Liu Changqing 的手中好似Heaven Supporting Pillar ,每一棍都带着万钧之力,moved towards 丘纪砸落。

  明明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的长棍,却又显得轻巧无比,在看似毫无章法的乱击之中,却是画了一个三丈的圆,将左突右冲的丘纪死死的圈在了其中,挣脱不得。

  原本就不敌Liu Changqing 的丘纪正在勉力应付的时候,忽的感知到了什么, 不由complexion changed 。

  ”get lost! ”

  丘纪furiously shouted ,全身rays of light 大放, 好似是施展了某种拼命的秘术,手中long sword 骤然变快了十倍。

  Liu Changqing 怪叫一声, 及时避开了那陡然锐利的sword glow 。

  clang!
  原本空无一物的丘纪身后, 发出了刀剑相撞的交鸣,随即又化为沉寂。

  “有种就出来,和我公平一战!”

  正以secret technique 提升了battle strength 的丘纪大吼道。

  但是all around 一片安静,根本没人理他。

  “啊……混蛋!”

  丘纪怒吼几声,赶紧转身就逃。

  Liu Changqing 却又黏了上来,拼着数次受伤的代价,将丘纪阻隔在了百米之内。

  Pu chi!

  刚一剑荡开了Liu Changqing 长棍的丘纪,身形骤然僵住。

  他eyes opened wide ,随即低头,looked towards 了自己胸口好像戏法一般出现的血洞。

  他已经挡住了无数次诡秘的blade glow ,但终究……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

  ”Ah!”

  丘纪再次不甘的怒吼一声,消失在了气泡的包裹之中。

  “hahahaha ……今天一个都别想跑!”

  Liu Changqing 虽然身上血迹斑斑,但反而越加兴奋,他长笑几声,身上也有rays of light 瞬间暴起。

  “total annihilation !”

  话音落,Liu Changqing 手中长棍有Dark-red Flame 升腾而起,接着”xiu ”的一声脱手而出,以旋转之势moved towards 已经逃至最远处的几个Mountain And Sea 呼啸而去。

  长棍在飞驰过程之中越变越大,最后已经化身hundred zhang ,其上附着的火焰也越涨越高,有焚天之势。

  hua!
  长空残云被一卷而尽,那三个已经快要接近浮桥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也不得不停下身形,尽力抵挡。

  随着groaning sound 响,三人都是被长棍携带的浩荡威势扫落。

  Pu chi! Pu chi! Pu chi!

  紧接着,半空之中三道诡秘刀影一闪而逝,三人的身形都是瞬间凝滞。

  随着鲜血喷涌,三人也尽数被气泡带走。

  而Liu Changqing 已经趁着其他人subconsciously 减速的时候疾掠而至,一把握住长棍,站定在了桥头之上,将逃离的唯一通道封住。

  剩余的Mountain And Sea 们有些绝望,都是怒吼一声各自施展martial skill ,moved towards Liu Changqing 杀了过来。

  可惜……这里不止一个Liu Changqing 。

  在Liu Changqing 和mysterious person 的默契配合之下,所有的挣扎都只是无用功,几乎每过两到三息便会有气泡出现,一个接一个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不断陨落。

  当只剩下那个冷艳女人的时候,Liu Changqing 刚要动手,对方却是停止了动作。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一定会弄清楚,还有你,Liu Changqing ,日后……你们最好不要栽在我手里!”

  女人冷冷丢了一句话,随即figure trembled ,在Liu Changqing 愕然的眼神之中直接自断心脉,消失在了气泡之中。

  Liu Changqing 错愕之后无所谓的shrugged ,此时他终于是松懈了下来,将长棍随手一扔,整个人如同大字型一般瘫倒在了地上,剧烈的喘息了起来。

  “爽,真他妈的爽!”

  无尽的疲惫涌上了Liu Changqing 的身躯,他的身躯同样是riddled with scars ,但他却是高喊了一声。

  短暂的休憩过后,Liu Changqing 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翻身坐了起来。

  四下的Heaven and Earth 仍旧是一片死寂,好似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一般。

  但Liu Changqing 的眼神,却陡然变得无比复杂。

  长久的沉默过后,Liu Changqing 终于开口了,“smelly brat ,还躲你大爷呢,赶紧出来!”

  “cough cough ……”

  Shen Qian 的身形缓缓浮现在了Liu Changqing 身旁。

  他干笑几声刚要开口,Liu Changqing 却是先一步抬手,“你等等,我先问你两个问题。”

  “什么?”

  “你是不是还没有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Liu Changqing 开口问道。

  “嗯……”

  既然选择出手,Shen Qian 就没想过还要隐瞒Liu Changqing ,所以nodded 承认了。

  “Fuck! ”

  Liu Changqing 虽然已经有了些许的心理准备,但还是没忍住的爆了句粗口。

  他站了起来,在Shen Qian 无辜的眼神之中来回走动,不时骂几句“bastard ”什么的,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第二个问题,你用的Invisibility Talisman 是我给你那个吗,怎么跟我用起来不一样,连Mountain And Sea 都不能识破你?”

  平复下来的Liu Changqing 又接着问道。

  Shen Qian 就把在Divine Chance Temple 里的经历大概说了一下。

  Shen Qian 说完之后,Liu Changqing 却是半天没有反应,只是进入了失神的状态,跟他预料的完全不一样。

  Shen Qian 不由strangely said :“六Senior Brother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

  Liu Changqing 有些迷茫的frowned ,“这impossible 啊!”

  “什么impossible ?”Shen Qian 更好奇了。

  “你不懂,Divine Chance Temple 虽然是Supreme Unity 王遗留,其中也确实有Supreme Unity 王的projection ,可……那段projection 只不过是一个机械化的程序,百年来只会重复一套说辞,根本没有任何智能,也impossible 主动帮你改造Invisibility Talisman !”

  Liu Changqing 满脸困惑的说道。

  Shen Qian dumbfounded 。

  他face changed ,“六Senior Brother 你确定吗?”

  “当然,进入过Divine Chance Temple 的Mountain And Sea 这么多,而姓石的和凌霄都曾是魁首,Divine Chance Temple 之中到底是什么模样根本不算秘密。”

  Liu Changqing frowned ,“除了提升Essence Power 这个奖励是固定的,以往的魁首,只会随机获得一样Spirit Treasure ,根本不存在什么量身定制的事情。”

  “况且Invisibility Talisman 本就是一件等阶不俗的Spirit Treasure ,要将它改造成等闲王侯都不能轻易看破的状态,你觉得这是一个projection 能做到的事情?”

  Liu Changqing 冷笑着反问。

  Shen Qian 一时无言。

  他心中思绪翻滚。

  之前他只是感叹Divine Chance Temple 的智能,此时被Liu Changqing 一提醒,他也隐约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刚才一番战斗,Invisibility Talisman 的逆天之处展露无疑,事实上连Shen Qian 自己都被惊呆了。

  他原本以为Invisibility Talisman 只能用来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但根本didn’t expect 竟是可以直接运用在战斗之中!

  虽然从battle strength 来说,他已经不逊色于初入Mountain And Sea 的Martial Artist ,但要做到碾压却也还是有些困难。

  即便那些人也只是初入Mountain And Sea ,而且状态不是Peak ,可他们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的innate talent ,却不会比Liu Changqing 低多少。

  也就是说,他们本来也就不是普通Mountain And Sea 。

  但Shen Qian 自身battle strength ,再加上无声无息的影刃,所爆发出来的恐怖,只怕连Liu Changqing 都感觉到心惊。

  如此等阶的Spirit Treasure ,若非顶级王侯亲手炼制,好像也说不过去。

  从Liu Changqing 的惊讶程度来看,它的提升,恐怕不是little bit 。

  珍贵性,甚至在那件S-Rank Battle Armor 之上。

  可……

  如果Liu Changqing 说的都是真的,那Divine Chance Temple 里的那段意识projection 到底是谁?

  难道真的是Supreme Unity 王本尊?

  外界传闻Supreme Unity 王都已经失踪多年,is it possible that 对方一直躲在Divine Chance Temple 之中?

  那为什么他躲藏了那么多年,却偏偏在Shen Qian 进入的时候现身。

  此外,他若是有自我意识,那他肯定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魁首,只是乱入了无定桥,那他为什么还愿意赠送3rd-layer 大礼?
  Shen Qian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脉络。

  “不管怎样,Shen Qian ,在没搞清楚事实真相之前,这件事你一定不能告诉任何人,甚至比隐瞒你的真实realm 更重要!”

  Liu Changqing 很快就不再纠结,只是facial expression grave 的对Shen Qian 说道,“我有一种预感,这背后的牵涉……很大很大。”

  “嗯,我知道分寸!”

  Shen Qian 也是郑重nodded 。

  看着Liu Changqing 罕见的严肃模样,Shen Qian 心中有暖意升起。

  虽然Old Liu 平常感觉不太靠谱,说话也不好听,但对他的关爱也是真的。

  他不仅没有探究为什么Shen Qian battle strength 超群的原因,也根本没有生出要让Shen Qian 把Invisibility Talisman 还给他的心思,即便……

  这Invisibility Talisman 已经是Mountain And Sea 都会眼馋的Supreme Treasure 。

  甚至,对方还在处处为他着想。

  Shen Qian 都忍不住想,若是自己没有出现在无定桥,第一个走入Divine Chance Temple 的人是Old Liu ,那是不是这份非比寻常的great opportunity 其实也是他的?
  “六Senior Brother ,要不……”

  “你丫闭嘴!”

  Liu Changqing 好似预判了Shen Qian ,直接抬手,提前制止了他的哔哔,“先捡东西!”

  “捡什么东西?”Shen Qian 一愣。

  “这满地的treasure 你都看不到,瞎了吗?”Liu Changqing 没好气的说道,body flashed ,已经moved towards 地面下落而去。

  Shen Qian 愣怔之后低头,却是眼睛一眯,被无数闪烁的rays of light 晃到了。

  卧槽……

  他这才想起来,貌似在这无定桥之中,如果战胜了对方,是可以获得spoils of war 的。

  而他们,刚刚可是灭尽了十九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此时岛屿上rays of light 遍布,正是那些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在无定桥历练之中收获的各种treasure 。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Shen Qian 赶紧也跟了下去,乐zi zi 的和Old Liu 一起收缴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