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49

2022-03-15

  第249章 查无此人
  无定桥尽头的岛屿之上。

  Shen Qian 和Liu Changqing 盘膝而坐,看着眼前堆成了一座小山的treasure ,都是眉开眼笑。

  无定桥有81 座关卡,每通过一处都可能获得各种资源Spirit Treasure ,再加上一路上陨灭仇敌所得,十九个人的身家加起来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乐了一会,两人钻入小山之中开始盘点起来。

  “Star Iron ,差不多三斤左右……唔,按照一斤两百万的市价来看,算六百万吧。”

  “琴瑟草,Mountain And Sea 级medicine pill 的辅药之一……我想想,有一年的拍卖价应该是三百七十万。”

  “仙女印章,这个不太好估,算是收藏品吧,没太多实际价值,算五十万好了。”

  “卧槽,六Senior Brother ,你快看这枚手环,竟然有golden glow 闪动,这是S-Rank 的灵能装备吧?”

  “我瞅瞅……一枚跳跃手环罢了,最不值钱的S-Rank 灵能装备,勉强能卖个八百万吧。”

  “其实也不错了。”

  ”en. ”

  ……

  两人一边随意交谈着,一边将地上的各种treasure 归类。

  在无定桥之中陨落,只会掉落来自于无定桥的treasure ,this can be considered 一种保护机制。

  毕竟无定桥的初衷只是历练, impossible 设定过于严苛的惩罚。

  因此地上的treasure 虽多, 但因为都是从之前的关卡获得,却也没有什么太亮眼的东西。

  不过价值也不算低,基本都属于在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群体内中低档的treasure 。

  以两人的见识,盘点这些不算罕见的treasure 倒是极快。

  仅仅十分钟not arriving, 本来已经堆成了小山的各种treasure , 就被两人规整得一清二楚,perfectly clear , 在地上分门别类的放置着。

  “等我算算。”

  Liu Changqing 微微闭上眼睛, 不断回忆着两人淘宝的对话,心算起来。

  片刻之后, Liu Changqing 睁开双眼, 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笑容,“还不错。”

  “总共多少?”

  Shen Qian 懒得再算一遍,直接问道。

  “二百三十六件treasure , 合计价值在十九亿左右。”

  Liu Changqing 说出了结果。

  Shen Qian 也生出了惊喜的感觉,nodded and said ,“不算少了。”

  接近二十个亿,对于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而言也不是一个小叔子。

  “怎么分?”Liu Changqing 直接问道。

  “我的建议是六Senior Brother 你全部拿走算了,本来这无定桥魁首就是你的机缘,被我占了我已经很sorry 了, 怎么还能在这里伸手?”

  Shen Qian 诚恳的说道。

  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上次苑幼和他说了一声, 他的账面资产已经在苑幼一番操作下超过了十亿,毕竟钱生钱本就是最快的。

  而这还没有算上Shen Qian space ring 里的资产, 以及百王殿可以变现的资产。

  如果全部算上,只怕十五个亿都不止。

  他短时间内也用不了那么多钱,Old Liu 会被他更需要这十三亿。

  若说价值, S-Rank 的灵能Battle Armor 和Invisibility Talisman ,根本无法用钱来衡量。

  他并不吃亏。

  Liu Changqing 仰头想了想, 倒也没有矫情, 直接nodded and said :“行, 我就全收了, 不过medicine ingredient 那部分归你,我知道you brat 在炼药一道上innate talent 很高, 就当拿去练手了。”

  Shen Qian 一愣,刚想再说什么,Liu Changqing 已经起身开始收拾,他只能无奈跟着起身。

  别看只是一个“medicine ingredient 部分”, 但这里也有六七十株珍稀spiritual medicine 了, 价值五个亿以上是有的。

  Liu Changqing 说是全收, 但依旧没有占尽便宜。

  “you brat 别唧唧歪歪的,这点算个屁, 赶紧收拾收拾,我们抓紧时间!”

  Liu Changqing 见Shen Qian 欲言又止, 不耐烦的挥手道。

  “抓紧时间做什么?”Shen Qian 疑惑道。

  “当然是……杀出去。”Liu Changqing 意味深长的说道。

  “可那十九人陨落后,剩下的都威胁不大了吧……呃,莫非六Senior Brother 你的意思是?”

  Shen Qian 说到一半,骤然想到了什么, 面色不由古怪了起来。

  这……会不会太过分了?

  ……

  boundless 的Eastern Sea 之中,狂风在咆哮, 巨浪在翻滚。

  但在stormy sea 之中, 却有一片连绵岛屿安然其中, 显得格格不入。

  从上空俯视, 一座golden 桥梁横跨了82 座岛屿, 就好似giant dragon 的脊梁,任由wind and rain 如何侵袭,都无法跨越半分。

  位于最西面的第一座岛屿上,“无定桥”三个大字在地面上熠熠生辉,这里正是无定桥的出入口所在地。

  而此时,正有众多面色阴沉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聚集在此。

  他们大多气息萎靡,有的连身体都不太健全,但如此多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汇聚起来的势,依旧堪称滔天。

  啵!
  某一刻,随着一个巨大的气泡幻化,一道鲜血斑驳的silhouette 便appear out of thin air ,随即在groaning sound 之中摔落在了草地上。

  一阵充满浓郁生机的雾气从小岛的地面浮现,包裹住了那道身受重伤的silhouette 。

  当雾气散尽, 那人的气息也稳定下来。

  他猛地从地上跃起,在旁人波澜不惊和果然如此的目光之中, 开始破口大骂。

  “混账!畜牲!疯狗!”

  “surnamed Liu 的,我王时与你two cannot coexist !”

  这人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怒骂了几句,骂完之后发现周围的人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他不由挑眉,“你们看什么!”

  “是Liu Changqing 吧?”有人忽的问道。

  “yes and how !”那人还以为对方是在挑衅他,当即冷笑。

  “别激动,老兄,你没什么特殊的。”另一个断了一手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indifferently said 。

  “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们又是在等什么?”断手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嘿笑一声道。

  那人愣住了,但他很快想到了什么,目光环视all around ,掠过那one after another 沉默之中却蕴含着巨大怒火的silhouette ,脸上流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难道你们……”

  没有人回答他。

  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回答?
  男人愣住了,随即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这怎么可能!”

  刚才环视一圈,此刻在这入口处聚集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至少超过了百人,这已经是此次参加无定桥历练的半数人还多。

  竟都是被Liu Changqing 一锅端了?
  何其荒谬!

  进入无定桥历练的Martial Artist 都是初入Mountain And Sea ,就算有个别妖孽,在无定桥以往的历史上,最多也就有以一破三十的记录。

  那已经是不太可信的传说了。

  而现在,竟出现了一个以一破百的人。

  这其中,甚至还有像是丘纪、卫淑娇这等Heaven’s Chosen 。

  这simply 是超出了认知的事情。

  “Liu Changqing 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mysterious person 物和他一起行动。”“不错,那人invisible and formless ,手段诡秘,他比Liu Changqing 更terrifying ……”

  “若非那人的存在,就算Liu Changqing 不是凡人,我等又岂会毫无还手之力?”

  有一人开口,众人都是忍不住纷纷出声。

  “今日,非要向these two people 讨一个公道!”

  “无定桥何曾出现如此破坏规矩的事情?”

  “这是历练之地,不是他Liu Changqing 的后花园!”

  “吃干抹净,不留余地,与异族何异!”

  更多在其中损失惨重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是angrily shouted 。

  还有人沉默不语,有人目光闪动,但讨伐的声音占了太多数,甚至有人已经开始speak without careful diction 。

  “诸位,此举不妥。”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却是出现了。

  “丘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多人的目光,不由转向了那位于角落的青年,有人语气不善的问道。

  “你们忘记了吗,无定桥的恩怨只能留在无定桥,这是王侯议会定下的规矩。”

  丘纪摇头,平静说道。

  气氛一滞,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这规矩,只是刚才他们在同仇敌忾之下,都subconsciously 选择了忽略。

  “难道就这么算了?”有人大喊道,“丘纪,你不惜动用了禁忌martial skill 都未曾保全住你在无定桥的收获,更别说你起码要休养一个月才能恢复peak state ,这一个月你又要损失多少资源,你甘心吗!”

  “我当然不甘心!”

  丘纪coldly said ,“但我不会做傻事,要讨回公道也不是这么个讨法。”

  “你们只会叫嚷Liu Changqing 坏了规矩,但你们说的那些根本站不住脚,无定桥本就是公平竞争之地,说穿了,你们是在做无用功!”

  “那你难道有更好的办法?”

  “就在你们瞎嚷嚷的时候,我已经仔细思考过了。”

  丘纪coldly said :“我且问诸位一个问题,大家和Liu Changqing 私交如何?”

  “有些许仇怨……”

  “素无交情!”

  “那逼就是个天煞孤星,嘴巴又臭,谁会和他有私交?”

  不少人subconsciously 回应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一只沉默的名为卫淑娇的冷艳女人蹙眉问道。

  “所以我可以这么理解,在场没人是Liu Changqing 的朋友对吗?”

  丘纪没有回答他,只是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说道,“那么问题来了,那个mysterious person 明显和Liu Changqing 是一伙的,在Liu Changqing 可谓是没有朋友的前提下,谁能帮他,谁又有这个ability 帮他?”

  “绕来绕去的,你到底想说什么?”卫淑娇冷冷逼问道。

  “我想说的很简单,此次我们参与无定桥历练的两百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都有各自熟识的人,但我已经询问了无数人,却无人知晓那个mysterious person 到底是谁……”

  “再加上刚才的结论,这实在太过反常。”

  丘纪深深看了一眼入口,“除非,那个人原本就不在我们之中,不在……名单上!”

  “什么?”

  丘纪的猜测引发了一阵骚乱。

  “你是说,有顶级Mountain And Sea 混入了其中?”卫淑娇也是complexion changed ,“这impossible 吧?”

  “为什么impossible ?”丘纪indifferently said ,“以往又不是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只是没人成功罢了,无定桥的尽头可是王侯遗藏……没有Mountain And Sea 能不动心。”

  众人一阵沉默,但在仔细思索丘纪的话之后又不禁nodded 。

  “传说Jing City Marquis 九个Disciple ,除了一个全国武状元Shen Qian 之外,其他人都来历mysterious ,行踪成谜,也从不和我等混迹一起,难道是他们当中的一人?”

  “还真不好说,像那个巫珺据说就是从亡者之海里爬出来的死人,连死人都能复生,还有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到的?”

  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之后,众人都是越发肯定了丘纪的猜测。

  “若是如此,可以请王侯主持公道,无定桥的规矩,就算是Jing City Marquis 亲自出面也不能破坏!”

  卫淑娇eyes shined 之后提议道。

  “我已经找了,应该快到了。”

  丘纪indifferently said ,随即抬头凝望天空。

  仿佛是回应他的话语一般,天空之中骤然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无数雷云汇聚而来,随后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张遮天大脸,俯视众人。

  虽是雷云幻化,但那五官却是生动无比,一众Mountain And Sea 也是瞬间认出了他。

  “玄溟侯!”

  众Mountain And Sea 恭敬行礼。

  “丘纪,找我何事?”

  那双好似能clearly understood 一切的双眸,定格在了越众而出的青年身上。

  “玄溟侯坐镇Eastern Sea ,一向也是这无定桥的Guardian ,今日请玄溟侯主持公道……”

  丘纪没有片刻耽搁,朗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待丘纪说完,众人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玄溟侯的裁决。

  天空之中的大脸面无表情,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开口。

  “Liu Changqing 所为我已知晓,并无违规之处。”

  玄溟侯说完之后就陷入沉寂。

  迟迟没有等到下文的丘纪忍不住抬头道,“可那个mysterious person ……”

  “你口中的mysterious person ……”玄溟侯顿了一下,接着道:“查无此人。”

  查无此人?所有Mountain And Sea 都是呆住了。

  这是几个意思?
  “玄溟侯,这怎么可能,我们明明都是被那mysterious person 所伤,否则就凭Liu Changqing ,又怎能……”

  一直冷静的丘纪终于有些失了分寸,忍不住争辩道。

  “够了。”玄溟侯淡淡开口,打断了丘纪,“无定桥是Supreme Unity 王所留,多年来从未出过错,若按照你的说法,有人非法闯入,is it possible that 他会比Supreme Unity 王更brilliant ?”

  “还是说……我瞎了?”

  丘纪瞬间哑口无言,也不敢再过多争辩,只得垂首不语。

  “都散去吧,尔等如今都是我Human Race 中流砥柱,莫要纠结于一时之挫折,白白误了自身。”

  天空之中的大脸在淡淡丢下这几句话之后,便很快消散,天空重新放晴,只留下一众Mountain And Sea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心中满是茫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