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50

2022-03-16

  第250章 水狱
  无定桥之内。

  距离入口较近的一座岛屿上。

  Liu Changqing 和Shen Qian 如同两个犯错的小学生,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垂着头。

  在他们Shen Qian 不远处,负手立着一个白发white eyebrow 、面容冷肃的青年。

  这青年虽然面容冷酷,但看着两人装作“honest and timid ”的模样,眼神之中还是闪过了一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别演了,Shen Qian 我不敢说,你Liu Changqing 是个什么混人,我还是有所耳闻的。”

  青年faintly smiled ,“说说吧。”

  “敢问玄溟侯,要说什么?”Liu Changqing 也装不下了,干脆一摊手道,“无定桥本就倡导自由竞争,他们技不如人,是他们自己没ability !”

  “再说我们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就是抢点东西吗,谁让他们不配合!”

  “抢点东西?”见Liu Changqing argue with the courage of one’s convictions ,玄溟侯不由眉头一挑,“你那是抢点东西?此次总共就两百人,一百38 人的收获都在你手上,你还想怎样?”

  “老……我还是觉得我们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Liu Changqing 刚想张口就来,所幸在玄溟侯不善的眼神之中及时改口,连Shen Qian 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Time Reverse 到十分钟以前。

  Liu Changqing 正和Shen Qian 盘点着此次的全部收获,那巨大的数字即便连Shen Qian 也是有些咋舌。

  看着Old Liu 眉飞色舞的模样,Shen Qian 却是多少有点担忧。

  那可是一百多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

  这仇结大了。

  而且他并不是通过常规途径进入的无定桥,万一被发现, 此事可大可小。

  正在Shen Qian 琢磨的时候, 白发青年从天而降,而且直接将快速进入隐身状态的Shen Qian 给揪了出来。

  当时Shen Qian 还忍不住吐槽。

  他看出了白发青年是王侯,可Supreme Unity 王不是说这枚Invisibility Talisman 普通王侯不可破吗?
  ……好吧,玄溟侯看起来也不像是普通王侯。

  可Shen Qian 细细思索了一番, 他觉得自己见过的王侯没有哪一个看起来是普通的样子。

  于是Shen Qian clear comprehension 了。

  这Invisibility Talisman 还是别拿出来在王侯面前秀。

  太危险了!

  毕竟Supreme Unity 王自己又没用过这Invisibility Talisman , 随口吹几句牛逼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蒙蔽Mountain And Sea 还是可以实现的,Supreme Unity 王总不至于如此的不靠谱。

  当然, 也得在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

  像是面对澹台沁这种顶级Mountain And Sea , 就算Shen Qian 用了Invisibility Talisman ,只要敢出手多半也是被秒杀的下场。

  “若我真的认为你们有不法之举, 我就不会遣散丘纪and the others 了。”

  玄溟侯indifferently said 。

  Liu Changqing 闻言顿时只能干笑。

  刚刚玄溟侯幻化为大脸出现在天空之中, Shen Qian 和Liu Changqing 也是看到了的。

  更让Shen Qian 疑惑的是,玄溟侯不仅没有追究两人,而且还主动替他遮掩, 简直就是贴心到了极致。

  但Shen Qian 并不认识玄溟侯,据Liu Changqing 刚刚趁着玄溟侯飞天时候说的悄悄话来看,他和对方也不熟。

  王侯也有各自的圈子,但深居海外的玄溟侯,和大佬高的交情极为淡薄。

  “玄溟侯明鉴!”

  不管怎样,从目前看玄溟侯都没有恶意, Liu Changqing 和Shen Qian 也赶紧拍起了flattery 。

  “少给我戴高帽子, 虽然你Liu Changqing 的行为不算违规,但Shen Qian 出现在无定桥却是意外不是吗?”

  玄溟侯摇头道, “大家同为华夏Martial Artist ,争斗也需要有尺度,因为你们的贪欲, 导致此次进入无定桥的绝大部分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不仅毫无收获,还大多重伤, 要修养好又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所以……”

  “Liu Changqing , 你需拿出三成收获, 弥补他们因伤势而耽误的武道进境。”

  “凭什么?”Liu Changqing 顿时怪叫起来,“我们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靠ability 抢来的资源, 凭什么要还给那群废物?Little Junior Brother 出现是意外,但他也是靠自己的实力打赢的那些人!”

  “你说那枚Invisibility Talisman ?”

  玄溟侯冷笑,“若不是Shen Qian 先进入了Divine Chance Temple ,他又怎会获得Invisibility Talisman , 你可别跟我说Invisibility Talisman 也是他自己的东西, 你们两人的对话, 我一字不漏的都听在了耳中。”

  Liu Changqing 一时哑口无言,Shen Qian 也是有些讪讪。

  好家伙。

  原来玄溟侯一直都监察着无定桥, 怪不得他也没有盘问Shen Qian 是怎么进来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玄溟侯其实还是隐隐站在他们这边的。

  不然对方早就可以出手阻止了。

  至于为什么最后才出现, 很可能还是因为丘纪and the others 在堵门,他不得不出面调和。

  当然,这些只是Shen Qian 单方面的猜测。

  就算抛开这些,其实玄溟侯所说也不无道理。

  Shen Qian 从天而降, 一脚踏入了终点,白捡了大便宜不说, 现在连他人的收获也不放过, 着实有些“丧尽天良”。

  “Liu Changqing , 你也别跟我犟,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还价, 就三成,少一分都不行!”

  玄溟侯再次开口,在Liu Changqing 说话之前直接堵住了他。

  “cough cough ,那行,就三成!”

  Liu Changqing 瞬间服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一挥手,从space ring 之中拿出了一堆treasure 。

  Shen Qian 侧目,这时他才明白,原来Liu Changqing 早就做好了拿出一部分treasure 的准备。

  六Senior Brother 看似混蛋,其实比谁都清醒啊!

  即便只是三成treasure ,也瞬间在地上堆成了小山。

  也幸好这次Liu Changqing 提前清理了空间,否则两人的空间装备加起来,只怕也装不了那么多东西。

  就算如此,两人的空间装备也近乎塞满, 这还是在丢弃了一些不太值钱的东西之后。

  “差不多。”玄溟侯目光一扫,slightly nodded ,又是一挥手,将地上的treasure 都收了起来。

  至于玄溟侯要如何补偿那些Mountain And Sea ,就不用Shen Qian 和Liu Changqing 操心了,王侯自有手段。

  “Liu Changqing ,门口的Mountain And Sea 大多已经散去,你先出去等候吧。”

  事了之后,玄溟侯indifferently said 。

  “那Shen Qian 呢?”Liu Changqing 听出不对。

  玄溟侯却是没有回答Liu Changqing 的疑问,只是轻轻一挥手。

  Shen Qian saw a flash ,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已经站立在高空之上,身边就是玄溟侯,而眼前早没了Liu Changqing 的影子。

  “Shen Qian ,我有话问你。”

  “玄溟侯请问!”

  意识到刚才的一些疑惑会因此解开的Shen Qian ,恭敬答道。

  “你说你是穿过了一道‘门’才来到此地,那你为何会在‘门’内,那边又是什么地界?”

  “玄溟侯,事情是这样的……”

  Shen Qian 刚才已经in the heart 打过腹稿,因此没有迟疑的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他一直记得“无人能在王侯面前说谎”的道理,因此说辞很是取巧。

  按照Shen Qian 的说法,他是找到了“元气化力”的契机才误入门内,这听在王侯耳中,自然以为Shen Qian 是为了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

  关于门内的见闻,Shen Qian 倒是speak frankly ,只是没有提及澹台沁。

  最后的逃脱,自然也是“误打误撞”,当时Shen Qian 是在system 操控的状态下,对外界一无所知,因此也不算说谎。

  果然,玄溟侯听完之后slightly nodded ,先是赞赏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不愧是武道部钦点的前无古人的武状元,还不足二十便已踏入Mountain And Sea ,古今罕有。”

  一顿之后,玄溟侯才是问及重点,“你说‘门’后是古时候的Celestial Court ?”

  “有一定可能。”Shen Qian 的说法比较谨慎。

  接下来玄溟侯又问了许多细节,Shen Qian 都是one after another 回答。

  等问清楚之后,玄溟侯感慨的nodded ,“看来十年前江中军武那桩事件背后,还有不少隐情。”

  “玄溟侯,您对当年的事件了解多少?”Shen Qian 忍不住问道。

  “我所知晓的和你差不多,那件事一直都是平阳伯在全权处理,他也极少透露内情。”

  玄溟侯indifferently said ,“我还记得有一次闲聊时问过他,但他却一言不露。”

  Shen Qian 心中一震。

  那件事发生了十年,平阳伯如今又是江中军武的校长,他真的对那道“门”内的情况一无所知吗?

  此时Shen Qian 越是细想,越是觉得不太可能。

  “玄溟侯,那江承夜的行径有些反常,而且那些复活的天兵也在挖掘ancient corpse ,这其中会不会……”

  Shen Qian 之所以和玄溟侯说了Celestial Court 内的详尽情况,也是出于某种隐忧。

  他总感觉,Celestial Court 内还藏有更大的秘密。

  更比说还牵涉到了完全和城市Human Race 对立的拾荒者,谁知道有没有什么阴谋。

  “无妨,我既已知晓此事,他们就翻不起什么风浪。”

  玄溟侯风轻云淡的一笑。

  Shen Qian 也就安心下来。

  若是在已经有防范的情况下,连顶级王侯都没办法,那他就更没办法了。

  “Shen Qian ,你是不是在Divine Chance Temple 内见到了Supreme Unity 王?”玄溟侯又接着问道。

  “应该只是一道projection ,但据六Senior Brother 的说法,好像又不对……”

  虽然Old Liu 叮嘱过Shen Qian ,但考虑到玄溟侯很可能听过他们的谈话,于是Shen Qian 还是实话是或。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this time 玄溟侯问的极细,包括Supreme Unity 王具体的说辞,Shen Qian 重复了数遍他才停止询问。

  或许是看出了Shen Qian 的疑惑,如有所思的玄溟侯瞥了一眼Shen Qian ,indifferently said :“Supreme Unity 王……是我的Master 。”

  Shen Qian startled ,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坐镇Eastern Sea 同时负责监察无定桥的玄溟侯竟然是Supreme Unity 王的Disciple !

  难怪对方会对Supreme Unity 王的一切都如此关心了。

  毕竟Supreme Unity 王已经消失多年,从玄溟侯的表现来看,他恐怕也不知道Supreme Unity 王去了哪里。

  “玄溟侯,我看到的那个Supreme Unity 王是否真的有自己的spiritual wisdom ?”既然玄溟侯是Supreme Unity 王的Disciple ,Shen Qian 也就没了心理负担,径直问道。

  “从你们的对话来看,probability 不大。”

  玄溟侯摇头,“Divine Chance Temple 是Master 遗留的treasure ,本就有自己的spirituality ,一样会看innate talent 来给予机缘,历史上也曾有数人得到过特殊馈赠,Liu Changqing 知晓的信息并不齐全。”

  “so that’s how it is 。”

  Shen Qian 不禁sighed in relief 。

  被Old Liu 一说,他都以为自己真的见到Supreme Unity 王本尊了,看来还是想多了。

  不过这样也好,不然他都被Old Liu 一番说辞给整的紧张了,生怕背后又有什么惊天隐秘。

  “好了,我送你下去吧,你和Liu Changqing 自行离开即可。”

  谈话结束,玄溟侯直接一挥手,Shen Qian 便在躬身之中消失。

  玄溟侯又转身深深看了一眼无定桥的深处,目光好似穿透了那古朴的great hall ,殿堂内的一切都在他的双眸之中暴露无遗。

  只是任玄溟侯如何探查,都找不出一丝熟悉的气息。

  “一百一十二年了,你究竟在哪……teacher !”

  玄溟侯muttered 。

  ……

  豪华快艇的内部,Shen Qian 凑在窗前好奇的看了看。

  透过快艇外部的防护层,可以看到波涛汹涌的大海,近乎漆黑的海面上,电闪雷鸣,风暴交错,不时有液化的混乱Spiritual Qi 显现,五彩斑斓。

  毁灭之中透着一股异样的美。

  “这就是传说中的海外吗?”

  身为内陆child 的Shen Qian ,一直对大海极为好奇,而偏偏Spiritual Qi 复苏后的大海,堪称是禁区之中的禁区,Shen Qian 今天才得以一睹真容。

  “小子,我承认你现在实力不错,但海外这种地方暂时还是别惦记了,这是顶级Mountain And Sea 都有可能陨落的区域,连我想自由闯荡都还差了点。”

  Liu Changqing patted Shen Qian 的肩膀。

  两人此时在返回内陆的路上,他们乘坐的快艇航线是预设的,一路上都有王侯标记,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护送”。

  “海里有什么?”Shen Qian 闻言said curiously 。

  “什么都可能有。”Liu Changqing 凝视着那狂暴的海面,“从古至今,人类其实从未真正的征服过大海,‘门’出现后更是如此……据说,海里才是‘门’最多的地方。”

  Shen Qian 听得looked thoughtful 。

  这个说法应该不假,毕竟他不就是穿过了一道看不见的“门”才进入了Eastern Sea 吗?

  “就算排除‘门’的存在,大海之中也有无数隐秘,比如我们刚刚所在的无定桥附近,据我所知就有一座上古遗留的水狱。”Liu Changqing 又mysterious 兮兮的说道。

  “水狱?”Shen Qian 更好奇了。

  “嗯,消息应该属实,虽然不知道其中关押的是什么,但我听说,玄溟侯之所以长期坐镇Eastern Sea ,其实主要是为了看守那座水狱,无定桥只是附带的。”Liu Changqing 嘿said with a smile 。

  Shen Qian 却是听得startled 。

  他隐约感觉自己捕捉到了什么东西,但那种念头只是一闪而逝,一时间根本想不透彻。

  “小子,别想那么多了,这次老子和你发大财了才是真的!”

  Liu Changqing 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又浮现了兴奋。

  Shen Qian 也是露出了笑容。

  经过两人之后的一番掠夺,就算被玄溟侯拿走了三成,剩下的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粗略估算,都超过了五十亿……

  不过Shen Qian 现在对钱的兴趣稍低一些,他更迫切的想知道自己如今到底进步了多少。

  他需要一台体测机。

  一念及此,Shen Qian 看着窗外远处越来越近的海岸线,也是期待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