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52

2022-03-18

  第252章 审判
  “月下云翘早卸,灯前罗帐眠迟。”

  刀九开车,Shen Qian 坐在后座上,正前往江中军武。

  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的Shen Qian 咀嚼着这句古人作的诗词,总觉得还是差了点意境,但他自己一时间也作不出更好的,只能作罢。

  江璇得知江承夜可能还活着之后的反应,比Shen Qian 预料的平静太多。

  只是轻轻startled 之后什么都没有说。

  Shen Qian 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掩饰,但再三确认她好像没有什么异常之后,Shen Qian 也只能作罢。

  倒是昨夜江璇的一些手法,让Shen Qian 印象深刻。

  青涩和熟练混杂,羞涩和大胆交融,构成了某种独特风情……

  将思绪从一些容易404的事情转回来,想起某人,Shen Qian 又禁不住有些愧疚。

  他不断在想,按理说自己的temperament 比起半年前已经是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为什么定力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进步呢?
  也或者,temperament 和定力是两码事?

  Shen Qian 轻叹一声。

  他也分不清这到底是劣根性还是纯粹因为自己飘了。

  不过,眼前要纠结的不是这个。

  看着已经隐现轮廓的江中军武,Shen Qian 的面容严肃起来。

  纯看时间,他在江中军武已经消失了近一个星期。

  就算不提他作为New Generation 表竟然缺席了入伍ceremony ,光是这个事情本身,也十分严重了。

  尤其是在一所军武院校。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Shen Qian 还是提前和余守巳报备了一声……虽然考虑到余守巳压根没同意,所以也没有什么卵用。

  随着越加接近校门,Shen Qian 微闭双眸,开始分析得失,权衡利弊。

  当进口车在校门口停下的时候,睁开双眼的Shen Qian 也已经有了决定,内心安稳下来。

  “沈先生。”

  “en? ”

  下车的Shen Qian 见刀九叫住了自己,不由疑惑的回头。

  “苑小姐不肯离开Jiang Prefecture ,说must 见到你。”刀九简单的通报了一下情况。

  Shen Qian 一愣之后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和苑幼有了亲密关系,属于意外之中的合理选择。

  在Shen Qian deep in one’s heart ,不可否认的是,他其实有那么一丝丝利用对方的感觉。

  high level Martial Artist 都会有自己的经理团队,这是常态。

  他明白自己的重心要放在cultivation 上,没有那么多时间打理财产,但资源的经营又是必不可少,苑幼就是当时最好的选择。

  苑幼很聪明,来Jiang Prefecture 处理完Martial Arts Hall 的事情后就不肯走了,既没有去询问江璇的来历,但也坚决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

  Shen Qian 还真不好怎么样。

  “知道了。”

  摆摆手,Shen Qian 大步来到了校门之前。

  站在宽阔的大道上,Shen Qian 能明显感觉到江中军武变得不一样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一队fully armed 守门的军Martial Artist 。

  面孔都极为陌生,Shen Qian 并不认识。

  在Shen Qian 下车的瞬间,他们就将漠然而警惕的目光投了过来,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疑惑。

  似是不明白为什么Shen Qian 明明穿着军武的制服,却在这个校园开放的时间节点,出现在了校门之外。

  为首的士官大步进来,刚要开口,Shen Qian 已经先一步出声道:“我是Shen Qian 。”

  那士官先是一愣,随即他的眼神发生了naked eye 可见的变化。

  他一边注视着Shen Qian ,一边低声在对讲机里说着什么。

  原本寂静的军武校园,在数秒之后,开始变得聒噪。

  先是连续不断的air-splitting sound 起,在Shen Qian 如今的视野之中,可以清晰看到十数道silhouette 从半空移动而来的轨迹。

  军武保安的队列之中,有个hair grey-white 的old man 冲得最快。

  此外还有数名Academy 的教授,包括程青青、宁之垣以及贺美妮and the others 。

  要么是和Shen Qian 关系特殊,要么是在授课之中极为赏识Shen Qian 。

  此外,余守巳也来了。

  只是他移动的比较慢,从对方复杂的面色来看,他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xiū xiū xiū ……

  伴随着络绎不绝的风声,Shen Qian 瞬间被军武的保安们包围。

  “你个smelly brat ,公然旷课这么久,你疯了?就算你再天才也不能这么玩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次闯了多大的祸!”

  Old Hu 头面色不动,焦躁的声音却是immediately 传进了Shen Qian 耳中。

  Shen Qian 此时不好回应,只能装作没听见。

  Old Hu 头还想说什么,但其他人已经陆续到了,他只得暂时闭嘴,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看着Shen Qian 。

  “Shen Qian ,你the past few days 去了何处?”

  宁之垣一出现,就直接皱眉问道,“你若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现在就说出来,我可以开口帮你转圜一二。”

  贺美妮和另外两个教授也是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Shen Qian 心中感动,此刻在场这几个教授,都是当初选择导师环节最先向Shen Qian 毛遂自荐的人。

  虽然Shen Qian 最终并没有选择他们,但在之后的相处中,他们对于Shen Qian 都是极为关照。

  就连此刻,他们也不是要真的质问Shen Qian ,而是想帮助他。

  门口军Martial Artist 的对讲机多半只是和校内的保卫处以及教务处相连,这些教授能这么快赶到,只能说明他们一直在关注着Shen Qian 的消息,才会在immediately 就来到现场。

  至于程青青更不用说,她都没问Shen Qian 为什么,而是干脆利落的说了四个字。

  “我带你走?”

  Shen Qian 感动的同时也不禁侧目,然后他从程青青的眼神之中看出了对方是认真的,赶紧sound transmission 回了一句。

  有了精神内核之后,控制声音的走向这种事倒只是小意思。

  “Second Senior Sister ,不至于不至于,我能解决……”

  Shua!
  暂时安抚住了程青青,余守巳恰好落地。

  他的面色是最纠结的,毫不掩饰的那种纠结。

  Shen Qian 从中捕捉到了迟疑、责怪、不忍以及埋怨等诸多情绪。

  Shen Qian 大抵能想象到一些情绪的根源,也不禁暗自感慨。

  看来this time 的后果,还真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

  “余主任,我……”

  “Shen Qian ,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被人绑架了或是involuntarily ?”余守巳打断了Shen Qian ,径直问道。

  “这个倒没有。”Shen Qian 略微沉默之后摇头,“但我有其他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的理由……”

  “你不懂,除了这两点,剩下的都不重要。”

  余守巳显得有些落寞,他摆摆手,“走吧。”

  “去哪里?”Shen Qian 一愣。

  “去学校的小礼堂,等待武道部、教育部和军部的专员抵达。”

  余守巳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当先走进了校门。

  武道部、教育部、军部……

  Shen Qian 摸了摸鼻子,自己这算是三堂会审吗?

  他看了一眼余守巳失魂落魄的背影,本来想叫住对方说几句,但想了想,解释N次不如解释一次,也就一言不发的followed along 。

  余守巳带路,Shen Qian 随后,之后就是学校的保安和一众军Martial Artist 尾随。

  Shen Qian 颇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他感觉自己就像古代要推去刑场问斩的囚犯,估摸着还是犯下了弥天之罪的那种,阵仗极大。

  半空之中,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也纷纷尾随,都是facial expression grave ,似是知道Shen Qian 即将面对什么。

  江中军武极大,好像是故意拖慢了步伐,十分钟之后,队伍才不过行进了一半路程。

  dīng líng líng !
  下课铃响起。

  仅仅是片刻之后,半空之中“xiū xiū xiū ”的又多了数十道silhouette ,俱都是军武的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

  不仅如此,道路两侧开始陆续出现军martial arts 生的silhouette ,随着时间流逝,人越来越多。

  “得,这真是秋后问斩了……”

  Shen Qian 听着那些喧嚣的议论,感受着各式各样的目光,不由shrugged 。

  “Shen Qian !”

  听到不少熟悉的呼喊,来自于像是Ouyang Fei 等熟人,Shen Qian 便跟他们挥了挥手。

  “你个little bastard 怎么还笑得出来啊,你知道这次的影响有多恶劣吗!”

  见Shen Qian 不仅没有犯下大错的自觉,还像是明星出席颁奖典礼一样到处招手,Old Hu 头气得骂出了声。

  Shen Qian 还是没回应Old Hu 头,不过被对方这么一提醒,他却patted 脑袋。

  他这才想起,自己的手环还在飞行模式上。

  将还剩一点电的手环关闭了飞行模式,随着一连串“Buzz! Buzz! Buzz! ”的疯狂震动,Shen Qian 的未读信息和未接电话,刹那间就拉满到了“999+”。

  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Shen Qian ,倒是显得很淡定。

  他大概扫了一眼,大多都是关心他的行踪的,连父母都知道了这件事。

  Shen Qian 皱眉,又上网看了一眼,果然,各种媒体上又是一大堆负面新闻。

  什么《状元嚣张自取灭亡》《目无军纪带坏风气》等等,熟悉的配方,只是Shen Qian this time 发现大家的标题都很是押韵,不知道算不算一种进步。

  挑着重点的信息回复了一些,Shen Qian 察觉到余守巳停下了脚步。

  他抬头看去,才发现小礼堂已经到了。

  余守巳默默站了一会,还是忍不住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Shen Qian ,你可联系过Jing City Marquis ,或是其他熟识的王侯?”

  “teacher 已不在Jing City 多日,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Shen Qian 摇头。

  “那恐怕真没什么好办法了,我已经请示过校长,但校长不知道why not 愿意出面……”

  余守巳叹息一声。

  这时半空之中有十数道silhouette 踏空而来,全都是Shen Qian 没见过的陌生面孔,但有一些又好像在电视上或者哪里见过。

  他们有的穿着戎装,也有穿武道部和教育部制服的,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俱都面容严肃,甚至都没有看下方的Shen Qian 一眼,便直接落进了小礼堂之中。

  “三部专员到了,这些日子他们一直都停留在Jiang Prefecture City ,可见对这件事有何等看重。”

  余守巳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尽量透露给了Shen Qian ,“其他人都还好,军部的周司长最难说话……你,自求多福吧。”

  之后,余守巳就让开了身形。

  “谢谢您,余主任。”Shen Qian nodded ,“您晚上有空的话……一起小酌一杯?”

  Shen Qian 说完,便大步向着小礼堂走去。

  余守巳看着他的背影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还小酌一杯?
  他是真不知道Shen Qian 要如何度过此次的难关。

  就算他是全国武状元,前程无量,可……

  一个还没成长起来的天才,在这些人物眼中的实际价值到底有多少,实在很难估量。

  ……

  远远围在小礼堂之外的军martial arts 生们,也是心情复杂。

  自从苏科武大事件隐约传出一些风声后,Shen Qian 在校内的声望一度攀至顶点。

  但现在……

  且不说大一的学生们都在替Shen Qian 担忧,高年级的不少人心中滋味也不太好受。

  “Shen Qian Junior Brother ,为何要如此自误?”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的封曼琳蹙眉道,“那可是全国关注的军武入伍ceremony ,他竟是一声不吭的就缺席了!”

  “搞不懂,只能说少年意气用错了地方吧。”牛自国也是摇头。

  “曲白,你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封曼琳等了一会,没听到曲白的声音,不由疑惑的转头。

  她可是最清楚,曲白实际上将Shen Qian 看得很重,那种重视,甚至已经超过了一直将他视为最大竞争对手的牛自国。

  但此时,曲白沉默的模样就显得很是反常。

  “我只是觉得,事情未必是我们想的那样。”曲白looked thoughtful 的道。

  “怎么说?”周围的人都好奇看来。

  “也许Shen Qian ,不会被怎么样。”曲白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这怎么可能!”封曼琳不信道,“他同时违反了校规和军纪,除非他是被拾荒者绑架了,不然还能有什么理由开脱,就算他是王侯的illegitimate child 也impossible !”

  “看吧……我也不确定,我只是觉得,Shen Qian 好像不太一样了。”

  曲白摇摇头,盯着Shen Qian 背影的眼睛深处有五彩rays of light 一闪而逝,随即意味深长的说道。

  ……

  Shen Qian 踏入了小礼堂。

  迎面而来的光有些刺眼,他略微眯了眯眼睛,随即moved towards 礼堂内注视而去。

  桌椅都被收走,除了空阔的殿堂,只在最前方呈环绕状摆了一排高椅。

  十三个来自武道部、教育部以及军武的powerhouse 端坐椅子之上,在Shen Qian 进入的immediately ,就将锐利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尤其是居中的那个穿着戎装的面色如black tower 的middle-aged man ,更是毫不避讳的将强大imposing manner 展露而出。

  “Shen Qian ,你可认罪?”

  middle-aged man 直接shouted in a deep voice ,声如thunder ,震得小礼堂的砖瓦簌簌作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