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53

2022-03-20

  第253章 我,Shen Qian ,Mountain And Sea !
  正午的阳光折射进了教堂,光影之上的十三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有些看不清表情,Shen Qian 只能隐约感受到他们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

  有好奇,有惋惜,也有憎恶……还有一些人的目光闪烁,从Shen Qian 精神内核的反馈来看,他们好似都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Shen Qian 瞥了一眼这十三个中青年男Female Powerhouse 胸口的铭牌。

  他们分别来自军部、武道部和教育部,警武司也有一个powerhouse 列席。

  职位倒是都不低,全是副司长以上的人物。

  而从座次的排序来看,显然此刻喝问Shen Qian 的这个居中的黑脸汉子,是其中最有话语权的。

  “军部征兵管理司,周长河。”

  Shen Qian 瞄了一眼他的铭牌,记住了对方的姓名。

  “各位司长好,不知道周司长所说的罪名是?”

  Shen Qian 依照礼节敬了个礼,随后问道。

  “2297年2月8日,你正式加入了军籍,并被授予江中军鹿蜀营第九连一队Hundred-Men Commander 职位,军衔中尉。”

  周长河面容严肃的翻开了手中的文件夹,同时说道。

  “八天之前,是国内所有军武院校新生加入军籍的日子,同时也是你作为鹿蜀营Hundred-Men Commander 正式履职的日子,而你的第一项职责,就是作为New Generation 表,在面向全网的直播上发表感言并宣誓。”

  “但你却无故失踪了八天,所以你此刻将面临擅离职守罪的指控。”

  “此外,考虑到你的身份特殊,此事也造成了一定范围内的社会影响,所以我们启动了来自三部一司的联合调查程序。”

  “Shen Qian ,假如你对于上述事实没有疑问的话,我们就会立刻启动调查程序。”

  周长河淡淡说完之后,问道。

  “我没有,但……”

  “既然你没有疑问,那你是否认罪?”

  周长河打断了Shen Qian 。

  Shen Qian 皱眉,“我当然不认罪,因为我突然离开军武是有特殊理由……”

  “所以你要提出申诉?”周长河再次打断了Shen Qian 。

  “……是。”Shen Qian 闭了闭眼睛,随即nodded 。

  “好,那我们进入询问程序。”

  周长河面无表情,“Shen Qian ,你是否按照入伍要求熟读了《华夏军纪条例》?作为军martial arts 生,你是否又熟知校规和相关管理法令?”

  “我都知晓,可是……”

  “你只需回答‘是’或者‘否’。”周长河第三次打断了Shen Qian 。

  Shen Qian 眯了眯眼睛……周长河在针对他,而且针对的感觉极其明显。

  Shen Qian 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对方似乎并不打算给他什么辩解的机会。

  这和Shen Qian 预料的局面不太相同。

  此外另外十二个人的态度也很诡异。

  他们不仅一言不发,而且始终冷眼旁观,就好像……

  他们早就达成了某种共识。

  Shen Qian 没太想明白。

  事实上在知道今天是“三堂会审”的时候,Shen Qian 是没感觉到有什么压力的。

  不仅仅源于他自身的底气,更在于教育部和武道部对Shen Qian 的态度impossible 差。

  教育部长马公佐对于Shen Qian 一直极为欣赏,两人虽然没有在现实之中亲自见过面,但就在Shen Qian 入学江中军武的时候,马部长还亲自给他写过信道贺了一番,表达了他对Shen Qian 的看重。

  武道部更不用说,在上次Northern Martial 天台的见面之中,武道部长吴炜对他不吝亲近,连“行窃梅苑”的罪责都没有追究,更别谈最后还送了他一句话。

  那句话,蕴含的期许之重,连Shen Qian 都感觉到了压力。

  两部之长的看重,再加上自己全国武状元、七星Alchemy Sect 师以及华科院院士等多重身份。

  如今的Shen Qian ,早就不再是当初任由武法部拿捏的那个hairless brat 。

  但……今天的局面有点反常。

  冷静下来的Shen Qian 干脆也不急着争辩了,他倒要看看这事件背后的“妖”到底在哪里。

  on the surface 的危险从来都不terrifying ,看不见的secret mastermind 才是真正需要防范的。

  莫非是天宁公或是燕山公?
  能让三部一司的调查专员,如此之多的实权人物,达成某种态度上的默契,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是。”Shen Qian 平静回答。

  “那你是否在失踪当天失去了行动自由?”

  周长河略微愣了一下,似是没料到Shen Qian 的态度这么快就平复下来,但他很快又接着问道。

  “没有。”

  “那你是否遭遇过胁迫或是来自powerhouse 的潜在威胁?”

  “没有。”

  “那你是否有至亲离世?”

  “没有。”

  “那你是否遭遇了可能引发灾难的突发状况?”

  “没有。”

  “那你是否……”

  “……”

  周长河一连问了Shen Qian 十几个问题。

  Shen Qian 默数了一下,刚好对应军纪法令规定之中所有的例外情况。

  就如同Shen Qian 的猜测一般,周长河并没有给Shen Qian 留下任何辩解的空间。

  理论上在这些例外情况都排除之后,只要行为符合,那已经可以直接定罪了。

  “根据询问,Shen Qian 之行为不符合例外排除的任何一种情况,在Shen Qian 已经承认了擅离职守的情况下,罪名成立,大家是否同意?”

  果然,周长河直接宣布了结果,同时looked towards 左右。

  “同意。”

  “附议。”

  左右两边的十二人陆续说道,竟是没有一人提出异议。

  ……我这是直接被Human Race 高层放弃了吗?
  Shen Qian 的困惑更深。

  就算是天宁公和燕山公在针对他,但其他王侯难道瞎了吗?
  这不科学啊!
  “既然如此,我宣布……开除Shen Qian 军martial arts 籍,同时军籍转入东北虎牢军,from now on 长驻禁区开荒部队,三年内不得离开。”

  周长河语速极快,直接掏出了一张来自军部的处罚通知念道。

  Shen Qian 一挑眉。

  他竟是被直接开除了……这让Shen Qian 很意外。

  他原本以为最多就是一个留校察看什么的。

  此外,Shen Qian 不了解远在东北的虎牢军,但禁区开荒部队是干嘛的他却是知道的。

  那是军Martial Artist 之中最苦逼的序列。

  他们常年停留在禁区之内,负责开拓并守卫能源、矿产、土地and the others 族所需的资源。

  不仅危险,而且异常艰苦。

  那是军Martial Artist 之中唯一不需要靠关系就能轻松进入的序列,叛逃率极高,也是拾荒者的源头之一。

  在Human Race 之中有一项法律上的判决名为“流放禁区”,当初Jing City 武法局的局长,赵鑫的大伯一家就是落了这个下场。

  而流放禁区,实际上就是流放到开荒部队之中。

  这等处罚很严重,又透着诡异。

  因为周长河的那份处罚决定,分明是早就准备好的。

  这也印证了Shen Qian 的猜测,他早有预谋。

  唯一让Shen Qian 想不通的就是,江中军一样也有开荒部队,为什么要让他到东北?
  Shen Qian 刚要不顾一切的开口,却有人比他更快。

  “hehe ,周司长,这处罚不合适吧?”

  来自武道部的一个middle-aged man laughed 的开口了。

  Shen Qian 瞥了一眼他的铭牌,middle-aged man 是武道部律法司的副司长易明善。

  “易司长有什么异议?”

  周长河indifferently said 。

  “对于Shen Qian 的罪责我没有任何异议,但处罚上单是一个开除学籍不够吧?”

  易明善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此次事件在社会上造成的影响恶劣,有很多人都说就因为Shen Qian 是全国武状元,所以他可以act wilfully ,这从某种程度上极大损坏了以纪律严明著称的军Martial Artist 的形象……”

  “为了以正视听,我提议直接开除Shen Qian 的军籍。”

  Shen Qian 错愕的抬头。

  他原本以为易明善开口是要替他求情,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对方竟是还嫌处罚不够重,要把他的军籍也剥夺。

  “我们教育部也同意易司长的看法。”

  来自教育部高校管理司的那个青年女人,也淡淡开口了。

  “警武司附议。”坐在边缘位置那个警武司的代表也简短的发表了看法。

  Shen Qian 的眉头皱的更深。

  这到底什么鬼?

  为什么教育部和警武司的态度也是这样?

  “诸位不要搞错了,虽然我们是联合调查,但之前已经确定了此次是我军部主导,我觉得这样的处罚并没有任何问题!”

  周长河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主导和一言堂可是两码事,周司长,我觉得我们还是再斟酌一下的好。”易明善的语气也变得冷淡。

  “没什么可斟酌的,我意已决!”周长河强硬道。

  “周司长,我代表的是武道部,你最好掂量一下一意孤行的后果!”易明善怒道。

  在两人争论的时候,Shen Qian 只觉得有些荒谬。

  按照余守巳给他的信息,原本周长河应该是最难说话的人。

  但此时的局面,倒反而周长河才是在保他,而教育部和武道部却是想“弄死他”。

  ……虽然流放禁区的后果也没好到哪里去。

  “诸位司长,能听我说一句吗?”

  Shen Qian 不打算再等下去了,他took a deep breath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但没人理他,此时周长河和易明善的争论越加激烈,两人都已经有些控制不住imposing manner 。

  “周司长,易司长,is it possible that 我连说句话的权利都没有?”

  Shen Qian 提高了一些音量。

  “你等会。”周长河漠然扫了一眼Shen Qian ,随即又将目光放在了和他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的易明善身上,“易明善,此事我已经提前向军部高层报备过,就算你们都不同意也没用。”

  “按照九部排名,我武道部是在你军部之上吧,is it possible that 我武道部的意见就可以被忽略?”

  易明善冷笑连连,丝毫不让。

  “你……”

  “够了!”

  一道暴喝声,骤然让小礼堂之内安静了下来。

  高座之上的十三人都有着短暂的错愕,随即齐齐将目光投了下来。

  站在那里的青年,也正lifts the head ,用缓慢的语气冷冷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Shen Qian 的命运,何时需要你们来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

  小礼堂瞬间落针可闻。

  十三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是一时默然。

  他们不是被Shen Qian 震慑住了,只是竟是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

  “Shen Qian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最先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周长河盯着Shen Qian ,coldly said 。

  “我当然知道。”Shen Qian 直视周长河,目光没有丝毫退避,“我可以再重复一遍,我Shen Qian 的前途和命运,你们……还不够资格决定!”

  Shen Qian 的想法很简单。

  既然看不清这是什么局,那就……管他妈是什么局!

  那就闹吧。

  他倒要看看这些堂上面孔背后的大佬们,bottle gourd 里卖的都是什么药。

  “好一个arrogant and despotic 的状元郎!”

  当!
  周长河sneered 猛然站起身来,脚下的椅子在晃荡之间发出了剧烈声响。

  “看来我的有些期望还是太高了。”

  周长河coldly said ,“擅离职守,散漫放浪,如今再加上一个咆哮法堂,目Supreme 级……Shen Qian ,你还想给我多少惊喜?”

  “惊喜?”Shen Qian 笑了,“今日之事,对于我来说才是‘惊喜’,刚愎自用,一言断之……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这就是所谓的军部司长?你也让我很失望。”

  嘶……

  小礼堂之内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虽然易明善and the others 内心有着某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念头,但Shen Qian 的态度竟然如此强硬,却也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周长河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啊!
  从头到尾一直绷着脸的周长河笑了。

  “你的解释对我不重要……从某种角度来说,现在的你也是。”

  话音落。

  周长河猛然消失在了原地。

  易明善and the others 都是摇头。

  虽然周长河impossible 真的就地轰杀了Shen Qian ,但Shen Qian 免不了是要吃一番苦头了。

  但next moment ,让他们所有人都惊呆了的画面出现了。

  bang!
  伴随着一声惊天碰撞,one silhouette 倒飞而回,正是袖口崩裂脸上写满了惊愕的周长河。

  dong dong dong ……

  周长河落地之后,又踉跄的后退了数步,才终于稳住了身形。

  但此时已经没人关注周长河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依旧屹立原地的少年身上。

  一股如长河贯日、如海浪咆哮、如巨树擎天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正自那个青年身上gradually raised ,就像是dazzling 的太阳,刺得他们轻微战栗。

  他们熟悉这股imposing manner 。

  那是某个realm 的专属,他们的专属。

  他们又是如此陌生。

  因为这股imposing manner ,来自于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少年。

  这是何等离谱之事!

  周长河的呼吸变得急促,subconsciously 喊出了在所有人内心震荡的那两个字。

  “……Mountain And Sea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