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54

2022-03-20

  第254章 真相
  “Mountain And Sea !”

  周长河以无比复杂的语气,吐出了这两个字。

  满堂皆惊,满堂皆静。

  Mountain And Sea ,是超凡的开始,是Human Race powerhouse 和弱者最大的dividing line 。

  一旦踏入Mountain And Sea ,就可以被称一句“中流砥柱”,禁区来去自如,也有了竞争Lord of the entire City 的资格,无论是经商、从政或是从军,都将享有极多的便利。

  社会地位更是不用多说,每一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是必定要载入地方志的存在,名流青史。

  在场的十三人对于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他们自己就是Mountain And Sea ,他们交往的圈子也是Mountain And Sea 。

  他们在各部的重要部门任职,都有着无量的前途,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可以被称作gradually raised 的新星。

  但……

  面对着眼前这个虽然面相已经不算稚嫩,但在座诸位都知道对方真实年纪的少年,他们此刻难以描述自己的心情。

  “没记错的话,Shen Qian 还有两个月才满十八岁……“

  不知是谁低声说了一句。

  一个只有十七岁的Mountain And Sea 是什么概念?
  别说听过见过,他们连想都不敢想。

  二十岁出头能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人都已经堪称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精彩绝艳。

  别小看这几年的差距,放大在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之中它不算什么长度,但在少年时期,这很可能就是一生都难以跨越的鸿沟。

  而实际上,在场若论震惊程度和内心的翻涌程度,只怕易明善and the others 加起来也不及周长河的一半。

  在众人眼中,多半以为他只是猝不及防之下才被突然爆发的Shen Qian 给击退。

  事实上他的确没有用全力,但在两人碰撞的瞬间,出于某种本能反应,周长河依旧动用了大部分Essence Power 。

  但,落入下风的人却是他。

  假设Shen Qian 是初入Mountain And Sea ,就算他能抵挡住自己,后退的人也应该是Shen Qian 。

  反过来推论……Shen Qian ,竟不是初入Mountain And Sea 。

  可这根本impossible 。

  Shen Qian 压根不知道他在军部的备案之中是什么等级,周长河已经关注Shen Qian 很久很久了。

  他的所有可能被搜集到的数据,在军部的某个资料库之中单独占了满满一柜子。

  Shen Qian 也许完全想不到,他以为他自己离线测试的那些数据,其实军部都早已掌握。

  而周长河心知肚明,并不只有军部在做这件事情。

  只是大家心照不宣。

  他了解Shen Qian ,远比对方以为的了解……至少在今天之前,周长河是这么认为的。

  但此时,他突然发现,好像所有的数据采集和数据分析,放在Shen Qian 身上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一个十天前还疑似并没有breakthrough 高Martial Artist 的人,在十天之后竟然一举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而且battle strength 之强,就好像对方已经在this realm 中浸淫了至少三五年。

  何其荒谬!

  不过周长河没有说出来,在短短数秒之间,他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所有情绪,took a deep breath ,随即冷静下来。

  “你……何时踏入的Mountain And Sea ?”周长河盯着Shen Qian 问道,目光已经不再锐利。

  包括易明善and the others 也是不自觉的坐直了身体,倒不是忌惮什么,他们只是在表达一种隐晦的尊重。

  当发现Shen Qian 也是Mountain And Sea ,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有了和他们平等对话的资格。

  “就在我失踪的时候。”

  Shen Qian 说出了一个符合大家意料之中,但又完全在常理之外的答案。

  “是,我的情况不符合军纪条例之中任何一种意外排除。”

  少年indifferently said ,“但是,根据《Martial Artist cultivation 管理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当Martial Artist 遭遇重大breakthrough 节点且无法推迟时,可酌情推拒社会义务、身份职责及道德伦理!”

  “恰逢入伍ceremony ,我感应到了道海牵引,诸位司长都是过来人,应该明白如此契机错过一次,下一次就不知道会在何时。”

  易明善and the others 皆是默然。

  这个道理他们何止是明白,简直就是切身之痛。

  Martial Artist 在到达高Martial Artist Peak 之后,并impossible 就顺理成章的踏入Mountain And Sea 。

  自身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Perfection 只是基础条件,this step 就要耗费诸多时间去打磨。

  精神不够就要cultivation 精神,肉体不足就要锤炼肉体。

  再之后,就是“问道”。

  this step 更难。

  Liu Changqing 何等innate talent ,却在this step 卡了不知道几年。

  问道之后便是寻道,也就是Shen Qian 口中的感知道海牵引。

  这才是最难的一步。

  一旦没有把握住机会,再想感应到契机就不知道是何时了。

  在道海牵引this step 被卡住的人太有人在。

  包括在座的诸位,或多或少也曾经遭遇过类似的困境。

  夺天之阵为什么珍贵,就在于它可以让人直达道海,视为夺天。

  “那不知道在诸位司长眼中,在所有Martial Artist 眼中,是一次发言宣誓更重要,还是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契机更重要?”

  Shen Qian 缓缓的反问道。

  小礼堂内的十三人哑口无言。

  这个问题需要去选择吗?
  不,不需要。

  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pa pa pa !
  鼓掌声响起。

  易明善站起身来,含笑注视着Shen Qian ,”精彩,当真精彩,有多久没有看到如此戏剧性的情节了!“

  “Shen Qian ,你……很不错。”

  易明善说完之后,便大笑几声径直向着小礼堂之外走去。

  没有人阻拦他的离开。

  任谁都知道,在Shen Qian 展露realm 之后,今天的所谓联合调查已经成了一场笑话。

  Shen Qian 那句arrogant and despotic 的话变成了现实。

  他们再也没有资格对于Shen Qian 的前程和命运pointing fingers 。

  很快教育部和警武司的人也相继离去,步伐匆匆,甚至都没来得及和周长河打招呼。

  Shen Qian 最后瞥了一眼周长河,正准备转身走人,背后却是响起了周长河低沉的声音。

  “Shen Qian 同学……please hold your steps 。”

  Shen Qian slightly frowned ,随即转过身来,“周司长还有什么吩咐?”

  周长河缓缓走了过来,目光复杂的凝视着眼前的少年。

  “为了避免Shen Qian 同学产生误会,我认为有必要对于今天的事情解释一二。”

  Shen Qian 其实也知道今天的局面多少透着一些古怪,只是刚才他已经懒得继续想下去了。

  想了想,Shen Qian 还是止住了步伐。

  “周司长请说。”

  周长河先是一挥手,小礼堂内顿时多了一层无形的Formation 。

  Shen Qian 知道这是某种阻碍声音传递的手段,属于Mountain And Sea 的“花里胡哨”之一。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去钻营这些实用小技巧。

  “Shen Qian 同学想必会认为,我今天是在处处针对你吧?”

  “是有这种感觉。”

  Shen Qian 坦然道。

  “但其实Shen Qian 同学你误会了。”

  周长河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我今天所作所为,并不是我个人的意志,而是军部高层的一致决定。”

  “为什么?”

  Shen Qian 早就从那份处罚决定看出了问题,见果然和自己猜测相符,他不由疑惑道。

  “为了不让我Human Race 损失一个可造之材,为了……保护Shen Qian 同学。”周长河缓缓道。

  “这是从何说起?”Shen Qian 多少生出了一些荒唐的感觉。

  这听起来,就跟“我打你是为了你好”一样。

  “Spiritual Qi 复苏之后,Human Race 能走到今天的局面,不可谓不艰难。”

  周长河负手注视着小礼堂里洒落的光晕,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为了让人patriarch 久屹立,我们军Martial Artist 其实早就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天才培养机制,换言之,在我们军部的机密库之中,是存在着一份名单的。”

  “自Shen Qian 同学在Jing City 崭露头角,或者准确的说,自从Shen Qian 同学第一次在武道模拟机获得三S评价的时候,你就已经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

  这种事他虽然之前不了解,但却合情合理。

  这是种族延续所必要的机制。

  从当初余守巳亲临Jing City ,就可以看出军Martial Artist 对于他的重视。

  甚至在发生今天的事情之前,Shen Qian 对于军Martial Artist 的高层都只有感激。

  虽说normally 里在学校之中,看似是余守巳处处放任Shen Qian ,但实际上代表的何尝不是军部的态度。

  也正因如此,今天这反常的局面才会让Shen Qian 格外困惑。

  “我们一直在观察Shen Qian 同学,不得不说,纯从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而言,Shen Qian 同学的innate talent 从未令我们失望过。”

  周长河感慨道,“包括Shen Qian 同学上次踢校苏科武大,事实上我们也通过特殊渠道掌握了完整的经过。”

  这个Shen Qian 也不意外。

  那次的事情,虽然苏科武大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主动帮他隐瞒了下来,但对于手握强大权力的军部高层而言,想知道应该还是不难的。

  “但是……也正是因为Shen Qian 同学的innate talent 过高,我们才生出了隐忧。”

  “隐忧?”

  Shen Qian startled 。

  “是的。”周长河nodded ,“天才我们见过的太多了,而几乎所有天才都会有的一个毛病,就是桀骜不驯……而根据历史数据来看,有六成以上的所谓天才,都是陨落在了骄纵之中。”

  “你们担心我也是如此?”

  Shen Qian 好像已经明白了什么。

  “可以这么理解,就以这次的事件举例,虽然Shen Qian 同学确实有不得已的理由,但站在我们的角度,却不得不权衡后续的影响。”

  周长河转过身来,直视着Shen Qian 摇头。

  “若再不采取措施,先不说军Martial Artist 的声誉是否会受到损害,我们更担忧Shen Qian 同学的temperament 也会滋生出不可逆的隐患。”

  “那剥夺我学籍,又让我去虎牢军是为了什么?”

  Shen Qian 问出了最大的疑惑。

  “我们认为需要打磨一下你的temperament ,所以可能让你暂时脱离安逸的学校环境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我可以保证,Shen Qian 同学应该得到的资源不会有任何减少。”

  周长河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至于为什么是虎牢军,Shen Qian 同学当真想不到吗?”

  “虎牢军……Eldest Senior Brother !”

  Shen Qian 此刻头脑清明,略微一思索已经想起了什么,不禁身躯一震。

  Jing City Marquis 的eldest disciple ,也就是Shen Qian 那个素未谋面的Eldest Senior Brother ,传说中的Mountain And Sea Number One Person 姜欢,正是在虎牢军任职,而且职位不低!

  迷雾拨开,Shen Qian 也就想通了一切。

  看来周长河原本的计划,是通过这样的“处罚”,让Shen Qian 暂时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之中,韬光养晦。

  至于所谓的开荒部队也只是一个托辞,可以预见,只要到了虎牢军,有姜欢的照拂,Shen Qian 的日子一样很好过。

  “三年历练,想必足以让你temperament 大定,来日成就自然bring it up a level 。”

  周长河淡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when the time comes 猛虎出闸,卧龙飞天,何尝不是另一番风景?”

  “抱歉,是我误会周司长了。”

  明白了军部背后的安排,今日周长河态度的种种反常之处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Shen Qian 不禁blushed with shame 。

  亏他还以为又是哪个仇敌在背后plot against 他。

  想想也是,燕山公或者天宁公要是有如此ability ,那岂不早就在华夏hid the sky with one hand 了?

  “无妨,大概我们所有人都没预料到,Shen Qian 同学的innate talent 根本不是我们所能揣测,这样的安排好像也没了什么意义,毕竟原计划里,这三年时间就是要不惜一切助Shen Qian 同学踏足Mountain And Sea 。”

  周长河自嘲的说道,“他妈的,回去我就让负责画天才预测线的那几个统计员滚蛋!”

  “那周司长,教育部、武道部还有警武司的态度也很诡异,又是为了什么?”

  Shen Qian forced a smile ,就势问出了最后一个疑问。

  “他们……哼,都是一群profiting from somebody’s misfortune 之辈!”

  周长河cursed ,倒也没有隐瞒Shen Qian ,径直说道,“此次Shen Qian 同学on the surface 的确违反了校规军纪,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干脆就让你脱离军籍,再将你纳入自己的培养机制之中。”

  “华夏九部,在大事上是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没什么问题,但每个部门其实都有自己的天才培养机制,竞争也是激烈无比,他们怎么可能错过这种机会?”

  Shen Qian 闻言,瞬间有些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

  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背后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怪不得教育部、武道部和警武司都想直接让Shen Qian 被开除军籍,这样Shen Qian 就成了“自由人”,他们再来争抢也就师出有名。

  好家伙,他还以为今天堂上尽是仇敌,原本大家竟是出于对他的看重才会嫌弃处罚不够重。

  这还真是梦幻。

  不过转念一想也是,他Shen Qian 走到如今,展露的innate talent 已经足够terrifying ,他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就因为旷了几天课,错过了一次讲话,Human Race 高层就要弄死他?
  完全不符合逻辑嘛!
  之前余守巳曾经说过,联合调查团已经在Jiang Prefecture 等了七天,想必在这个过程之中还发生了无数的串联请示。

  无论是教育部或是武道部,只怕背后的马公佐和吴炜,对这种事都是持默许态度的。

  “……人太优秀也不是个事啊!”

  Shen Qian 摸了摸鼻子,默默感叹了一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