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55

2022-03-21

  第255章 因吹斯汀
  “Shen Qian 同学,此次联合调查至此结束,至于你之经历,如非必要可不用对任何人解释。”

  和军Martial Artist 高层沟通了一番的周长河临走之前郑重说道,“不出意外的话,部里的高层应该会出封口令。”

  Shen Qian startled ,随即looked thoughtful 的nodded 。

  头脑清明的Shen Qian ,片刻间已经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不出意外,还是和半个多月以后的“踏Nine Heavens ”有关。

  Shen Qian 代表的不仅仅是重建之后的江中军武,从某种意义而言也是军Martial Artist 群体的脸面。

  就如同上次苏科武大一般,军武高层估计会帮他全力遮掩,当然……能有多少效果就未知了。

  “此外,关于你在军Martial Artist 之中的任职也可能有微调,任职令最多三天就会下达,你做好心理准备。”周长河paused 又接着道。

  “不会让我再去虎牢军了吧?”Shen Qian 笑着问道。

  “以你如今的realm ,impossible 再有不征求意见的调令……当然,若是你自己有这个意愿,我也可以帮忙协调。”

  “many thanks 周司长,不过暂时我还是就待在Jiang Prefecture 了。”Shen Qian 摇头。

  “若来日见到姜欢大人,请替我问号。”

  周长河说完之后便不再逗留,很快身形也是消失在了小礼堂之外。

  Shen Qian 站在原地,又细细咀嚼了一遍今天的事情。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周长河说的应该是真的,各部看重并想争抢他也是真的,但……

  若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没有展露出Mountain And Sea 的realm ,其实他依旧只能任人摆布。

  就算按照军武高层的安排,他估摸着也只能过几年苦寒生活,或许的确会得到军Martial Artist 的全力支持,但involuntarily 也是必然。

  那何尝又不是一种另类的枷锁?

  想到之前吴炜曾经对他说的那句话,Shen Qian 思绪万千。

  “实力,最终还是看实力啊……该去铜人阵将《Arhat 金身》学到手了。”Shen Qian muttered 。

  ……

  小礼堂之外。

  围在百米之外的人群discuss spiritedly 。

  靠近内侧的位置,余守巳来回走动着。

  这位很少会在学生面前展露真实情绪的校务处主任,此刻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焦躁。

  所有江中军武的学生都知道,余主任最看重的就是Shen Qian 。

  Shen Qian 所居住的别墅区,除了Shen Qian 之外就只有高年级的部分天才,剩下的都是教授。

  虽说那看似是Shen Qian 在入学典礼上凭ability 赢来的,可……

  那片别墅区至今还有不少空余,也没见排在第二的新生有入住的资格。

  “有人出来了!”

  忽的,不知道是谁指着小礼堂的大门cried out in surprise 。

  吱呀!

  众人循声看去,果然,小礼堂一直紧闭的大门被推开,上过不少次电视的武道部律法司副司长易明善,从中大步走了出来。

  他的神情略显古怪,像是在沉思什么,又像是在纠结什么。

  “易司长,里面……”

  对于愕然迎上来的余守巳,易明善也只是随意打了个招呼就直接腾空而起,匆匆离去。

  余守巳正在疑惑的时候,其余调查团的人也陆续走了出来。

  “钱司长,调查结束了?结果是什么?”

  焦急的余守巳找到了其中一个相熟的powerhouse ,径直问道。

  “余主任,在没有上级明确指示之前不便透露……我还急着回部里,告辞了!”

  来自教育部的那个司长敷衍了两句,很快也腾空离去。

  其他人都是差不多的态度,只是片刻间,所有调查团的人都消失在了高空之中。

  “这是出结果了?”

  “怎么感觉那些调查团的powerhouse 面色都有些沉凝的样子,难道……”

  ”Ai, 之前我就感觉事情not simple ,主要是网上的舆论太夸张了,就算Shen Qian 确实有苦衷,只怕也impossible 只是给个校内处分这么简单。”

  学生之间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站在小礼堂门口的余守巳也是心中“ge-deng” 一声。

  尤其是他此刻隐约能看到小礼堂之内的景象,only one 个还没出来的调查团powerhouse 就是军部的周长河。

  之前余守巳也从自己的渠道听过一些传闻。

  有一种说法是Shen Qian 可能要直接受到人身管制,学籍也不会再保留,这也是余守巳此次感觉到了事情严重性的原因。

  正在余守巳心头沉重的时候,随着光影一暗,周长河大步从小礼堂之内走了出来。

  “守巳,the past few days 麻烦你了。”

  周长河笑着冲余守巳打了个招呼,随即环视了一眼小礼堂之外人头攒动的景象,感叹道,“看来Shen Qian 同学在江中军武的影响力果然很大啊,没耽误学生们正常上课吧?”

  “呃,倒不会,现在正好是大课间……”

  余守巳有些发怔。

  一向以黑脸著称的周长河,此刻却是一副拉家常的亲和模样,这让余守巳很是不习惯。

  “周司长,我知道这可能不太合规矩,但是你也知道Shen Qian 对于江中军武的特殊意义,能否透露一些最后的处罚结果?”

  想了想,余守巳还是决定问清楚。

  广场上的喧闹瞬间小了不少。

  大家都是Martial Artist ,耳力不凡,在余守巳没有刻意压低音量的情况下,只要凝神听都还是听得到两人的谈话的。

  高空之中的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也是将注意力集中了过来。

  “处罚?”

  让所有人懵逼的是,周长河却是一脸的unfathomable mystery ,“什么处罚?”

  “关于Shen Qian 同学……”余守巳也有些懵。

  “哦,这个啊,此次联合调查已经结束,初步判定Shen Qian 同学的行为并无违规违纪之处,当然,后续还需要高层复议,我说的只是调查团的初步意见。”

  周长河风轻云淡的patted 余守巳的肩膀,接着一笑。

  “守巳,我还需回去复命,改日若是来北都,记得找我喝酒。”

  话音落,周长河body moved ,直上云空,眨眼就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而小礼堂之外,一片死寂。

  “我听到了什么?”

  “Shen Qian ……什么事都没有?”

  片刻之后,all around 一片哗然,所有人都在争相和对方确认。

  余守巳也愣住了,周长河的话兀自回荡在他耳边。

  虽说是“初步确认”,但余守巳明白,这实际上也就是最终结果了。

  他不明白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

  没有人能明白。

  阳光之下,最后走出小礼堂的是少年。

  看到一脸平静的Shen Qian ,依旧完好无损的留在了江中军武,众人这才确认了刚刚经历的并非幻觉。

  “有趣,有趣……”

  半空之中的宁之垣摇头失笑,随即转身离去。

  剩下的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虽然好奇,但碍于身份地位,也impossible 此时围上来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都是在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之后陆续离去。

  Shen Qian 忽的一抬头,凝视着several hundred meters 之外的某个方向。

  他没看错的话,就在那片屋檐上,刚刚似乎停留着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影子。

  “她也来了……”

  想起了在Celestial Court 之中的经历,Shen Qian 的思绪略有一瞬间的恍惚。

  江中军武的学生们在余守巳的呵斥下都是陆续散去,最后只剩下了余守巳和Shen Qian 。

  对于余守巳,Shen Qian 倒也没有什么必要隐瞒,将事情经过大概说了说。

  “Mountain And Sea ……smelly brat ,你倒是好运气!”

  余守巳失神了半天,才是语气复杂的感慨道,“亏我还替你提心吊胆了半天。”

  “抱歉,余主任,我……”

  “不必解释!”

  余守巳摆摆手,不在意的说道,“你无事就好,我也只是晚知道一会罢了。”

  “余主任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和我说?”

  Shen Qian 原本想提出告辞,却见余守巳欲言又止,便主动问道。

  “你在前无古人的年纪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本是可喜可贺之事,我也不该at this time 给你泼冷水,但,我又担心你when the time comes 会在大意之下吃亏,所以还是想提醒你一句。”

  余守巳犹豫之后还是said solemnly 。

  “余主任请说。”

  Shen Qian 一愣之后nodded 。

  “此次登临Nine Heavens ,你务必行事审慎一些,万不可骄傲自大,supercilious 。”余守巳郑重warned repeatedly 。

  “余主任莫非认为,我会在‘踏Nine Heavens ’之中盛气凌人,不可一世?”

  倒是很少看到余守巳如此严肃的模样,Shen Qian 有些好笑,但内心也有一些不以为然。

  “我知道你从来不是一个张狂的人,但你尚未及冠就踏入Mountain And Sea ,难免会生出一些骄纵,所以我才想着再啰嗦两句。”

  余守巳摇头道,“你知道吗,原本此次争霸Nine Heavens ,我是只打算让你将重心放在‘Nine Heavens 杯’上的,至少在今天之前都有这个打算……”

  ”oh?”

  Shen Qian 一挑眉,absolutely didn’t expect 余守巳竟是这种想法。

  此次“踏Nine Heavens ”分为了两个赛事单元,第一个就是常规单元,每年皆有的只针对新生进行的“Nine Heavens 杯”。

  第二个单元才是主体赛事,所有高校的天才,只要年龄在24岁之下皆可参加。

  那才是让所有人瞩目的独属于年轻天才的最高竞技舞台。

  对于Shen Qian 自己,他自然是对“Nine Heavens 杯”没什么兴趣,那不过就是把他在半年之前打败过的人再打败一遍罢了。

  只是换个形式,换个地点,对手也更多。

  但本质上一样。

  能吸引他的依旧是登临Nine Heavens ,和同辈的、senior 的顶级妖孽们strive for high and low 。

  按照曲白的说法,军方天才、ancient martial arts Aristocratic Family 、王侯子女、海外猎人……那将是一场无比浩瀚的争锋。

  更别提还有九王宝藏作为奖励。

  从赛事的规模看,其等级肯定远远超过了无定桥的Divine Chance Temple 。

  Shen Qian 却是完全没料到,在自己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变得更强之后,余守巳反而紧张了。

  “在你这个年纪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几乎不存在,但当到了二十岁出头的时候,这个概率就会大大增加,以我华夏的人口基数,就算相对数量再少,绝对数量也不会少到哪去。”

  余守巳put out a breath 浊气,袒露了内心的想法。

  “Nine Heavens 争霸,限制的最高年纪是二十四岁,换言之,你将面对的,可能是innate talent 未必比你弱多少,但却整整比你多出了六年时间的人。”

  “你觉得我的担忧是否有道理?”

  Shen Qian 一时默然。

  虽然他觉得没什么大问题,但毕竟情况未知,他也不好说自己就真的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了。

  而且六年的时间,对于extremely talented 来说真的不少了。

  “当然,你现在既然已经踏入Mountain And Sea ,我自然impossible 再给你设限。”

  余守巳patted Shen Qian ,“只是你务必行事还是要谨慎一些,虽说一般都有保护机制,但Martial Artist 相争,总也会有不可避免的意外出现,莫要逞一时之勇让自己陷入险境。”

  “many thanks 余主任,我知道了。”

  Shen Qian 没有争辩,只是nodded ,随即又curiously asked ,“既然余主任您事先并没有把希望放在我身上,那我们江中军武,难道还有其他人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

  此次Nine Heavens 之行,也是重建的江中军武第一次向外亮剑,他不信江中军武就一点底牌都没有。

  “你真的想不到吗?”余守巳意味深长的一笑。

  “曲白!”

  Shen Qian 其实已经猜到了什么,只是余守巳的话语让他更加确定。

  好家伙!
  又是一个pretending to be a pig to eat tigers guy 。

  至少抛开主观猜测,单从曲白展露的东西来看,他完全意识不到对方已经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

  这一刻甚至Shen Qian 都忍不住在想,曲白是个例吗?

  亦或者江中军武还有其他pretending to be a pig to eat tigers guy 。

  再延伸到全国高校,那就更不知道有多少了。

  “还真是……因吹斯汀。”

  Shen Qian in the heart 嘿笑一声。

  ……

  和余守巳告别后,Shen Qian 没有理会Ouyang Fei 、耿千秋and the others 的呼唤,径直来到了江中军武的东校区。

  解释很烦的。

  他不想把同样的说辞对不同的人重复一千遍,干脆发了条“无事,勿扰”的朋友圈,然后就来到铜人阵关卡Secret Realm 之前排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被Shen Qian 的事情搅合了的缘故,Shen Qian 的运气还不错,他前面只排了四个人。

  而且其中一个后来还因为某原因临时取消了预约,所以Shen Qian 只等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轮到了他。

  “七十二绝技已经掌握完全,只需要再掌握Seven Sects 禅功,三门心经……”

  “以我如今的spirit strength ,应该是very easy 。”

  Shen Qian 信心满满的踏入了Shaolin Temple 的大门。

   多事之秋啊,愿大家都平平安安……也希望航班上的人都穿越了吧,他们在另一个world 都活成了主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