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57

2022-03-23

  第257章 入伍
  Shen Qian 度过了平静又悠闲的几天。

  本来军武已经进入了半军管模式,但因为他的职位有变动,所以Shen Qian 还在等待来自军Martial Artist 的正式任命。

  其他同学就要惨得多了。

  原本每周五天的课程被压缩成了三天,剩下两天都要在军营之中度过。

  即便周末也不得安闲,周六要接受在校教官的特训,星期天则要抓紧时间去图书馆、模拟机以及Secret Realm 之中,补齐落后的进度。

  也幸亏如此,耿千秋and the others 也没什么时间来骚扰Shen Qian 。

  这让Shen Qian 最近紧绷的神经得到了不少放松。

  《Arhat 金身》的进度不算快也不算慢,可惜Shen Qian 暂时不敢再耗费system 的能量,按照目前的进度,应该赶得及在Nine Heavens 争霸开始之前完成First Layer 的cultivation 。

  真正让Shen Qian 头疼的是基础cultivation 。

  他陡然发现,在失去了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辅助之后,他的cultivation speed 变得无比的慢。

  虽然这个慢只是相对而言,对比正常Martial Artist ,他依旧在中上水平。

  但已经习惯了高铁,现在陡然坐回绿皮火车,Shen Qian 自然有点接受不能。

  他抽空去了一趟图书馆,找了不少cultivation method 尝试了一番,但总觉得别扭无比。

  暂时也没什么好办法的Shen Qian 只能先将就着了。

  此外,Shen Qian 还在the past few days 又去了一趟Jiang Prefecture 灵能市场,他找到了替他炼制了山河刀的古Master 。

  Alchemy Grandmaster 古云岚的恋人冉风之前陨落,只剩下了部分精神内核,Shen Qian 曾经承诺会帮她争取一颗Good Fortune Pill ,在medicine pill 正式问世以后,medicine pill 果然immediately 送到了Shen Qian 手上。

  Shen Qian 此去,一是了结这桩事情,二一个也是想请古云岚出手,帮他实现一个他很早之前就有了的想法。

  见Shen Qian 没有食言,古云岚自然是deeply grateful ,非常痛快的答应了Shen Qian 的要求。

  并且承诺,会在月底前将东西送到Shen Qian 手上。

  Shen Qian 在the past few days 空闲期做的第三件事情,就是将Liu Changqing 打给他的二十个亿,即无定桥的“分赃”,在Jiang Prefecture 转交到了苑幼手上。

  不得不说,everyone has their own field of specialisation ,自从苑幼帮Shen Qian 打理财产之后,Shen Qian 就有一种钱根本用不完的感觉。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账面上的资产越来越多。

  如今,Shen Qian 的个人资产已经breakthrough 了五十亿。

  这里面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于Shen Qian 将之前从“囚女之泪”任务之中获得的奖赏龙涎,炼制成了三颗可以增加一定lifespan 的长青丹,并且成功出售。

  近乎完美品质的长青丹,在Jiang Prefecture auction 放出的当天就被哄抢一空,三颗的总价达到了五亿三千万。

  而苑幼,在黏了Shen Qian 两天两夜之后,终于满面春风且步伐踉跄的离开了Jiang Prefecture ,也算了结了Shen Qian 一桩心事。

  Shen Qian 感觉其中多少也有一些“惧怕”的成分。

  以他如今的体能,在某些特定时刻那就是真正的wild beast ,一般女人还真受不了。

  至少苑幼就被成功刺激到了,决心闭关breakthrough 高Martial Artist 之后再来找Shen Qian 一决雌雄。

  ding dong!

  正在阳台上沐浴天光cultivation 着“Arhat 金身”的Shen Qian 被门铃声惊醒,他身上淡淡的golden light 敛去,随意拿过一旁的毛巾擦汗后便下了楼。

  打开门铃,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已经很久没见到的一班助教李乐,另外一个则是一位面容严肃的陌生军Martial Artist 。

  他肩上挂着的军衔,显示对方是一名上尉。

  看对方年龄也不过二十左右,从气质看是真正的行伍出身,如此年纪却是上尉也称得上是天才了。

  “Shen Qian 你好,请到学校小礼堂,军部将正式为你授衔!”

  上尉军Martial Artist 立正敬礼之后,said solemnly 。

  终于来了吗……

  Shen Qian 也是面容一肃,随即便跟着李乐和那年轻军官一起往学校的小礼堂。

  ……

  江中军武,小礼堂。

  军部来人进入校园的动静并不小,而且没有刻意保密,因此只是片刻间,Shen Qian 即将被授衔的消息就传遍了大半个校园。

  一如前几天的熙熙攘攘,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小礼堂外就围了vast crowd 。

  不乏一些教官和教授也跑来凑热闹。

  而小礼堂之内也没有禁止观礼,不过显然一般的学生是impossible 进去了。

  Shen Qian 跟随着上尉军官穿过人群,在踏入小礼堂的时候有些感慨。

  同样的地方,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心境。

  小礼堂之内,没有人坐着,无论是进行授衔的军部来人,或是观礼的军Martial Master 生,都肃穆的站在那两面旗帜之下。

  在过道尽头居中面对Shen Qian 的,是一个身穿戎装、头花略显花白的老者。

  “少将!”

  Shen Qian 看到对方的军衔不由身躯一震。

  他怎么也didn’t expect ,为他进行授衔ceremony 的竟然是一个将军。

  余守巳不过中校,已经是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可以预见,眼前这位老者就算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只怕也是一流powerhouse 。

  两侧立着手持仪仗的军Martial Artist ,单从阵势来看,这根本不像是一个新兵的入伍ceremony 。

  这也是校园内再次起了轰动的原因之一。

  “Shen Qian 同学,我是军武新兵管理司的司长段正志,今天将由我主持你的入伍ceremony 。”

  在Shen Qian 走近的时候,老者行了一个军礼,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Shen Qian 也郑重的行礼,肃穆站立。

  “不过在正式开始之前,我想问你一句题外话。”段正志又缓缓道。

  “段司长请说。”Shen Qian startled 。

  “Shen Qian 同学,在你眼中,Martial Artist 和军Martial Artist 有何区别?”

  段正志直视着Shen Qian 的眼睛。

  Shen Qian 还真从没深思过这个问题,他陷入了沉默。

  段正志也没有催促Shen Qian ,只是静静等待着。

  Shen Qian 闭了闭眼睛,他的思绪回到了当初的不牙谷,他想起了那些在拾荒者组成的zombie 大军下,从未后退过一步的军martial artists 。

  他也想起了那张熟悉的面孔。

  明明已经过去了近半年之久,但在偶尔午夜梦回间,Shen Qian 仍记得他的笑容。

  他又想起了那日在Jing City 街头看到的送殡,那对母子的谈话。

  这些记忆其实Shen Qian 一直都保留着,只是这一刻,他无端的想起了许多细节。

  比如他记得宋second brother 说过,Jing City 那条叫东门的老街,有一家柴火鸡简直绝了,还有自酿的好喝又醉人的杨梅酒。

  两人还曾相约一聚。

  他又想起了那些军Martial Artist 在雪地之中行进时开的一些玩笑。

  他们也会谈论哪里的花酒最好喝,也会抱怨工资不够用,也会想偷懒,想偷奸耍滑……

  可在那一刻,在危险降临,在他们无论主动被动,已经被刻进in the bones 的军人荣光的影响下。

  他们毅然决然。

  或许那时候,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也惧怕疼痛和死亡。

  Shen Qian 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和他们很像。

  他也是一个ordinary person 啊。

  他有太多太多缺点,但他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他时常矛盾,但也不会在应该清醒的时候被冲昏头脑。

  “军Martial Artist 比起Martial Artist ,或许……是多了一点勇气吧。”

  Shen Qian 本来想说千言万语,但最终还是在抬头的那一刻,只轻飘飘的说了一句。

  教堂里投来了诸多诧异的目光,段正志也愣了一下,随即他和Shen Qian 对视。

  片刻后,老者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脸上多出了一丝笑意,感慨道:“是啊,不就是多了一点勇气吗?”

  那一瞬间,段正志的目光之中似有沧海桑田在变幻,却不知道看见了一些什么。

  “黄沙百战穿golden armor ,不破楼兰终不还!”段正志缓缓道,“若无勇气,何以为军?”

  很快,段正志端正了姿态,said solemnly :“江中军武,Shen Qian !”

  “到!”Shen Qian subconsciously 挺直了脊背。

  “奉军部令,今日正式授予你少校军衔,统领江中军鹿蜀营第九连,职位……Thousand-man Commander !”

  段正志铿锵有力的声音穿透了小礼堂,在整个江中军武校园的上方回荡。

  一阵寂静之后,小礼堂内外起了极大的骚动。

  礼堂内还好,毕竟都是见识不凡的人物,虽然也有些惊诧,但并不会在此时表现出来。

  但是礼堂外围着的学生们就不一样了。

  他们用喧嚣的议论和惊呼,毫不掩饰的表达着内心的震撼。

  竟然直接授予Shen Qian 少校军衔!

  要知道军衔的获取可不等同于一般,那是需要实打实的战功及荣誉积累的。

  Shen Qian 一个十八岁的大一新生,have what skills and abilities 竟然能直接跳过少尉、中尉和上尉,在正式入伍当天就被授予少校军衔?

  这是直接跳过了底层,一跃成为中层军官。

  “十八岁的少校,是我疯了还是他们疯了……”

  这样的念头徘徊在不少人的脑海之中。

  而仅仅是少校也就算了,毕竟军衔并不等于实权,可……Shen Qian 竟然还同时被授予了Thousand-man Commander 的职位。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Shen Qian 的少校军衔并不是虚的,而是真正可以统领数千人的实权军官。

  离谱。

  太离谱。

  但显然段正志并不会和大家解释什么,在将军Martial Artist 的任职书及军衔徽章转交给Shen Qian 之后,就很快带着属下离去,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Shen Qian 站在原地,隐约能听到各种声音的他,既意外又不意外。

  不意外是因为,他如今已经“晋升Mountain And Sea ”,单从实力上来说也只有校级的军衔才能匹配他。

  意外则是因为,他didn’t expect 军部竟然真的给了。

  他原本也设想过,可能会先给他一个虚职,或是先让他以上尉军衔履职一段时间,以此来度过空档期。

  但显然军部要么是懒得玩这些花里胡哨的,要么就是从内心真正认可了他,或者根本不在乎外界的风言风语。

  Shen Qian 都可以想到,这件事一旦传播到外界,又将引起何等的轩然大波。

  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在Shen Qian 思绪滚动间,之前引Shen Qian 过来的那名年轻的上尉军官,已经大步走了过来,随即”Pa” 的一声立在了Shen Qian 面前。

  “报告长官,江中军鹿蜀营第九连新任副官尚佐,向您报到!”

  年轻军官loudly said 。

  Shen Qian startled ,didn’t expect 这年轻军官原来就是自己以后的副手。

  他回礼之后,赶紧向对方了解了一下情况。

  “今天就要去军营?”

  Shen Qian 皱眉。

  “是,根据任职令的要求,您需要在今天至鹿蜀营报到。”尚佐答道。

  “那行吧,我回去换个衣服。”

  Shen Qian 略一思索随即nodded 。

  ……

  半个小时之后,Shen Qian 和尚佐坐上了军Martial Artist 的专车,离开了江中军武,前往鹿蜀营的驻地。

  此时的Shen Qian ,已经换上了由尚佐带来的崭新戎装。

  或许是因为级别的缘故,光是不同款式和季节的戎装,Shen Qian 就有八套,每一套都有点帅,Shen Qian 着实纠结了半天,才穿好了衣服。

  “鹿蜀营目前由余守巳中校统领,全营共有十连,总人数一万八千七百二十三人,我们九连全额编制三千人,目前共有七百一十八人。”

  “此外,九连还空缺副官两人、Hundred-Men Commander 四人、十夫长十三人,需长官您尽快补齐……”

  在车上的时候,Shen Qian 本来是想和尚佐拉拉家常,增进一些了解,毕竟以后他估摸着就是自己最重要的助手。

  谁知道尚佐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张口闭口都是在汇报工作。

  Shen Qian 只能放弃,将自己有些跳动的心思压了下来,开始认真了解情况。

  好消息是鹿蜀营是余守巳的地盘,而Shen Qian 位列Hundred-Men Commander ,余守巳就等同于是他的顶头上司,以及在鹿蜀营的唯一上司。

  从某种角度来说,Shen Qian 在鹿蜀营不用太拘束。

  但坏消息也很明显,光是一听九连的编制情况,Shen Qian 就觉得不对。

  正常的一个连的编制,至少会在千人以上,就算不满编,一般也要有两千人左右才算正常。

  但他统领的九连,竟是不足八百人。

  虽然还不知道内情,但光从这个纸面数字,就能察觉到其中的异常。

  而且就算在现编人数之中,竟然也空缺这么多职位。

  可惜尚佐也是今天才调到的鹿蜀营,除了文件上的记载同样是一无所知。

  “我就知道这个Thousand-man Commander impossible 当得轻松,这别是一个烂摊子吧……”

  看着远处隐约可见的连绵营帐,Shen Qian 忽的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