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58

2022-03-24

  第258章 入营
  “鹿蜀!”

  还没靠近营帐,Shen Qian 先看到了一面飘扬的旗帜,上面印着两个鲜红的大字。

  除了文字之外,还有一个奇异的猛兽图案。

  乍一看好像是一匹马,有着洁白的脑袋和鲜红的尾巴,又有着老虎一样的纹路,神骏异常,又威风凛凛。

  “那是不是就是Mountain And Sea 经的异兽鹿蜀?”

  Shen Qian 凝眉。

  “是,据说江中军所有营的名称都是用Mountain And Sea 经的异兽来命名。”

  尚佐一本正经的答道。

  “那也该有一只真正的鹿蜀才对……”

  Shen Qian muttered 。

  尚佐诧异的看了一眼Shen Qian ,似是想说什么都是又忍住了。

  Shen Qian 大抵也知道他在想什么。

  先不说Mountain And Sea 经上的异兽是否都真实存在,就算存在,也绝对是实力惊天,等闲人哪有这个ability 将之活捉,更别说拿来当镇守的吉祥物了。

  两人验过身份走入鹿蜀营的驻地,先来到了帅账之外。

  Shen Qian 在外面等候,尚佐先进去通报。

  片刻以后,尚佐又走了出来。

  “报告,余统领外出,并不在营地之内!”

  “外出?”

  Shen Qian startled 以后,眉头紧紧皱起。

  开什么玩笑!
  如果说余守巳不知道Shen Qian 会在今天正式入伍,Shen Qian 是一万个不信的。

  之前在学校小礼堂的时候Shen Qian 没有见到余守巳,他当时还以为对方早就在鹿蜀营之中等待他,谁知道竟然是这个结果。

  “搞什么飞机……”

  Shen Qian 沉吟了一下,然后摇头道:“算了,我们直接去连地吧!”

  按照正常的流程,Shen Qian 应该是先拜会主将,然后在主将的引荐之下认识一众同僚,最后再去上任。

  但既然余守巳不理他,而且貌似也没who 来迎接他,他干脆也就直接跳过了。

  鹿蜀营十连驻地都紧紧挨着,Shen Qian 和尚佐顺着一连走了过去。

  应该是正值操练时间,能看到一排排的军Martial Artist 正在呼喝列队,一眼看去,当真是imposing manner 如虹,军容肃穆。

  “不愧是江中军,鹿蜀营应该排名并不靠前,都能有如此军容。”

  Shen Qian 默默感慨了一句。

  老早以前Shen Qian 得知余守巳来自鹿蜀营的时候,就曾对其做过一番了解。

  江中军总共十三个营,鹿蜀营在其中并不太突出。

  但这其实也只是相对而言,毕竟江中军在整个华夏位列前排,下限就摆在那里,注定impossible 太低。

  那些军Martial Artist 也注意到了走过的两人,不过他们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Shen Qian 一路向前,经过了一个又一个连地。

  “……七连、八连、十连!”

  “咦?”

  Shen Qian 一愣,随即和同样迷惑的尚佐对视了一眼。

  两人又倒了回去。

  “十连、八连、七连……”

  Shen Qian 终于能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竟然没有九连……什么鬼?

  尚佐找到了一个路边巡查的守卫官问了几句,很快折了回来,面色有些古怪。

  “怎么说?”Shen Qian 问道。

  尚佐一言不发,只是径直将Shen Qian 带到了一条小路的路口。

  Shen Qian 从尚佐的表情之中确认了什么,他frowned ,随即后退了几步,仔细打量了起来。

  这是一个被夹在八连和十连之间的狭窄路口。

  杂草丛生,也根本没有任何标识。

  之前Shen Qian 和尚佐也从这里经过了两次,但硬是没有认出这竟然是一条路。

  “……昨晚Old Huang 那个bastard 又输了,hahaha ,他之后的三个月工资都没了!”

  ”Fuck, 王井最近手气太大了,就不能和他玩。”

  就在Shen Qian 走神的时候,有两个foul-mouthed 的声音从Shen Qian 背后响起,随即就看到两个勾肩搭背、衣冠不整的军Martial Artist 从两人身边摇摇晃晃的经过,还带着一股浓烈的酒气。

  “请问,九连是在这里吗?”

  Shen Qian solemnly asked 。

  那两人步伐一顿,随即瞥了Shen Qian 一眼,却是根本没有回答他,径直钻进了小路之中。

  “你们……”

  尚佐刚想出声呼喝就被Shen Qian 伸手拦住了。

  直至那两个人消失在了小路尽头,Shen Qian 才exhales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走吧,进去看看。”

  Shen Qian 带着尚佐钻进了小路之中,步伐缓慢的moved towards 深处走去。

  约莫几公里之后,眼前骤然一空,出现了一片稀稀疏疏的营地。

  和其他的连地相比,这块门口竖着歪斜牌子的营地不仅面积极小,而且和其他连地的规整有序相比,显得无比破烂。

  “这何止是一个烂摊子啊……”

  Shen Qian 竟是笑了,他站在原地感受了一番营地的嘈杂,又听了一阵子那些各种各样的声音,这才迈步走入了营地大门。

  “站住,军武禁区,不得擅闯!”

  门口的卫兵及时阻拦了Shen Qian ,多少让Shen Qian 得到了一丝安慰,至少不是那么废。

  “Little Brother ,让林通来见我。”

  于是Shen Qian 的态度无比的和煦。

  那卫兵听到林通的名字先是一愣,但在看到尚佐出示的军部文件的时候,他赶紧立正行礼,随即二话不说的跑了进去。

  林通是九连的Hundred-Men Commander ,也是军部指定的联络人,所以Shen Qian 才会知道这个名字。

  若说鹿蜀营里是有谁一定会提前知道他上任的时间的,那一定是这个人无疑。

  只是让Shen Qian 皱眉的是,他又足足等了十几分钟,才看到一个中年军Martial Artist arrive slowly 。

  “你是林通?”

  Shen Qian frowned 。

  “报告连长,我是一队副官沈聪!”大胡子middle age person 立正loudly said 。

  “林通人呢?”Shen Qian 眉头皱的更深。

  “报告连长,Captain Lin 不太方便,请您去见他。”这和Shen Qian 是一个家门的middle age person 迟疑之后答道。

  “impudent !”

  尚佐furiously shouted ,刚要出手却是再次Shen Qian 拦住了。

  “带路。”

  Shen Qian 面无表情的说道。

  沈聪带着两人一路上七拐八绕,最后来到了一座营地角落里相对幽静的院子,门口也有两个卫兵,不过他们见到Shen Qian 只是悄无声息的敬礼。

  Shen Qian 默不作声的走进了院子,随后在里屋见到了林通。

  只是屋内的场景却是让他略微错愕。

  吧嗒!

  “江中军鹿蜀营九连一队Hundred-Men Commander 林通,向连长报到!”

  Shen Qian 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卧在病榻上的约莫三十岁左右的complexion pale 的青年,已经挣扎着one-knee kneels 到了地上并行了一个军礼,同时发出了一声压抑的闷哼。

  “Captain !”

  大胡子沈聪有些心焦,但却在青年严厉的眼神下踌躇不敢上前。

  Shen Qian 没有急着说话,林通便也一直跪着。

  直到他额头隐现汗滴,Shen Qian 才淡淡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双腿废了?”

  “只是暂时伤病,会好的。”林通以沙哑声音replied 。

  “起来吧。”

  Shen Qian 说了一句,沈聪赶紧上前将林通重新扶回到了床上。

  “说说吧,什么情况?”

  Shen Qian 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问道。

  “就如连长您看到的一样,九连积弱已久,如今无论是编制、军备或是待遇,均是整个鹿蜀营最差,底层士官不思进取,中层士官muddleheaded ,属下……尽力了。”

  林通略微沉默之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根源呢?”

  Shen Qian 很是满意,这林通很聪明,知道自己并不是在问他的伤势。

  “原因很多,但如果要追溯根源,是从十年前开始的。”

  林通谨慎的说道。

  “十年前?”Shen Qian 一听到这个敏感的年限,顿时一挑眉,“你不会要告诉我,这又跟江承夜有关吧?”

  “十年前,江承夜正是九连的连长。”

  林通放松了一些,答道。

  Shen Qian 有点恍惚。

  这是什么宿怨纠葛?
  他竟然又来到了江承夜曾经待过的地方。

  Shen Qian shook the head ,frowned :“所以说,在江承夜出事之后,九连就一蹶不振?那余统领呢,他也视而不见?”

  “属下不知,只是……”

  “说完。”Shen Qian 又淡淡吐出两个字。

  林通没来由的感觉到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他有些震惊于Shen Qian 才十七岁竟有如此imposing manner ,想到一些传言,林通心底也多了一些信心,他的语气当即顺畅起来。

  “这些年恰好遇到了一个军Martial Artist 改制的节点,鹿蜀营的统领换来换去,余统领也是今年才上任,想必还来不及整治,其中或许也有一些放任的因素。”

  林通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江中军各营都崇尚实力至上,除了基础定额以外,其他资源都需要通过竞争获取,而我们鹿蜀营因为连年的动荡,所以竞争的形式也比较不太合规矩……”

  “怎么个不合规矩法?”Shen Qian 打破砂锅问到底。

  “拳头大就能得到更多资源。”

  林通终于露出苦笑,“就比如,原本我们九连占据的营地是和八连以及十连差不多的……”

  Shen Qian 恍然。

  怪不得他刚才就觉得八连和十连的营地,好像比其他连都要大上一圈。

  “拳头大就说了算?”Shen Qian 喃喃自语,“这倒是好办了……”

  他懒得管什么历史根源,他又不是来查案的。

  “你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Shen Qian 刚才已经审视了一番林通。

  他看的出来,林通身上新伤居多。

  都不致命,但在medicine pill 和医疗条件不足的情况下,却也要养上不少时间。

  “三天前,因为饱食丹和浓缩果汁的分配问题,我和五连的几个Hundred-Men Commander 打了一架。”林通简短的说道。

  “几个是几个?”

  “六个。”

  “你们呢,几个人?”

  “……就我一个。”

  “那九连的其他Hundred-Men Commander 呢?”

  Shen Qian 眼睛一眯。

  虽然九连建制不全,但理论上也至少应该还有四个左右的Hundred-Men Commander 存在。

  “分配不均的只是普通军Martial Artist ,他们……没出手。”

  林通说的比较含蓄,但已经足够Shen Qian 获取其中的信息。

  “我知道了。”

  Shen Qian 没再继续询问,而是微微闭起了眼睛。

  房间内沉寂了下来。

  过了不知道多久,Shen Qian 重新睁开眼睛,“九连平常开大会在哪里开?”

  “报告连长,以前还有大礼堂的时候是在大礼堂,现在一般就在中间的空地,不过已经很久没有开过集体大会了!”

  趁着林通在咳嗽的时候,沈聪抢先loudly said 。

  “风纪官怎么样?”Shen Qian looked towards 林通。

  “他今年才调过来,没问题。”林通replied 。

  “那好,沈聪!”Shen Qian said solemnly 。

  “到!”

  “你持我手令去找风纪队,协同风纪队将九连的所有人都召集到空地上,十分钟之后没有抵达的一律按逃兵处理。”

  Shen Qian 解下了腰间崭新的Thousand-man Commander 令牌,丢给了沈聪。

  “是!”

  沈聪精神一振,双手接过令牌很快旋风一般消失在了门外。

  Shen Qian 将目光转到了林通身上,忽的出手,在林通完全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已经抹过了他全身数处关节。

  “crackle ”的声响过后,面色愕然的林通露出了惊喜。

  他发现那些skeleton 破损严重的地方,竟是一瞬间就被矫正了不少。

  Shen Qian 又将一个小瓷瓶丢了过去。

  “里面是特制的‘high level 医疗合剂’,现在喝一半,足以让你下地走路,一天之后喝完剩下的,你的伤应该能好个bits and pieces 。”

  Shen Qian indifferently said 。

  林通身躯一震,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倒不是怀疑合剂的功效,而是因为Shen Qian 出手竟然如此大方!

  high level 医疗合剂,正常来说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才会选择用的合剂,等闲Martial Artist 根本接触不到。

  倒不仅仅是因为它对Mountain And Sea 也有效,而是因为其价格的昂贵。

  就手中这么小小一瓶,trifling 一百毫升,价值接近三十万。

  等同于林通目前一年的薪资收入。

  “这个算是你如实告诉了我情报的报酬,不过……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玩什么小把戏。”

  Shen Qian 又深深看了一眼林通,随即大步出了卧室,尚佐赶紧followed along 。

  目视着Shen Qian 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林通的眼神无比复杂。

  事实上他昨天就知道了Shen Qian 将担任九连连长的消息,对于这个网上有着无数新闻传言、现实之中也有无数光环的全国武状元,林通又是好奇又是忌惮又是轻视。

  他深知军部的任命impossible 是儿戏,但又不相信Shen Qian 真有如此ability 。

  才十七岁啊……想想自己十七岁的时候在干嘛,林通实在是提不起一点信心。

  他承认自己今天有装的成分,他的伤病也不至于真的到下不了床的地步。

  他原本的打算是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Shen Qian ,也就算履行了职责,然后就冷眼旁观,看看Shen Qian 会怎么折腾。

  无论结果是好是坏,都和他无关。

  但此刻……

  看了一眼手中的小瓷瓶,林通took a deep breath ,拔掉了手中的瓶塞,直接将里面的合剂一饮而尽,然后跳下了床。

  任由那超出承受限度的刺骨疼痛侵袭全身,林通却是face doesn’t change ,甚至眼睛反而越加明亮。

  “来人,取我的军装来!”

  ……

  出了庭院的Shen Qian ,在无人注意到的时候迅速揉了一下脸皮,龇牙咧嘴了一番。

  ……一直绷着真累啊!
  Shen Qian 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不过他知道还不是松懈的时候,因此很快又恢复了那波澜不惊的冷肃模样,迈着沉稳的步伐,moved towards 九连营地中间的空地大步走去。

  他没那么多时间耗在这里,他也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余守巳会“躲起来”。

  “不就是当一回恶人吗?”

  Shen Qian whispered ,“倒要看看你什么时候才会坐不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