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59

2022-03-25

  第259章 立威
  九连驻地中间的空地上。

  一身银甲的Shen Qian 杵在这里闭目养神,样式简单而大气的Thousand-man Commander 铠甲,让Shen Qian 本来年轻的面孔也多了几分威严。

  盔甲碰撞声响起,面色仍然残留苍白、但双眼却变得锋锐有神的林通站到了Shen Qian 旁边。

  过了一会,伴随着稀稀疏疏的脚步声和时不时响起的一些喝骂,九连的军martial artists 开始往广场上聚集。

  他们都看到了站在点将台上的那个少年,反应也都相差不大,先是惊愕、随后困惑,在明白了什么之后又露出了嗤笑或是不屑。

  只是在all around 风纪队的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之下,他们还能勉强站立好阵形。

  Shen Qian 一直在心里默数着,当刚好十分钟时间到的时候,Shen Qian loudly shouts :“风纪官何在!”

  “风纪官田广磊向连长报到!”

  一个精瘦的汉子跑了过来,立正loudly said 。

  “从现在起,所有未到岗的军Martial Artist 一律视为逃兵,移交军法司处理!”

  Shen Qian indifferently said ,声音却是传遍全场。

  刹那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露出了错愕之色。

  逃兵!

  无论是战争还是和平时期,这都算得上一等一的重罪。

  “且慢!”一个穿着铜甲的军Martial Artist 越众而出,“请连长三思!”

  “你是谁?”Shen Qian 冷冷的看了过来。

  魏乐本来是想通过一些桀骜不驯的姿态来先声夺人的,可不知为何,一对上了Shen Qian 的眼睛,只是瞬间,冷汗就密布了他的额头。

  一股压抑到极致的imposing manner 包裹了他,他甚至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勉强站立。

  “三队Hundred-Men Commander 魏乐,向连长报到!”

  于是在那莫名的高压之下,魏乐subconsciously 立正loudly said 。

  站在Shen Qian 身后的林通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庆幸。

  还好他更聪明,没有当众试探Shen Qian 什么,否则只怕也会被这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少年压得抬不起头来。

  “你想说什么?”Shen Qian 面无表情的问道。

  “报告连长,我……”

  被那深邃而暗沉的眼睛盯着,魏乐只觉得呼吸都困难,更别说要组织合适的词汇了。

  “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正在此时,外围起了一阵喧哗。

  Shen Qian 挪开了目光,魏乐也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一个铜甲军Martial Artist 正带着几个军士在和外围的风纪队拉扯。

  “蔡峰,你在做什么!”

  风纪官田广磊跑过去shouted 。

  “田广磊,你敢拦老子?”那名叫蔡峰的Hundred-Men Commander 怒骂道:“是新任连长让我们来这里集合的,你凭什么拦老子?”

  “连长说了,十分钟为限,此时已经十二分钟,你们超过了时间,便按照逃兵论处!”

  田广磊coldly said 。

  “草你妈,田广磊,你少在这The Dog acts fierce when his Master is present ,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能叫唤!”蔡峰骂道。

  “你……”田广磊大怒,对一旁的风纪队下令道:“拿下!”

  十几个风纪队的军Martial Artist 冲了上去,但蔡峰只是身形一晃,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那些冲上去的风纪队军Martial Artist 便纷纷被震飞出去。

  Shen Qian 漠然立在台上,林通正在疑惑Shen Qian 为什么还没反应的时候,却看到对方向自己投来了一个眼神。

  于是林通明白了什么,他clenched the teeth 冲了出去。

  蔡峰将风纪队的军Martial Artist 打退后,sneered 正要开口,就看到林通疾掠而至。

  “林通,你……”

  蔡峰刚一挑眉,林通已经一言不发的出手。

  “就凭你?”

  蔡峰不屑的coldly snorted ,丝毫不惧的和林通交起手来。

  蔡峰只是中Martial Artist Peak ,而林通已经半只脚迈入了高Martial Artist ,原本林通是比蔡峰强上不少的,但他有伤在身,这一战却是打得极为艰难。

  只是三五招的时间,他已经吃了不小的亏,身上原本愈合的伤口也重新崩裂,鲜血四溅。

  但林通知道自己无路可退,在blood-reeking qi 的刺激之下他反而越加疯狂。

  ”Ah!”

  某一刻,看着一口咬在了自己肩膀上的状若疯狗的林通,蔡峰在惨叫的同时也是疯狂将拳头砸落在林通身躯上。

  林通根本没有松口的意思,反而在疼痛的刺激下将全身力道尽数集中在牙间,然后fiercely 一扯。

  撕拉!

  伴随着令人牙酸的声音,蔡峰肩膀上的血肉被尽数扯落,直接露出了森森白骨。

  剧痛让蔡峰发出了扭曲的嘶喊,而林通也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一拳将他掀翻在地,抡起拳头就扑了上去。

  砰!砰!砰!
  林通一拳重过一拳的砸在了蔡峰头上。

  很快,蔡峰就没了动静。

  但林通却没有停,没有听到Shen Qian 的声音他也不能停。

  就在无数人沉默的注视之中,直至蔡峰奄奄一息的时候,Shen Qian 的声音才终于响了起来,“够了。”

  林通放开了蔡峰,如释重负的瘫倒在地。

  “医疗官,带他们下去治疗,然后将蔡峰交给风纪队,依旧……按逃兵处理。”

  Shen Qian indifferently said 。

  医疗队进场抬走了蔡峰,林通却摆手拒绝了。

  虽然他此刻更像躺下,但心里一口气却是撑着他,他想亲眼看到一些什么。

  Shen Qian 见他坚持也就没在意,重新将目光转回到了不知何时变得一片死寂的空地之上。

  所有人注视点将台的expressions all 有些复杂,但不约而同的,他们都将身躯挺直了不少。

  他们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台上的少年好像什么都没做,但却已经让他们生出了一丝敬畏。

  哪怕那敬畏在此刻是如此的insignificant ,但已经足够让他们找回一些仪态。

  “现在,我重新做个自我介绍。”

  Shen Qian 往前走了一步,indifferently said :“我叫Shen Qian ,三水沈,前进的前,不出意外的话,在未来一段不短的时间内,我就是你们的长官。”

  “说实话,虽然我才来这里不到半个小时,但我对你们的印象很不好,我甚至连骂一句‘废物’都懒得,你又能对a group of trash 抱有什么期待呢?”

  见Shen Qian 的话竟是如此刺耳,原本沉寂的人群不由一阵骚动,大部分都流露出了愤怒神态,只是在all around 风纪官的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下,又不敢说什么。

  “我更失望了,竟是连反驳我的血性都没有了。”

  Shen Qian 嗤笑一声。

  “老子不是垃圾!”

  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喊了一声,附和的人不少。

  “反驳了又能如何?”Shen Qian sneered ,却是继续嘲讽,“你们在外号称江中军鹿蜀营的精锐,但在同僚眼中,在隔壁那些人眼中,你们又有谁能理直气壮的说我不是垃圾?”

  见喧嚣小了一些,Shen Qian 继续coldly said :“我今日,只做三件事。”

  “第一件,就是整顿军纪,刚刚清退迟到人员只是first step ,你们能守时也只是过了First Level 罢了,接下来,我还要查酗酒、查擅离职守、查聚众赌钱、查仪容仪表、查基本技能……”

  “你们能想到的我要查,你们想不到的我也要查!”

  “我会给你们一天时间自改,一天之后,不能纠正的一律按逃兵处理!”

  Shen Qian 的话再次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Shen Qian 清退迟到的人竟然不是下马威,而只是一个开始。

  “报告连长!”

  刚刚归队的魏乐忍不住loudly said 。

  “说。”Shen Qian 摸出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indifferently said 。

  “属下觉得……有点不公平。”魏乐踌躇道。

  “展开说说。”Shen Qian 淡笑,“怎么个不公平法?”

  “属下能体会到连长整肃乾坤、一洗沉珂的决心,可属下认为连长有些操之过急了,一天时间并不现实。”

  魏乐一边观察着Shen Qian 的脸色,一边缓缓道。

  见Shen Qian 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也没有阻拦他,放开了的魏乐干脆也就clenched the teeth ,继续说了下去。

  “九连会变成今天的模样,其实我们又何尝甘心?”

  魏乐苦笑,“可连长根本不知道我们的情况,都不提奖金了,甚至有时候连基础工资都不一定能准时拿到,更别说什么福利补贴了……”

  “鹿蜀营每年的清缴任务上百个,奖励堪称丰厚,可这些清缴任务从来都和我九连没什么关系。”

  “我们的田地、果园甚至居住的营地,都是整个鹿蜀营最小。”

  “在连基本生存都不能保障的情况下,谈什么重振雄风?”

  魏乐越说越是激动,甚至连眼眶都有些泛红。

  在魏乐说话的过程之中,大多数九连的军Martial Artist 拳头是握紧又松开,显然极为认同this remark 。

  Shen Qian 一直沉默着,任由众人嘈杂的表达着内心的不忿。

  直到声音弱了一些,Shen Qian 才lifts the head 来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就这?”

  魏乐startled ,正不知道如何接话的时候,就听Shen Qian 接着道:“这就是我今日要做的第二件事。”

  “既然你觉得有这么多理由,那我就帮你消除这些理由。”

  Shen Qian 话音落,忽的跃下了点将台,大步moved towards 营帐外走去。

  众人都是有些不明所以,林通开始也面露疑惑,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又是激动又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dong! 林通摔倒在地,但他很快爬起身来,脚步踉跄的followed along 。

  魏乐也意识到了什么,complexion changed 之后也赶紧followed along 。

  尚佐、田广磊and the others 都纷纷跟上。

  营地中央的军martial artists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但见没人阻拦,也就试探着迈出了步伐,也全都followed along ,想看看Shen Qian 到底想干什么。

  九连的军martial artists 刚刚穿过了那狭窄的甬道,就看到Shen Qian 正站在那杂草丛生的入口处。

  他一伸手,手中便多了一根长棍。

  随后,Shen Qian 举起了长棍,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之中,猛地朝入口左边的栅栏劈下。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之间,那连绵百米的栅栏轰然倒塌。

  Shen Qian 又是一扫,那倒地的栅栏便被forcibly 推开了一截。

  瞬间,通往九连的那条甬道就变得宽阔了不少。

  而引发的连锁反应,则是旁边十连营地靠近栅栏的那些帐篷,也跟着倒塌了不少。

  一时间惊呼四起,骚乱阵阵。

  “何人敢在军营重地impudent !”

  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十连的守卫军士们,伴随着怒喝声响,一个赤果着上身的军Martial Artist 手持长刀疾掠而至。

  在他身后,有数十个守卫军士也正陆续赶来。

  Shen Qian 瞥了一眼那赤果上身的军士,见对方只是中Martial Artist cultivation base ,估摸着也就是一个Hundred-Men Commander ,他懒得多说什么,直接一棍砸落。

  轰隆!

  赤果着上身的军士和身后大批军Martial Artist 瞬间停下,所有人都是面色僵硬,冷汗自他的额头涔涔而下。

  就在他们的脚下,毫厘之差的位置,一条深深的连绵百米的沟壑贯穿而过,那恐怖的好像能撕裂一切的飓风犹在耳边回荡,一种和Death God 擦肩而过的错觉缠绕心头。

  “你们十连没人了吗?”

  Shen Qian 淡淡的质问。

  “好一个全国武状元,果然如传闻一样的arrogant and despotic !”

  伴随着一道气极而笑的怒喝,one silhouette 自十连的营地深处高高跃起,跨越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距离重重砸落在了十连的营地之前。

  “Shen Qian ,你想做什么?”

  这imposing manner 如虹的身形盯着Shen Qian ,但在眼角余光扫过地面那深深沟壑的时候,眼底深处却是流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色彩。

  Shen Qian 审视了一下来人,三四十岁左右,高Martial Artist Peak 的cultivation base 。

  “十连Thousand-man Commander ,毕修。”

  林通在Shen Qian 身后低声说了一句。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是比我之前接触的一些Peak 高Martial Artist 多出了一份oppression ,还不错。”

  他这句赞许完全是subconsciously 的。

  和在校的学生Martial Artist 相比,毕修这种experienced 手中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的人,看起来的确是更为摄人。

  但毕修却完全误会了这句话的意思,因为怎么听都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狂妄!”

  complexion changed 的毕修没有再多去猜想,只是furiously shouted ,身形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bang!
  bang!
  惊天的碰撞声之中,所有九连的军Martial Artist 全都stared wide-eyed 。

  他们在此刻已经意识到了Shen Qian 要做什么,他们没有丝毫信心,但又忍不住生出了一丝希望。

  万一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