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60

2022-03-26

  第260章 战阵
  闷哼过后。

  one silhouette 倒飞而出,重重砸在了十连的营地之中。

  轰隆!

  尘土漫天之后,一个深达数米的人形深坑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九连的军martial artists 看了一眼屹立原地巍然不动的Shen Qian ,再看了一眼那个深坑,在after a brief silence ,爆发出了惊天的欢呼。

  任他们谁也didn’t expect ,Shen Qian 不仅没有让他们失望,甚至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期待。

  一招!
  Thousand-man Commander 毕修便直接被打败。

  十连的军martial artists 更加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在他们眼中战无不胜的连长,竟是不敌一个smell of mother’s milk not yet dried 的hairless brat 。

  尘土翻动,毕修从深坑之中跃了出来。

  不同于十连军士们的垂头丧气,毕修却是满脸愤怒,表情之中还夹杂着一些困惑。

  他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败的,恍惚间他只感受到了一股怪力,然后unfathomable mystery 就被轰进了地底。

  毕修furiously shouted ,抽出腰间的长刀正想再冲上去,然而他刚脚步一动,身上忽的传来了一阵“rustling sound ”的声响。

  随着铿锵之声,他身上的盔甲骤然化作无数碎片,掉落一地。

  毕修dumbfounded 。

  他看了看完好无损的身体,再看了看那零碎一地的金属,瞳孔剧烈的一缩。

  随即毕修默默的垂下了长刀,脸上浮现了一丝苦笑。

  他这才明白Shen Qian 原来是show mercy 了,连合金材质的Thousand-man Commander Battle Armor 都经不起对方的一棍,更遑论他的fleshy body 。

  好一个惊世状元郎!

  毕修想不通,但这并不妨碍他放弃无意义的挣扎。

  “占了多少,就还多少。”

  Shen Qian 淡淡留下一句话,却是没有再理会毕修,拎着长棍一转身,又moved towards 右边八连的驻地走去。

  “连长,我们真要……”

  在Shen Qian 被九连军martial artists 簇拥离去之后,十连的一个Hundred-Men Commander 忍不住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

  面色略显恍惚的毕修一抬手,制止了对方的话语,“在天黑之前把原本属于九连的地盘都让出来,此外,再从仓库里拿两百套新式Battle Armor 送过去。”

  “连长,归还地盘没什么,可是送Battle Armor ……有这个必要吗?”

  那Hundred-Men Commander 愕然道,“那些新式Battle Armor 都是上个月才拨下来的,我们自己的人都还没完全装备上呢!”

  “照做就是。”毕修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离去的方向,目光闪烁,“不要计较一时得失,我自有分寸!”

  “是!”

  ……

  Shen Qian 拖着长棍,大步来到了八连驻地的门口。

  在他身后,是神情振奋的九连军士们。

  他们何曾想过有这么一天,终于不再是其他连的人在九连门口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他们也能反客为主。

  一些入伍数年的老兵,在此刻甚至热泪盈眶。

  说是江中军鹿蜀营的精锐,但连每年开放军属探望的时候他们都不敢告诉家人。

  不为其他。

  单是那条狗都未必愿意走的羊肠小径,就足够阻隔一切。

  他们只是被磨得不思进取,不代表他们脸都不要了。

  八连门口的守卫军士们目睹了十连发生的一切,此刻见Shen Qian 大步靠近,他们都是紧张了起来,却无一人敢呵斥出声。

  “沈连长,请止步!”

  眼看Shen Qian 就要走进大门,一道含笑的声音响了起来。

  Shen Qian 抬眼看去,只见一个身形微胖、面容白净的middle age person 匆匆赶来。

  他穿着常服,向Shen Qian 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目光落在Shen Qian 肩膀上闪耀的军徽时has several points of 复杂。

  十七岁的少校,自人类秩序重建以来从未听说过。

  简直就是小离谱长大了……离了个大谱!

  但刚刚在驻地之中,他亲眼目睹了Shen Qian 秒杀毕修那一幕,又好像没有那么难接受了。

  “我是八连副官关学贤,我们连长说了,明天之前会将侵占的地盘归还,就不劳烦沈连长亲自走一趟了。”

  middle age person 收回目光,快速说道。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倒也果然没有纠缠,转身就走,让关学贤暗secretly relieved 。

  “林通!”

  Shen Qian 也没有就此返回的意思,而是喊了一声。

  “到!”

  脸上神采焕发的林通快步跑了上来。

  “打伤你的是几连的人?”

  “五连……连长,其实我没关系的,不必……”

  “你以为我是要帮你报仇?”Shen Qian rolled the eyes ,“被抢走的饱食丹和浓缩果汁难道不要了?”

  林通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有些sorry 的挠了挠头。

  但略微迟疑之后,他还是说道:“连长,不是我不相信您,只是五连历来都是鹿蜀营最强,battle strength 、装备、人数都是Peak ,而且极为团结,不如我们……”

  “带路!”

  Shen Qian 却是漠然的打断了他。

  林通见Shen Qian 态度坚定,也就没有再多说,当先带起路来。

  很快,众人来到了五连的驻地之前。

  来的时候Shen Qian 就注意到,鹿蜀营十连当中,五连的位置是最好的,不仅面积最大,驻地之中还隐约可以看到一片碧波荡漾,竟是自带海景。

  此刻五连resident gate 敞开,其中一片寂静,一眼看去一个silhouette 都没有,颇为诡异。

  Shen Qian 大步上前,在营地外十米止步,提气loudly said :“九连Shen Qian 前来拜会,五连连长何在!”

  回声阵阵,过了一会,一个淡笑声从营地之中传了出来,“门开着,想进就进,不过……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nsequences 。”

  Shen Qian 还没答话,他身后的田广磊已经complexion changed 走了上来,“五连连长蒙海和毕修的实力差不多,他肯定已经知晓了您打败毕修之事,这摆明了是不想给您单挑的机会。”

  Shen Qian 一愣,看着漆黑的军营,恍然nodded 。

  军Martial Artist 的terrifying 其实并不在于单打独斗,而是在于战阵。

  “一千精锐军Martial Artist 可敌Mountain And Sea 。”

  这是出身西南军的宋奔亲口告诉Shen Qian 的。

  西南军虽然也算精锐,但比起闻名天下的江中军肯定又要差了不少。

  连西南军都有如此ability ,江中军必定更强。

  可以预见,如果五连的军martial artists 真的在军营之中列阵以待,那这道空荡荡的大门无疑就是一个dragon’s pool and tiger’s den 的入口。

  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也需三思。

  而跟在Shen Qian 身后的九连军士们,此刻也已经从兴奋之中冷却下来,心中打鼓。

  for a long time 被五连支配的恐惧,在此时又浮上了心头。

  五连是鹿蜀营唯一满编的连,足足有三千人之多,毫不夸张的说,鹿蜀营大半好手都聚集在其中,对方显然impossible 如同八连那般直接妥协。

  “连长,五连有不止一次斩杀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记录,要不……”

  魏乐走上前来,还是忍不住劝阻了一句。

  他承认Shen Qian 是强,但再强也只是一个人,就九连这five-six hundred “歪瓜裂枣”,恐怕还不够别人塞牙缝的。

  而看五连这般架势,肯定也是早就知道他们来了。

  谁知道里面等待的是什么?
  “in a spurt of energy ,再而衰。”

  Shen Qian faintly smiled 道,“既然今日要让九连Nirvana Rebirth ,哪有屁放了一半又憋回去的道理?”

  “……那就干他娘的,输人不输阵!”

  魏乐clenched the teeth ,抽出腰间的长刀,骂道。

  “干他娘的!”

  九连的军士们也都纷纷抽出了兵刃,叫嚷着给自己打气。

  “你们做什么?”

  Shen Qian 诧异的扫了一眼一副拼命姿态的九连军士们,随即摇头,“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

  从心底来说,Shen Qian 还是有一丝欣慰,至少这群人不是真的一点血性都没了,还有拯救的可能。

  “什么?”

  “连长不可!”

  一听Shen Qian 竟是打算singlehanded 的杀进去,尚佐and the others 都是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我有分寸,你们进去只会拖累我。”

  Shen Qian 没理会众人的劝阻,只是脸色骤然一肃,“这是命令!”

  众人一时无言。

  “就算我不敌,也不会有什么mortal danger ,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别给我添乱。”

  Shen Qian 又instructed :“尚佐,你来监督,敢乱来的,一律军法处置!”

  Shen Qian 说完之后没有再理会骚动的众人,拎起长棍便走进了五连的大门之中。

  转过大门的拐角,Shen Qian 停下了脚步。

  一股堪称惊天的solemn killing aura ,assaults the senses 。

  在Shen Qian 对面,是一大片黑压压的看不到尽头的silhouette 。

  他们沉默站立,手持各种未开刃的blade, spear, sword, halberd ,虽只有数千人,比起Shen Qian 在Celestial Court 时面对的远远不如,但滔天imposing manner 丝毫不差。

  那隐隐暗合某种规律的站位,让这数千人恍若浑然一体。

  云雾退散,从高空看去,他们组成的形状就像一只仰天咆哮的巨大猛虎,而与之相对的Shen Qian ,就站在兽口的位置,显得如此渺小。

  “Shen Qian ,何必非要碰个头破血流,现在退去还有余地。”

  在战阵尽头,一个身披银甲的Thousand-man Commander 站在高台之上,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Shen Qian laughed ,随即在蒙海愕然的目光之中,直接冲了出去。

  面对三千人组成的可以轻易撕裂Mountain And Sea 的精锐战阵,Shen Qian 不仅不退,竟然还主动发起了冲锋。

  “疯子!”

  蒙海骂了一声,冷眼注视着那少年。

  他还真不信了。

  连余统领都只能退避的战阵,Shen Qian 又凭什么这么嚣张?
  “杀!”

  见蒙海没有什么表示,三千军士齐齐怒吼一声,人潮涌动,瞬间就淹没了that silhouette 。

  ……

  震天的喊杀声传遍了整个鹿蜀营。

  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无数人。

  除了心焦等待的九连军martial artists ,五连的驻地之外,很快就聚集了大量silhouette 。

  口口相传之间,很快所有人鹿蜀营的军martial artists 都大概知道发生了何事,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Shen Qian 疯了!

  这是所有人的第一反应。

  “老毕,听说你被Shen Qian 一招就打败了,莫非他已经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

  在最前方有七八道silhouette ,俱都身穿银甲,正是各连的Thousand-man Commander ,此刻其中一个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的女将,正好奇的问毕修。

  “我不知道……”毕修倒也没表现出什么羞恼,他只是摇头,很是光棍的说出了事实,“太快了,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你都高Martial Artist Peak 了,能让你都反应不过来,不会真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吧?”

  一个Thousand-man Commander sucked in a cold breath ,“十七八岁的Mountain And Sea ,这是什么童话故事?”

  “就算他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又如何,五连斩杀过的Mountain And Sea 还少吗,行军打仗,可从来都不是逞匹夫之勇!”

  另一个beard 的中年汉子coldly snorted and said 。

  “年轻人嘛,总是容易上头,吃点亏是好事,蒙海会有分寸的。”

  “只是刚刚上任就躺在病床上,对于九连的士气多少是个打击。”

  “也不知道军部怎么想的,莫非觉得实力强就能带好兵,才十七岁,也太嫩了……”

  众人随意的谈笑着。

  “咦,喊杀声好像弱了下去?”

  这时,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众人都是startled ,赶紧凝神细听。

  果然,五连之中的喊杀声在迅速平息,只是那声音减弱的频率非常奇怪,就好像卡壳一样,是一片一片的减弱,听起来非常别扭。

  “什么鬼?”

  一个Thousand-man Commander frowned ,“难道说是蒙海主动停手了?”

  此刻距离Shen Qian 踏入五连大门才过了一two minutes ,若说是分出了结果也不应该。

  “就算Shen Qian 不敌,但假设他真的踏入Mountain And Sea 的话,也没理由败得这么快,恐怕是发生了某种意外,要么就是蒙海主动罢手了。”

  那银甲女将冷静的分析道。

  “有道理。”

  “蒙海做事一向沉稳,看来还是留了一些余地……”

  众人纷纷nodded ,算是认可了这种判断。

  就在这时,五连内的喊杀声戛然而止,重归寂静。

  接着,五连驻地内便失去了动静,迟迟没有见人走出。

  “连长他……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九连的队列之中,林通brows tightly knit ,脸上浮现担忧。

  又等了几分钟,Shen Qian 的部下们终于按捺不住,由尚佐打头,moved towards 五连的营地内走去。

  “这又是什么声音?”

  也就在九连的军士们往前的时候,毕修忽的听到了某种奇怪声响。

  gu lu gu lu ……

  其余Thousand-man Commander 耳力极佳,也听到了那沉重的转动声。

  “好像是某种车轮撵动的声音……”

  那Thousand-man Commander 之中唯一的女将刚刚说了一句,便有人惊呼起来。

  “有人出来了!”

  众人都是抬头看去。

  只见五连营地的大门转角处,缓缓走出了one silhouette 。

  他全身银甲,挺拔的五官彰显着他昂扬的年纪,深邃的眼神又透露出了一丝成熟的色彩。

  他左手拖动着long spear ,右手则是拽着一根手臂粗的麻绳,随着他往前走动,麻绳也不断延伸,而那车轮的gu lu 声也越加明显。

  某一刻,随着Shen Qian 用力一扯,麻绳尽头栓着的那huge monster 也露出了影子,赫然……

  是一辆堆了无数物资最高处超过了十米的板车。

  营地之前,瞬间寂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