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61

2022-03-27

  第261章 赏罚
  “连长……”

  尚佐、林通and the others 都是止步,有些愣怔的看着独自走出军营的Shen Qian 。

  “您,您没事吧?”田广磊忍不住问道。

  实在是Shen Qian 看起来正常过头了,不仅脸色红润,连衣甲也是一尘不染,分外诡异。

  “我能有什么事?”Shen Qian 将手中的麻绳丢给了魏乐,“回去吧。”

  魏乐subconsciously 接住往前一拉,却是根本没拉动,反而自己被带了个踉跄。

  “卧槽,这得是多少东西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堆积成山的板车,不由暗暗心惊。

  而此时,确认Shen Qian 全身而退并且带回了军需的九连军士们,也是爆发出了惊天的呼喊。

  他们簇拥着Shen Qian 往九连的驻地走去,连胸膛都挺直了不少。

  其他连军士投向Shen Qian 的复杂目光,变成了此刻in the bones 的荣耀,让他们与有荣焉。

  五连的霸道可不仅仅是针对九连,鹿蜀营每年定额发放下来的资源,毫不夸张的说,有近半数都被五连占据。

  这么多年了,从未听过有谁能让五连把吃进去的再吐出来。

  但今天,他们九连做到了。

  随着九连的队伍行进,鹿蜀营的军士们都是subconsciously 让开了一条道路,目视着他们经过。

  板车只有三米长,但其上承载的军需物资却是堆成了一座小山,在凑近看的时候极具视觉impact 。

  其上有饱食丹、浓缩果汁、Body Refinement 合剂等等,都是常规资源,但数量却是无比的惊人。

  “乖乖,这得是一个连三年的配给了吧,这是把五连的仓库都搬空了?”

  一个Thousand-man Commander 盯着那无数物资muttered 。

  “这是重点吗?”

  那银甲女将蹙眉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蒙海何时这么好说话了?”

  “看Shen Qian 的模样脸不红气不喘,气息也是平稳无比,难道说……simply 没打起来?”

  有人忍不住speculated 。

  “有什么好猜的,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毕修took a deep breath ,直接大步moved towards 五连的驻地走去。

  其余Thousand-man Commander 对视一眼,纷纷跟上。

  然而,众人刚刚走进了驻地的大门,眼前silhouette 一闪,却是被拦住了去路。

  “诸位今天怎么这么闲,这是要集体来我五连做客吗?”

  蒙海面朝众人,负手而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毕修and the others 只能止步,那银甲女将出声probed :“蒙连长,刚才Shen Qian 入营,没出什么事吧?”

  “祝连长说笑了,我等同为鹿蜀营Thousand-man Commander ,不说情同手足,至少也是same qi, connected branch ,能出什么事?”

  蒙海indifferently said 。

  “那at first 的喊杀声是怎么回事?”毕修怎么信这种鬼话,径直问道。

  “今日本就是操练之日,些许呼喊声很正常吧?”蒙海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你就这么轻易的将物资给Shen Qian 了?”毕修嘿笑一声道:“蒙海,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毕连长何出此言?”蒙海surprisedly said :“那些物资本就是九连所有,之前不过是他们的仓库放不下,在我这里暂存罢了,现在物归原主又有什么问题?”

  “既然蒙连长这么大方,不如将去年侵占我八连的物资也奉还如何?”

  八连的Thousand-man Commander 许三光said with a sneer 。

  ”oh?” 蒙海惊strangely said :“原来我们还拿过八连的东西吗,许连长放心,回头我就好好查一下,如果真拿错了,我一定亲自送过来。”

  “你……”

  许三光被堵得一窒,他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信这种鬼话?
  一连Thousand-man Commander 祝殷红见蒙海脸都不要了,心知问不出什么实话,便笑着probed :“蒙连长,我们来都来了,不请我们进去喝杯茶吗?”

  “今日不太方便,诸位改日再来吧。”蒙海摇头。

  “怎么个不方便法?”毕修紧接着问道。

  “是不是我太客气了,以至于让诸位产生了错觉?”蒙海脸色冷了下来,“怎么,is it possible that 我们五连的大小事情的,都要向各位报告?”

  “诸位,请回吧。”

  蒙海说完便拂袖而去,随着铿锵之声响起,数十个fully armed 的士兵从拐角处涌了出来,在门口组成了人墙。

  毕修and the others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却也不really strong 闯,只是目光闪动,各有所思。

  而重新走进了拐角之后的蒙海,面色在瞬间由冷肃转为了苦涩,眼神也是变得无比复杂。

  他颤抖着将刚才一直藏在身后的手掌拿了出来。

  只见在那手掌之上,一条horrible to see 的棍痕贯穿而过,torn skin and gaping flesh 之中,虽然血已经止住,但犹可见森森白骨。

  其上残留的恐怖气机,使得手掌愈合的速度变得极慢。

  他又缓缓抬头,随即目光定格。

  只见宽阔的校场上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军士,Battle Armor 和兵刃散落一地,而数十医疗官正在其中不断穿梭,忙得brow beaded with sweat 。

  他都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Shen Qian 下手极有分寸,只是将人打昏过去,兵甲的损失反而不大。

  此刻回想起刚才的场景,蒙海依旧觉得如在梦中。

  五连合击之下,斩杀过不止一个Mountain And Sea 。

  这也让蒙海一直信心满满的认为,除了像姜欢那等顶级Mountain And Sea ,在五连的猛虎战阵之下,等闲Mountain And Sea 都只能a strategic withdrawal 。

  甚至遇到姜欢,也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可今日,蒙海才发现自己竟是错的如此离谱。

  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这些形容词在Shen Qian 的长棍扫荡之下,甚至都显得如此苍白。

  他分明看出,Shen Qian 还留有极大的余力。

  他倒没有多惊讶Shen Qian 竟然breakthrough 了Mountain And Sea ,之前Shen Qian 和毕修交手的时候,在远处观望的蒙海就已经看出来了。

  他只是完全didn’t expect ,Shen Qian 远不止刚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

  “真是……terrifying 啊。”

  蒙海苦笑着发出了叹息。

  ……

  九连驻地之中。

  Shen Qian 依旧站在那点将台上,台下是重新集结的九连军士们。

  一如之前的站位,但氛围却已经是completely different 。

  不少人的目光,都是时不时的朝点将台的旁边飘去。

  在那里,堆积成山的军需正被林通带人清点着,分门别类的码放起来。

  “今日起,凡是拖欠的军需,都会足额发放到你们手上,而你们历年应得的奖金和补贴,我也会亲自去跟军部确认,差多少就补多少,七天之内,必定下发!”

  Shen Qian 目光扫过全场,loudly said 。

  台下爆发了一阵欢呼。

  经历过刚才Shen Qian 连挑三营之后,没有人怀疑Shen Qian 这句话的真实性。

  这就是Shen Qian 初步立起来的威信。

  “现在回归到第一件事上,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自省自查,整肃军纪,还有人有意见吗?”

  待欢呼声小了一些之后,Shen Qian 问道。

  无人再提出异议。

  “很好,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各位,我可以过往不究,但仅限于一般的违纪,如果有谁触犯了军法重罪,最好自己去军法司自首,或许还能落个宽大处理的下场。”

  Shen Qian 最后又提醒道。

  “连长,您之前说今天要做三件事,那第三件事又是什么?”

  魏乐忍不住问道。

  众人也是好奇的看了过来。

  “第三件事,就是重立赏罚之规,具体细节还需要我再和Hundred-Men Commander 以上的军官斟酌,不过我可以提前透露一二。”

  Shen Qian faintly smiled 道,“魏乐,正常情况下,对于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是如何奖励?”

  “报告连长,Beginner Martial Artist 阶段,每breakthrough 一段即奖励现金五千,融元丹一颗,六段之后,即变成现金一万,融元丹两颗。”

  魏乐大声说完之后,又是有些羞惭的说道,“只是因为之前九连收入太少,这些奖励已经很久没有落实过了。”

  “翻倍!”

  Shen Qian 吐出了两个字,引得所有人都是愕然抬头。

  “不,不仅是翻倍。”Shen Qian 接着道,“从今日起,所有人的月供配给翻一番,cultivation 奖励则是直接翻两番以上,以breakthrough Beginner Martial Artist 举例,现金奖励由五千变为两万,medicine pill 由一颗变成四颗!”

  “Beginner Martial Artist 六段到九段,每breakthrough 一段,现金奖励五万,medicine pill 十颗!”

  “而且即时发放,永不拖欠!”

  “符合奖励条件却没有在一天之内拿到奖励的,可以直接来找我Shen Qian !”

  “此外,如果在军营之内你能由Beginner Martial Artist breakthrough 中Martial Artist ,那我私人掏腰包,直接帮你打造一把C-Rank 的灵能武器,一套D-Rank 的Battle Armor 。“

  “我Shen Qian ……说话算话!”

  台下在短暂的寂静之后,再次沸腾。

  breakthrough Beginner Martial Artist 的五千奖励,是鹿蜀营的常规,就算是条件最好的五连,也不过将这个基础奖励提升到了八千。

  而一直被视为破落户的九连,竟是from now on ,直接将这个奖励翻了两番!
  就算是号称first under the heavens 营的虎牢军黑甲营,也merely this 了吧。

  更别提一旦cultivation base 达到Beginner Martial Artist 六段以上,奖励更加夸张。

  真正让众人呼吸粗重的,还是Shen Qian 最后一句话。

  C-Rank 长刀、D-Rank Battle Armor ……

  别说普通军士了,就算是Hundred-Men Commander 们也未必有如此等级的装备。

  连魏乐都忍不住眼红了。

  他入伍超过四年,现在还穿着一套E-rank 的Battle Armor ,而且破损极为严重,也被他视作珍宝,等闲不会拿出来。

  D-Rank Battle Armor ……他以前连想都不敢想。

  正在这时,营地门口又起了一阵喧闹。

  “怎么回事?”

  尚佐看了一眼Shen Qian ,见他没什么表示,就跃下了点将台跑过去查看情况。

  很快,尚佐就折了回来,面色有些古怪。

  “何事?”Shen Qian 何等感知,其实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的问道。

  “报告连长,一连、三连、七连、十连等连的后勤官来访,说是要将之前错占的一些物资和田地还给我们。”

  尚佐也很上道,声音极大的报告道。

  果然,本就处于亢奋状态的九连军士们,更是欢呼了起来。

  “你带人去清点一下,都收下吧。”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些Thousand-man Commander 也不是傻子,就算他们真的不知道Shen Qian 在五连做了什么,但他从五连拖走的那车物资却是实打实的。

  若到了此时他们还persist in your own wrong doings ,那Shen Qian 简直要怀疑他们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了。

  “奖励我不会吝啬,但同样的,以后对于各位的约束和惩罚也会加重,请所有人都做好心理准备,我不希望今天过后,再听到任何形式的抱怨。”

  “再有触犯军纪者,一律罪加一等。”

  Shen Qian 等众人的情绪平复了一些之后,又冷声做出了警告。

  萝卜和大棒,都是惯用手段,在场的军martial artists 也都是心知肚明,但此时,没有任何人会提出异议。

  若真的不想有任何建树,他们也impossible 进入鹿蜀营。

  这是闻名天下的精锐,而他们……也并非at first 就是废物。

  ……

  Shen Qian 没有在鹿蜀营过夜,安顿好所有前期的工作之后他就返回了学校。

  今日他算得上以thunderous method ,用最高的效率一扫沉疴,但Shen Qian 明白,要真的整治好九连,让九连不再成为人人嘲笑的废物连,而是可以比肩甚至超过五连的强军,还有很长的一section of the road 要走。

  行军打仗,高昂的士气并不能替代一切,这个道理Shen Qian 还是明白的。

  包括近在眼前的,补齐编制就是一大难题。

  今天Shen Qian 清退过后,仅是Hundred-Men Commander 连林通在内就只剩下三人,更别提普通军士的空缺。

  哪怕按照常规编制,九连也至少应当有一千五百人,缺口极大。

  现在又不是征兵季,Shen Qian 还没想好怎么补齐这个缺口。

  不过关于空缺的另外一个副官,Shen Qian 心目之中倒是有了人选,只是还需要和对方商量一番。

  既然选择进入军Martial Artist ,Shen Qian 自然不是来混日子的,他也想有一番真正的建树,最少……也要达到Eldest Senior Brother 那等地步吧?
  姜欢之名,在华夏军Martial Artist 之中可谓Heavenly God ,靠的可不仅仅是个人cultivation base 。

  Shen Qian 走到七号别墅门口,随即便是startled 。

  因为一道silhouette 正等候在这里,她完全站在黑暗处,若不是Shen Qian 目力极佳,直接走过去肯定会被她吓一跳。

  “花婶?”Shen Qian 不太确定的叫道。

  来人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正是别墅区的舍管员花婶。

  “你回来了,喏,你的快递。”

  花婶将一个包裹递给了Shen Qian 。

  “您在这等了多久了?”

  Shen Qian 有些诧异,“怎么不直接放在我门口?”

  “old woman 不敢哟,这个快递可不一般。”

  花婶laughed ,又和Shen Qian 打了个招呼便走了。

  Shen Qian 奇怪的低头看了看,随即便是一惊。

  因为在寄件人的那一栏上面,只有一个独独的“高”字。

  Shen Qian 认识几个surnamed Gao 的人?

  再联想到花婶的奇怪态度,Shen Qian 瞬间明白了什么。

  可惜等他回头,花婶早就disappeared 了,他也只能将疑问咽回肚子里。

  “teacher 会给我寄什么?”

  好奇的Shen Qian 没等进入家门,直接拆开了包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