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62

2022-03-28

  第262章 烛光
  speaking of which 大佬高好像已经失踪很久了。

  Shen Qian 也曾经询问过石定言,不过Third Senior Brother 却不肯透露teacher 的行踪,貌似是涉及到了某些机密,Shen Qian 也就不好再问。

  他只隐约知晓,大佬高离开的时间It shouldn’t be 短。

  离开Jing City 已有两月,Shen Qian 还真有些想家了,可惜暂时估计都没什么时间回去了。

  包裹没有寄件地址,也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只能回头再去问问花婶了。

  拆开包裹,其中装的却是一本线装书。

  Shen Qian 翻开书页看了看,随即startled 。

  “Symboless Heavenly Book ?”

  Shen Qian 纳闷的翻完了全书,又放在灯光下左看右看,硬是一个字都找不到。

  他又按照影视里看过的片段操作了一下,直到差点把书给烧了,Shen Qian 终于不敢再乱来。

  “奇怪,teacher impossible 这么无聊,那正确的打开方式到底是什么?”

  Shen Qian 结合自身实际思索了一下,忽的divine light flashed 。

  难道……

  内核涌动,Shen Qian 的双眸瞬间融入了一层淡淡的golden light 。

  而那书页之上,也果然是浮现了一行行文字。

  “《Immemorial ·body refinement 篇》和《混元·spirit refinement 篇》的完整method ?”

  Shen Qian 一愣之后,随即便是巨大的惊喜。

  这种喜悦甚至不比Shen Qian 元气化力的时候小。

  他如今最大的痛点就是cultivation speed 的桎梏,坐惯了高铁,陡然变回绿皮火车,恐怕换谁都受不了。

  更别提因为开了十窍的缘故,同等realm 下Shen Qian 需要凝练的元气本就远胜常人。

  江中军武偌大的图书馆,无数cultivation method ,无论是常规的像江陵王创造的经典cultivation technique 《聚元九篇》,亦或是冷门的小众的,比如一些上古遗留下来的method ,还有Shen Qian 耗费了不少积分从百王殿里兑换的珍贵secret technique ……

  全都对Shen Qian 形同鸡肋。

  开十窍是来自system 的最大馈赠,但同样的,也让Shen Qian 的physique 变得极为特殊,寻常method simply 不适配他。

  大佬高送来的完整cultivation technique ,无疑就是及时雨了。

  Shen Qian 兴奋了一阵,等冷静下来正要走回别墅,他忽的frowned ,又想到了另一个细节。

  “teacher 肯定不会给我一本看不了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而这cultivation technique 又是直接送到我手下,也就是说,在他的视角里,我肯定能发现无字书的秘密,可是问题又来了……”

  “teacher ,是怎么知道我已经凝聚了精神内核的?”

  Shen Qian 细思极恐。

  他离开Jing City 的时候虽然spirit strength 也算强大,但距离凝聚内核可还有not small distance 。

  这段时日teacher 应该是去了某个极为遥远的地方,is it possible that 对方掐指一算,就知道自己的spirit strength 有了重大breakthrough ?
  此外,若不是来江中军武,恰好遇到了程青青,Shen Qian 估计都不一定能成功凝聚内核。

  总不会teacher 连这种意外都算进去了吧?
  这么一想,Shen Qian 忽的有些脊背发凉的感觉。

  还没等他捋清楚,一道淡笑声忽的在背后响起。

  “Shen Qian ,你这是见鬼了吗,怎么大晚上的在这冒冷汗?”

  Shen Qian 一惊,转身看清来人,赶紧行礼道:“校长!”

  无声无息出现在Shen Qian 背后的,正是江中军武的名誉校长平阳伯。

  speaking of which 对方还是Shen Qian 名义上的主导师,只是迄今为止,Shen Qian 只上过一次对方的课。

  因为不确定自己进入“门”的那天,平阳伯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所以Shen Qian 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想过要主动去拜会对方。

  “你没事吧?”平阳伯上下打量了一眼Shen Qian ,目光在Shen Qian 手中的无字典籍上稍微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挪开。

  “校长,我没事……就是最近鬼片看多了,刚才有点疑神疑鬼。”

  Shen Qian chuckled 道,倒也没有去遮掩手中的典籍。

  这种举动对于王侯而言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说完之后,Shen Qian 却是一顿。

  因为他突然想起之前听过的一个说法,在王侯面前没有人能说谎。

  但自己刚才显然是说谎了。

  正在Shen Qian 内心忐忑的时候,平阳伯却是一said with a smile :“你都已经踏入Mountain And Sea 了,还怕所谓的鬼怪?”

  咦?
  Shen Qian 心中活跃起来。

  好像……也不是不能说谎啊。

  Shen Qian 不确定那条规则是不是只对Mountain And Sea 以下有效,但既然传言对他不属实,那无疑是个利好消息。

  “hehe ,人嘛,总会有各自的童年阴影,要是鬼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反而不怕了。”Shen Qian 挠头道。

  “you brat ……”平阳伯失笑。

  “校长,您是专门来找我的吗?”Shen Qian 邀请道,“要不要进去坐坐?”

  “坐倒不必了,我只是有一个疑问。”

  平阳伯摇摇头,笑容收敛,盯着Shen Qian 问道,“那晚进入‘门’内的人,是你吗?”

  Shen Qian 心中“ge-deng” 一下。

  其实在看到平阳伯的瞬间,Shen Qian 就已经猜到了什么。

  对方,恐怕也只可能因为这个而来。

  但说实话,Shen Qian 很纠结。

  那日玄溟侯和他的谈话,Shen Qian 至今一字不漏的记着。

  江中军武事件一直是平阳伯在全权处理,包括这道“门”的封印也是对方布下。

  对方真的对“门”内的情况一无所知吗?

  明明江承夜和那些人都还活着,还有Ding Yi 的mother ……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外界一点消息都没有?

  而平阳伯,似乎也从来没有派遣过powerhouse 入内。

  这背后一定有什么Shen Qian 不知道的隐情,就如同当初“囚女之泪”那个Bounty Mission 背后的事件一样,Shen Qian 并不太想掺和进去。

  他很有自知之明,以他现在的实力,如果不小心踏入了王侯的棋局,粉身碎骨那真的是瞬间的事情。

  这种种原因,就导致Shen Qian 对平阳伯本身也产生了一定的疑虑。

  “校长,有人进入了‘门’内?”Shen Qian 很快有了决定,愕然抬头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平阳伯眼睛略微眯了眯,短暂的沉默后,他摇头道:“既然你不知情,那就算了。”

  “校长,当年那件事情……”Shen Qian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probed 。

  “当年的事我所知道的,和你能知道的不会相差太多,所以我回答不了你什么。”

  平阳伯直接打断了Shen Qian 。

  “那‘门’后到底有什么您知晓吗?”既然开口了,Shen Qian 干脆问到底。

  “那道‘门’别说王侯,Mountain And Sea 也不一定能通过,我曾经派过一些人,但没有一人走出来。”

  平阳伯还是摇头。

  “我知道了,校长。”见平阳伯话锋如此严密,Shen Qian 也不好再问。

  “将重心放在Nine Heavens 之争上吧,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平阳伯faintly smiled ,不再逗留,身形如幻影一般消散。

  Shen Qian 面无表情的走回了家门,直到靠在门背上才松懈了下来,随即吐出了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平阳伯越是什么都不说,Shen Qian 的疑虑就越重。

  他总觉得平阳伯impossible 什么都不知道……

  真是蛋疼,如果只是江承夜的话,Shen Qian 也可以撒手不管这件事,但现在还涉及到了自己的未来岳母,那就不能不三思了。

  Shen Qian 总觉得这些王侯和王侯之下的Martial Artist 都不太一样,每个人身上都好像有无数秘密,反正Shen Qian 是一个都看不透。

  难搞。

  而此时,Shen Qian 还想搞清楚另外一个疑问,不然他不太安心。

  只是……问谁合适呢?

  肯定不好直接问王侯,那就只能问王侯之下的最powerhouse 。

  Eldest Senior Brother ?
  算了,Shen Qian 都没他的电话。

  想起了审判当日的惊鸿一瞥,Shen Qian 干脆摸出了手环,拨通了虽然存过但从来没有打过的那个号码。

  “……”

  电话很快接通,但那边却没有任何声音。

  “澹台Vice Principal ?”

  Shen Qian 只能出声喊了一句。

  ”en. ”电话之中响起了一个简短的鼻音,一如澹台沁的风格。

  “那啥,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

  “我在教室。”

  嗯?
  Shen Qian startled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卧槽……我只是想语音通话,没说要直接见面啊!
  但Shen Qian 显然impossible 再打一个电话出去,只好brace oneself 出门。

  虽然澹台沁没有明说,但她所在的教室一般都是那一个,就是Shen Qian 只去过一次的环形阶梯教室。

  说起这件事Shen Qian 记得自己还在校园网的论坛上看过一个吐槽贴。

  大意是指明明选择了最强的澹台沁作为导师,但别说日常见面指导了,就算是固定的公开课也没上过几次。

  学生之中的请假王无疑是Shen Qian ,但若是在教授之中也票选一个水课王,澹台沁绝对是第一。

  她上过的课,估摸着比平阳伯还要稀少。

  ……其实细数起来,Shen Qian 也多少沾点罪魁祸首的嫌疑。

  此时已经是深夜,Shen Qian 又看了一眼课表才知道,原来今天正好是澹台沁上课的日子。

  只是对方怎么这么晚了还待在教室?
  至于Shen Qian ,因为入伍履职的关系,学校又给他批了几天假,所以才不知道情况。

  整栋教学楼漆黑一片,只有阶梯教室亮着昏黄的光,Shen Qian 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澹台沁站在讲台之下,正盯着黑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Shen Qian 瞥了一眼,只见黑板上有三条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的剑痕,正是第一堂课的时候澹台沁所留。

  Shen Qian 大概记得这里面好像还有一个考核,如果通不过就要被清退。

  “找我何事?”

  澹台沁没有转头,只是indifferently asked 。

  Shen Qian 小心的观察了一眼对方的侧脸。

  那个在Celestial Court 和他并肩的“澹台沁”,理论上应该是已经回归了本体,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个澹台沁,又会保留多少记忆?
  不过看对方很平静的样子,估摸着温柔版的澹台沁的确信守了诺言,并没有将Shen Qian 就是夜闯梅苑之人的事情透露给本体。

  不然以澹台沁的性格,应该早就一剑杀了自己才对。

  “呃,Vice Principal ,我其实就是想知道,以前我曾听闻,无人能在王侯面前说谎,这句话是真的吗?”

  Shen Qian 直接问道。

  他敢于和澹台沁探讨这个问题的原因,就在于对方其实也是违规进入了“门”的人,两人心照不宣,所以对方应该知道自己在问什么。

  “也对,也不对。”

  澹台沁先是nodded 随即又是摇头。

  “什么意思?”Shen Qian 一愣。

  “王侯之下,确实无人能在王侯面前说谎,但……也分情况。”

  澹台沁依旧凝视着黑板,淡淡的解释道,“等闲Martial Artist ,自然会被一眼看穿,但若踏入Mountain And Sea ,有内核遮掩,除非王侯以特殊手段探查,否则也impossible 直接分辨。”

  “这个特殊手段是指?”

  “比如搜魂摄魄、比如觅因果、比如观世间、比如……问三生。”

  澹台沁一顿之后才说出了最后三个字。

  Shen Qian 瞬间了然。

  so that’s how it is !

  澹台沁列举的这些,无疑都是某种Divine Ability ,而Shen Qian 直接体验过的就有“观世间”和“问三生”。

  那Shen Qian 就放心的多了。

  起码没有直接在平阳伯面前露出什么weak spot 。

  “many thanks Vice Principal ,那我回去了。”感觉今晚能安心睡一觉的Shen Qian 直接告辞。

  “你……要走?”

  然而Shen Qian 脚步刚动,就听澹台沁轻声道。

  恍惚间澹台沁似乎还转头看了他一眼,只是动作太快,以至于像是错觉。

  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应该走吗?

  Shen Qian 有些迷惑,subconsciously 问道:“Vice Principal ,您刚才说什么?”

  但澹台沁却是沉默了。

  一时间不知道澹台沁到底是何意的Shen Qian ,小心的出声probed :“您想我留下来……陪你?”

  说完之后Shen Qian 就想给自己一嘴巴。

  这是高情商的人该问出来的问题吗?
  以澹台沁的性格会受得了?

  但诡异的来了,在Shen Qian 懊恼的时候,澹台沁却是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仰头无声的注视着黑板。

  感觉澹台沁像是在默认的Shen Qian ,虽然心中觉得有些荒谬,但还是迟疑的挪动了步伐,走回到了澹台沁的身边。

  “cough cough ,Vice Principal ,要不坐下来聊?”

  Shen Qian 想要确认一下是不是幻觉。

  眼前silhouette 一晃,当Shen Qian 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澹台沁已经在课桌前坐了下来。

  卧槽……这确定不是个“假身”?
  胆子彻底大了起来的Shen Qian 就也在澹台沁对面坐了下来。

  只开了夜灯的教室里,那昏黄光线下的脸颊,透着惊人的美,只是对方却眼睑低垂,并没有看Shen Qian 。

  “要不……喝点?”

  开始尴尬的Shen Qian ,从戒指里摸出了一瓶红酒,询问道。

  “好。”

  澹台沁gently nodded 。

  我一定是在做梦……

  虽然心中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但Shen Qian 还是利索的倒了两杯红酒,甚至还在桌上点了一根蜡烛,营造了一点氛围感。

  在这个过程之中澹台沁只是眉头蹙了一下,却是没有其他表示。

  “cough cough ,Vice Principal ,要不您和我说说Mountain And Sea 的详细划分?”

  Shen Qian 没话找话,干脆继续试探,“我看教科书的记载,好像没有‘侍神’this realm 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