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63

2022-03-30

  第263章 Mountain And Sea 之分
  关于Mountain And Sea 的realm division ,其实也不能算强行找话题,这确实是Shen Qian 最近的疑惑之一。

  虽然his realm 还没有到达Mountain And Sea ,但battle strength 却是提前抵达了。

  早一点明晰Mountain And Sea 的realm ,有助于Shen Qian 认清自己,避免装逼的时候撞到铁板上。

  “你看到的是什么?”

  澹台沁盯着那red 的酒液发了一会呆,才淡淡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Mountain And Sea ,是Martial Artist 之中最为mysterious 的一个realm ,也是powerhouse 和弱者真正的dividing line ,更是超凡的开始……”

  Shen Qian 回想之前在大四教材上看到的,沉吟着说道。

  “按照教科书的记载,不提之前的寻道和问道,在开道之后Mountain And Sea 可分为three realms ,这three realms 以三光Sun, Moon, and Stars 命名,分别为‘逐日’、‘踏月’以及‘追星’。”

  “我看了看其他典籍的补充,它们其实也分别对应三才的Heaven, Earth and Mortal 。”

  “但我的迷惑就出现在这里……”

  Shen Qian 话音paused ,见澹台沁没有打断,才继续说了下去。

  “可教科书之上,却没有为这three realms 排序,关于具体描述更是语焉不详,至于Vice Principal 您在……cough cough ,您提及的‘侍神’realm ,更是完全没有提及。”

  一想到这里,Shen Qian 又忍不住吐槽。

  为什么教科书记载的东西要么残缺,要么就模糊?
  反正完全按照教科书来的话,没有任何人指导的话,Shen Qian 还真不信谁能顺利的踏入Mountain And Sea 。

  估计在中Martial Artist 或者高Martial Artist 阶段就已经卡死了。

  ……论导师的重要性。

  “因为逐日、踏月和追星,并不是三个排序的realm ,而是并列。”

  澹台沁呷了一口红酒,indifferently said 。

  “并列?”

  Shen Qian 身躯一震,这一刻他好似突然想通了什么,subconsciously 问道:“是不是和每个人的Dao’ 有关?”

  ”en. ”

  澹台沁gently nodded ,“按照高度,道可分三六九等,按照宽度,道可分大道小道,依照道的类型,还可分天之一道、地之一道和人之一道。”

  Shen Qian 之前对于“Dao” 的了解,仅限于大道脉络和道的高度,但此刻他听出了更多东西。

  显然,关于Mountain And Sea 的realm division ,就和澹台沁口中的三才之道有关。

  “那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

  Shen Qian 沉思道:“若是走的天之一道,那便是逐日Mountain And Sea ,若是走的地之一道,就是踏月Mountain And Sea ,而人之一道,则对应追星Mountain And Sea 。”

  ”en. ”

  “那孰强孰弱?”

  Shen Qian 问出了最核心的问题。

  “没有most strong in the Dao ,只有最强的人。”

  澹台沁将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变空的高脚杯递给了Shen Qian ,轻声道:“三种路数各有利弊,天之一道battle strength 强大,但几乎不可复制前人的路,每走一步都极为艰险。”

  “但天之一道却有一个公认的好处。”

  “什么好处?”

  Shen Qian 看了一眼自己还剩大半的酒杯,诧异于澹台沁竟然喝得这么快,但还是赶紧帮对方满上。

  心中却是忍不住在嘀咕,这酒度数可不低啊,不过身为Mountain And Sea ,应该不容易醉吧?
  虽然手中的红酒是程青青送他的,据说加了一些“料”,专供Martial Artist 。

  “好处便是,天之一道一旦走通,必成王侯。”

  澹台沁的脸颊上不知何时悄然染了一些红晕,让那本来冷淡的五官也多了几分生动。

  “王侯!”

  Shen Qian eyes shined 。

  他忽的想起,很早以前Old Liu 就和他说过,要成就传说中的王侯,要么对Human Race 的生死存亡作出大贡献,要么就是开辟一条新道。

  “新道新道……无人走过的道不就是新道吗,原来是这个意思。”

  Shen Qian 琢磨道。

  至于走天之一道的坏处,其实也很明显了。

  Mountain And Sea 有多少,王侯又有多少?

  Shen Qian 估摸着,天之一道的难度应该是三种realm 里最大的。

  “那地之一道呢?”

  Shen Qian 又接着问道。

  “地之一道的好处在于,从古至今,半数以上的Mountain And Sea 都走入了地之一道,可以借鉴和汲取的经验太多。”

  不知道是不是Shen Qian 的错觉,澹台沁的神态好像又轻柔了一些。

  “只要innate talent 足够,地之一道是最容易走到profound 处的道,也是最不容易崩坏的道。”

  “就是稳呗。”

  Shen Qian 听明白了。

  很显然,踏月Mountain And Sea 是最不容易出现闪失的一条路。

  “坏处是,地之一道最难登顶,初代九王,只有两人是靠地之一道成就王侯。”

  澹台沁一口喝尽杯中酒,然后又把空杯子递了过来。

  你搁这喝啤酒呢?
  Shen Qian 心中嘀咕,但还是极为麻利的帮澹台沁倒上了酒。

  “人之一道,既是最难走的道,又是最容易走的道。”

  不等Shen Qian 发问,澹台沁已经继续说道。

  “成为Lord of the entire City 走的民道,是不是就是人之一道的一种?”

  Shen Qian looked thoughtful 。

  他还记得当初在Jing City 的时候,City Lord 柴皓天曾经和自己深谈过一次,大意是让Shen Qian 接替他成为下一任Jing City 之主。

  其中的一大好处,就是可以快速汇聚民意成就民道。

  道成当日,道便可高三丈!
  而寻常Mountain And Sea 得道,一般也就是two zhang 左右。

  从这个角度,便可以理解澹台沁为什么会说人之一道是是最容易走的道。

  最难也很好理解。

  因为人之一道要走到极致,应该就是True King 道,这种道路不仅狭窄,而且只能出现在特定情况之下,故而登顶也就极难。

  “那初代九王之中,有人走了人之一道吗?”

  Shen Qian 纯属好奇的问了一句,在将杯子递给澹台沁的过程之中,却是不小心碰触到了对方略微发烫的手指。

  Shen Qian 紧张了一下,但见澹台沁若无其事的模样,不由暗骂自己good-for-nothing 。

  对方身上他哪里没碰过,至于怂成这样吗?
  ……虽然现实是Shen Qian 依旧坐得规规矩矩,脸上保持着职业微笑。

  ”en. ”澹台沁slightly nodded ,再次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据我所知,江陵王便是如此。”

  江陵王?
  Shen Qian expression congeals 。

  初代九王之中,若论在民众之中威信最高,留下的东西最多的人,就是江陵王。

  对方已经隐隐有着九王之首的风范,可以说现代Martial Artist 的大半体系都是由对方亲手主导建立。

  而现代Martial Artist 的第一本元气的吐纳cultivation 法也是对方所创。

  Shen Qian 还记得在得到system 之前去参观博物馆的时候,也是江陵王的item 最多。

  或许是在当时秩序毁灭的特殊社会背景下,江陵王才成就了人道王侯。

  如此看来,初代九王之中,一人走了人之一道,两人走了地之一道,剩下六人估摸着都是天之一道。

  要想成就高,似乎还是天之一道最为靠谱。

  说实话,对于自己要走什么道,Shen Qian 大概才是最迷茫的那个。

  原因无他……选择太多了。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登临道海,就可以在各种大道之中反复横跳。

  可那些道毕竟不是他自己的道。

  虽然Shen Qian 觉得自己好像也不用纠结,system 永远会给出最好的答案。

  当!
  Shen Qian 和澹台沁碰了一下杯,却是变得有些心不在焉。

  搞懂了前因,Shen Qian 大概也明白为什么教科书没有详细去表述其中的区别了。

  问道和寻道,对于Martial Artist 来说是踏入Mountain And Sea 之前最重要的步骤。

  排除Shen Qian 这种异类,寻道的过程完全和innate talent 无关。

  唯有认清本心,找到最合适自己的路,才能成功得道。

  骄傲如Liu Changqing ,不也卡了数年才得门而入。

  提前知道了Heaven, Earth and Mortal 的区别,想都不用想,只怕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走天之一道,毕竟那是最有可能成就王侯的道路。

  但这一条路的success rate 又实在太低,不适用于大部分人。

  Shen Qian 估计着,大部分人应该是在成就Mountain And Sea 之后,才能明晰里面的区别。

  “那Vice Principal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就是因为走的路不同,所以逐日、踏月或是追星的Mountain And Sea ,在具体realm division 上也有不同?”

  Shen Qian 又开了第二瓶酒,接着问道。

  “无论是哪种Mountain And Sea ,皆可以9th Heavenly Layer 来划分battle strength ,名称各有不同,只是同阶之中,以天之一道的Mountain And Sea battle strength 最强。”

  澹台沁以手杵着下巴,脸上已经布满了醉人的红晕,柔声道:“‘侍神’是人之一道两重天的命名。”

  “所以侍神境就代表的是一个走了人之一道且breakthrough 了两重天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咦,不对!”

  Shen Qian 先是subconsciously nodded ,随即又是一惊。

  他是看过澹台沁的大道脉络的。

  那凌厉的sword dao ,怎么看都不像是最温和宽厚的人之一道。

  “等等……莫非Vice Principal 您也走了两条道?”

  但Shen Qian 很快就醒悟,惊讶道:“而这两条道,是可以跨越Heaven, Earth and Human 的?”

  他以前就知道,道并非可以只走一条。

  很显然,唯有走了两条道才能解释澹台沁的情况。

  “你如何知晓我的另一条道是什么?”

  Shen Qian 还在恍然,忽的听见澹台沁indifferently asked 。

  我去……

  冷汗刹那从Shen Qian 额头流下。

  一时嘴快,加上酒精的麻痹作用,他把这茬都给忘记了。

  虽然Shen Qian 知晓了“侍神”的事情,但理论上他不应该知道澹台沁的另一条道才对。

  毕竟this thing ,要么澹台沁主动展示给他,要么就是Shen Qian 早已经看过……

  守了这么久连澹台沁施展Divine Ability 都没查探出来的秘密,却被自己顺口说了。

  Shen Qian 很懊恼。

  但就在Shen Qian 全身紧绷,随时准备掀桌逃跑的时候,想象之中的rainstorm 却并没来到。

  澹台沁放下了酒杯,凝视着黑板上的那三道剑痕,轻声道:“当初我留下这三道剑痕,原本就是为了试探你,唯有目睹过我大道脉络的人才能轻易破解吗,可惜却并没用上。”

  “en? ”

  总感觉哪里不对的Shen Qian ,startled 之后迅速抬头。

  他看到那原本冷艳的五官上,迅速绽放开了一抹熟悉的温柔。

  “……是你?”

  明白了什么的Shen Qian 无比惊喜。

  显然,眼前这个澹台沁正是天境里的温柔版,怪不得对方没有一剑杀了自己。

  “你怎么会……”

  Shen Qian 正想询问,澹台沁已经站起身来,将白皙修长的手掌递到了Shen Qian 面前,打断了Shen Qian 的问题。

  “会跳舞吗?”

  “呃,不会……不过我可以现学!”

  Shen Qian 握住了澹台沁的手,在脑海之中迅速搜索到了交际舞的电视片段,并在一秒之内记住了所有动作。

  讲台和课桌被无形的力量推开,在阶梯教室之中留下了一片空地。

  Shen Qian 轻轻拥着澹台沁,在舞池之中滑动着步伐。

  澹台沁明显也不擅长这种舞蹈,也可能是醉了,不时会踉跄一下。

  但Shen Qian 能感觉出来她很放松,她甚至没有用Martial Artist 的力量去矫正,窈窕的躯体随着Shen Qian 摆动,面目始终柔和。

  一曲终了,澹台沁忽的推开了Shen Qian 。

  “我不太会跳现代的舞。”

  在Shen Qian 还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不知哪里飘起了一丝琴声。

  那ancient zither 之声逐渐清晰起来,在阶梯教室之中回荡。

  饱满的月光竟是诡异的穿透了天顶,洒落在那静静伫立的black skirt 女子身上。

  某一刻,随着琴声再起,她忽的动了。

  长发如瀑,随着她的动作在夜风中飞舞,black 裙摆垂落地面,如花蕾一般绽放。

  随着琴声越加悠扬,她就在月光之中婉转流连起来。

  时而如轻云般慢移,时而如疾风般旋转,时而朦胧飘渺,时而千娇百媚。

  她的长袖开合遮掩,让本就绝世的容颜越加的仪态万千。

  从未有哪一刻,Shen Qian 觉得自己和她的距离如此遥远。

  她明明近在眼前,正用最热烈的姿态为自己独舞,但又好似远在天边,触不可及,aloof and remote 。

  恍惚间,Shen Qian 闻到了一丝浓烈的花香,只是他一时难以分辨到底是哪种花。

  无论是在现实中、电视上亦或是梦里,Shen Qian 都从没看过这么美丽又震撼的舞蹈,早已不自觉的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她好像已经在这里舞动了千年万年,早就跳尽了Human World 的离合悲欢。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Shen Qian 喃喃自语,一行清泪不受控制的缓缓流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