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64

2022-03-30

  第264章 大狙
  dīng líng líng !
  Shen Qian 从睡梦之中惊醒,拿过一旁震动的手环,疲惫的神色瞬间转为温柔,随即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Ding Yi 打来的。

  从到达北都之后Ding Yi 就一直处于高强度的训练之中,最近终于清闲了一些,两人的通讯也好似恢复到了高考之前的状态。

  昨天Shen Qian 才从Northern Martial 返回,完成了这个月的最后一次课程。

  Shen Qian 也说不来那种感觉,明明他和Ding Yi 算得上半个childhood sweethearts ,又是最早确立了关系,但对于Ding Yi ,Shen Qian 反而是最cautiously 的。

  两人的日常通话也极为含蓄,鲜少有什么你侬我侬的情话,反而大部分时间,Ding Yi 都是在和Shen Qian 探讨武道。

  值得一提的是,Ding Yi 已经在三天之前breakthrough 了高Martial Artist 。

  其速度之快,比起如今号称“北都之星”的王朔也没有慢上多少。

  一般的天才,能在大三之前breakthrough 高Martial Artist 就已经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但Ding Yi 入学Northern Martial ,哪怕连上暑假的两个多月,也不过半年不到。

  而且Shen Qian 隐约知晓,Ding Yi 的开窍数量也不低,也就是说,对方的真实battle strength 应该还远在高Martial Artist 一段之上。

  若非Shen Qian 是个挂逼,那还真只有仰望的份。

  时常在视频之中看到Ding Yi 疲倦的模样,Shen Qian 却无法出言苛责。

  他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只是至今为止,Shen Qian 都无法说出在天境之中见到了Ding Yi mother 的事情。

  她已经够拼了,不需要再加重什么筹码。

  而且Shen Qian 心知肚明,以Ding Yi 如今的实力,还远远达不到能进入天境的地步。

  他更不愿让对方受到打击。

  煲了五分钟电话,到了晨练时间,两人便默契的道别。

  挂断电话之后,Shen Qian 靠在床头发了会呆。

  距离澹台沁为他跳舞那一夜,已经过去了十天有余。

  那晚之后,Shen Qian 再没有见过澹台沁。

  他不知道对方去了哪里,课程也暂时停了,搞得选择了澹台沁为导师的军martial arts 生们,又是一阵怨声载道。

  不得已之下,平阳伯只有亲自代课,这才算是平息了不少怨言。

  Shen Qian 不知道澹台沁怎么了,但那天对方月光下的独舞,Shen Qian 只怕终生难忘。

  那一刻,她不再是传说中的Mountain And Sea 杀神,extinguish sect 屠夫,而是一个集世间万千光彩为一体的奇女子。

  Shen Qian 隐约感觉那支舞蹈并不寻常,但又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只是单单从自己竟然被跳哭了这件事,就可见一斑。

  这十来天的时间虽然拿到了Immemorial Body Refinement Art 的后续cultivation technique ,但Shen Qian 没有急着cultivation 。

  这一个月他的进步实在太快太快,他现在更需要的是沉淀。

  单是Essence Power 的种种妙用,就足够Shen Qian 消化许久。

  更别提因为拔苗式的增长,前段时间Shen Qian 的力量掌控程度再度下跌到了90%之下。

  除了日常cultivation 《Arhat 金身》的Divine Ability 和打磨力量之外,Shen Qian 近段时间更多是将重心放在了spirit strength 的cultivation 之上。

  《混元spirit refinement ·中篇》在Shen Qian 脑海之中形成了一个新的禁忌projection 。

  那是一个笼罩在迷雾之中的巨大影子,看不清晰全貌。

  Shen Qian 要做的也很简单,就是观想它。

  从刚开始的数秒就崩塌,到现在能撑到半分钟以上,进步非常明显,而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也早就breakthrough 了2000F的关卡,达到了2300F左右。

  Second Senior Sister 程青青也给过Shen Qian 一些spirit strength cultivation method ,诸如什么《梅花九弄》、《浮屠问心》等等。

  但比起这些花里胡哨的,Shen Qian 还是觉得混元诀这种简单粗暴的更适合自己。

  只是不知为何,那迷雾之中的巨大影子总是给Shen Qian 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可惜到目前为止,Shen Qian 还看不清对方到底是什么。

  看了一眼今天的课程,没什么重要的,Shen Qian 就径直去了学校东区。

  而赵克一和耿千秋,早就等候在了路边。

  “Shen Qian !”

  看到Shen Qian ,身上已经沾满了晨露恍若雕塑的两人瞬间活了过来。

  “今天轮到you two 了吗?”

  Shen Qian 倒是没什么意外,只是随口问道。

  ”en. ”赵克一nodded ,将手中的fourth layer 食盒递了过来,“你的早点。”

  Shen Qian 打开食盒确认了一下。

  “超大份牛肉粉丝汤、蒜蓉虾仁锅贴、川味爆炒老干妈饱食丹金牌焖饭、老京都杂酱面……不错。”

  Shen Qian 满意颔首。

  这些都是江中军武各个食堂的招牌美食,一般都加了诸如饱食丹的特制成分,不过Shen Qian 如今胃口极大,所以需求的分量依旧远胜常人。

  别小看只是带个早点的事情,要买齐这些早点,需要来回跑七个食堂,有的还是限量供应,更是得提前就去排队,极为麻烦。

  “Shen Qian ,这是高等数学上周布置的作业,这是dissection 学要交的monster beast 细胞标本,还有你提过的关于‘论现代Martial Artist 战争的机动性’的论文,我已经帮你写好了。”

  耿千秋则是打开了背包,从里面摸出了好几个文件夹递给了Shen Qian ,“九千字,一字不少。”

  “谢谢,辛苦了。”

  作为江中军武New Generation 表,全国武状元,Shen Qian 其实也不想这样。

  但没办法,他时间太少,而很多偏理论的课程又经常会布置各种学术作业,虽然Shen Qian 觉得那些teacher will not 为难他,但他身为班长,总还是得顾忌一点脸面的。

  于是就只有让别人代劳了。

  所幸赵克一、岳大侃这群人,先不管性格如何,但却都是实打实的学霸,帮Shen Qian 搞定课后作业还是问题不大的。

  “走吧,抓紧时间。”

  收钱办事,Shen Qian 也就招呼两人走进了旁边的小树林。

  几分钟之后,Shen Qian 飘然而去,又过了一会,bloody nose and swollen face 的两人才从其中走了出来。

  “Shen Qian 真是越来越变态了,完全感知不到他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耿千秋正在将骨折的手臂扶正,同时龇牙咧嘴的说道。

  “确实,但更terrifying 的是,明明他展现的力量并没有强过我们多少,但却有一种惊人的oppression ,以二敌一也讨不了丝毫的好。”

  赵克一也是脸色沉凝。

  Shen Qian 好不容易又回归了校园,而且也没有乱跑,作为反Demon King 组织的赵克一and the others 自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

  说实话,最初Shen Qian 提出一打二的时候,赵克一是很不高兴的。

  但现在他已经隐约明白,Shen Qian 实际上是在给他们留面子。

  作为同样extremely talented ,赵克一不喜欢这种挫败感,更恐怖的是……他却正在习惯。

  面对完全无法用常理解释的Shen Qian ,只怕谁都会这样。

  “真憋屈啊……我现在都不想着追上他了,只求不要落得太远。”耿千秋也是叹息。

  想起当初高考,他还对Shen Qian 敌意满满,曾将对方视为一生之敌。

  如今才知道这种说法何等可笑。

  虽然不愿承认,但……他确实没资格。

  “你听说过‘Extreme Realm ’吗?”回想着这些天和Shen Qian 交手的经过,赵克一looked thoughtful 的说道。

  “什么Extreme Realm ?”耿千秋有些懵。

  “我在百……在一个地方听说过两个字,传说,踏入Extreme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在同阶就是无可争议的神,那代表着绝对的力量掌控和至高的战斗技巧。”

  赵克一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Shen Qian 就踏入了这所谓的‘Extreme Realm ’?”耿千秋一惊。

  “应该还没,但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他好像正在不断接近……”

  赵克一muttered 。

  ……

  “力量掌控度应该已经重新达到90%了,只是距离system 轻易便能达到的Extreme Realm ,却是还有not small distance 。”

  车外的风景在快速流逝,Shen Qian 却也在审视着自己。

  和耿千秋、岳大侃and the others 的日常战斗,倒也不仅仅是为了谋取那点“福利”。

  这些战斗,对于Shen Qian 一样有用。

  压制自己的力量去战斗,这本身也是一种打磨的方式。

  更别提赵克一and the others 同样是peerless genius ,时常和他们交流一二,Shen Qian 也并非一无所得。

  比如现在,Shen Qian 对于“影刃”的掌控已经称得上是收发随心,变化自如,应该已经近乎“Perfection ”。

  随着军用的黑绿色装甲车缓缓停下,Shen Qian 也收起了思绪,在司机帮自己开门之后下了车。

  “连长好!”

  门口守卫的军士瞬间挺直脊背,扯着脖子loudly shouted 。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大步走进了九连的营地。

  入目,便是一派in a frenzy 的建设景象。

  这十几天来,Shen Qian 算是两点一线,在学校和军营之间奔走。

  虽然尚佐常驻这边,但Shen Qian 也清楚九连如今初立,他若是撒手不管难免会影响刚刚立起来的军心。

  在其他连陆续将侵占的土地归还后,九连的营地面积也等同于比之前扩大了两倍有余,所以这段时间九连的军士们除了操练之外,便主要是在重建营地。

  一路上到处都是高声的问好,Shen Qian 却没有露出多少笑容,只是gently nodded 。

  “治军当从严。”

  这算是Shen Qian 秉持的理念之一。

  走到政务区,尚佐迎了上来,Shen Qian 在对方的陪伴下正欲进入办公楼,却注意到在不远处的另一个营帐之外,有不少陌生的青年穿着常服正在排队。

  “那些就是最近招募的新兵?”Shen Qian 问道。

  九连建制不全,虽然impossible 一下子补齐,但Shen Qian 也让尚佐先尝试了一些办法。

  “报告连长,鹿蜀营昨天进了一批新人,据说都是从普通部队选拔出来的精锐,根据余统领的指示,我们九连可以优先挑选,这些都是我选出来的新人,但是数量只有两百不到。”

  尚佐答道。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

  普通部队,就是如同地方军、守备军等部队,进入的门槛不会太高,只会有基本的体能要求,这些人能从普通部队脱颖而出进入江中军,也算是某种晋升了。

  余守巳显然是因为上次故意考验Shen Qian 的事情而觉得对Shen Qian 有所亏欠,虽然还不太好意思见Shen Qian ,但让九连优先挑选,也算是一点表示了。

  Shen Qian 眼神暼过那长长的队伍,正要转身,却是忽的一愣。

  他又将目光投了过去。

  “连长,怎么了?”尚佐察觉到Shen Qian 的异常,不由问道。

  “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过往罢了。”

  Shen Qian 收回目光,随即感慨般的摇头一笑,转身进入了办公楼。

  尚佐虽然疑惑,但也不便多问,急忙跟上。

  ……

  另一边,长长的新兵登记队伍之中,也正有一个青年低垂着头颅。

  似是察觉到那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消失,青年这才敢lifts the head 来,只是冷汗却已经浸湿了脊背。

  他从未想过当有一天再见,自己却已经连承受对方视线的勇气都没有。

  “赵鑫,你没事吧,怎么全是汗?”

  “不会这就开始紧张了吧……”

  “hahaha ,也不怪他,其实我也有点紧张,这可是闻名天下的江中军鹿蜀营,更别提我们还有一个Legendary 连长。”

  周围的人在低声的议论和憧憬,恍若劫后余生的青年却是一言不发,只是目视着那远处的办公楼,目光复杂。

  ……

  赵鑫竟然进入了鹿蜀营九连,Shen Qian 也着实有些意外。

  后来想一想也正常,因为Shen Qian 的关系,赵鑫的大伯一家被流放,赵鑫本身也受到了处分,但终归只是学生,受损的也主要是前途。

  想来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原本应该可以进入精锐部队的赵鑫,才只能选择进入普通部队。

  而对方天资在ordinary person 之中不算差,脱颖而出再到精锐部队也就不足为奇了。

  “世事无常啊!”

  Shen Qian 感慨了一句,这才将目光落到了眼前一道合金大门之上。

  验证了虹膜之后,大门缓缓开启,Shen Qian 走了进去。

  灯光自动亮起,露出了眼前宽阔达三百平的空间。

  明亮的光线之下,各种崭新的武道设备坐落其中,东侧竖立了一个冷气柜,里面装着各种新型合剂,而在西面的墙壁上,则悬挂着各种型号、大小不一的数十支灵能枪。

  眼前的一切,就是属于校级军官的标准待遇……专属军用级私人cultivation room !
  直到今早,军工司的工程师们才刚刚搭建完毕。

  而Shen Qian 一收到消息,立马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这其中第一个原因是,现如今市面上所有的体测机、模拟机,其实核心技术都是掌握在军Martial Artist 手中,换句话说,唯有军用的才是cream of the crop 的。

  而Shen Qian 想要提前检测自己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的准确定位,也唯有借助军用级的顶级模拟机才能做到。

  第二个原因,就在于那数十支灵能枪了。

  对于未被授权的军martial arts 生来说,只能购买练习用的灵能枪支。

  但Shen Qian 面前陈列的这数十支,却都是真正的实战枪支!
  而悬挂在正中最为耀眼的那一杆,即镌刻着黑白花纹、长达一点五米的巨型灵能枪支,就是Shen Qian 一直心心念念的狙击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