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66

2022-04-01

  第266章 一路向东

  江中军武的大阶梯教室内。

  在除却Principal 级的Mountain And Sea 教授之中,由所有江中军martial arts 生们票选出来的,目前Ranked 1st 和第二的宁之垣和程青青正站在讲台之上。

  第一排还坐着另外三个Mountain And Sea 教授。

  而大阶梯教室内,除了这五个教授,还聚集了近三百军武的学生。

  大一的有约莫七八十人,剩下的都是大二和大三的学生。

  等到墙上的挂钟指向了某一节点,一直闭目养神的宁之垣忽的睁开了眼睛。

  “肃静。”

  淡淡的声音不算大,但整个阶梯教室却瞬间安静了下来。

  而程青青已经拿起了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娟秀而不失凌厉的四个大字。

  “Nine Heavens 之争!”

  在场的学生们表情naked eye 可见的微妙起来。

  更有不少人兴奋的握拳,又忍不住议论起来。

  “果然,我一猜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召集的我们……”

  “也差不多了,其他学校都陆续放出了参赛名单,就我们江中军武没动静,只有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再不选人就来不及了。”

  “这么说的啊,在场之人就是我们军武的精英了吧,嘿,怪不得助教来通知的时候,我舍友看我的眼光怪怪的。”

  “奇怪,怎么好像没看见Shen Qian 啊,他总impossible 不在这里吧?”

  “还真是,该不会是……”

  “嘘!”

  有人看出宁之垣的神情已经开始冷淡,赶紧提醒道。

  众人赶紧闭嘴,这时宁之垣才淡淡开口。

  “很多同学都猜到了,我们也就不绕什么弯子,直接进入正题。”

  “十四天之后,也就是新年的一月十一,就是‘踏Nine Heavens ’开启之日,作为近数十年甚至更久最浩大的一场高校赛事,我江中军武作为名义上的First Army 武,自然impossible 缺席。”

  “在这里先谢过各位同学的抬爱,选取了我和程教授担任此次的带队导师。”

  热烈的掌声和口哨声响起,暂时打断了宁之垣。

  等掌声稍歇,程青青慵懒的接过了话头,“今天第一件事,便是组建江中军武的参战队伍。”

  “大家都知道‘踏Nine Heavens ’实际上是分为两个单元的赛事,‘Nine Heavens 杯’年年都在举办,今年的规则也是大同小异,依旧是所有高校的大一新生,组成十人的队伍参战。”

  “其中正式队员五人,替补队员五人,循环对抗,胜者为王。”

  “此刻这个教室之中,大一的新生有八十三人,你们都是由各科的教授挑选出来的天才,一会全都跟我去体测馆,你们需通过互相挑战的形式决出九个名额……”

  程青青话说到这里,大一新生们聚集的位置顿时起了一阵骚动。

  “怎么了?”程青青柳眉一竖。

  “那个……程教授,为什么是竞逐九个名额啊?”

  有个男生壮着胆子站了起来,迟疑之后问道。

  all around 起了不少附和声,显然许多人都有类似的疑问。

  八十多个人竞争十个名额,近乎十比一的比例,本就残酷无比,现在又天然少了一个名额,众人自然心有不甘。

  能进入江中军武的,本就是基准线以上的天才,更别提此刻聚集到这里的,又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似“Nine Heavens 杯”这等露脸的机会,自然谁都不愿错过。

  “还能因为什么,你们也不看看是谁不在这里。”

  双手垫在脑后、惬意的摊在椅子上的岳大侃,打了个哈欠道。

  众人startled ,互相巡视之后,都渐渐回过味来。

  “Shen Qian ?”

  有人轻声念叨出了所有人心中的那个名字。

  很显然,之所以只有九个名额,是因为其中一个名额直接被内定了。

  “凭什么……”

  一个女生subconsciously 想质问,但却直接被身旁的同学捂住了嘴巴。

  “你干嘛?”女生有些生气的问同伴。

  “阿雪,你傻不傻啊,你也不看看第一排的人一个都没有说话,你去当那出头鸟干嘛?”同伴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叫阿雪的女声一愣,抬眸看去,随即顿时偃旗息鼓。

  岳大侃、叶世聪、耿千秋、赵克一、萧晔、上官汀……

  坐在第一排的,无一不是江中军武大一年纪的influential figure ,真正的绝世Heaven’s Chosen 。

  如果连他们都没意见,其他人的确更没有底气。

  后面的人在discuss spiritedly ,被他们仰视的第一排的天才们,却也是有些泄气。

  只是他们的原因却又不同于后排的人。

  “老叶,你真问过了?”耿千秋再次确认道。

  ”en. ”叶世聪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昨天程教授亲口说的,Shen Qian 这次只是替补,本来他都不愿意参加‘Nine Heavens 杯’了,是学校出于保险才直接给了他一个名额。”

  “麻蛋,老子心情好复杂!”赵克一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helplessly said ,“我都不知道是气学校不相信我们,还是气那个bastard 竟然压根就看不起Nine Heavens 杯。”

  赵克一的话,可谓准确形容出了几人的心声。

  从入学到现在,他们一直活在Shen Qian 的阴影之下,整个人都快不好了。

  好不容易遇到“Nine Heavens 杯”举办,众人可谓铆足了劲,就等着when the time comes 在全国人民面前大放异彩,好好发泄一下这段时间的郁闷。

  更隐性的心理是……

  也要让世人知道,江中军武不止一个Shen Qian 。

  现在好了,人家Shen Qian 压根就不准备和他们一起玩。

  不参加“Nine Heavens 杯”的意思很明显了,Shen Qian 竟是完全将重心放在了Nine Heavens 之争上!
  就算几人都有着迷之自信,却也知道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Nine Heavens 之争只是重在参与。

  “真好奇Shen Qian 到底是什么实力,这次或许终于能够看到了……”上官汀呢喃道。

  见大一的学生们自我消化了一阵之后,就再无人提出质疑,程青青也就继续说了下去。

  “至于大二的和大三的,主体赛事的Nine Heavens 之争没有限制名额,所以召集你们来,主要是为了让你们参与一场为期十天的集训。”

  “课程是Principal 亲手打造……”

  程青青在台上说着,台下不远处的曲白却是有些走神。

  Shen Qian ……又请假了吗?

  “曲白,你说Shen Qian 一天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都是在干嘛,连王侯主持的集训他看样子will not 参加了,他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封曼琳捏着自己光滑的下巴琢磨道。

  曲白没急着回答,只是将目光转向窗外,定格在极远处的天空尽头的一团火烧云上,随即一笑。

  “到我们这个层次,谁又没点秘密呢?”

  ……

  浓烈如火焰的云彩之下,一个面若朗星、五官立体的青年正sit cross-legged 在山头上。

  在他的all directions ,插了六面black 的制式formation flag ,形成了一个十米见方的真空地带,将狂暴的Spiritual Qi 和极端的天气阻隔在外。

  Shen Qian 将发呆的目光从那片火焰似的云彩收了回来,随即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特制罗盘。

  他喵的……自己好像又迷路了!
  Shen Qian 不愿意承认,但这似乎又的确是事实。

  因为按照《high level 禁区手册》的说明,这种叫做“离火云”的特殊天气,貌似是山南第二行省的专属。

  也就是说,本该往东方走的自己,已经在一天之内第三次偏航了,只不过这次是偏到了西方,等于完全走到了反方向。

  就离谱!
  还记得在两天前出发的时候,Shen Qian 向Old Liu 请教禁区的注意事项,对方就曾提过其他都不重要,方向感一定是首位。

  当时Shen Qian 还不以为然,现在脸生疼。

  他很后悔为什么没有带上苑幼或者晚宁。

  现在想想,当时认证猎人在禁区浪的那两个月,他之所以从没迷路,原来并不是因为自己“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

  在磁场混乱的禁区,spirit strength 并不具备太大作用,罗盘也只能在一定区域发挥作用。

  Shen Qian 确实请假了。

  在安顿好军营的事务之后,Shen Qian 直接找到余守巳请了个小长假,约定和学校的队伍直接在魔都相见。

  魔都,就是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的举办地点。

  倒不是Shen Qian 真的就看不上王侯主持的集训,毕竟他很久没有聆听大佬高的教诲了,平阳伯的指点肯定会让他有所收获。

  真正的原因在于……system 的能量已经快跌破20%了。

  上次试验了一下system 的battle strength ,完事之后system 就直接发出了yellow 警告。

  Shen Qian 这次直接请假出来,打算一路步行去魔都,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找寻合适的能量源。

  没有了system ,Shen Qian 还真有点安全感缺失。

  第二个目的么就是顺便历练一下。

  在出发之前,Shen Qian 去了一趟Jiang Prefecture City ,除了在江璇那里待了一晚,还去了两个地方。

  一是找古Master 取走了他之前拜托对方打造的一些特殊武器,二则是去了一趟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Martial Arts 协会,以旧日squad 之名又接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Bounty Mission 。

  路线刚好贯穿Jiang Prefecture 到魔都。

  此刻Shen Qian 无比庆幸自己做了这个举动。

  原因无他,任务卷轴是具有一定的指路作用的,否则他在迷路之后,怕也只能想办法联系Old Liu 让对方来接自己了。

  ……那也太丢脸了。

  在Shen Qian 走神的时候,随着一道兽吼声响起,一只体形超过两米的猿猴出现在了Defensive Array 之外。

  这猿猴通体white ,细细看去,在额头又有几缕golden 的毛发,最诡异的是,它手中竟是握着一根长达三米的金属棍棒,还闪烁着淡淡的光泽。

  一只会用灵能武器的monster beast !

  这若是在外界出现,不知道会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Great Saint ,捕猎回来了?”Shen Qian 眼皮一抬,随即笑着撤掉了Defensive Array 。

  眼前这只白猴正是Shen Qian 当初在灵能市场拐走的那只帝猴。

  说来惭愧,Shen Qian 将它带到了军武之后还真是没怎么管它,大部分时间,都任由它在校门外的那片monster beast 树林里自生自灭。

  此次出门历练,Shen Qian 终于想起自己还养着一只monster beast ,干脆就把帝猴一起带出来了。

  也算是趁机弥补一下作为big brother 的责任。

  只是再见之后,着实让Shen Qian 惊了一下。

  因为一个月不见,帝猴竟是已经脱离了幼生期,进入了成长期,已经有了高Martial Artist 初段的实力。

  再加上对方本就聪颖异常,还会使用martial skill ,battle strength 比之高Martial Artist 后期的Martial Artist 只怕也丝毫不差。

  后来了解了一番Shen Qian 才是释然,虽然Shen Qian 没管,但晚宁却是没忘记职责,一直在购买各种monster beast 用的medicine pill 定期喂食Great Saint 。

  monster beast 的成长和bloodline 有着极大关系,并没有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那么多门槛。

  所以在资源跟得上的情况下,innate talent 本就不差的帝猴自然也就开始起飞。

  这两天跟着Shen Qian 以后就更明显了。

  晚宁终归要精打细算,Shen Qian 则是有什么喂什么,就这么短短三天,Shen Qian 已经喂了它起码价值五百万的spiritual medicine 。

  它额头的金毛,就是这两天才长出来的。

  象征着什么Shen Qian 也not quite clear ,只推测应该是某种bloodline evolution 的前兆。

  T级monster beast 对应的成长上限是高Martial Artist 中期,如果能进化到S-Rank monster beast ,就可以成长到高Martial Artist Peak 。

  这也让Shen Qian has several points of 欣慰,他注定是要成为Legendary 的男人,身边的马仔如果连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都没有,那怎么显示出他的逼格?

  许久没有出现的刀九本来也是要跟Shen Qian 来的,不过被Shen Qian 直接排到军营去了,暂时担任空缺的另外一个副官。

  尚佐and the others 毕竟还算不上自己人,Shen Qian 终归是不太放心。

  “%&#@……”帝猴跳过来之后体形迅速缩小,重新变成了半人高,随即就兴奋的冲Shen Qian 比划起来。

  “不错……尸体你挂在了哪里?”

  听闻帝猴击杀了既定的猎物,Shen Qian 摸了摸它的头以示赞赏,随后问道。

  “1800米吗……知道了。”

  等帝猴又比划了几句,说出了详细方位和距离之后,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

  接着,他从屁股底下拖出了一个巨大的silver 金属盒子。

  盒子打开,一杆组装好的黑白大狙正静静躺在其中。

  Shen Qian 将“射日”拿出并架好,趴在地上开始进行瞄准,而一旁的帝猴也躲到了一边,屏息等待着。

  这一画面这两天来已经重复了十数次。

  Shen Qian 知道自己疯了,他在干一件足以让所有狙击训练官无语的事情。

  一个新手,竟然在禁区之中练习狙击!
  疯子才会这样做。

  无论是风速风向、气压气温亦或是可见程度,堪称毫无规律的禁区,绝对拥有着Hell Level 的狙击难度。

  但Shen Qian 主要是懒得按部就班了。

  他也有着自己的底气。

  军Martial Artist 之中常见的王牌狙击手,一般都不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毕竟这需要大量时间的练习,有那个时间,真正的天才早就去breakthrough Martial Arts 了。

  所以以Mountain And Sea 之cultivation base ,却从头来学狙击的,Shen Qian 不说是独一份,至少也是罕有了。

  spirit strength 加肉体的双重优势,让Shen Qian 直接给自己定了一个更高的起点。

  毕竟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在枪支上浪费。

  自己充当观察员目测了一下到目标地点的气象和地理情况,Shen Qian in the heart 默默计算着,并且不断调整枪口的位置。

  好一会,Shen Qian 终于停止了动作,随即他的身形完全静止。

  下一秒。

  砰!
  随着Shen Qian 扣动扳机,all around 的Heaven and Earth 恍若都颤栗了一下,一颗燃烧着white 火焰的足足有十厘米长的子弹,旋转着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