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69

2022-04-06

  第269章 Smaller Thousand Worlds
  小湖面积不大,但却极深,一直下潜了上百米,一抹微光才映入了眼帘。

  再深入数十米,随着光亮越来越强,周身的压力骤然一空,Shen Qian 进入了一片真空地带。

  在湖底正中,一株散发着rays of light 的巨大珊瑚正摇曳生姿,仔细看去,这珊瑚却是和门的形状极为相似。

  在Shen Qian 打量这道“门”的时候,旁边的维纳斯和铁锤却是raised hand ,抛出了一个散发着微光的环形装置。

  “那是什么?”Shen Qian said curiously 。

  “这装置名为‘灵环’。”铁锤的声音莫名低沉了一些,“里面有我们的Spiritual Imprint ,一旦我们陨落,它就是我们最后遗留给世间的信息。”

  Shen Qian startled ,这不就是遗书的另外一种形式吗?

  “我观你都已经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了,难道至今都没进入过‘门’吗?”

  维纳斯奇怪的瞥了一眼Shen Qian ,蹙眉道:“连这个都不知道?”

  “确实是第一次。”

  没走过正规渠道的Shen Qian 摸了摸鼻子,只能老实说道。

  “‘门’要关闭了,走吧。”

  56号这时提醒了一句,随即他body flashed ,当先撞入了那散发着rays of light 的珊瑚之内。

  三人抬头看去,果然,那珊瑚上的rays of light 正在消逝,当下都不再耽搁,维纳斯打头,Shen Qian 居中,铁锤殿后,依次进入了珊瑚之中。

  也就在铁锤的silhouette 消失在“门”内的刹那,珊瑚的rays of light 也是瞬间沉寂,水底也重新变得幽暗下去。

  ……

  这是Shen Qian 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通过“门”。

  时空好似静止,naked eye 可见,尽是各种bizarre and motley 的色彩。

  他的身体就就像掉进了一个vortex ,无形的怪力在不断拉扯着他,每一道力量都在千斤以上。

  一般的中Martial Artist ,只怕会在瞬间被撕碎。

  在失重的眩晕感之下,Shen Qian 的眼前骤然一暗。

  他抬起了头,随即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场景。

  一颗planet 在凝视他。

  planet 整体呈现幽蓝之色,在正中却有一道巨大的black 幽暗,上下贯穿。

  Shen Qian 先是好奇,但很快他就身体剧震。

  因为那planet “活”了。

  不,那根本不是planet ,而是一只眼睛!
  黑暗幽暗就是它的瞳孔,而且当它变幻的时候,又莫名有了几分眼熟的意味。

  什么样的生物可以有如此巨大的瞳?

  Shen Qian 刚刚意识到了什么,他耳朵里骤然涌进了无数噪音,随着saw a flash ,强烈的光刺进了Shen Qian 的眼睛,他subconsciously 眯了一下眼睛。

  “小王!”

  铁锤的高喝声惊醒了Shen Qian 。

  他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身处于一片陌生的world 。

  Shen Qian 背靠着一道冰冷的山壁,dim-blue 的天空之中有无数流星划过,耳边是无数奇异的吟唱声音,低头看去,成百上千身穿black robe 的人正挥舞着手中法杖模样的Spiritual Artifact ,对半空之中的56号等三人发动攻击。

  也就在Shen Qian 低头的刹那,一颗堪称流星一样的巨大光球也正moved towards 他脸上砸来。

  Shen Qian body flashed ,躲过了那光球,伴随着巨大的rumbling sound ,他身后的山壁轰然倒塌。

  Shen Qian 手中rays of light 一闪,长刀已经在手,他loudly shouts ,一刀斩出,即化作百米blade glow ,moved towards 地上举起法杖对准他的那数十个black robed man 落去。

  轰隆!

  blade glow 散尽,只留下一道巨大的连绵沟壑,而居于其中的数十black robed man ,早已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好Blade Technique !”

  正准备过来帮忙的铁锤停下了脚步,赞叹一声,反手一拳,轰爆了下方成片的black robed man 。

  “Mountain And Sea 2nd Heavenly Layer ,还不错。”

  不远处的维纳斯也评价了一句,随即身形俯冲,化作一个巨大的“Z”字,在一秒之内就贯穿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战场。

  鲜血混合着残肢漫天洒落,这一击之下,至少有上百的灵巫陨灭。

  Shen Qian 定了定神,才发现虽然他们看似被包围了,但其实并没什么危险。

  下方那些正攻击四人的灵巫族,纯从battle strength 看,大多都只是Beginner Martial Artist 到中Martial Artist 的样子。

  只是他们的手段完全和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迥异,至少声势上要浩大很多。

  非要类比的话,这些black robe 灵巫有点像是网游里的法师,手段花里胡哨,但肉体力量却是脆弱至极,甚至可能一个Quasi Martial Artist 都比他们强。

  面对四个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即便他们数量上千,但这依旧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从Shen Qian 出现仅仅三秒不到,这片山谷已经是支离破碎,剩下的灵巫在恐惧的嚎叫之中四散而逃。

  在56号的招呼之下,四人都止住了脚步。

  “这只是一个Smaller Thousand Worlds ,面积不过五十万平方米,但依旧居住着超过三十万的灵巫族,还有一些其他生物。”

  56号解释了一句,“就算是杀光这里的低等灵巫,也没有太大意义。”

  “呃……什么是Smaller Thousand Worlds ?”

  Shen Qian 没忍住问道。

  面对三人投来的诡异目光,Shen Qian 咳嗽一声道:“我刚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不久,所以还没来得及解释……”

  Shen Qian 着实也是蛋疼无比。

  他知道自己有点常识匮乏,可也是没办法的事。

  一般Martial Artist breakthrough 一个realm 都要很久,在step by step 之下总会在该知道的时候知道。

  可Shen Qian 从得到system 至今,一路从Quasi Martial Artist 到battle strength 比肩Mountain And Sea ,整个过程不超过八个月,他连高Martial Artist 的常识都未必掌握,就又已经跳到了Mountain And Sea ,实在没时间停下来了解啊。

  “才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就有2nd Heavenly Layer 的battle strength ,看来小王你开窍数量不低啊!”

  56号微微一笑,脸上的面具生动诠释了他的表情。

  “能进百王殿的连这点ability 都没有,那才是奇怪了。”

  维纳斯却是显得漫不经心。

  铁锤也没有太过惊讶,只是patted Shen Qian 的肩膀以示认同。

  Shen Qian 这时才生出了一丝异样感觉。

  因为他从三人的态度中,得到了一种在外界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奇异体验。

  刚刚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就有2nd Heavenly Layer 的battle strength ,在common martial artist 眼里是何等terrifying 之事,但三人只觉得稀松平常。

  这种专属于top genius 交流的氛围感,让Shen Qian 有些恍惚。

  “‘门’后的world 各有不同,‘门’的等级只能定义危险程度,却未必能准确说明this world 的广阔程度,所以才有了‘Smaller Thousand Worlds ’的说法。”

  56号解释道:“它本是佛家用语,引申到‘门’后world ,按照Spiritual Qi 的浓度和Heaven and Earth 的广袤程度,可分为Smaller Thousand Worlds 、Intermediate Thousand Worlds 和Great Thousand Worlds 。”

  “那Earth 算是什么?”Shen Qian curiously asked 。

  “……无从定义。”56号沉默之后说道,“Earth 很特殊,不属于这三种之中的任何一种。”

  “为什么?”Shen Qian 一愣。

  “因为Earth 原本没有Spiritual Qi ,而且从古至今,都没有。”

  维纳斯接话道,“所谓Spiritual Qi 复苏的说法不过是一个谎言,就算是Ancient Times ,Earth 也从未诞生过Spiritual Qi ,所有的Spiritual Qi 都是从other world 流过来的。”

  “确实如此。”铁锤也nodded ,“我去过不少‘门’后的world ,至今为止,只有Earth 不会产生Spiritual Qi 。”

  “你们怎么知道远古没有Spiritual Qi ,不是有古代Immortal God 的说法吗,那他们是靠什么cultivation ?”

  第一次听到如此说法的Shen Qian ,在惊讶过后反问道。

  “古代Immortal God 确实可能存在,但younger brother 你不要忘记了,古代还有Three Realms 之分的传说呢,Heaven Realm 和地府,可从没说存在于Earth 啊!”

  维纳斯咯咯一笑,直接将Shen Qian 划归到了无知小辈。

  Shen Qian 一时无语。

  但他不得不承认,维纳斯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那Earth 没有Spiritual Qi 的话,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道‘门’呢?”

  Shen Qian muttered 。

  知道的越多,他的困惑也越多。

  “那就不清楚了,你没看外界的学术专家对于‘门’为什么会出现,已经争论了几百年都没厘清楚吗?”

  维纳斯打了个哈欠,面纱被轻轻吹动,露出了殷红性感的唇。

  “当初乾巫王不就是为了挖掘其中的隐秘,才踏上了Road of No Return 吗?”

  Shen Qian 身躯一震。

  乾巫王,是众多消失的初代九王之中,only one 个有明确下落的Martial King 。

  按照新闻上的说法,乾巫王是为了探索宇宙奥秘而陨落在了星空之中,原来对方的陨落竟是和探索“门”的隐秘有关。

  “好了,不要妄议先王。”

  56号似是不喜这个话题,frowned ,打断了维纳斯和Shen Qian 的讨论。

  “现在怎么弄,直接灭‘门’吗?”

  铁锤solemnly asked 。

  灭“门”……

  Shen Qian 听到如此词汇,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异样。

  哪怕是针对敌对的“门”,是否要像澹台沁那样灭尽,在Human Race 内部也是争论不休。

  动辄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生灵的陨灭,是谁都要仔细掂量一下。

  但在残酷的种族之争下,这好似又是唯一的一劳永逸的方式。

  “是否灭‘门’有待商榷,我倾向于先找到实质性证据,若灵巫族确实是在窃取我Human Race 气运,那这‘门’灭了又何妨!”

  56号indifferently said ,却自有一股霸气。

  “只凭借我们四个,不现实吧?”

  Shen Qian 却是提出了疑惑。

  倒不是打不打得过的问题,只是数十万人,就算站着不动让你杀也要许久,更别提他们分散在数十万平方米的土地上。

  Shen Qian 总impossible 在这里耗上about a year 。

  “灭‘门’不是你想象的那般,非要屠尽所有生灵……当然,那也是一种方式,但还有另外一种。”

  维纳斯解释道:“找到this world 的Life Source ,掐灭源头,Heaven and Earth 也会随之枯萎,这方world 不会再诞生Spiritual Qi ,直接变成死地。”

  Shen Qian 恍然的nodded 。

  “Fuck! ”

  这时,下方传来一声怒骂。

  三人低头,才发现是不知何时落到了地上的铁锤,正手握一个blue 的玻璃器皿满脸愤慨。

  三人纷纷落地,眼神定格在了铁锤手中的玻璃瓶上。

  “我从地里挖出来的,不出意外的话,这地下应该还有许多。”

  铁锤的声音有些沉重。

  玻璃器皿里,是一种缭绕的呈雾状的、有晶莹rays of light 闪烁的white 气体,其中又掺杂着一些red 。

  似是为了确认什么,56号拔掉了瓶塞,那些white light 顿时飘荡而出,几乎是毫无停顿的没入了Shen Qian 体内。

  Shen Qian 一惊,但white light 入体后却没什么感觉,他不由纳闷的抬头,却见三人又用那种诡异的目光在看着他。

  “怎么了?”

  Shen Qian 看了看自身。

  “这就是具现的气运……”铁锤先闷闷说了一句。

  “56号把它释放出来,是为了确认它是不是我Human Race 气运。”维纳斯也目光复杂的跟了一句。

  “但它却直接进入了你体内。”56号也显得没有那么平静。

  “呃,这代表了什么?”Shen Qian 虚心求教。

  “这气运原本归属的地方或者说人已经消失,那它就是无主的气运,无主的气运,通常只会选择气运最强大的人归附。”

  56号indifferently said ,“这代表着……你比我们的气运都强大。”

  “从它没有丝毫迟疑的选择来看,强大的还不是little bit 。”维纳斯补充道。

  “哦,这个啊……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以前考中过状元,所以我的家乡有不少气运都凝聚到了我身上。”

  Shen Qian 不以为意的解释了一句。

  话音落,他发现三人又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自己。

  “……又怎么了?”Shen Qian 很无奈。

  他觉得总是在问问题会显得自己很呆,但他又确实有些懵逼。

  “你觉得我们三人谁没有凝聚过气运?”

  维纳斯said with a sneer :”hmph ,你最多得过一城气运,我可是凝聚过半国气运!”

  “半国?”Shen Qian 一惊。

  “……我是混血!”

  “好了,不管怎样,既然能确认这确实是Human Race 气运,那么……”

  56号再次打断了两人,随即转身面向脚下破碎的泥土,猛地一挥手。

  bang!
  方圆数百内无数泥土冲天而起,随之而起的,还有上百个和56号手中一样的玻璃器皿,以及……

  无数残破的白骨。

  零零碎碎,但数量何止数千。

  “都是我Human Race 的尸骨……”

  “混账!”

  几人都是何等目力,自然一眼能辨认出那些深埋地底的白骨属于什么种族。

  Shen Qian 也是默然。

  “出发吧,今日……灭‘门’。”

  56号轻吐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indifferently said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