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70

2022-04-06

  第270章 道可道

  在重新出发之前,四人分头行动,又检查了这片山谷之中上千平的土地。

  在地底果然又找出了许多装着Human Race 气运的罐子,其中有不少在刚才的战斗之中都已经破碎,但完好无损的也有三百多个。

  四人将瓶子暂时堆放在山谷之中,又立下formation flag 保护。

  这些气运终究归属Human Race ,所以在几人折返的时候还要带回去。

  “有点奇怪。”Shen Qian 抚摸着焦土上的一些痕迹,muttered 。

  “怎么了?”离得近的维纳斯问道。

  “这里的Formation 从排列来看,应是某种用于refining 的Formation ,只是……”Shen Qian 有些困惑。

  “只是什么?”维纳斯said curiously 。

  “你没看错,这里镌刻的都是用以剥离气运的Formation ,如我所料不错,灵巫族是将掠夺来的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就在这里直接祭炼,再将抽取出来的气运送到某个地方。”

  还没等Shen Qian 说什么,56号先接过了话头。

  “活人refining ,何等痛苦,该杀的异族!”

  维纳斯face turned cold 。

  瓶罐之中,那些掺杂在white 气运里的red ,就是残余的血肉。

  这点Shen Qian 刚才也已经知晓,此刻唯有叹息。

  ……

  高空之上,四人相隔百米,以一种neither too fast nor too slow 的速度前行。

  Shen Qian 俯视着foreign world 的景色,看了一会也就觉得无趣,不再glanced around 。

  “其实大部分的‘门’后world 都没什么特别的,最多是天空或者海水的颜色不一样,或者温度、湿度略有差别,但总体而言大同小异。”

  56号好似看穿了Shen Qian 所想,笑着解释了一句,“毕竟生命诞生都有其法则,总有些条件是必要的。”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

  若说这灵巫族所在的Smaller Thousand Worlds 有什么特殊之处,也就是天空之中时不时有流星划过,显得颇为瑰丽,但看久了却也总会视觉疲劳。

  蓦地,走在最前方的铁锤停下了脚步。

  与此同时,Shen Qian and the others 也察觉到了异常,纷纷减缓了速度。

  铁锤raised hand ,前方迷雾退散,露出了下方的一个类似人类城镇的所在。

  以Shen Qian 的眼光看来简陋到可笑的city wall ,一排排以某种不知名的black 泥土混杂着white 砖瓦所建造的房子,最高的建筑也不过fourth layer 楼。

  但这城镇相对来说人却不算少,起码有上万人。

  对于总人口不过数十万的灵巫族来说,这应该已经算得上一座大城了。

  至于为什么Shen Qian 能对人数知晓得如此精准,是因为居住在这城镇里的灵巫族,全都走了出来。

  他们分布在城头、街道以及建筑物的顶端,正用充满着仇恨、恐惧和讽刺的目光,注视着半空之中并没有隐藏身形的四人。

  显然,之前逃走的灵巫族,已经将消息带到了这里。

  之前在入口处遭遇的灵巫族,都是身穿black robe 的warrior ,此时Shen Qian 才看清了灵巫族普通民众的模样。

  除了身高普遍矮了一些,五官更显深邃,皮肤白得terrifying ,还有一双幽蓝的眸子,他们和Human Race 乍一看并没有太多区别。

  “他们为什么不逃?”Shen Qian 略略有些意外。

  只是spirit strength 略略一扫,他就能感觉到,这上万人之中气机最强的,或许也就是高Martial Artist 左右的存在。

  即便他们人数再多,面对四个Mountain And Sea ,也毫无意义。

  “越是小的种族,在面对外敌的时候反而会越团结,其中道理你应该明白。”

  维纳斯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复杂的轻声道。

  Shen Qian nodded ,目光扫过那一张张刻满仇恨的脸孔,也是有些唏嘘。

  本就弱小,若是再不团结,灭亡只是迟早的道理。

  反而在族群壮大之后,却更容易发生内讧,这不仅仅是人性的复杂,也是万物共性。

  “不要有任何怜悯或者同情,也不要因为他们的同仇敌忾而对自己产生怀疑。”

  56号瞥了一眼Shen Qian ,提醒道。

  “那倒不至于。”Shen Qian 摇头,“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那就好。”

  “我们在等什么?”

  Shen Qian 看得出下方城镇的灵巫族们在不断忙碌着,好似在布置某种Formation ,但他不明白为什么56号and the others 也没有发起攻击的意思。

  “下方的Formation 不足为惧,除非你站着不动任由他们攻击,不然瞬息可破。”

  56号indifferently said ,“我们真正要面对的,可不是他们。”

  好似是回应56号的话语一般,Shen Qian 若有所觉的抬头,就看到远处天空浮现了九道黑影。

  那些人好似踩在云雾之上,正飘荡而来,速度不算太快,但天空却随着他们的移动一片一片的漆黑了下来。

  好似所有starlight ,都被他们吞噬。

  “Mountain And Sea !”

  Shen Qian 目光一凝。

  他在图书馆看过一些杂书,万物皆有定律,就如同之前56号提过的生命诞生的条件一样,御空也是如此。

  除了天生长有双翼的种族,对于绝大部分生命来说,当能够脚踏天空的时候,就等同于进入了超凡层次。

  也就对标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的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

  “这不是一道C-Rank ‘门’吗,为什么一个边陲之城就出现了九个Mountain And Sea ?”

  Shen Qian 不解道。

  根据Old Liu 的说法,“门”以危险程度划分,generally speaking ,C-Rank “门”内,Mountain And Sea 级的存在最多也就在十个左右。

  但光是这里就出现了九个,Shen Qian 自然想不通。

  只是看另外三人的表情,却是没什么特别的,似乎这早就在预料之中。

  “若有一天,我Human Race 遭遇入侵,你是会坐在家里等着,还是御敌于国门之外?”

  56号淡笑着的一句反问,瞬间点醒了Shen Qian 。

  “so that’s how it is ……”

  Shen Qian 恍然道。

  而此时,那九道silhouette 已经接近到了千米之外。

  他们俱都身穿golden robe ,手持造型各异的华丽法杖,面目有男有女,年纪有老有少,有人愤慨,有人平静,唯一相同的是那燃烧着仇恨的双眼。

  “#*&%……”

  当九人出现在城镇上空,下方爆发了无数欢呼,那些灵巫族,正用四人听不懂的语言迎接着族群内top powerhouse 的降临。

  九人站定,居中的一个middle age person 模样的灵巫,用艰涩的语气开口了。

  “Human Race powerhouse ,为何要打破约定,践踏我家园,屠杀我clansman ?”

  随着middle age person 开口,this world 安静下来。

  他说的却是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四人都听懂了。

  56号踏前一步,said with a sneer :“打破约定的只怕不是我们。”

  “你在说什么?”middle age person 疑惑的开口。

  “若你痛快认了,我还高看你几分,铁证如山,岂容你狡辩?”56号厌恶道。

  “现在退去,我们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另一个女性灵巫拦住了还想说话的middle age person ,用不太通畅的普通话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九人之中起了一阵骚动,似是有人不太同意女性灵巫的说法,但最终还是平息了动静。

  “从我们踏入此地的时候,这就已经impossible 了。”

  维纳斯coldly said 。

  bang!
  变故是在突然之间发生的。

  就在维纳斯话音落的刹那,Heaven and Earth 骤然变色,四人好似陷入了某种无形的牢狱之中,化为漆黑的天空燃烧着熊熊烈火,朝四人倾轧而来。

  但四人却皆是face doesn’t change 。

  原因在于56号已经事先提醒过,灵巫族的正面battle strength 远不如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所以他们很可能会采取的手法就是暗中布阵,然后在四人松懈的时候瞬间发动,以使杀伤力最大化。

  这是世间最残酷的种族之争。

  灵巫族九人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知道,他们impossible 轻易退却。

  所谓的劝说或是争辩,多少有演的成分。

  而同样的,四人也impossible 有什么天真的念头,所以也早都做好了防范。

  几乎就在Heaven and Earth 变色的瞬间,四人身形也化作流光,moved towards 四个方向疾掠而出。

  “水来!”

  56号一抬手,天空之中有大道illusory shadow 浮现,随即化作滚滚浪涛,moved towards assaults the senses 的thousand zhang 火焰汹涌而去。

  这还是Shen Qian 第一次在实战之中看到“Dao” 的运用,所以他一边以blade glow 斩灭火焰,一边也是格外的留心。

  ……就算他学不会,至少也要让system 学会。

  “接近六丈的高度,Five Elements 之术归属地之一道……但56号又只有fourth layer Dao Mark ,嘶,really strong !”

  Shen Qian 瞥了一眼56号头顶上方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瞬间得到了不少信息,同时也是暗暗心惊。

  道的高度直接关系到大道对于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增幅。

  Jing City City Lord 柴皓天,在成就City Lord 之日,道高三丈,而这个高度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已经不弱。

  但56号的“Dao” 却有七zhang high 度,可他却只有fourth layer Dao Mark 。

  Dao Mark ,是区分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的标志,ninth layer Dao Mark 即为Perfection 。

  而对于正常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来说,每长一层Dao Mark ,即可得一zhang high 度。

  所以说正常的Mountain And Sea 4th Heavenly Layer ,道高应为四丈。

  但56号却有七丈,这说明他的真实battle strength 应当是远超寻常的Mountain And Sea 4th Heavenly Layer Martial Artist 。

  而对方的控水之道,在大分类里归为Five Elements ,也就是地之一道。

  相比起56号,面对漫天大火,铁锤的处理方式就要简单粗暴的多,他怒吼一声punched out ,那好似要贯穿苍穹的拳意,瞬间清空了方圆百米的一切。

  Shen Qian 瞥了一眼铁锤头顶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

  三道Dao Mark ,近乎五丈的高度……同样terrifying 无比。

  但Shen Qian 却didn’t expect ,innate talent 最高的竟然是维纳斯。

  当对方以血肉之躯直接踏入火焰,然后在三秒之后手中提着一个灵巫又冲出来的时候,一直留心着的Shen Qian 看到了对方头顶一闪而逝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

  四丈!

  “卧槽!”

  Shen Qian in the heart 爆了个粗口。

  没错,听起来是没有前两人高。

  但维纳斯的Dao Mark ……只有两道!
  也就是说,她仅仅是Mountain And Sea 2nd Heavenly Layer 的realm ,却道高四丈!
  而且,从对方的攻击手段几乎没有任何attribute 偏向来看,对方走的还极有可能是天之一道。

  澹台沁道高十六丈,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堪称一骑绝尘,放眼整个华夏也没有多少人可以与之并肩。

  换言之,只要维纳斯不陨落的情况下,她在Mountain And Sea 8th Heavenly Layer 的时候,仅从道高this stage 便可以匹敌如今的澹台沁,成为Mountain And Sea 之中的绝顶者。

  “不愧是百王殿,个个都是peerless genius ……”

  Shen Qian in the heart 感慨了一句,一边驱散着火焰,却也是在琢磨着自身。

  他已经具备了“得道”的条件,但至今为止,Shen Qian 还没有在实际之中运用过道。

  倒不是Shen Qian 不想试试“Dao” 的威能,实在是因为自他具备Mountain And Sea battle strength 之后,system 就基本处于能量不足的半休眠状态。

  单靠真实realm 只是中Martial Artist 的Shen Qian 自己,想要一路寻到道海并且承载一条道,无疑是痴人说梦。

  在四人各施手段,尤其是维纳斯在in a flash 还直接废了一个灵巫之后,弥漫虚空的大火瞬间破灭,露出了隐匿在虚空之中的另外八个灵巫。

  “¥&#@!……”

  当看到他们的一个同伴被维纳斯擒在手中的时候,一个外貌青年模样的灵巫顿时焦急的大吼起来。

  虽然听不懂,但大致能猜到是让维纳斯放人的意思。

  而维纳斯的回应也很直接。

  ka-cha !

  伴随着清脆的骨折声响,维纳斯直接拧断了手中那女性灵巫的脖颈。

  Shen Qian 看得暗自摇头,倒不是因为维纳斯的very ruthless 果决,而是这些灵巫果然如56号所说,fleshy body 脆弱无比。

  好歹也是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的powerhouse ,脖颈竟然依旧是致命部位。

  crash-bang !
  天空之中忽的飘起了black 的雨丝,隐约间像是有什么悲戚的歌声在苍穹回荡。

  this world ,似乎在为那陨落的Mountain And Sea 灵巫哭泣。

  “你也知道自己要被灭亡了吗?”

  Shen Qian 抬头,若有所悟。

  “杀!”

  而在维纳斯随手抛尸之后,铁锤已经loudly shouts ,没有半句废话的当先杀了出去。

  他双拳一环,便将两个猝不及防的灵巫圈进了他的战场之中。

  56号和维纳斯同样已经冲了出去。

  只见56号摸出了一把五彩斑斓的羽扇,伸手一点,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山河乍现,直接困住了三个Mountain And Sea 灵巫。

  维纳斯就要直接的多了,她好似一头沐浴着黄金rays of light 的雄狮,直直的一个冲撞,却是瞬间引得三个灵巫如临大敌,举起了手中法杖共同防御。

  于是当Shen Qian 从感慨之中回过头……他已经没有目标了。

  Shen Qian 有些发怔。

  九大Mountain And Sea 灵巫,除了已经陨落的那个观气机稍弱,剩下八人,仅从最表面的气机判断,绝没有一个弱于Mountain And Sea 2nd Heavenly Layer 的。

  但看三人这般架势,却是分明无视了所谓的realm 和数量差距。

  那舍我其谁、终生皆蝼蚁的imposing manner ,Shen Qian 总觉得似曾相识。

  “也罢,正好看看Mountain And Sea 之中的天才是如何战斗的,Old Liu 总觉得差了点参考性……”

  难得如此边缘化的Shen Qian 干脆摸了摸鼻子,subconsciously 掏出了一袋瓜子,随即意识到不妥,Shen Qian 又收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