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75

2022-04-13

  第275章 summon
  一刀之下,漫天starlight ,尽皆黯然失色。

  先不论this blade 的formidable power 如何,单是那blade glow 之下蕴含的一种别样的毁灭性的美感,就让人as if drunk and stupefied 。

  dong!
  ka-cha !

  blade glow 劈碎了灵巫族Great Protector 所有花里胡哨的Formation ,直接斩在了第一口golden 大钟身上。

  golden 大钟应声而碎。

  ka-cha !ka-cha !
  紧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

  刚才集56号的Force of Heavenly Fire 加上维纳斯全力冲撞才堪堪碎裂的golden 大钟,此时却是在Shen Qian 一刀之下,接连破碎三口。

  只是还没等几人露出喜悦表情,blade glow 的力量终究是被耗尽。

  第四口golden 大钟已经满是裂纹,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但还是没有彻底碎裂。

  更别提之后,还有三口golden 大钟。

  Great Protector mouth expose a smile ,似也在嘲讽Shen Qian 的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正在维纳斯大失所望的时候,她的耳边再次响起了漠然声音。

  “就是现在。”

  维纳斯抬头,正不明所以的时候,却是突然pupils shrank 。

  因为明明Shen Qian 长刀上的blade glow 已经开始消散,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bang! bang! bang! bang!
  好似有什么invisible and formless 的力量再度在虚空之中爆发出来,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炸裂声,剩下的四口golden 大钟竟是应声而碎。

  维纳斯虽然还在惊愕,但身体的本能已经驱使她冲了出去。

  不过两百米的距离,当没有任何阻碍的时候,对于一个主修肉体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来说,等同于无。

  维纳斯头顶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在瞬间绽放出了炽烈的golden rays of light ,冥冥之中有着mysterious 的吟唱声响在高空飘荡。

  繁复的golden 纹路遍布了维纳斯的全身,极致的rays of light 映衬得她全身肌理经络都隐约可见。

  那好似虚幻的完美身材毕露无遗,但又让人生不出丝毫亵渎的心思。

  维纳斯的long hair flying upwards ,她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在一瞬间便超越了之前的Peak 。

  但她似乎还觉得这样不够,伴随着一道好似痛苦般的呻吟,她身上的golden glow 染上了血色,与此同时,她的气机也在一瞬间暴涨。

  Extreme Realm !

  这一幕几人都不陌生,维纳斯以永久损毁一部分血肉和Essence Power 为代价,让自己短暂的进入了Extreme Realm 。

  随即,她便化作了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最耀眼的流星,moved towards Great Protector 呼啸而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不过发生在毫秒之间。

  Great Protector 嘴角那raise upwards 的笑意甚至都还没有消散,他身周的四口大钟便已经轰然碎裂,恰好在最后一口大钟破碎的刹那,维纳斯化身的golden 流星已经撞了进来。

  咻!
  golden 流星一闪而逝,径直穿透了Great Protector 的身体。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所有声音好似都消失了。

  维纳斯停在了several hundred meters 之外,她身上的golden glow 已经消散,整个人的气息都在急速萎靡。

  她转动了苍白的脸颊,目光moved towards Great Protector 所站的树顶看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去。

  即便知道一旦被Martial Artist 近身,灵巫几乎impossible 还有反抗之力,但对方毕竟是一个Mountain And Sea 7th Heavenly Layer 的超级powerhouse 。

  在没有看到结果的时候,谁也不敢肯定维纳斯的致命一击就一定奏效。

  Great Protector 的身形凝滞了片刻,随即他缓缓的抬起了头。

  他的目光好似落在了56号等几人身上,又好似穿透了虚空,看到了遥远的景象。

  “未曾听闻王国覆灭,可王却迟迟未归……王啊,您的子民,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

  Great Protector 喃喃着,声音越来越低,他脸上展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好似释然又好似期待。

  但那笑容彻底凝固,他的身形也开始寸寸碎裂,紧接着化为了无数星芒,消散在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确认Great Protector 的Life Aura 彻底消失之后,维纳斯紧绷的身形终于彻底松弛下来,远处的铁锤也是握紧了拳头,发出了一声振奋的低吼。

  56号的面色则稍显复杂,但大部分目光都是集中在Shen Qian 身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Shen Qian ,在斩出最后一刀之后就陷入了寂然。

  他头顶的大道illusory shadow 也是消失的干干净净,好似只是一场幻觉。

  当Great Protector 消失于Heaven and Earth ,Shen Qian 也是一声不吭的从高空坠落。

  伴随着cry out in surprise ,维纳斯猛地掠了回来,在半空之中横抱住了突然昏迷过去的Shen Qian 。

  Shen Qian 的眼皮动了动,很快就重新睁开。

  “你没事吧?”

  见Shen Qian 这么快就醒了过来,维纳斯relaxed 。

  “没事……就是有点喘不过气。”

  Shen Qian 闷闷的说道。

  维纳斯先是startled ,随即察觉到了什么,不由脸颊一红,稍稍将Shen Qian 往外挪了一些,让他的面孔从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重新露了出来。

  铁锤搀扶着虚弱至极的56号凑了过来,两人却是没有注意到刚才的小插曲,只是关切的打量着Shen Qian 。

  “脱力罢了。”

  Shen Qian 倒也没有客气,自己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好在维纳斯怀中靠的更舒服一些,同时随意解释了一句。

  只是Shen Qian 心中却是在哀叹。

  他虽然失去了意识,但一睁眼他就知道system 肯定成功了。

  但重点是,system 的能量仅剩6%!

  现在system 一直在不断发出red 警告,晃得Shen Qian 头晕,明显已经处在失控的边缘。

  Shen Qian 大概瞄了一眼AFK Records ,倒也知道system summon 了大道projection 。

  只是他didn’t expect 干这种事竟然是如此的耗费能量。

  不过Great Protector 死了,这“门”应该能灭,只要有源石诞生,问题就能就地解决。

  此刻的Shen Qian 倒也不是故意要赖在维纳斯怀里,而是他确实脱力了。

  强行承载一条十zhang high 的大道,其实远远超过了Shen Qian 此刻的承受极限,只是在半吊子的Arhat 金身护持下,又有system 的精准计算,所以他表面看上去没有什么事。

  但体内的Essence Power 完全被榨干,meridian 、skeleton 和血肉都处于超载过后的虚弱状态,所以也确实提不起什么力气。

  “为什么我感觉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生机还没有断绝?”

  维纳斯没有在意Shen Qian 的小动作,只是嗔怪的白了他一眼,就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方面,在凝神感应之后,维纳斯发出了疑问。

  “因为……这方Heaven and Earth 的生机并不是寄托在Great Protector 身上。”

  56号咳嗽了几声,缓缓道。

  三人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过来,猛地转头。

  目光所至,摇曳的参天古树虽然枝叶零落,但依旧散发着旺盛的生机。

  “看来还需要毁了这棵树。”

  维纳斯eyebrow raised ,将Shen Qian 放到了背后,便欲上前。

  那古树上静坐的数千灵巫族powerhouse ,早已在献祭的过程之中化为了虚无,而单靠这颗古树本身,自然是挡不住一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

  roar!
  正在这时,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却是猛然响起了一声尖啸。

  天空骤然一黑,随即一道身长百米的黑影便凌空降下,盘选在了古树上空,漆黑而蕴含着暴戾的双眸恶fiercely 的盯着四人。

  这是一头覆盖幽蓝羽毛的猛禽,形如鹰隼,但体型庞大,imposing manner 滔天。

  四人都是微微色变。

  这竟然是一头Mountain And Sea 级的monster beast 。

  猛禽monster beast 的出现只是一个开始,大地颤栗,天空震荡,无数monster beast 夹杂着滚滚烟尘从all directions 涌了过来。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有挟裹着水流滚滚而来的……

  它们体形不一,样貌各异,imposing manner 也是有高有低,但数量极多,堪称成千上万。

  只是眨眼之间,这无数monster beast 就将四人团团包围。

  “这方world 所有的monster beast 都聚集过来了吗?”

  铁锤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它们这是要做什么?”

  “我们要灭‘门’,也等于要灭了它们生存的根基,你说它们要做什么?”

  56号并不是太意外,只是frowned 。

  其实铁锤也知道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早在他们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从这些monster beast 身上感受到了敌意。

  在灵巫族近乎灭族之后,这些monster beast 自然impossible 坐以待毙。

  “四头Mountain And Sea 级的存在,最强的堪比Mountain And Sea Fifth Heavenly Layer ……高Martial Artist realm 的monster beast 超过了六百头……”

  维纳斯目光大概一扫,脸色不由沉凝。

  Shen Qian 也是心头一沉。

  若换做四人来时的状态,这些monster beast 自然不算什么。

  但此时四人之中,唯有维纳斯还保存有一些battle strength ,铁锤本就是重伤之躯,equivalent to 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

  他和56号更不用说,等同于废人两个。

  都不用考虑那四只Mountain And Sea monster beast ,光是那么多高Martial Artist realm 的monster beast ,就算用数量堆也能将他们堆死。

  这一刻,Shen Qian 有一点哔了狗的感觉。

  他完全didn’t expect 灭“门”竟是如此棘手的事情,麻烦堪称一波接一波。

  听闻当初澹台沁singlehanded 灭的那道“门”可是B-Rank ,由此可见对方的实力是何等之恐怖!
  “行百里者半九十,看来今日还是注定功败垂成,是我连累了你们……”

  56号叹息道。

  “功败垂成?”

  维纳斯沉默了一会,却是摇头,“不,我们不会失败,最多也就是……burn both jade and stone 。”

  Shen Qian 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了维纳斯的意思。

  也许他们今日注定要葬身于Monster Beast Group 之中,但维纳斯拼尽一切毁了那古树,却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门”最终依旧会被灭,只是付出的代价,就让Shen Qian 不能接受了。

  ……他可不想死在这里。

  可是,生路又在何处?
  Shen Qian brows tightly knit ,上次出现如此绝望的情形,还是在Jing City 之外。

  当时成千上万的异鬼出现在风雪之中,其中可是有上百个Mountain And Sea 级别的存在,Shen Qian 也以为自己要栽了。

  只是最后那大蛇忽的从次元壁之中路过,却是无形之中救了Shen Qian 一命。

  咦,等等……

  想到了大蛇,Shen Qian 脑海中蓦然in a flash 般想起了进入“门”的时候看到的一幕。

  那如planet 般巨大的瞳。

  “Torch Dragon 可能in the vicinity !”

  Shen Qian 心中一震。

  如此危机关头,他也顾不得后果,他只知道,自己必须抓住这divine light flashed 带来的些许生机。

  “带我去最高的地方!”

  Shen Qian 凑到维纳斯耳边,急促说道。

  维纳斯被Shen Qian 呼出的热气弄得面红耳赤,她本以为Shen Qian 是在调戏自己,正要发作的时候却听到了Shen Qian 所说。

  她虽然不明所以,但出于同生共死之后对于Shen Qian 的信任,身形却还是骤然拔高。

  “撑一会!”

  Shen Qian 给愣怔的铁锤丢了个眼色,身形很快随着维纳斯消失在长空之上。

  roar!
  以为两人要跑的那猛禽monster beast ,再次发出了尖啸。

  一时间,无数身在半空之中的鸟类monster beast ,都是纷纷扇动着翅膀followed along 。

  地面也有一头Mountain And Sea 级的虎狼腾空而起,追了上来。

  而下方的56号和铁锤,也是瞬间被无数monster beast 淹没。

  ……

  Shen Qian 已经顾不得56号和铁锤的死活了,伏在维纳斯背上的他只是不断催促着对方再快一些,同时往嘴里塞了一把能快速恢复Essence Power 的medicine pill 。

  维纳斯咬唇不语,身上再度泛起了golden rays of light ,速度不断暴增。

  所幸她修的就是肉体,速度方面倒是极强,Shen Qian 低头瞥了一眼,确认暂时不会被那些monster beast 追上之后,也是放心下来。

  眼见云层越加稀薄,已经快要冲出了大气层,Shen Qian 拍了一下维纳斯。

  “够了!”

  维纳斯一个急停,悬浮在了高空之上,此时才来得及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Shen Qian 没理她,感觉到体内热气升腾,已经不再那般虚弱之后,他鼓荡Essence Power ,同时引动精神内核,提气仰脖,对着高空嘶吼了起来。

  “嘶嘶嘶……”

  维纳斯莫名打了一个寒颤。

  她不知道Shen Qian 在做什么,也不知道Shen Qian 口中发出的那些她听不懂的音节代表着什么。

  只隐约能辨认出,那好像是某种兽语。

  roar!
  下方的猛禽monster beast 已经逼近,维纳斯看了一眼还在不断嘶吼的Shen Qian ,clenched the teeth 正要往下冲的时候,她忽的感觉到了什么,subconsciously 停了下来。

  随即,维纳斯就骇然的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不,不仅仅是她,连同下方的无数monster beast ,甚至all around 流动的风、漂浮的云……

  她能看到的一切,都彻底凝固。

  甚至于连她的思维,都变得迟滞起来。

  然后维纳斯就发现,天……

  突然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