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76

2022-04-13

  第276章 灭“门”

  铁锤已经到了某种极限。

  他知道自己如果继续保护56号,会在五秒内死亡,而就算放弃56号,他也撑不过十八秒。

  这是来自Mountain And Sea 的预判,而且基本impossible 出错。

  但铁锤终归还是没有放弃56号,在56号复杂的眼神之中,他正想loudly roared 彻底燃烧fleshy body 和Essence Power 。

  天……突然黑了。

  随即铁锤骇然的发现,那all directions 、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无数狰狞扑上来的monster beast 都定格在了半空。

  他能清晰看到它们肮脏的毛发、狰狞的獠牙,还有挂在牙齿上正往下滴落的黏液。

  以及刚刚被他一拳轰碎飘零漫天的monster beast 血肉,也全部凝滞在了all around 。

  他极力用余光looked towards 56号,却发现对方也如同自己一般,完全迟滞在了原地,只有微微颤动的眼神,显示着对方并不平静的内心。

  即便无法用naked eye 看到,但两人都知道有什么东西降临了。

  而且,是某种超出了想象和认知的存在。

  ”Ah!”

  铁锤怒吼一声,终于是把脖颈抬了起来,随即,他就看到了让自己终生难忘的一幕。

  “那……那是什么?”

  56号pupils shrank ,即便他还没有看到头顶是什么,但铁锤一个连死都不怕的汉子,这一刻竟是发出了颤抖的舌音,这意味着什么?
  唯有Life Level 的绝对碾压,才能造成这种根植in the bones 的敬畏感。

  那simply 不是人能够克服的。

  ……

  在十秒钟以前,实际上Shen Qian 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suddenly have a thought ,将那曾经惊鸿一瞥的大蛇当作救命稻草。

  但他此刻,他竟然真的感知到了那恐怖而又熟悉的气息降临的时候,Shen Qian 又忍不住忐忑起来。

  万一对方第一个就把他灭了怎么办?
  毕竟在对方眼里,自己很可能是打扰了对方的蝼蚁。

  但Shen Qian 转念一想,本就是绝境求生,还能糟糕到哪里去?

  于是Shen Qian 冷静了下来,作为全场only one 个在system 光环下可以effortless 的lifts the head 的男人,他缓缓抬头,向上空看去。

  天空在不断变黑,就好像乌云汇聚。

  但细细看去,又能看到那些流动的细碎的影子。

  它们恍若水流,却又boundless 。

  黑影组成了一条大蛇的模样,但体长,却超过了千万里。

  原本黯淡的天空之中出现了两轮夺目的血月,它们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最终停在了云层之上。

  天空恍若湖面,这方Smaller Thousand Worlds 则是湖底,那两只巨大的瞳便穿透了湖面俯视着这湖底的众生。

  而在它凝视之时,它就成了规则本身,没有人能轻举妄动。

  ……除了刚刚抬头的Shen Qian 。

  于是大蛇的头颅转动了一下,虽然可能像是错觉,但Shen Qian 知道它一定转动了。

  因为从未体会过的极度寒冷,骤然笼罩了Shen Qian 全身。

  那冰寒不仅能冰冻肉体,更能冰封灵魂,至少Shen Qian 生出了一种自己已经离世的错觉。

  他,正在被Torch Dragon 凝视着。

  像是千年万年,又像是in an instant ,Torch Dragon 移开了目光。

  Shen Qian 好似溺水之人,骤然脱离了险境,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汗水已经浸透了全身。

  被澹台沁用“问三生”冲刷了一次之后,原本Shen Qian 以为他再也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了。

  现在他才明白自己错了……他依旧still not enough 强。

  Shen Qian 正在内心翻涌的时候,天色变了。

  从黑到红。

  Shen Qian 意识到了什么,再度抬头。

  没有边际的猩红替代了天空的颜色,只是那猩红开始是一条线,随即才以极夸张的速度扩展开来。

  这是Shen Qian 第二次看到Torch Dragon 张嘴。

  只是this time ,近距离打量之后Shen Qian 才发现,这猩红并没有想象的丑陋,其上反而闪烁着点点隐晦的rays of light ,好似朦胧雾气背后的星空,透着一种妖异的美感。

  Shen Qian 失神了一秒,随即猛然警醒过来。

  上一次Torch Dragon 张嘴的时候,千万异鬼直接陨灭,其中还有上百个Mountain And Sea 。

  那它this time 要做什么?
  浓烈的危机感笼罩心头,但Shen Qian 也意识到自己并不能挣扎什么。

  别说system 已经失控,就算是system 还有全部能量,只怕同样是束手无策。

  他转头看了一眼兀自凝滞在原地的维纳斯,对方美丽的面孔上满是困惑、恐惧还有强烈的好奇……

  靠,不愧是女人,这个时候还有好奇心。

  Shen Qian 刚吐槽了一句,一场无声的风暴已经自头顶蔓延开来。

  它就像Torch Dragon 呼出的一口气,只是在降临的时候已经变成了Wind of Death 。

  在没人能做出反应的零点几秒的时间里,它就席卷过了方圆千里,Above the Heavens and Under the Earth 。

  Shen Qian 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那些强烈的刺骨的风,将自己的衣衫刮得猎猎作响。

  他突然有点想家了。

  他想起了Jing City 里那个自己住了十七年的小卧室,虽然简陋,隔音也不太好,导致做什么都很不方便,但那里有mother 留下的无数唠叨,还有father 留下的无数叹息……

  他还想起了Ding Yi ,也想起了某个郊外的夜晚和一些蚀骨的感觉。

  “可惜了,也还没浪够啊。”

  正在伤春悲秋的Shen Qian 轻声一叹,随即却是startled 。

  因为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但他的语速很慢,按照那Wind of Death 刮过的速度,他是impossible 还有机会说出这句话的。

  难道……

  Shen Qian 骤然睁开眼睛,随即他便错愕的发现天空的猩红正在退却,不仅如此,那些流动的黑影也正在远去。

  Torch Dragon 走了?

  Shen Qian 又赶紧低头,随即便看到了梦幻般的一幕。

  那数之不清、姿态各异的上万头monster beast ,在一阵不知何处拂来的微风刮过以后,骤然化为了一堆堆的齑粉,随风飘散。

  between this Heaven and Earth 好似刮起了一阵黑雾,呛得Shen Qian 咳嗽不已。

  包括他脚下不远处的那头Mountain And Sea 级的猛禽,同样也是化为了烟尘的一部分,眨眼间就消散在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发生什么事了?”

  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Shen Qian 转头看去,就见维纳斯正茫然的打量着all around ,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

  咻!
  air-splitting sound 起,气息萎靡到了极致的铁锤也扶着56号掠了上来,两人都是面色复杂至极。

  “到底怎么了?”

  感觉两人好像知道一些什么,维纳斯急忙追问道。

  “我看到了……那个存在的模样……”

  铁锤好似有着某种忌惮,只敢用隐晦的词语来描述自己看到的景象。

  维纳斯听完以后久久无言,半晌才muttered :“十几年前,听闻西南陆城曾经出现过一条……恐怖生物,张嘴可吞Heaven and Earth ,莫非……”

  “你也想到了?”56号gently nodded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它了。”

  虽然当年陆城陨灭的消息从某种途径来说是绝密,关于大蛇的说法在网上也只是小道传言,但以三人的级别,自然是知道一些真相的。

  “我有个朋友当年去了西南第一行省,他曾经和我描述过这大……这存在,我当时还耻笑他是危言耸听,被terrified ,谁知道竟然是真的!”

  铁锤也是苦笑,“不,应该说它只会比传闻之中更terrifying ,就算是面对顶级王侯,我也不会有这样的渺小感,好像自己真的只是insignificant 的尘埃,真他妈假!”

  铁锤之前话不算多,此时却是滔滔不绝的表达着自己的震惊。

  但三人都不意外,任谁第一次看到这种层次的生物,都好不到哪里去。

  “也不用undervalue oneself 。”56号摇摇头,不知回想起了什么,略微恍惚的说道,“顶级王侯,也未必就比他差,毕竟是在Human Race 内部,顾虑重重,顶级王侯也impossible 有什么显威的机会。”

  “你见识过顶级王侯全力出手?”铁锤hearing this 顿时好奇的说道。

  56号却只是slightly smiled ,并不多说。

  Shen Qian 瞥了一眼56号,只觉得对分又mysterious 了几分。

  若不是teacher 亲口告诉他Torch Dragon 大概还差半步超脱王侯,他是绝对判断不出Torch Dragon 的层次的,更不知道怎么和王侯比较,但56号却好像很有谱的样子。

  “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维纳斯这时才问道。

  三人先是一愣,随即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什么,都是“shua” 的一声,将目光转到了Shen Qian 身上。

  他们可是都记得Shen Qian 做了些什么,三人也不是傻子,Shen Qian 说的那听不懂的语言,此刻回想起来分明就是蛇语。

  面对三人探究的眼神,Shen Qian 倒是显得很坦然。

  ……因为在这件事上他还真没什么秘密,实际上他和三人一样懵逼。

  “我入‘门’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它的影子,刚才完全是绝境之下胡乱挣扎,谁知道真的奏了效?”

  Shen Qian 大概说了说自己的想法。

  至于一门蛇语,倒没什么稀奇的,毕竟在场几人,谁还没几个Secondary Profession 徽章了,维纳斯也是Beastmaster ,只是她没有掌握蛇语罢了。

  当然,若是他们知道Shen Qian 掌握的兽语超过了三百种,大概会小小的惊叹一句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

  至于Shen Qian 那一通嘶吼,也没什么惊世的话语,非要翻译过来的话就是“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不过说到Beastmaster 这个,Shen Qian 倒是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但很快Shen Qian 又自己否决了这个大胆的念头。

  醒醒!

  那是什么级别的存在,怎么可能被你驭使?

  三人很快就信了Shen Qian 的话,不是因为Shen Qian 说的有多真诚,而是因为除了误打误撞,他们实际上也想不出别的可能。

  如果说Shen Qian 真的能summon 这大蛇,那也太夸张了,也impossible 只是trifling Mountain And Sea 了。

  “可Torch Dragon 为什么毁了一切,却唯独留了我们性命?”

  从Shen Qian 口中得知了大蛇的正确称呼,维纳斯说话也不用cautiously 了,只是蹙着眉头不解道。

  “会不会它本身就对Human Race 友善?”

  Shen Qian 分析道。

  “impossible ,若是如此,当年它何必吞没陆城?”56号却是摇头,“对一城之人都毫无怜悯,even more how 我们?”

  “你确定当年陆城灭绝真的是因为它?”

  对于此事尚有疑问的Shen Qian 不由说道,“会不会有误会其中?”

  “此事是一位王侯亲口所说,impossible 有假。”

  “那就奇怪了。”

  一听是王侯确认过的,Shen Qian 也只能拧起了眉头,排除了他猜测的那种可能。

  但apart from this ,Shen Qian 也想不到其他probability 了。

  “或者是这方world 对它有什么吸引,也或者是它不想和Human Race 为敌,毕竟灭杀四个Mountain And Sea ,此事可大可小,十几年前它既然退出了我Human Race 的地盘,就说明至少是有某种顾忌的。”

  铁锤冷静的分析了一波,倒是获得了三人的勉强认可。

  “不管怎样,今日能活下来已经是意外之喜,此外,灭‘门’也再没有阻碍了。”

  维纳斯很快将目光投向下方。

  那里,已经近乎枯萎的古树只残余着微弱的生机,也代表着这方world 的lifespan 走到了尽头。

  而它和四人之间,也再没有什么阻碍。

  “结束了。”

  维纳斯vision freezes ,未等三人反应过来已经骤然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了一道golden 的闪电直直劈向那生命古树。

  ……

  “这就是world annihilation 的景象吗?”

  山头之上,Shen Qian 注视着好似在逐渐黯淡的Heaven and Earth ,muttered 。

  Shen Qian 本以为自己会看到什么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的场景,比如什么火山崩裂、海洋咆哮、大地冰封之类的。

  毕竟在一些科幻电影里,关于末日都是这么描述的。

  但Shen Qian 却didn’t expect ,一切竟会是如此平静。

  在古树倒塌之后,那种枯寂般的死亡只发生在无声无息之间,看起来一切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但细细去感知,却能发现这方world 的所有颜色都正在消褪。

  一种无言的悲戚莫名充斥了Shen Qian 的心头,他好像看到了Heaven and Earth 在哭泣,但又听不见任何声音。

  从某种意义来说,灭‘门’是滔天罪孽。

  但为了族群,这一刻Shen Qian 是问心无愧的。

  他只是忽然好像更能理解被千夫所指的澹台沁了。

  咻!
  伴随着air-splitting sound ,铁锤背着56号从半空之中降落。

  在吃了medicine pill 调息过后,铁锤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至少自由活动是没什么问题,但56号却几乎等于废了。

  “怎么样了?”

  sit cross-legged 在地上养神的维纳斯站了起来。

  “找到了。”

  56号说着raised hand ,地上便多了一堆淡青之色的不规则石头,每一块约莫palm-size ,看起来普通至极,但细细看那些纹路,又好像能从中窥探到Heaven and Earth 至理。

  道石!

  “有三十多斤,算不错了。”

  维纳斯sighed in relief ,由衷的替56号欣happily said: “好歹算是一个希望,再凑六十多斤,求一位王侯出手布下‘夺天之阵’,还是有希望将你的Dao’ 恢复的。”

  56号slightly nodded ,随即脸带歉意的looked towards 了Shen Qian ,“这些道石我的确需要,你看能否全部让给我,我还是按照之前约定,将一千贡献值划拨给你?”

  按照百王殿的换算,一斤道石是100点贡献值,从这个角度来看,Shen Qian 是绝对吃亏的。

  而且之前Shen Qian 是说过放弃贡献值平分‘门’内item 的,此时56号的作为无疑等于违反了约定,Shen Qian 可以直接拒绝。

  但四人毕竟同经历生死,Shen Qian 也不是如此斤斤计较之人,当下便很是爽快的同意了。

  “可惜这‘门’内也没找到其他有价值的treasure ,还有一些埋在地核里的零散源石,其实也价值不菲,只是要取出来实在太过麻烦,恐怕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56号遗憾的说道。

  ……我不需要取出来。

  in the heart 默念了一句的Shen Qian ,也impossible 说出自己的秘密,大家都取不走的东西,他拿了也不算违反规则。

  “那你们抓紧时间调息一下,我去all around 转转,最后再看一眼异界的风景,毕竟以后就看不到了。”

  Shen Qian 笑着和三人打过招呼后便快速离去,等走出一段距离后就放开了对身体的死命压制,让能量快要耗尽的system 重新上线。

  Ding!
  伴随着熟悉的提示声响,Shen Qian 眼前一黑,直接失去了意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