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82

  第282章 序幕
  “林三默……”

  Shen Qian 视线定格在第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他很是陌生,毕竟在Northern Martial 除了大一年级的他也没接触过其他人。

  但那名字背后的注释,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年前和Mountain And Sea 交手战平……”

  Shen Qian muttered 。

  恰好此时,他的背后也传来了一些江中军武高年级学生的议论。

  “林三默还没毕业啊,他好久没在外面出手,我都快遗忘这个名字了。”

  “嘿,我可是忘不了啊,当年五十几个高武者围攻他,被他以碾压姿态全部打败,我就是其中一个,那段经历时至今日还是刻骨铭心……”

  “唔,人家都能和Mountain And Sea 战平了,打趴几十个高武者只是小意思吧?”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什么!”

  别说周围的人startled ,就算Shen Qian 也是身躯一震。

  这个林三默今年大四,三年期就是大一。

  也就是说对方还是新生的时候,便能碾压五十几个高武者。

  Shen Qian 不太确定这个数字里面有没有水分,但不管如何,都足以说明对方的妖孽。

  Shen Qian 想着,又打开手环了输入了“林三默”三个字。

  能搜索出来的信息却是远比他想象的少,但仅仅是那些只言片语般的帖子,其中蕴含的信息量也足够让人消化很久了。

  “连续三年两校交流Flower Martial 落败,林三默竟成Flower Martial 阴影……”

  “如不陨落,必成王侯——来自Northern Martial Principal 的亲口评价。”

  “一sword light 寒十九洲,林三默自创martial skill 入选青年武者至高殿堂,华夏martial skill 馆!”

  “……”

  一桩桩,一件件,大多是一两年以前甚至更早时候的新闻,好似从一年前战平Mountain And Sea 之后,这个林三默在外界的目光之中就近乎销声匿迹。

  Shen Qian 翻了一会,又将目光转向名单上的其他名字。

  苏科武大的白斐无疑是名单上Shen Qian 最熟悉的一个了。

  哪怕,两人只交手过一次。

  按照曲白的说法,他明明两年前就该死在了某道“门”内。

  但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对方却是复生了。

  Shen Qian 知道有过类似经历的其实还有一个人。

  Fourth Senior Brother ,巫珺。

  这也是Old Liu 在谈话之中透露给Shen Qian 的。

  “巫珺是从亡者之海里走出来的男人。”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Shen Qian 不解其意,但只记得当时Liu Changqing 的面色复杂至极。

  虽然Liu Changqing 没有明说,但根据Shen Qian 对于Martial Arts 的认知,以及后来翻阅的一些典籍来看,单单是“死而复生”这四个字就有着无穷的重量。

  Life and Death 是至高大道,也是最难以违逆的Life Law 。

  无论who 因何种原因,打破了这一条禁忌规则,那么他必将付出绝对的代价,但伴之而来的,也是世间最凶险但又最莫大的机遇。

  当初白斐冲他斩出那一刀有对方的几成实力,Shen Qian 不能确定。

  但他知道那绝对不是对方的全部。

  出发之前余守巳就提醒过Shen Qian ,莫要以为Mountain And Sea 就可以act wilfully 。

  Shen Qian 一念及此,不由瞥了一眼十数米外也正浏览着名单的曲白。

  speaking of which ,曲白也是他至今为止没有看透的人物。

  而对方,几乎百分百已经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

  只是隐藏的太好,从来没有在外界展现过,估摸着在Shen Qian 崛起之前,他才是江中军武此次在Nine Heavens 之争中最大的底牌。

  曲白察觉到了Shen Qian 的注视,回头一看之后,干脆是直接走了过来,和Shen Qian 并肩而立。

  “小心那个沙弼。”

  曲白一开口就让Shen Qian startled 。

  “怎么说?”

  Shen Qian 刚才视线也掠过了这个名字,不过由于注释显得有些语焉不详,只有一个“Grandmaster 猎人”,所以Shen Qian 也没有太过关注。

  猎人分为primary level 、中级、high level ,再往上就是Grandmaster Level ,对应炼药学的Grandmaster ,同样分一到九星。

  以这沙弼的年纪,最多也就是五星以下的Grandmaster 。

  但……从real value 而言,猎人Grandmaster 就远远比不过Alchemy Sect 师了。

  毕竟猎人的基数庞大,也是专业程度最低的,直接和实力挂钩,如果Shen Qian 想的话,他也可以随时认证Grandmaster 猎人,他有这个自信。

  所以他刚刚才对沙弼不怎么重视。

  “是不是觉得‘Grandmaster 猎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曲白似看穿了Shen Qian 内心的想法,faint smile 道。

  ”en. ”Shen Qian 也懒得隐瞒。

  “你得首先搞清楚一个概念,他来自海外。”曲白一笑,“而海外的猎人和普通禁区里的猎人,完全是两个概念。”

  “什么意思?”

  “简单解释,在海外要拿到相应的猎人徽章,难度对标陆地禁区都要拔高Level 1 ,也就是说,海外的猎人Grandmaster ,放在我们的标准里,对应的就是……”

  “猎神?!”

  Shen Qian 的眼神之中这才透露出了凝重。

  九大职业体系的等级划分各有不同,但大差不差。

  猎人Grandmaster 再往上就是称号猎神,猎神的划分和禁区任务卷轴的等级一样,从黎明到黑夜不等。

  但哪怕是最primary level 的黎明猎神,那也是传说一般的存在。

  ……至少Shen Qian 还没接触过。

  “海外的凶险远超陆地,在那种环境下长大的武者,都是绝对的斗士,这个沙弼虽然我也没接触过,但一定有无数life and death battle 的经验,absolutely 不可小觑。”

  曲白也收敛了笑意,郑重提醒道。

  “那个天宁公幼女呢,你接触过吗?”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随即又指着一个名字问道。

  这个名字才是最让Shen Qian 膈应的,毕竟……从某种意义而言,他和天宁公可是有仇怨的。

  当初Eldest Senior Brother 为了他一人singlehanded 杀进了武法部,虽然Shen Qian 不在现场,但也是知道其中过程的。

  dignified 顶级王侯,又执掌一部,却被姜欢如此打脸,再加上之前那次不牙谷,Shen Qian 破坏了他们的某种plot against ,Shen Qian 直觉这个天宁公幼女绝对会和他站在对立面。

  最颠覆认知的是,这个叫做宁昭仪的女人,竟然在四岁就凝聚了元气。

  何等离谱!

  若不是Shen Qian 自己也干过很多离谱的事情,他是绝对不敢相信的。

  因为人类身躯的构造,在七岁之前都无法凝聚元气,这堪称是写进了教科书里的铁律。

  但现在,明显有人直接打破了这个限制。

  “好歹是顶级王侯,四岁成就武者也没什么奇怪的。”

  Shen Qian 只能摇摇头,不过心中还是感慨一句,这其实非常的奇怪好吗!
  以王朔的天资,也是在十几岁的时候才成就了武者。

  四岁成就武者,Shen Qian 都不敢想象天宁公到底为之付出了什么代价。

  除了这几个名字,右边大屏上还有许多姓名,一眼看去不下五十个居多,每一个的注释都并not simple 。

  Shen Qian 这一刻才算是明白了,当初曲白和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Shen Qian 默默记下了那些名字,随后没有再多看,转身就走。

  “Shen Qian ,Nine Heavens 之上,我等你。”

  身后忽地飘来了淡淡的声音。

  “那你可别让我失望。”

  Shen Qian step one stopped ,随即一笑,大步离去。

  ……

  已经是入夜时分。

  魔都大酒店的天台之上。

  圆月洒下了光辉,落在天台边的青年身上,让他的silhouette 多了几分寂寥。

  身后忽地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但青年却没有回头,恍若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

  “怎么,失眠了?”

  伴随着淡笑声,来人一挥手,就在这天台上布下了一方桌子,两个stone bench 。

  “Third Senior Brother 是要我陪你下一局吗?”

  Shen Qian 也笑着转过头来,却是忽然startled 。

  因为石定言布下的并不是棋局。

  那石桌上摆着的,赫然是一个酒瓶和两个酒杯。

  “Third Senior Brother 也好饮酒?”

  Shen Qian 有些astonished 。

  因为在过往的相处之中,石定言饮酒的时候很少,基本都是在喝茶。

  只有上一次给Shen Qian 送行的时候,石定言才酌情喝了一些,但也只是意思了一下。

  所以石定言主动邀请Shen Qian 喝酒,才让Shen Qian 这么惊讶。

  “我不好,只是看心情罢了,这月高风黑的,下棋多无趣,还是饮酒合适。”

  “那就many thanks Third Senior Brother 了。”

  Shen Qian 也不客气,早就看出放在桌上的是rarely seen 的好酒,当下直接启封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

  一杯饮尽,Shen Qian 没急着开口。

  他知道石定言肯定有什么话要和他说,而且极为重要。

  “其实此次我本来不想离开Jing City 的。”

  石定言目视着天空极远处,忽地轻声道。

  “……所以还是因为我吗?”

  Shen Qian 感受到了一些什么,面色也变得沉凝。

  之前他就奇怪,以石定言恬淡的宅男性格,simply 不爱在外界出风头,就算是所谓的亿万人关注的Nine Heavens 之争,也绝对impossible 让石定言有什么动摇。

  现在看来,果然还有隐情。

  “teacher 临行之前,曾为你卜过一卦。”

  石定言没有吊Shen Qian 的胃口,直接说道。

  “卦象是什么?”

  Shen Qian 的面色更加严肃。

  大佬高在Shen Qian 眼里几乎就等于是全知全能,无论是medicine pill 、Formation 还是占卜,据石定言所说都有通天之能。

  炼药和Formation 其实Shen Qian 都已经见识过了,占卜又岂会差?
  “一帆风顺,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

  石定言定定看了一会Shen Qian ,随即吐出了八个字。

  “什么意思?”

  Shen Qian 听得一愣。

  因为光从这两句话的字面意思来理解,那简直是完全相悖的两句话。

  一帆风顺,又怎会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呢?

  反过来,都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了,又怎么算是一帆风顺呢?

  “我也很困惑。”

  石定言摇头苦笑,“可惜teacher 也没有说的很清楚,或者说,teacher 自己也不能确定其中的含义,你应该明白要提前窥探天机,总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而天机,却又未必会因为你付出的代价给出明确的提示。”

  ”en. ”

  Shen Qian 其实听不太懂,因为他对于占卜一道是完全没有了解的。

  但他能知道其中蕴含的凶险。

  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这怎么听都不像是好词啊!

  “所以Third Senior Brother 才来了魔都?”Shen Qian 心情复杂,“所以八Senior Sister 乃至Fourth Senior Brother 才会也来到魔都,其实全都是为了我?”

  “倒也不全是如此,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石定言indifferently smiled ,“你换位想想,就算是其他的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有什么劫难,你必然也会奔赴,不是吗?”

  Shen Qian 转念一想,确实如此,便也不再纠结,转而道:“所以我的劫数是应在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

  Shen Qian 有些皱眉。

  虽然他还不太相信Nine Heavens 之争能有什么危及性命的因果,但大佬高的话又不得不让他重视。

  “我不能确定,只能说大概率吧。”

  石定言起身负手道,“在临行前我又数次占卜,可惜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涉及到不止一位王侯,想要算清楚其中的纠葛已非我所能,卦象混沌不堪。”

  “这样吗?”

  Shen Qian 沉默不语,不断消化着其中的信息。

  石定言最后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转身seriously said :“Little Junior Brother ,无论如何都务必小心,teacher 很可能离开了Earth ,若有任何意外,宁愿放弃比赛也要护自身周全,你的路……还很长!”

  ……

  2298年,旧历一月初一。

  在东方刚刚破晓的时候,整个魔都恍若骤然苏醒了过来,在短短数秒之间就从寂静演变成了沸腾。

  无数人从家门、从酒店走了出来,涌上了街头。

  昨晚成千上万军武者出动,就为了封锁所有装了大屏幕的core area ,以避免因为提前占座而出现纷争。

  到了此时,开放的区域才涌入了许多民众,搬着瓜子、板凳和酒水抢占制高点。

  偶有兴奋的民众,便拉着身边的亲戚朋友,不断炫耀着自己家的子女也参加了此次Nine Heavens 之争。

  而在大批涌上街头的人群之中,也有一些特殊的群体,他们表现出了比常人更加紧张的情绪。

  细细看去,却都是年纪不大的青少年。

  此时在魔都大酒店门口,江中军武的集合地点,大批江中军武的学生们也正列队集合。

  Shen Qian 安静的站在人群之中,他第一次发现焦点不在自己身上也挺好的。

  昨晚和石定言交谈之后,直到现在Shen Qian 的心情都还有些复杂。

  随着众人依次上车,车辆缓缓启动朝赛场驶去,Shen Qian 也是自嘲一笑。

  “他喵的别人都是去比赛,怎么就我感觉是去玩命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