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84

  第284章 霸天军武
  无论外界对于Shen Qian 如今的风评究竟如何,亦或是众人真的觉得他天才陨落也好,不务正业也罢。

  但有一个事实不可否认。

  作为两百多年来华夏only one 个全国武状元,Shen Qian 的名字已经深入人心。

  提及新立的江中军武,大部分人也会笑着说一句,“全国武状元就是去了那里。”

  “Nine Heavens 杯”几乎就等同于高校排位战,所有高校都必定spare no effort ,派出最强阵容。

  在如此背景之下,Shen Qian 是江中军武新生战队的Captain ,就成了默认的事实。

  有无数人都等待着亲眼见证一下Shen Qian 的实力,看他是否真的如传言一般,归于平凡。

  但absolutely didn’t expect ,Shen Qian 不仅不是江中军武战队的Captain ,甚至连正式队员都不是!
  在极度的惊愕过后,最顺理成章的猜测也随之而起。

  “这等于是侧面证明Shen Qian 确实‘天才陨落’了吗?”

  “我靠,连自己学校都不信任他了,这不是实锤是什么!”

  “我是明城人,我本来根本不信的,毕竟高考能惊艳全国的人,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你那算什么,我竞彩还买了江中军武呢,本来说搏一搏,这次亏大了!”

  “嘿,看来曾经的First Army 武是真的站不起来了,标志性天才都如此,难道要指望其他人出一匹黑马?”

  一句句非议如雪花般飘进了台上一众少年的耳中,即便不用spirit strength 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赵克一and the others 的脸色还是沉了下来。

  因为这些人不仅仅是在否定Shen Qian ,也等同于是在否定江中军武,否定他们每个人。

  “接下来入场的高校成立于三十三年前,它虽然年轻,但……”

  名单公布完之后,升降台便重新落下,江中军武的entire group 跟随着工作人员去往指定区域,等待比赛开始。

  “估摸着你们刚刚都没怎么听主持人后来说的规则,我再给你们复述一下。”

  程青青瞥了一眼brows tightly knit 的youngsters ,也没什么安慰的言辞,只是打了个哈欠道,“我们在一百所种子高校的名单之内,好处是,我们前两轮可以轮空,在third round 的时候下场即可。”

  “但坏处是,我们将失去打复活战的机会,换句话说……如果要拿冠军的话,你们一场都不能输。”

  程青青见众人只是心不在焉的听着,却是都在低声争论的着什么,终于是忍不住eyebrow raised ,停住脚步嗔怒道:“我说你们至于吗!”

  众人startled ,抬起了头。

  “不就是几句流言蜚语吗,咋的,你们是没心理准备还是怎么说,既然人家看不起你们,那就用你们的拳头惊爆他们的眼球!”

  “你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让老娘怎么相信你们?”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之后,却都是笑了。

  “你们搞什么飞机?”程青青意识到自己可能误会了,眉头一蹙。

  “程教授您误会了,我们只是在争谁第一个出战罢了。”

  赵克一解释了一句。

  “所谓天不生我岳大侃,逼道万古如长夜!”岳大侃coldly snorted ,对众人道,“先不说battle strength 高低,就论装逼的ability ,你们谁比得过我?”

  “这可是我江中军武的首战,逼格才是最重要的,所以第一个出战的人必须是我!”

  “这是比谁拳头大的舞台,只会口嗨有什么用?”萧晔忍不住反驳道,“把他们打趴下比什么都强,再说你万一牛逼吹出去了,结果你第一个倒下了,那只会起反效果!”

  “就是,我也不同意岳大侃排在第一个,怎么都该是我叶世聪才对!”

  叶世聪顿时附和道。

  “诸位,难道不该让一让我这唯一的一个女生吗?”

  上官汀柔柔一笑,“还是让我先去试试他们的斤两吧。”

  “战场之上,谁分男女,还是我来!”

  “要么我们猜拳?”

  “此言差矣……”

  看着众人争论不休,程青青rolled the eyes ,也就懒得管了,继续往前带路。

  很快,众人被带到了看台上的一片独立区域,这片此时还略显空荡的区域,却是坐着已经登台的来自各大高校的战队。

  Shen Qian 眼睛一眯,专门安排所有参赛的战队坐在一起,怎么总感觉主办方有点故意挑事的嫌疑呢?

  果然,当江中军武众人一出现,便有数百双带有敌意和审视的目光投了过来。

  “Northern Martial 、申武、苏科武大、Flower Martial ……好家伙,国内四大校都到齐了啊!”

  面对这些同辈的天才们,江中军武的众人自然impossible 示弱,岳大侃第一个出声said with a smile 。

  “如果出场顺序是按照主办方in mind 的高校排名来算的话,这么说我们江中军武岂不是被排到了三十几位?”

  叶世聪said with a sneer ,“还真是够看不起我们的!”

  “Shen Qian !”

  在江中军武几人肆无忌惮的聊天的时候,Shen Qian 忽的听到了一声略显熟悉的呼喊。

  Shen Qian 转过头,直接锁定了声音的来源。

  那里是申武战队所在的区域,而一个面目俊朗的青年,正长身玉立,含笑看着Shen Qian ,只是那目光之中,除了久别的感慨,还has several points of 燃烧的fighting intent 。

  “曹谦!”

  Shen Qian 也很快认出了这个臂膀上悬挂着Captain 标志的青年。

  和半年前相比,对方同样有了很大的变化,至少在不动用spirit strength 直接查探的情况下,Shen Qian 发现自己也有点看不穿对方。

  “long time no see 。”

  “long time no see 。”

  “你虽然是替补,但你还是会上场的对吗?”

  简单而套路的寒暄之后,曹谦的目光骤然锐利起来,直视着Shen Qian 问道。

  “既然你都说了我是替补,那我显然只能听从学校的安排了。”Shen Qian 模棱两可的答道。

  “若你不能上场,那这‘Nine Heavens 杯’对我来说也就少了很多意义,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曹谦意味深长的said with a smile 。

  “什么意思?”Shen Qian 没太听懂。

  “若不是因为你和王朔,这次‘Nine Heavens 杯’我本来都不想参与的,什么荣誉头衔,于我而言不过是虚名。”

  曹谦indifferently said ,“王朔已经隐隐有New Generation Number One Person 的势头,打败他是我必须做的事情,至于你……是我未了结的心魇,这一战,我已经等了半年!”

  Shen Qian 有些失笑,在场其他人也都是听得极其不舒服。

  只因曹谦的发言看似没什么,但实际上可以被称作狂妄至极!
  就等同于说,同辈之人,除了一个王朔和一个Shen Qian ,其他人他simply 不放在眼中。

  就算是Shen Qian ,也只是为了了解夙愿,而并不是真的认为如今的Shen Qian 还比他强。

  “好一个supercilious 的曹谦,就怕你when the time comes 脸会很疼。”

  自Flower Martial 的队列之中站起了一个面目cold and severe 、留着长发的青年,他coldly said 。

  “司马星。”

  似是怕Shen Qian 不认识,背后的李嘉琪在他耳边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王朔来了!”

  正在这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在场数百人好似有着某种默契一般,都是往某个方向看去。

  Shen Qian 看到这一幕颇为诧异,看来在他“销声匿迹”的这段岁月里,王朔的名头比他想象的还要响亮的多。

  只见一个五官若朗星、眉目间已经可见三分沉稳的青年,穿过了Northern Martial 所在的队列大步而来,最后在过道上止步。

  不同于任何人,王朔谁都没看,而是自一出现的时候,就将目光牢牢锁定在了Shen Qian 身上。

  “替补?”

  王朔轻声吐出了两个字。

  “替补。”Shen Qian nodded 。

  “he he he ……”

  王朔突然轻笑出声,笑得众人不明所以。

  “Shen Qian ,我不知道你在装什么,但愿你真的能忍住不上场吧,毕竟……其实我也不想在这里出手。”

  王朔丢下这句话后又大步离去,直接进入了Northern Martial 的休息区域,disappeared 。

  众人都是unfathomable mystery ,不知道王朔的话是什么意思,唯独Shen Qian 眼睛一眯,心中has several points of 感慨。

  “果然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敌人啊!”

  别人都以为Shen Qian 真的是江郎才尽,才不得不落下了一个替补的席位。

  唯独王朔,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过。

  也就是说,在他眼中,Shen Qian 纯粹是在装逼,虽然也不贴近事实,但对于Shen Qian 的实力却是一点都没有低估。

  “有意思,却不知道如今的你还能给我几分惊喜……”

  Shen Qian 以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也喃喃了一句。

  和其他高校的战队算是照过面之后,程青青带着众人来到属于江中军武的坐席,宁之垣已经提前在这里等待。

  如此场合,宁之垣和程青青都不便再说什么,但耿千秋and the others 倒是无所谓了。

  “话说今天的苏科武大还真是安静啊!”

  “嘿,那个妹子就是传说中的洛神伯亲侄女屈湘云吧?”

  “Shen Qian ,老实交代,你当初到底有没有撩拨人家,我怎么看那妹子一直在盯着你看啊!”

  关于苏科武大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其实岳大侃and the others 大都心知肚明。

  他们虽然不了解Shen Qian 去踢校的具体经过,但很显然,苏科武大那次绝对是被打服了。

  Shen Qian 看到几人暧昧的眼神,忍不住rolled the eyes ,“难道在你们眼里我就是这种人?”

  “是。”谁知几人异口同声,同时nodded 。

  Shen Qian 也就懒得辩解了,撩拨个鬼啊!
  如果他真愿意的话,当初洛神伯可是说要把屈湘云介绍给他的,以王侯的地位,未必是随口一说。

  Shen Qian 瞄了一眼Northern Martial 的席位,却是没有看到Ding Yi ,不过从正式队员的座位还空了两个来看,对方应该是已经到了的。

  就在Shen Qian 琢磨着要不要溜去Northern Martial 那边的休息室,和对方说几句话的时候,这片区域的入口处忽的一阵嘈杂。

  众人抬头看去,却是startled 。

  因为有一群服装和他们很是想象的青年正stride proudly ahead 走了进来,即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他们身上那faintly discernible 的铁血之气。

  “是霸天军武的人!”

  赵克一低声说了一句。

  霸天军武?

  Shen Qian 来了几分兴趣,上下打量着这群人。

  在当年江中军武闭校之后,华夏的其他军武好似都遭遇了连锁反应,有些一蹶不振。

  但霸天军武却是其中的例外。

  它的前身是西北军武,本来在一众军武院校之中只能算作普通,但这十年却称得上逆势进取,一举跃升到了华夏军武院校的第一。

  也因此,西北军武才更名为霸天军武。

  但其实不止是Shen Qian ,包括在场的其他人,甚至两位教授对于霸天军武却都有些好感奉欠。

  这其中不仅仅是因为霸天军武历来行事张扬,更因为对方在江中军武初立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态度。

  当时华夏所有军武院校都发来了贺词,唯独霸天军武没有,甚至连一个走形式的邮件都没有。

  后来在网上,一些霸天军武的学生更是毫不避讳的表现出了对于江中军武的踩踏之意。

  此事一度在江中军武的校园网上闹得沸沸扬扬,Shen Qian 虽然没有get involved ,但还是知道个大概的。

  “江中军武!”

  此时,那一群气质锋锐的青年在目光一转之后,直接锁定了江中军武的众人,随即由一个皮肤黝黑、剃着平头的瘦削青年领头,直接大步走了过来。

  而霸天军武的那两位带队教授也没有阻拦,反而是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谁是Shen Qian ?”

  瘦削青年止步,直接问道,同时以肆无忌惮的目光扫视着江中军武众人。

  “找我做什么?”

  Shen Qian 一听怎么又是冲自己来的,虽然有点烦,但此时也impossible 示弱,直接站起身来问道。

  “你就是Shen Qian ?”青年带着几分蔑视打量了一眼Shen Qian ,“你应该听说过我,我叫龙一!”

  “没什么印象。”

  Shen Qian 很老实的摇头,随即皱眉,“但我建议你改个名。”

  “为什么?”

  “因为你和我女朋友撞名了,我不喜欢。”Shen Qian indifferently said 。

  “pu… ”身后的岳大侃几人以为Shen Qian 是在故意折辱对方,配合般的发出了轻笑。

  龙一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随即冷笑,“让我改名?你以为你是谁,一个seize every opportunity 得来的全国武状元,当真以为人人都会敬你三分?”

  “那你呢,一个曾经扬言Hidden Dragon List 不过尔尔的人,到如今连前二十都没挤进去,你又以为你是谁?”

  不等Shen Qian 说话,旁边似乎对来人has several points of 了解的Ouyang Fei 已经反唇相讥道。

  “你们会知道我是谁的。”

  龙一脸色阴沉了下来,目光扫过江中军武众人,轻蔑一笑,“一群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this time 我会让世人知道,到底哪里才是真正的First Army 武!”

  “Shen Qian ,你就待在你的替补席吧,看我是如何将你的队友们踩在脚底,只愿到时,你不会因为怯弱不敢上场!”

  “Captain ,你想的太当然了。”霸天军武的另一个长辫子女生忽的接话道。

  “怎么说?”龙一疑惑问道。

  “万一我们在遇到江中军武之前他们就已经被淘汰了呢?”那女生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是哦,那只能祈祷你们能多撑两轮了。”

  随着霸天军武众人的一阵哄笑,龙一最后冲江中军武and the others 比了个割喉的手势,便大笑着转身离去。

  “这个龙一是我的!”

  几乎是在龙一离开的瞬间,耿千秋、叶世聪以及萧晔and the others 都是immediately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目光凛然。

  其实别说他们,就算是Shen Qian 都has several points of 火气,先不管这个龙一的battle strength 究竟如何,至少这份挑衅的功夫是没得说。

  甚至连程青青和宁之垣的脸色都has several points of 不好看。

  “spirit strength ,那人的话语之中蕴含了一些spirit strength 的运用。”

  Shen Qian 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不由低声道。

  “不错。”一个淡淡的声音肯定了Shen Qian 的猜测,“狂妄好战何尝不是一种伪装和策略,哪怕只是让敌人失去一丝分寸,都是作用。”

  “Principal !”

  当看清那突兀出现在众人之间的silhouette ,在场无论师生,都是赶紧恭敬的行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