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85

  第285章 百鬼夜行
  只是江中军武众人起身之后,又是startled 。

  因为在场其他人竟是毫无反应。

  虽然平阳伯只是江中军武的Principal ,但他的身份却首先是一位王侯。

  这十分不科学!

  谁敢当面对王侯不敬?
  除了宁之垣和程青青,倒是Shen Qian 很快反应过来。

  因为这一幕他也在老师身上见过,很显然其他人并不是故意忽略平阳伯,而是在他们的感官之中,根本没有意识到平阳伯的存在。

  Shen Qian 这么想着就朝远处的主席台看了一眼,果然,平阳伯的silhouette 依旧在列。

  出现在这里的多半只是一道Avatar 。

  平阳伯slightly nodded ,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随即示意众人也落座。

  “霸天军武既然能在短短十年内崛起,依靠的必然不是arrogant and conceited 。”

  平阳伯faintly smiled ,“听闻霸天军武的高层研发了一种特殊术法,可以在Mountain And Sea 之前便让学生依托斗志cultivation spirit strength 。”

  “spirit strength !”

  江中军武众人惊叹之余也是恍然。

  怪不得那龙一如此气人,原来其中还有spirit strength 的撩拨作用。

  “不过,我倒觉得对方的担忧不无道理。”

  平阳伯忽的话音一转。

  在众人皆是莫名的时候,平阳伯才indifferently said :“我江中军武初立,就遭此挑衅,若不能还回去,谈何First Army 武之名?”

  “你们,可有信心吗?”

  说着,平阳伯便把深邃的目光投向了众人。

  “有!”

  虽然还是不知道平阳伯在说什么,但众人都是subconsciously 挺直了身躯。

  “那就好。”

  平阳伯faintly smiled ,又最后看了一眼Shen Qian ,silhouette 便消散在了原地。

  “Principal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岳大侃忍不住问道。

  “你们忘记霸天军武那帮bastard 怎么说的了?”

  程青青早已猜到了什么,faint smile 道,“他们不是担心遇不到我们吗,现在……不用担心了。”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都反应了过来,互相对视一眼,都是精神一振。

  程青青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众人也不傻,自然明白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绝对会遇上霸天军武,而且极有可能是首战!
  Shen Qian 也是诧异,为了反击霸天军武的挑衅,didn’t expect 平阳伯直接不顾身份,连“暗箱操作”都玩出来了。

  不过不得不说,直接打败霸天军武,确实是最快扬江中军武之名的方式,更能一举夺回First Army 武院校的荣誉。

  只怕平阳伯倒也不完全是为了出一口气。

  时间流逝。

  越来越多的高校战队进入了等候区域,江中军武的众人也开始变得烦不胜烦。

  因为十支战队之中倒有七八支都要以各种方式来打个招呼,或是直面挑衅,或是彬彬有礼,但矛头,却都是直指Shen Qian 。

  “这群人是不是有病啊?”

  就算是脾气最温柔的上官汀都有些受不了了,“Shen Qian 在他们眼中不是都已经变成了‘废物’吗,怎么还盯着我们不放哩!”

  “没什么好意外的。”

  赵克一虽然也很烦,但却显得很平静。

  “有人曾经在山顶留下了一座丰碑,哪怕后来者觉得那丰碑merely this ,但未亲手推翻过,它就依旧是你永远过不去的一道坎。”

  “正是这个道理。”

  耿千秋and the others 都是赞同的nodded ,随即想到了什么,相视一笑。

  当初的他们不也是如此吗?
  只是最早登山的他们,也是最早发现原来那山顶竟是如此之高,好似穷极一生都根本摸不到影子。

  “这小子到底有没有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

  闭目养神的宁之垣,hearing this 也忍不住看了一眼Shen Qian 。

  他内心有些猜测,只是目前无法证实。

  至于Shen Qian ,早就四仰八叉的往座椅上一躺,战术头盔往脸上一盖,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模样。

  只是细心看去,就会发现Shen Qian 握着的手掌之中隐现golden light ,正在以某种特定的频率闪烁着,略显mysterious 。

  “didn’t expect 百王殿里可供选择的spirit strength 术法也不多。”

  此时的Shen Qian ,早已将意识沉入了百王殿,想趁着Nine Heavens 杯还没开始前的这点空隙,挑选几门合适的spirit strength 的术法。

  虽然大佬高provide timely help ,给Shen Qian 送来了“混元”和“Immemorial ”的后续cultivation technique ,让Shen Qian 的进步速度又重新回到了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的阶段。

  但还有一个问题却需要Shen Qian 自己解决。

  即,spirit strength 的运用method ,等同于“虚幻的martial skill ”,在专业名词上叫做“术法”。

  震慑、探查、imposing manner 都只不过是spirit strength 的基础运用,远远达不到“术法”的等级。

  真正的术法,应该是如同程青青有一次在课堂上演示的那般,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让十数个学生排着队想要跳楼,而且面目安详。

  亦或是如同图书馆典籍上的描述,仅仅凭借庞大的spirit strength 便能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兴风作浪。

  其实strictly speaking ,修气运、布Formation 的灵巫们,也归属为此道。

  还有像是澹台沁的“问三生”,何尝不是一种spirit strength 运用到了极致的Divine Ability ?
  也算是因为霸天军武一番挑衅,让Shen Qian 意识到了这块小短板,这才趁着闲暇时间,正好查缺补漏一下。

  “3987点贡献值。”

  百王殿的Exchange System 之中,Shen Qian 先看了一眼自己的贡献值余额。

  在加上56号悬赏的一千点贡献值以后,他的贡献值余额已经逼近了四千大关,兑换一些spirit strength 术法应该没太大压力。

  只是预料之外、情理之中,在检索“术法”之后,Exchange System 之中出现的目录,仅仅有十几门可供兑换的术法。

  “《天衍诀》,King Qinguang 所留,单凭这五个字就足够了,可惜竟然要八千点贡献值,而且只能兑换到First Volume ,离谱……”

  要知道一颗正儿八经的Divine Beast Qilin Egg 才9999点贡献值,这一卷术法就快赶上了。

  像是《天衍诀》这种Shen Qian 根本兑换不起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还有四种,虽然看得Shen Qian 眼馋,但他也只能跳过。

  最后看来看去,Shen Qian 将目光集中到了三门术法之上。

  “《千魅》,三千点贡献值兑换,精神控制类method ,修到profound 处,顶级Mountain And Sea 也会有一瞬间的动摇,对于Life and Death Battle 来说运用的好甚至可以刹那间改变局势。”

  “《百鬼夜行》,兼具攻击、迷惑和摄魂,可作用于群体,四千二百点贡献值兑换。”

  “《影枪》,纯攻击术法,倒是和‘影刃’有异曲同工之妙,正好符合我想将‘影刃’和spirit strength 攻击相结合的念头,这个倒是相对便宜,只需要一千八百点贡献值……”

  本来Shen Qian 是只打算专修一门术法的。

  但在纠结了好一会之后,Shen Qian 还是直接将《百鬼夜行》和《影枪》拖进了结算界面。

  《影枪》没得说,因为《影刃》的存在,Shen Qian 是怎么都impossible 放弃这门术法。

  而且它相对来说不是很高阶的精divine technique 法,属于最常见的直来直去的Attack Type ,也唯独Shen Qian 的“影刃”,能够赋予它不一样的魔力。

  所以这个不用多考虑,必须cultivation 。

  《百鬼夜行》算是一门复合术法,只要学会了可以作用的地方实在太多。

  除了群体作战极为有用外,还有一点让Shen Qian 极为心动。

  “摄魂!”

  单听这两个字可能有点听不懂,但细细解读它的功用就很直观了。

  除了精神控制之外,只要学会摄魂的手段,甚至还能搜索对方的魂魄,抹去对方的记忆,乃至篡改!
  就如同当初不牙谷的所有学生,都被大佬高淡化了其中记忆一般。

  这种偏门但在特定时候又很实用的手段,Shen Qian 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多掌握一些。

  虽然他不喜欢花里胡哨,但总不能当一个纯粹的莽夫。

  至于那门《千魅》倒是可以暂时放一放,Shen Qian 暂时也没那么大的精力。

  选定了两门术法,接下来面临的问题就是贡献值不足了。

  两千点左右的空缺,倒也在Shen Qian 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他直接在百王殿内让晚宁联系了苑******刻之后,银行的到账短信“叮”的一声响起。

  “尊贵的黑金卡户主沈先生,专属客服经理杜梦瑶向您问好,您尾号9999的银行卡10时22分入账华夏币4000000000.00元,活期余额697381887.54元,我行……”

  从理财基金里取出了四个亿,Shen Qian 眼睛都不眨的又直接充了四亿两千万到百王殿里。

  核心社员用现金兑换贡献值,是二十万比一的比例,比正式社员要便宜不少。

  很快,他的贡献值余额就变成了6087点。

  刚好够兑换《百鬼夜行》和《影枪》。

  换好了术法,Shen Qian 还没来得及打开研究一下,就感觉自己的胳膊肘被人碰了一下。

  Shen Qian 意识回归现实睁开眼睛,却见Ouyang Fei 正笑看着自己,“Shen Qian ,醒醒,马上就到我们的轮次了!”

  “要开始了?”

  Shen Qian 坐起身来,却见主场馆内早已是鼎沸盈天,而下方分隔开的三十个比武擂台,六十所高校战队的对决也进入了白热化。

  “这是最后一轮对决了,结果一定,就会直接决出两百五十强。”

  鉴于Shen Qian 一个多小时都没睁眼,因此Ouyang Fei 也给他补了一下现在的进度。

  “这么快?”

  Shen Qian 有些诧异,但转念一想倒也正常。

  接近七百所高校参赛,除却一百所种子高校,剩下六百所高校,只需要经过两轮角逐,就可以决出前一百五十名。

  虽然每个战队都是五人轮上,但Martial Artist 交锋,大多时候输赢都只是片刻之间,似那等什么大战数百回合的事情,一般只有在地摊文学才会出现。

  再加上前期是三十个擂台同时比武,因此一个多小时已经绰绰有余。

  “有没有什么比较亮眼的高校?”

  Shen Qian 扫视了一眼那些正在比斗的擂台,随口问道。

  “高校基本没有,个别人倒是有不错的。”一旁的叶世聪shrugged ,“但也就那样吧。”

  Shen Qian 倒也没有因为对方轻慢的口气而觉得怎么样。

  事实上高校的发展是最难出现跨越式的,资源分配一旦固定,人才流动也是如此。

  从高考之前各大校的争抢就可见一斑。

  极少会出现peerless genius 却去了一所野鸡大学的情况。

  毕竟在资源跟不上的情况下,再牛逼的peerless genius 也终会沦为平庸。

  “所以我们主要的对手,还是在种子名单之内。”Shen Qian said with a smile 。

  此时,随着人群热烈的欢呼,前两轮的角逐终于结束。

  在广告时间过后,主持人以激昂的声音直接公布了本届二百五十强的武科高校名单。

  但掌声寥寥。

  任谁都知道,所谓的二百五十强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真正的较量,从此刻才算开始。

  “……接下来,我们将进行third round ,即一百强高校的角逐,那么这一轮精彩的首战,又会是由哪两所高校为我们呈现呢?”

  “请看大屏幕!”

  到了此时再无弱者,因此场馆内的嘈杂也是降低了不少,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滚动着各大高校徽章的随机匹配池。

  在倒计时结束之后,左边的大屏幕首先定格,一枚印刻着大漠苍鹰、带有明显的军方标识的高校徽章率先跳了出来。

  “霸天军武!”

  主持人高声念出了参战的战队名称。

  主场馆内阵阵骚动,不少人都是精神一振。

  霸天军武的名头近年来可谓响亮无比,而霸天军武number one genius 龙一甚至一度登上了Hidden Dragon List 前十。

  这绝对是一只无可争议的强队,甚至在很多人in mind 是可以进入八强的存在。

  “也不知道是哪个高校这么倒霉,third round 首战就要撞上铁板!”

  “万一摇出了四大校呢?”

  “概率也太低了吧……”

  在右边大屏幕也开始滚动的时候,观众席上的众人也是笑着discuss spiritedly 。

  眼看倒计时即将结束,主席台上,已经含笑当了两个小时吉祥物的Martial Arts 部长吴炜,忽的目光一动,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端坐的平阳伯,随即又将眼神转到了大屏幕上。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吴炜嘴角一挑,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有趣有趣。”

  dong!
  当倒计时钟声敲响,一枚以青红之色为底的高校徽章也跳了出来。

  独属军武的标识镶边,正中九兽环绕,山河镇压,一条大江穿过了那徽章正中,简单数笔却勾勒出了滔天之势。

  这一枚徽章很陌生,因为它已经在众人的视野中黯淡了太久,但它又很熟悉,因为,但凡是经历过十年之前岁月的人,都impossible 忘记它曾经闪烁的耀眼光辉。

  “卧槽,竟然是江中军武!”

  “嘶,要不要这么巧……”

  短暂冷场之后,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有人甚至站起身激动的大喊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