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86

  第286章 首战
  在江中军武的校徽跳出来的时候,整个主场馆瞬间沸腾了。

  那等热烈而又惊愕的气氛,几乎让人以为来到了决赛的现场。

  只因谁也didn’t expect ,二百五十所高校的首战就如此劲爆!

  霸天军武不用说,在江中军武落没之后逆势崛起的公认的华夏First Army 武,也是所有有志从军的年轻Martial Artist 的首选。

  这十年来,虽然距离四大校还有一些差距,但霸天军武之名在国内高校之中也是like thunder piercing the ear ,屡次冲入高校排名的前十。

  江中军武更不必说,作为曾经屹立华夏高校Peak 数十年的存在,即便是现如今,军Martial Artist 之中都有半壁powerhouse 是出自江中军武。

  若不是闭校十年,霸天军武根本连和它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岁月无声,十年更替,新旧之争,谁是王者!”

  台上的主持人明显也被这意外的惊喜刺激到了,声音一下子变得激昂起来,“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江中军武和霸天军武的选手们上台!”

  轰隆隆!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主场馆内的数十个擂台响起了机械声响,在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之后,三十个擂台之间的阻挡消失,所有擂台合二为一,变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一千米的超大擂台。

  “Principal 还真是说到做到。”

  江中军武的休息区,众人虽然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但此刻目光还是不禁锐利起来。

  “没时间了,猜拳吧。”

  赵克一几人refuse to yield an inch 的对视了一番,最后做了一个非常合理的决定。

  一番严肃紧张的猜拳之后,萧晔发出了一阵狂笑,至于耿千秋and the others 则是如prepare for there funeral 。

  “怎么,这是在猜拳选第一个倒霉蛋吗?”这时,旁边过道上传来了一阵讥讽。

  众人转头看去,正是霸天军武entire group 。

  “放心吧,好歹都是军martial student ,我们下手会轻点的,hahahaha ……”龙一假意安慰了一句,便带着霸天军武的人大笑而去。

  “他好像小说里的无脑反派啊,但是也真的好想揍他ahhhh !”上官汀挥舞着秀气的手臂气愤道。

  “交给我就是。”

  萧晔淡淡说了一句,将战术外套一穿转身就走,众人也摇头一笑,也在程青青的带领下纷纷跟上。

  ……

  “好,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两支战队的Martial Artist 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都已经进入了各自的准备区域,让我们先跟随着导播的镜头来到霸天军武战队的等候室!”

  伴随着美女主持的解说,大屏幕上出现了霸天军武战队等候室的情形。

  “大家可以看到霸天军武的选手们正在和教授商讨战术,从他们的站位来看,似乎Captain 龙一并不打算第一个出战!”

  “我好像已经听到一些观众的呼声了。”

  “hehe ,其实抛开主持人的身份不谈,心岚也更好奇江中军武的等候室又会是什么情况?”

  “就在之前公布了各高校出战的阵容后,网上有一种猜测,即Shen Qian 作为替补队员只是江中军武的一种迷惑战术,就是为了让大家轻视Shen Qian ,其实Shen Qian 才是江中军武此次的王牌……”

  “截至一分钟之前,根据实时弹幕,有超过四十万的网友支持了该种观点!”

  “哦,不过场外主持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其中有近一半的网友都来自西南Jing City ,也就是Shen Qian 同学的家乡……”

  “那么事实究竟如何呢?”

  主持人在充分调动了观众席的好奇心之后,话音一转道,“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江中军武准备室的实时画面吧!”

  大屏幕上的画面随着美女主持的声音跳动了一下,切换到了江中军武的等候室。

  然而,当看清江中军武等候室里的画面的时候,场馆里原本鼎沸的声音,就像是乌鸦被掐住了脖子,little by little 的减弱了下来。

  “他们……在做什么?”

  有人愣愣的出声道。

  但没有人能回答他,因为所有人都已经错愕在了原地。

  只见那大屏幕上,高达8K清晰度的转播摄像头内,呈现的是一副极其诡异的画面。

  中间的坐席上,正有十人分成两排对坐,他们横着手环,正在紧张的操作着什么。

  而角落里,only one 个穿戴好了作战服的青年正默默的舒展着手脚在热身,似是不小心碰到了旁边一个正埋头操作手环的女孩,那女孩顿时抬头恶fiercely 的瞪了他一眼。

  青年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在那女孩旁边四人同样不善的目光之中,又往角落里缩了缩。

  主场馆内变得very quiet 的。

  就连主持人也一时间忘记了发言。

  他们总觉得那十人的动作有些似曾相识,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无数人发出了疑惑,却不得其解。

  或许是感受到了众人的心声,也或者是导播台的工作人员也起了好奇心,只见高清摄像头的视角一下子被拉近,清晰的出现了十人手环屏幕上的界面。

  与此同时,一部分声音也传了出来。

  “我靠,Shen Qian 你在干嘛,快拆塔啊!”

  “别在我做major event 的时候打问号,没看我在偷龙吗……”

  “拜托,你一个Level 7 的十里Sword God 去单挑风Tyrant Dragon ,你疯了吗!”

  “你线不要,支援又不支援,我是造了什么孽摊上你这样的中路!”

  “强烈要求下一把不和Shen Qian 一队!”

  “+1……”

  观众席:“?”

  “他们……他们在开黑打《Martial God 》?”

  “卧槽,我是不是看错了?”

  原本一头雾水的所有人,此时俱都是一脸懵逼。

  hua!
  整个主场馆都哗然起来。

  这可是全华夏关注的“Nine Heavens 杯”!
  而现在,明明是大战前夕,江中军武的选手们却在组团打手游,何等离谱!
  哦,不对,里面好像还混了一个教授……

  程青青虽然是佛系教授,但好歹还是分成了一丝spirit strength 关注着外界情况的,因此她也是第一个意识到了不对。

  “咳,同学们,我们来讨论一下战术吧!”

  程青青将手环一收,严肃道。

  正在专心致志打游戏的九人,略一愣怔之后,也是“shua” 的收掉了手环,正襟危坐起来。

  “我觉得萧晔打头阵很合理。”

  “附议。”

  “嗯,虽然华科武大是个劲敌……”

  “cough cough ,老耿,我们打的是霸天军武。”

  “哦,对对,霸天军武是个劲敌,所以老萧身上的担子不轻啊……”

  看到十人在装模作样的讨论战术,别说整个主场馆瞬间无语,就连坐在主席台上的平阳伯也是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强行忍住了当场消失的冲动。

  “pu… ”

  毫无心理准备的吴炜也是没忍住,差点把喝进嘴的茶水喷了出来。

  “简直是胡闹!”

  面对着all around 怪异的眼神,平阳伯只能一拍扶手,很是生气的说道。

  “咳……我们可以看到江中军武的选手们也在很慎重的研讨战术,好了,preparation time 即将结束,让我们跟随着倒计时的声音,欢迎两边的first 选手入场!”

  “首先入场的是……霸天军武,田仕先!”

  随着主持人急促的语气,一个个头矮小、但却面目精悍的青年从扶梯一跃而上,踏入了正中的擂台。

  与此同时,大屏幕上也出现了田仕先的基本资料。

  只是正stride proudly ahead 的青年有些困惑,为什么……几乎听不到一点欢呼声?

  “接下来入场的是……江中军武,萧晔!”

  与田仕先相比,后入场的萧晔姿态就显得随意多了,慢吞吞的顺着扶梯走了上来。

  大屏幕上同样出现了关于萧晔的资料。

  “两人看似名声不显,竟然都是一省的武状元!”

  “咦,好像还是相邻省份,你们看,萧晔是西北第二行省的,那个田仕先则是西北第三行省的……”

  “看来无论是江中军武还是霸天军武对于First Stage 都很重视啊,these two people 仅从imposing manner 来判断,怕是都not simple 。”

  大部分观众都已经强制自己忘掉了刚才的荒谬画面,逐渐将情绪转入到了此时的擂台上来。

  “我还是不看好江中军武,哪有大战之前却在休息室里开黑的,这根本就是摆烂!”

  但也总有人依旧在被刚才的见闻膈应着。

  “唔,就算江中军武真的不敌霸天军武,但这总归是一场the dragon wars, the tiger battles 吧。”

  “也是,反正我谁也没买,无所谓了……”

  在各种各样的discuss spiritedly 之中,充当裁判的两名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已经踏上了擂台,主持人依照惯例开始宣布规则。

  “每队各出五人,五人全败即判输!”

  “统一使用tournament 制式灵能装备!”

  “认输、失去battle strength 或离开擂台,都会被直接判负!”

  “生死无常,刀枪无眼,切不可盲目逞强,当发现不敌时,及时认输便可,我们会立即出手中断比赛,都明白了吗?”

  左侧的Mountain And Sea 裁判最后warned repeatedly 。

  等间隔百米的两人都nodded 示意无异议之后,Mountain And Sea 裁判raised high 了手掌。

  与此同时,主场馆内的喧嚣也小了下来。

  “开始!”

  随着话音落,Mountain And Sea 裁判也消失在了两人中间。

  只是令许多人诧异的是,两人却都没急着出手,而是对视着。

  “萧晔,当初你不顾行省教育厅的挽留,非要一意孤行去刚刚建立的江中军武,如今你可后悔了吗?”

  田仕先盯着萧晔,冷笑问道。

  擂台上的任何声音都会被放大百倍,因此当田仕先的话语响彻在场馆内,人群不由错愕。

  “他们认识?”

  别说discuss spiritedly 的观众,休息室内,Shen Qian 也是有些诧异。

  “老萧本就是西北人,两人又都是自小便光环加身的天才,过往的交集自然很多。”

  耿千秋nodded 道。

  “嘿,可不止如此,听说两人还同时喜欢过一个女孩,只是不知道后来的结果怎么样……”

  “西北三行省本就是霸天军武最大的生源地,萧晔dignified 武状元,霸天军武肯定早就去挖过他了,唔,我感觉他会来江中肯定和那个女孩脱不了干系。”

  “为情所伤?”

  “tsk tsk ,看不出来啊,老萧平常那么高冷的一个人,还有这种伤心过往……”

  听着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八卦,Shen Qian 不禁愕然。

  “你们都知道?”

  “天天厮混在一起,虽然最开始的原因是因为你,但时间久了,总也会多一些了解。”

  Ouyang Fei said with a smile ,“这没什么奇怪的。”

  Shen Qian 一想也是,随即他又意识到了什么,“所以刚才的猜拳……是你们故意让他的?”

  “废话,不然我们怎么可能一起出剪刀!”

  岳大侃chuckled 道,“这一轮注定是老萧的主场,我们自然impossible 抢他的风头。”

  Shen Qian 这才完全了然,原来在他不知道的间隙里,还有这么多故事。

  那种独属于校园之中才会有的默契和情谊,in this brief moment 像是清澈的泉水,让自从进入大学就一直孤寂的Shen Qian 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温暖。

  他将目光投向了那场上沉默的背影。

  strictly speaking ,萧晔是他入校以后第一个挑衅他的人。

  他和这个平常就属于人狠话不多的青年没什么太深的交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萧晔,其实很强。

  “蠢货。”

  对于田仕先的讥讽,萧晔只淡淡吐出了两个字。

  或许是因为面对的是自己的宿敌,明明是很简单的两个字,却瞬间让田仕先脸色阴沉了下来。

  “既然不想叙旧,那我就早点送你回家!”

  田仕先face turned cold ,身形一个闪烁,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滚滚Spiritual Qi 好似彩虹追逐着他的silhouette ,那骤然升腾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让观众席上爆发了一阵惊呼。

  “高Martial Artist !”

  “这田仕先是一个高Martial Artist ,而且肯定不是刚breakthrough !”

  “卧槽,现在的新生这么夸张了吗,老子都大四了连高Martial Artist 的边都还没摸到……”

  Spiritual Qi 化为了漫天风沙,伴随着田仕先袭来的silhouette 化作了一只栩栩如生的似狼似虎的庞Great Demon 兽,张开了狰狞大口moved towards 萧晔吞噬而去。

  萧晔却像是被吓呆了一般,站在原地毫无反应。

  一旁的两个Mountain And Sea 裁判都是有些皱眉,已经准备好随时救援。

  “死!”

  眼看面目之中夹杂着快意的田仕先距离萧晔只有五米不到,那狰狞异兽的大口已经快触碰到萧晔头颅的时候,萧晔终于动了。

  他漠然的抬起了头,随后伸出了一只手。

  那出手的动作是如此缓慢,以至于观众席的众人哪怕不用依靠大屏幕的倍速播放都能看清。

  唯独部分realm 达到了某种高度以上的powerhouses ,才是pupils shrank 。

  因为这根本不是慢,而是速度快到了某种极致产生的反向错觉。

  next moment ……

  Pu chi!

  一声好似气球被你戳破的轻响过后,那席卷擂台的恐怖风沙骤然消失,恍若幻觉。

  而刚才还在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田仕先,已经被萧晔单手钳住了脖子举在in midair ,正疯狂蹬着双腿不断挣扎,面色已经一片青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