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87

  第287章 惊艳
  “as everyone knows ,元气是无法外放的,但来自霸天军武的田仕先却打破了这样的限制!”

  “根据专家点评的说法,原来田仕先已经cultivated spirit strength !”

  “天呐,他竟然提前触碰了属于Mountain And Sea 的领域……噢,萧晔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Ah!”

  伴随着解说台上的主持人一声惊愕的大喊,擂台上的场面骤然定格。

  漫天风沙消散一空,刚刚还imposing manner 万千的田仕先已经如一条死鱼一般,被萧晔单手擒在了半空之中。

  没有什么惊天碰撞,也没有什么你来我往。

  一切平淡的就好像一杯温开水。

  好似只是刹那间,刚刚擂台上的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就变成了一场巨大的错觉。

  “嗬嗬……”

  田仕先的脸色涨成了青紫,他疯狂的挥舞着手臂双脚想要挣脱,身上鼓荡的元气甚至将他的作战服撑得变形。

  但每当他刚刚凝聚起元气,萧晔只需要在他脖颈上轻轻一按,随着那些元气又会被瞬间打散。

  dignified 一个高Martial Artist ,在此刻面色漠然的萧晔手中,却好似一个小学生一般,there’s no resistance 。

  hua!
  短暂的寂静过后,全场骤起的喧哗好似海啸,淹没了整个场馆。

  “田仕先,认输!”

  在无数惊叹之中,一声突兀的暴喝却是自擂台上响起。

  原来是Mountain And Sea 裁判第一个坐不住了,面色严肃的大吼起来。

  只因田仕先挣扎的速度在不断变缓,他的脸色已经涨成了番茄,身上的气机也在迅速衰弱。

  任谁都看得出来,田仕先再不认输的话,很可能真的会死在擂台上。

  “我……”

  田仕先表情扭曲,眼神中有极度的不甘,但最终还是化为了恐惧,颤抖着抬起手掌比了个手势。

  bang!
  随着裁判的哨声,萧晔也松开了手,任由几乎休克的田仕先跌落地面。

  “后悔的人,从来都不该是我。”

  在田仕先被医护人员抬下去的时候,萧晔抬起头,目光恍若定格在了观众席上某个正低下头去的少女,目光复杂的muttered 。

  也就在这一瞬间,萧晔的气息有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咦?”

  休息室内,正在修剪指甲的程青青抬起头来,随即轻笑一声,“心境蜕变,竟有了一丝Dao Rhyme ,不出意外,三年内必入Mountain And Sea !”

  Shen Qian 也是有些惊叹,虽然萧晔realm 还没有到高Martial Artist Peak ,但却已经隐隐找到了“Dao” 的方向,可以说是提前“问道”了。

  萧晔今年才十九岁,三年最多也就是二十二岁。

  如此年纪的Mountain And Sea ,抛开Shen Qian 不谈,称得上惊世骇俗。

  耿千秋and the others 虽然不能完全听懂,但一句“三年成Mountain And Sea ”,已经足以让他们羡慕到发狂。

  萧晔依旧停留在擂台上,但霸天军武那边却迟迟没有动静。

  即便不用看导播的镜头也知道,只怕此刻霸天军武的休息室内已经陷入了某种混乱。

  又过了几分钟,终于有one silhouette 走上了扶梯,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韩衍!”

  “竟然是韩衍……”

  “看来霸天军武是真的坐不住了。”

  听到外界的骚动,Shen Qian 也意识到这个韩衍应该是个人物,不由看了一眼大屏幕上的人物介绍。

  唔,高Martial Artist 七段……确实不错。

  “据说韩衍可是和燕山公有血缘关系的,hehe ……”

  不像Shen Qian ,耿千秋and the others 自然是做过一番功课的,很快李嘉琪就said with a smile 。

  燕山公!
  Shen Qian 眼眸一凝,随即又摇头。

  这韩衍就算是燕山公韩迟的亲戚,估摸着也不是多近的血缘关系。

  否则以王侯的能耐,韩衍就算比不上王朔,应该也不会混成这个样子。

  当然,这只是Shen Qian 的感觉。

  韩衍并没有觉得自己混得很差,他此刻正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的踏入擂台,嘴角擒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淡笑。

  那笑容看似稀松平常,却有一种aloof and remote 的意味,好似刚刚一招秒杀了田仕先的萧晔在他眼中算不了什么。

  “西北军武的二号人物,Hidden Dragon List 有名,手段诡谲,不可小觑,在外界罕有败绩。”

  赵克一客观公允的评价了一句。

  “开始!”

  Mountain And Sea 裁判消失在了对峙的两人中间。

  “踩着我霸天军武之名来装逼,是你们最愚蠢的决定!”

  韩衍目视着萧晔,indifferently said 。

  “听不懂。”萧晔摇头。

  “你就是江中军武strongest person 了吧,好一个先声夺人,其他人还用玩游戏来迷惑我们,真是好战术啊!”

  韩衍冷笑,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

  别说萧晔有些懵,就连休息室里的众人也是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来吧。”

  萧晔本就不善言辞,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后也没有解释的欲望,只是吐出了两个字。

  “呵。”

  韩衍嗤笑一声,向前一伸手,再收回的时候他手中已经多了一根羽毛。

  那羽毛有一尺长,呈三色,却不知道是何种monster beast 的尾羽,但其上有rays of light 流转,一眼就能看出不是Mortal Grade 。

  接着,韩衍猛地一挥手。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似有风声起,但奇怪的是,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大多数观众奇怪的目光之中,萧晔骤然groaned ,身体好似遭受了某种打击一般,softly trembled 。

  他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起来。

  “spirit strength ……术法!”

  Shen Qian 一眼看穿了其中的门道,不由一惊。

  这韩衍施展的,分明是他刚刚还在研究的术法。

  绝大部分spirit strength 的施法都是invisible and formless ,但也并非不可捕捉,只要同样以spirit strength 附着在眼睛上,便能看到另一番景象。

  但Shen Qian 有一秒的困惑。

  “他怎么做到的?”

  Shen Qian looked towards 了程青青。

  Mountain And Sea 之前可以修spirit strength ,但想要以spirit strength 施展术法,唯有凝结内核之后才做得到。

  这韩衍虽然看似是一个在Martial Artist 阶段就专修spirit strength 一道的异类,但若说能直接施展术法,以Shen Qian 的感知,他的精神强度却分明还远远不够。

  “那根羽毛有些特殊,取自传说中的异兽‘九凤’,以之为媒介,spirit strength 可倍增。”

  程青青瞥了一眼,一语道出了其中关键。

  九凤?

  Shen Qian 记得好像是在Mountain And Sea 经的异兽图鉴之中见过这个名字。

  “可分明规定不可使用Ultra Grade 的灵能武器……”

  “那是rare treasure ,不算灵能武器。”

  程青青打了个哈欠道。

  Shen Qian 一时无语,这算不算是钻规则漏洞?

  而此时,场上解说台的专家们也已经看出了韩衍的手段,纷纷惊叹起来。

  “可能很多人看不懂,事实上韩衍施展的是精divine technique 法……”

  “他不是Mountain And Sea ,却做到了很多Martial Artist 才能做到的事情!”

  经过专家解说的一番解释,观众席尽皆恍然。

  “怪不得两人motionless ,萧晔却好似受到了伤害!”

  “tsk tsk ,Mountain And Sea 之前,绝大部分Martial Artist 的重心都在肉体的锤炼上,这韩衍算得上the sword moves with side stroke ,难怪有‘西北风’的外号,我还以为那是一个玩笑……”

  “hahaha ,大风无形,出自西北,可不就是‘西北风’吗!”

  “这萧晔可惜了,任有再多本事,却没有把握先机,此刻完全沦为被动。”

  在众人discuss spiritedly 之中,一脸淡笑的韩衍再次挥动了手中的羽毛。

  呜!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那隐约的风声变得更加响亮,萧晔身躯再次一颤。

  韩衍没有给萧晔任何喘息的机会,接连挥动着手中的羽毛。

  呜!呜!呜!
  无形而又猛烈的风摧残着萧晔的精神,他的脸色也是越加苍白。

  而他好似也被困在了无形地带,别说反击了,连步伐都没有挪动。

  某一刻,韩衍突然动作一顿。

  “老实说,你比我预想之中要撑的更久,看来也不算一个纯粹的莽夫。”

  韩衍看似欣赏的称赞了一句,随即indifferently said ,“我这‘Nine Heavens 风’还剩最后一个音符,但其威能等于前面八个音符的总和,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萧晔一言不发,虽然脸色不太好看,但眼睛却是显露出了一种明显的轻蔑。

  “萧晔同学,可以考虑认输,你还年轻,一旦spirit strength 受到严重创伤,未来晋升Mountain And Sea 的时候将极其麻烦!”

  不远处的Mountain And Sea 裁判也出声persuaded 。

  晋升Mountain And Sea 受阻?

  许多人hearing this 都是一惊,这对于年轻的peerless genius 来说,绝对是比重伤当场还要难以接受的结局。

  但萧晔却恍若未闻,在大屏幕上的特写里,那looked towards 韩衍眼神中的轻蔑,好似还反而多了几分。

  “persist in your own wrong doings !”

  韩衍脸色终于一冷,very ruthless 表情一闪而逝,随即他高高扬起羽毛,再重重落下。

  呜!
  剧烈的风声再次响起,naked eye 可见的,空气之中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青痕,恍惚之中,那青痕好似化为了一只奇异的monster beast 。

  它人面鸟身,有着孔雀一般的尾羽,却生有九首,每个头颅都好似雕塑的少女一般美丽,她们嬉笑着冲向了萧晔。

  只是一闪而逝的刹那,那虚幻的异兽影子便没入了萧晔的体内。

  萧晔如遭剧震,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痛苦表情,身躯也是终于支撑不住,半跪在了地上,剧烈的喘息着。

  自身气息也是瞬间萎靡了不少的韩衍放松下来,将羽毛收起,便立在原地,等待着裁判宣布结果。

  只是很快十几秒过去了,韩衍却迟迟听不到哨声响起,他不由疑惑的转头,却见面色略怪古怪的Mountain And Sea 裁判looked steadily forward ,并没有吹哨的意思。

  韩衍先是一愣,随即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转头。

  只见刚刚还半跪在地上的萧晔,正一寸一寸的将身体支撑起来。

  随着他的动作,观众席上的声音也正在little by little 的消失,徒留惊愕。

  当萧晔终于站直身体的时候,韩衍看到的,是一双明亮若星辰的眸子。

  萧晔脸上的苍白也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气血饱满的红润。

  “many thanks 了。”

  萧晔一直冷漠的脸颊上头一次展露出了一丝笑容。

  “谢我什么?”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韩衍愣愣的问道。

  “谢谢你帮我巩固初生的Dao Heart 。”

  萧晔嘴角一咧,next moment ,他的身形骤然消失在了原地。

  bang!
  清晰的属于现实的剧烈风声,吹得韩衍身形摇晃,他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脸颊刚刚展露出不可置信,next moment 便直接凝固。

  砰!
  身形如ghost-like 浮现的萧晔一脚踢在了韩衍胸膛上。

  ka-cha !

  伴随着skeleton 断裂的清脆声响,韩衍的身形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重重跌落在十数米之外的擂台上。

  “呃呃……”

  韩衍mouth opened wide ,口中血沫喷涌,他还想说些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眼睛一闭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哔!
  “江中军武萧晔,胜!”

  Mountain And Sea 裁判的哨声响起,全场却依旧very quiet 的,很显然如同韩衍一般反应不过来的人不在少数。

  “tsk tsk ,老萧真是个大Silver Coin ……”

  江中军武的休息室内,岳大侃摇着折扇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众人也是相视一笑。

  他们虽然不一定看得出萧晔的状况如何,但别忘记了这里还站着一个spirit strength Grandmaster 程青青。

  程青青早就看出萧晔是在故意借对方的术法磨砺自己,恰逢Dao Heart 初生,简直就是瞌睡遇到枕头,连Shen Qian 在看出其中端倪后都觉得韩衍很可怜。

  不仅输了比赛,还为对方做了嫁衣,怎一个惨字了得。

  外界的喧嚣和欢呼终于是重新响彻起来。

  他们未必能理解其中的过程,但最后的结果已经足够震撼。

  又是一招!
  萧晔直接秒杀了韩衍。

  那站在台上的青年,在接连两轮的惊艳表现之后,悍勇形象已经是深入人心。

  连带着,等候区域的无数高校天才都是facial expression grave 起来,将“萧晔”这两个字牢牢记在了心中。

  谁也didn’t expect ,江中军武除了一个名声在外的Shen Qian 之外,竟然还潜藏着如此绝世妖孽!

  dong!
  正在此时,擂台上骤然响起的一道沉闷声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只见一个皮肤黝黑的平头青年,不等裁判示意,便已经提前跃上了擂台。

  他面色张狂,眼角跳动,目光之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怒火,那冷冽而张狂的imposing manner ,让离得近的观众都是呼吸一窒。

  “是霸天战队的Captain 龙一!”

  “他竟然要出手了……”

  “废话,再不出手都要被萧晔一个人打穿了,dignified 霸天军武岂不就成了笑话?”

  江中军武众人也是有些意外,龙一竟然并没有等到压轴出场。

  但是来自观众席的议论却也不无道理,到了这种时候,龙一就算不想出手也由不得他了。

  “萧晔,现在滚下去还来得及,否则十招之内,我要你手脚俱废!”

  龙一落地后的第一句话,便是直接引爆了全场的情绪。

   大家放心,Nine Heavens 杯作为前置剧情不会很长,只是该交代的总要交代一下,该省略的地方也不会乱水……真正的重头戏,必然是“Nine Heavens 之争”,没耐心的brother 可以稍微存几天再看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