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88

  第288章 Peak VSExtreme Realm
  十招!

  手脚俱废!

  这是何等狂妄之话语。

  特别是在众人已经见识过萧晔的terrifying 之后,龙一竟还敢口出狂言,全场观众的情绪瞬间被点燃。

  网络上的实时弹幕也变得疯狂起来,有人支持霸天军武,也有人看好江中军武。

  在unconsciously 之间,这半年来堪称“籍籍无名”的江中军武,经过萧晔两次出手,在人们心目之中的地位正在直线上升。

  “wait and see 。”

  两战过后,essence, qi and spirit 达到了Peak 的萧晔面色沉静,只是淡淡吐出了四个字。

  “开始!”

  似是感受到了两人的汹涌fighting intent ,裁判没有半点磨叽,等萧晔示意自己已经调整完气息后,立马挥手开启了战局。

  clang!
  金属交鸣之中,一根硕大的制式wolf fang club 出现在了龙一的手中。

  长达两米的棍棒和龙一干瘦的身形形成了鲜明对比,但却毫不突兀,就好似那比例本就该如此。

  吱!
  一条长达数米的火花在擂台上划过,当众人从那一闪而逝的绚烂之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才发现龙一早就消失在了原地。

  同时消失的,还有萧晔。

  一秒不到的时间里,两人的身形同时闪现在了半空之中。

  这时众人才从大屏幕上看清,萧晔手中不知何时也多了一把制式的灵能阔剑,正低吼着斩向龙一手中的wolf fang club 。

  空气之中有无形的波浪扩散,两人都是全身剧颤,却忍受着impact 带来的痛苦,谁也不愿后退半步。

  轰隆!

  直至此时,好似延迟的爆破声浪才从擂台上扩散而出,在经过环绕音响的扩散之下,震得all around 前的观众都是耳膜生疼。

  短暂的僵持过后,萧晔脸色骤然一白,随着嘴角鲜血溢出,他终于是抵挡不住那般巨力,整个人倒飞而出,落在了数十米之外,又踉跄了十几步,才终于稳住了身形。

  “嘶,这龙一居然已经是高Martial Artist Peak !”

  “那一棒的巨力,绝对超过了九千kg !”

  “不,不止,你们没听专家怎么解说的吗,刚才他分明还用上了spirit strength 的攻击,不然萧晔impossible 这么快就抵挡不住……”

  观众席上满是惊叹,连带着许多武科的高年级学生都觉得脸颊火辣辣的。

  这些人确定真的都是大一的新生吗?

  就算是最开始被萧晔一招秒杀的田仕先也并不是弱者,至少百分之八十的老生都未必如他。

  之后的韩衍,再到此刻的萧晔和龙一,一个比一个离谱!
  此时许多人才意识到,原来二百五十强之后,才是这“Nine Heavens 杯”真正的开始。

  砰!
  imposing manner 如虹的龙一在击飞萧晔之后,重重落在了擂台上。

  几乎没有任何间隔,龙一手中wolf fang club 以某种奇异的轨迹一转,整个人再次如同出膛炮弹一般moved towards 刚刚稳住身形的萧晔冲了过去。

  “鹰扬!”

  “这是西北军首屈一指的battle skill ‘鹰扬’!”

  解说台的主持人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很快就从龙一狂暴的动势之中察觉到了什么,不由cry out in surprise 。

  鹰扬?

  江中军武众人都是挑眉,眼神之中多了些凝重。

  同为军武院校,除了部分珍藏典籍,两边的藏书馆system 都是相通的,他们当然知道“鹰扬”是什么。

  那是一种由数位王侯联手为西北军打造的独门martial skill ,据说只有西北军之中的绝对精英才有学习的资格。

  江中军武其实也有对应的藏书,但却鲜有人感兴趣。

  Shen Qian 也随意尝试过,但就cultivation 下来的感受而言,这“鹰扬”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此刻Shen Qian 才是clearly understood 了其中的奥秘。

  这鹰扬并不是单纯的martial skill ,其中必然要伴随着独特的精神secret technique ,唯有两者合一,或许还有一些其他的method ,才让之成为了西北军闻名天下的battle skill 。

  而观龙一那浑然一体的姿态,显然已经将这门battle skill cultivated to 极profound 处。

  “鹰击长空,节节攀升,一招更比一招强……萧晔如果不快速破局,只会越来越被动。”

  Shen Qian 想起了“鹰扬”的特性,不由目光一凝。

  轰隆!

  惊天炸响过后,萧晔果然再次败退,不等他稳住阵脚,龙一已经再次冲了上去。

  观众席上有惊呼响起,任谁都能看出龙一的imposing manner 依旧在不断攀升,手中wolf fang club 一棍重过一棍。

  “怪不得他敢说不出十招便要废了萧晔……”

  照如此进境下去,只怕萧晔还真撑不了十招。

  萧晔也是top genius ,battle awareness 不输龙一,但龙一已经是高Martial Artist Peak ,而萧晔不过高Martial Artist 七段,恰好就是在此时,两人realm 上的差距便最大化显露了出来。

  当第四招过后,萧晔手臂弯折,即便用阔剑阻挡,也能清晰听到那骨裂的声音。

  萧晔的面容始终冷静,在龙一第五棍落下的时候,他忽的将手中阔剑一扔。

  哐当!

  伴随着阔剑落地,所有人为之愕然。

  他疯了吗?

  还是自甘放弃?

  龙一眼中没有丝毫怜悯,见萧晔还不肯张口认输,他手中wolf fang club 落势更快,直接moved towards 萧晔脑门重重砸下。

  zi zi ……

  也就在这一刹那,他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十分微弱,若不是距离足够近,他甚至会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这声音像是火焰燃烧,更诡异的是,它好像是来自萧晔体内。

  wolf fang club 轰然下落,就在Mountain And Sea 裁判今天第三次犹豫要不要出手中断比赛的时候,萧晔忽的动了。

  他将头向右后侧轻轻一偏,那移动的幅度是如此的微小,若不是大屏幕上清晰的显露出来,只怕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无法察觉。

  随后,堪称惊掉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眼球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似缓实快的wolf fang club ,几乎是擦着萧晔的头皮和面门落了下来,但偏偏就是差那么一毫米才能碰到。

  紧接着萧晔的身躯也如法炮制的一偏,随着“轰隆”的一声巨响,wolf fang club 便完全落空,砸在了擂台之上。

  bang!
  在龙一发懵的时候,萧晔已经顺势一个转身,fiercely 一脚踢在了他的背上。

  龙一恰好是在旧力刚尽、新力未生的尴尬时刻,猝不及防之下遭此重击,整个人顿时横飞了出去,狼狈的跌落在了十数米外的地面上。

  “这是什么!”

  龙一极快的跃身而去,一抹嘴角鲜血,眼中有着惊愕、羞恼和一丝不可置信。

  他想不通刚才那一幕是怎么发生的。

  萧晔怎么可能完全预判他的攻击轨迹和落点,这是何等的自信,又是何等的荒谬!
  “卧槽!”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而观众席上的众人,在短暂的惊愕之后也直接疯了。

  由于是大屏幕倍速慢放,他们看得比谁都清楚,简直只能用“头皮发麻”来形容。

  这是“Nine Heavens 杯”的赛场,萧晔和龙一也不是武术演员,可就算是戏剧团也不敢这么演啊!

  “好小子!”

  从一开场就安心做吉祥物,哪怕是萧晔连续秒杀两人都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吴炜,第一次坐直了身体,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

  “平阳伯,你们这一届新生可是够拼的啊。”

  吴炜看了一眼不远处端坐的平阳伯,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拼也得有拼的资本才行。”平阳伯faintly smiled 。

  “这倒也是。”

  吴炜looked thoughtful ,目光朝江中军武的休息室里瞥了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起身一笑,冲着all around 道:“诸位,公务缠身,我就先离开了。”

  “那便一道吧。”平阳伯也是起身道。

  “吴部长、平阳伯慢走!”all around 的powerhouses 都是笑着挥手。

  唯一在场的两位王侯并肩离去,放松下来的众人这才是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虽然知道吴炜impossible 一直在现场坐着,只是应景露个面,但二百五十强的争霸才刚开始,现在离开是不是太早了?

  连带着平阳伯也一同离去,那般感觉,倒好似在两人眼中,这场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为精彩的高校杯的角逐,已经无需再多看了一般。

  场上。

  龙一发出了质问,但萧晔没有回答,事实上在龙一tone barely fell 的时候,萧晔停留在原地的silhouette 已经如同水波一般消散。

  这是两人交手到现在,萧晔第一次化被动为主动。

  龙一瞳孔剧烈一缩,有一瞬间的惊慌。

  因为他发现,他的眼睛竟然有些跟不上萧晔移动的速度。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从来will not 被动防御的龙一怒吼一声,手中wolf fang club 光华大放,挟裹着暴烈imposing manner ,悍然迎了上去。

  two figures 一虚一实,瞬间重叠在了一起,在极其狭窄的空间内交起手来。

  bang! bang! bang!
  wolf fang club 每一次挥动,都会带出漫Heavenly Fire 花,每一次下落,那万钧之力都让整个擂台轻轻颤动。

  而萧晔却好似游走在他身边的幻影,无数次当众人惊呼着以为萧晔要被wolf fang club 砸中的时候,他总会以不可思议的角度险之又险的避让过去。

  从今日拉开Nine Heavens 杯的序幕到现在,几时出现过如此精彩的对决?

  所有人都是看得紧张无比又目眩神迷。

  甚至于解说台上的主持都已经忘记了解说,亦或是根本不知道如何解说。

  明明龙一有着realm 上的优势,battle skill 上的碾压,但萧晔却以无以伦比的battle awareness ,以及妙到毫巅的战斗技巧,forcibly 将两人拖到了对等的位置上。

  不,不是完全的对等,严苛来说,甚至龙一还处在隐隐的下风。

  任谁都能听到龙一时不时发出的不甘怒吼,最重要的是……

  “in a spurt of energy 势如虎,再而衰,三而竭。”

  随着Shen Qian 低声的呢喃,场上的两人一直纠缠的影子骤然交错而过。

  bang!
  龙一的wolf fang club 再次落地,只是this time 他没有再举起来,而是保持着定格的动作。

  在他的身后,萧晔也在三十米外止住了脚步,同样motionless 。

  “你这……究竟是什么?”

  龙一的面色已经平静下来,再无之前的狂躁,他略微沉默之后低声问道。

  他从未见过如此微妙的状态,他不相信这就是萧晔平时的水准,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环节。

  “你听说过‘Extreme Realm ’吗?”

  萧晔倒也没有隐瞒,淡淡回应道。

  “Extreme Realm ?”

  “极致之境,是为Extreme Realm 。”

  “Extreme Realm ……听起来很强的样子。”

  “想学吗,我可以教你。”

  “我能学?”

  龙一完全没料到萧晔竟会如此回答,不由一愣。

  “有什么不能学的,只要基础足够,再辅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它一点都不难。”

  萧晔一顿之后继续道,“我也是一天前才学会。”

  龙一错愕半晌,忽的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他终于是再也支撑不住,身躯轰然倒塌。

  直至此时,他身上的作战服才骤然开裂,露出了那遍体鳞伤的躯体,而在心口位置,一道清晰可见的拳印正赫然在目。

  场上一片寂然。

  谁也didn’t expect 刚才看似evenly matched 的交锋之中,原来龙一已经在无声无息之间吃了这么多闷亏。

  “哔!”

  Mountain And Sea 裁判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吹响了胜负的哨音。

  “江中军武萧晔,胜!”

  伴随着观众席上的热烈呼声,江中军武休息室内,一直面色紧张的众人这才sighed in relief 。

  “原来‘Extreme Realm ’在实战之中竟如此terrifying ,我都恨不得赶紧上场试一试了!”

  叶世聪握紧了拳头,目光明亮的说道。

  “Shen Qian 教你们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们当作底牌,而不是常规手段,以元气永久损毁为代价,耽误的是你们自己的Martial Arts 进境,轻重还是要分一下的。”

  程青青直接敲了叶世聪一个暴栗,翻着白眼说道。

  Shen Qian 摇头一笑。

  入“Extreme Realm ”的method ,的确是他教给众人的。

  但众人不知道的是,他教的其实是阉割版。

  真正要入“Extreme Realm ”,对于正常Martial Artist 来说,燃烧的可不仅仅只有元气,还有fleshy body !

  所付出的代价超出想象,一般也只有拼命的时候才可能会动用。

  当然,system 这种想入就入的变态不纳在常理之中。

  经过system 改良的method ,只需燃烧元气就能进入“Extreme Realm ”,但其实入的也是“伪Extreme Realm ”。

  可能真正的Extreme Realm 是100%的Absolute Control ,而“伪Extreme Realm ”只有99%或者98%。

  别小看这1%的差距,在Life and Death Battle 之中,同样是天和地的差别。

  不过“伪Extreme Realm ”在正常战斗之中,已经够用了。

  这也是Shen Qian 想来想去,觉得自己最后能为众人做的一件事。

  而今日萧晔一经施展便技惊四座,forcibly 填平了realm 的差距,甚至反败龙一,也算是达到了Shen Qian 的预期。

  “cough cough ……”

  萧晔咳嗽了几声,脸色在一白一红之后恢复了正常,只是他的气息明显萎靡了不少。

  他捡起了扔在了地上的阔剑,却依旧没有下台的意思,朝裁判示意继续。

  Mountain And Sea 裁判正欲挥手,耳麦里却好似收到了什么信息,他低声确认了一遍,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就向解说台挥手示意。

  “哇哦,各位观众,根据我们刚刚收到的反馈,霸天军武将不再继续派选手出战,这也就意味着这场二百五十强争霸的首战已经有了结果……”

  “我宣布,获胜的是,江中军武!”

  巨大的欢呼声仿佛响彻云霄,这一刻,所有场内外的江中军武的师生们都是心绪难宁。

  直到此刻,他们才是挺直了胸膛,敢于大声的喊出那四个字。

  “这,只是个开始罢了。”

  宁之垣负手站在高台上,感受着all around 的欢呼,感慨万千,终究化为了faintly smiled 。

  只有他最清楚,此刻底下那几个隐隐以某人为首的年轻人将带给世人的,是何等震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