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89

  第289章 轮空
  “二百五十强首战惊爆,江中军武横扫霸天军武!”

  “王者归来初露端倪,明日之星gradually raised !”

  “先声夺人,萧晔或是江中军武此次真正王牌!”

  “你们看这条帖子,专家分析,仅仅凭借萧晔,江中军武已有晋级十六强的底气,tsk tsk ……”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众人浏览着网上的帖子,以一种极其夸张的语气惊叹道。

  “话说老萧,你躺够了没,该让我们坐一坐了吧,怎么还闭着眼睛呢,不会是伤势太重昏死过去了吧?”

  岳大侃忽的将目光转到了一言不发的萧晔身上,关心的问道。

  Shen Qian 转头看去,就见刚刚睁开眼睛的萧晔正被岳大侃和叶世聪夹在正中,两人都是一脸“关切”。

  萧晔脸色有些黑,嘴角抽搐道:“我说我才调息了二十分钟而已,你们至于吗?”

  “你不是号称没有大碍吗,二十分钟还不够啊,要不老萧你别强撑着了,我们还是送你们去Medical Room 吧?”

  赵克一顿时紧张的问道。

  “是啊是啊,身体要紧,可别留下什么repercussions 。”

  上官汀也郑重的说道。

  “……医务室就不用了,我好得很。”

  萧晔郁闷道。

  一旁看戏的Shen Qian 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萧晔以一敌三,几乎是凭借strength of oneself 掀翻了张狂无比的霸天军武,可谓是一战成名,此时在网上的个人声望几乎是达到了顶峰。

  甚至很多人都说,萧晔才是江中军武隐藏最深的底牌。

  在这种情况下,连Shen Qian 都被忘得差不多了,更别提其他人了。

  虽说是他们故意让萧晔首战出场,但多少都会有些心理不平衡,特别是看着网上那些believe oneself infallible 的分析和评论,过分的甚至直接将他们打上了“混子”标签,他们内心自然非常不爽。

  于是在不知谁带头之下,萧晔调息的时候便听到了不少的“mystifying ”。

  至于萧晔自身的伤势,其实也算不上多严重,只是需要时间调息罢了。

  但萧晔心知肚明,一旦自己被送到了医务室,再想在后续上场就基本impossible 了。

  这群压抑已久的“牲口”绝不会再给他这种机会。

  虽然即便留在休息室内后续再想上场同样机会渺茫,但好歹还有点念想不是?
  见萧晔油盐不进,众人都是有些失望,只能再将注意力转移到擂台上。

  除了首战是霸天军武对阵江中军武,可以说是奉献出了一场十六强级别的战斗,之后便显得平淡了许多。

  虽然至此已经没有弱队,但抽签上却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强强相遇的情况。

  时间流逝。

  Shen Qian 特意等到了Northern Martial 那一场轮次,只可惜对阵Northern Martial 的广城武大,只能算是普通的一线武高,和Northern Martial 实力差距过于明显,Northern Martial 只出场了两个人就奠定了战局,连Ding Yi 都没出手。

  Shen Qian 刚刚收回目光,忽然外面的场馆内爆发了一阵惊呼,好似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怎么了?”

  正有些无聊的众人都是精神一振,纷纷从椅子上跃了起来。

  “快把解说席的声音打开!”

  本来因为嫌吵,在众人一致意见下,他们直接屏蔽了解说席的声音,此时为了弄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Ouyang Fei 又赶紧眼疾手快的打开了声音。

  “……噢天哪,各位观众,主持人刚刚已经向Northern Martial 方面确认过了,并不是system 出错,而是Northern Martial 的战队信息确实发生了变更,王朔将不再担任Northern Martial 战队的Captain ,而是变更为替补队员!”

  随着主持人的声音传进了江中军武的休息室,众人皆是一愣。

  “王朔也成了替补队员?”

  “他这是发的什么疯……”

  “难道王朔出了什么状况,impossible 吧,我们一两个小时前才见过他,我看他好得很啊!”

  众人不明所以,都是满头雾水。

  “他是冲我来的。”

  Shen Qian 却是最快明白过来的人,他语气略显复杂的说道。

  “冲你来的?”

  几人先是startled ,但随即好像琢磨出了一点味道来。

  “在世人眼中Shen Qian 是‘天才陨落’,所以才去了替补席。”

  “但王朔却知道Shen Qian impossible 这样,或许经过萧晔一战成名之后,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断。”

  “他认为自己和Shen Qian 是对等的,既然Shen Qian 敢坐在替补席上笑看风云,他凭什么不敢?”

  “这算啥,top genius 的骄傲吗……”

  众人分析出来之后不禁无语。

  然而这还不算完,只听主持人很快又是惊叹。

  “各位观众,经过工作人员刚才的提醒,我们发现并不只有Northern Martial 变更了战队信息,还有申武、Flower Martial 以及东武等三家武大也变更了战队信息,曹谦、司马星还有谈凯飞都放弃了Captain 身份,转为替补……”

  听到如此新闻,别说众人,就连Shen Qian 自己都有些诧异。

  他不禁摸了摸鼻子,至于吗……

  很显然,他和王朔的举动带动了某种小风潮,大家都开始抢着装这个逼了。

  但这里面却有一种极大的风险,那就是当其他人都还没出场,自己却又不得不上场的时候,就会很打脸。

  莫名觉得有些好笑的Shen Qian ,见second round 结束还有些时间,也懒得再看下去了,和众人打了个招呼,便缩到了角落继续cultivation 刚到手的两门术法。

  刚刚只是兑换到手,此时Shen Qian 才有空档将两门术法细细研究了一番。

  术法的cultivation 和martial skill 其实算得上异曲同工。

  唯一的区别,就是martial skill 排列组合的是体内的元气,而术法则是将spirit strength 进行排列组合,从低到高,一样分为入门、Small Accomplishment 、Great Accomplishment 、Perfection 以及无暇五个realm 。

  相对来说,术法的cultivation 难度会更高一些。

  毕竟spirit strength 其实invisible and formless ,唯有内视的时候才能捕捉到痕迹,并不像依托meridian 流转的元气那么直观。

  在按照《百鬼夜行》第一部分的method 尝试着控制了一番spirit strength 之后,Shen Qian 疲惫的睁开了眼睛。

  他算是明白为什么他所见过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基本没有walking on two legs 的了。

  简单总结就是四个字,精力有限。

  从Shen Qian 刚刚尝试下来的结果来估计,他若要将《百鬼夜行》直接cultivation 到Small Accomplishment 的地步,即能初步发挥威能,至少要小三个月的时间。

  而且以Shen Qian 历来在spirit strength 上表现出的卓绝innate talent ,这个时间绝对算得上快速。

  三个月Small Accomplishment ,一年Great Accomplishment ,三年Perfection ,七年Peak ……开什么玩笑,Shen Qian 从Beginner Martial Artist 到Mountain And Sea 都要不了一年时间。

  这还是建立在他将重心完全转移,放弃martial skill 和肉body cultivator 行的基础上。

  Shen Qian 又尝试了一下《影枪》的运转。

  唔,评级仅仅为三星的《影枪》比评级五星的《百鬼夜行》倒是要简单不少,但估摸着Small Accomplishment 也要一个月的时间,cultivation arrives at perfection 也得接近两年。

  太久了太久了,Shen Qian 不太能接受。

  他坐惯了火箭,实在受不了绿皮火车。

  所以Shen Qian 决定换一种思路。

  他之所以这么急于补齐精divine technique 法的短板,还是因为那夜天台上石定言说的那番话。

  且不管到底有没有所谓的“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的劫数,Shen Qian 都得做好万全准备。

  他现在其实也可以直接施展出无暇境的术法,只需要system 出手就可以了。

  Shen Qian 对此有极大的自信,trifling 五星术法,对于system 来说,真的只是“看一眼就会”的程度。

  施展的代价,是能量值的消耗。

  “martial skill 和术法,对于system 来说,相对消耗的能量值应该要少一点,倒也不是承受不起,唔,at worst 等‘Nine Heavens 杯’结束,再用钱换点源石存着……”

  Shen Qian 直接采用了PlanB,不过稳健的本性驱使之下,他还是决定先稍微尝试一下。

  Shen Qian 睁开了眼睛,looked towards 一侧正在涂着指甲油的程青青。

  程青青的脚掌细腻光滑,在阳光侧影下竟然有些晶莹欲滴的意味,看得Shen Qian 不自觉咽了一口唾沫,随即暗骂自己变态,赶紧挪开了目光。

  “Second Senior Sister ,帮我个忙?”Shen Qian sound transmission 道。

  ”en. ”

  程青青也没问Shen Qian 要做什么,径直nodded 。

  “receive my move 。”

  “啥?”

  程青青终于诧异的抬眼。

  “新学的术法,我想试试formidable power 。”

  “噢,来吧。”

  程青青又漫不经心的低头。

  Shen Qian 知道对方是spirit strength 的Grandmaster ,所以也没什么顾忌,直接让system 上线,对准程青青就戳了一枪。

  “en? ”

  当眉头生疼的程青青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有些来不及了,远远超出了她预期威能的术法,直接激起了她primordial 的心灵防御。

  只听Shen Qian groaned ,仰头就倒。

  程青青赶紧扶起了Shen Qian ,往对方嘴里灌了一瓶药剂,随即紧张问道:“没事吧?”

  “唔,还好吧……”

  Shen Qian 好一会才spirit slowly recovers ,面色略显古怪,looked towards 程青青的眼神也变得不太自然。

  “怎么了?”

  查探过后,确认Shen Qian 确实没大碍的程青青见Shen Qian 的眼神不对,不由疑惑道。

  “cough cough ,没事没事……”

  “说!”

  程青青眉头一挑。

  “我刚刚看到了一些,嗯,怎么说呢,有违伦理道德的画面……”

  Shen Qian 只能含蓄的说道。

  程青青好像抿出了什么,明艳欲滴的脸颊上露出了faint smile ,“详细说说,怎么个有违伦理道德法?”

  “Aiya ,就是Second Senior Sister 你穿得很凉快,还借助柱子跳了段舞,然后,然后……”

  “然后和你肢体缠绕,共赴巫山?”程青青贴着Shen Qian 的耳朵,帮他补充道。

  “嗯嗯……不是我说,Second Senior Sister ,你这防御术法是不是太那啥了点,我建议你换一换!”

  Shen Qian nodded 之后又赶紧面容一肃,提议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这防御术法的机制完全是画由心生,并不是我设定的呢?”程青青indifferently said 。

  “啊,那可能是我看错了,那个女人肯定不是Second Senior Sister ……”Shen Qian 顿时讪讪道。

  “smelly brat !”程青青fiercely 拧了一下Shen Qian 的耳朵,却也说不出什么更狠的话来。

  “Second Senior Sister ,我这术法威能如何?”Shen Qian 赶紧转换话题。

  “很强。”程青青这才想起了什么,称赞道,“能直接激发我的本能防护,说明它已经可以对我产生威胁,你应该已经cultivation 很久了吧,如此高等阶的攻击术法可不多见,可以当做底牌来使用。”

  Shen Qian 品了一下,知道程青青在其中应该有误会。

  程青青口中的高等阶自然不止三星,但她肯定不会想到Shen Qian 刚才施展的是无暇境的三星术法。

  system really awesome 。

  Shen Qian 不知道第几百次感叹了一句,又查看了一下system 的能量值。

  唔,不错,连1%的消耗都不到。

  有了底气,Shen Qian 也就直接放弃了继续折腾,反正术法也不会当作主攻手段,有system 在,他也不用费心思自己去cultivated 。

  “tsk tsk ,果然如网上传言一般,这一届高校杯是有史以来质量最高的一届。”

  “不错,刚刚有好几个我听都没听过名字的人,但从出手来看,一点都不比之前的我们差啊!”

  程青青和Shen Qian 在角落里窃窃私语,其他人这时才从一场刚刚结束的对战之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正热切的讨论道。

  “最后一场结束了吗?”

  程青青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整理了一下衣服,走过去问道。

  Shen Qian 看了一眼天色,这才发现unconsciously 已经到了黄昏,距离首战已经过去了快五个小时。

  算算时间,一百多场对决倒也差不多刚好结束。

  “是的,程教授,可惜没看到fire star 撞Earth ,排名前二十的高校都完美错开了。”

  李嘉琪抿了抿嘴唇,遗憾的说道。

  “……现在我们即将进行的,是第四轮对决的抽签!”

  这时,主持人的声音又传进了休息室。

  “二百五十所高校,third round 晋级一百二十五所,现在就是六十三强的角逐,接下来就再无弱旅了。”

  大屏幕上各大高校的校徽开始疯狂跳动,程青青提醒道。

  “咦,不对啊,程教授,一百二十五如果除以二的话,那还有一家高校找不到对手啊!”

  岳大侃提出了一个小疑问。

  “所以在这一轮,依旧有一家高校会在抽签之中轮空,直接晋级六十三强。”

  程青青拨弄着指甲随意道。

  “tsk tsk ,那岂不是运气游戏了?”叶世聪touched the chin 道。

  “谁告诉你,运气就不是实力的一部分了?”

  程青青瞥了一眼叶世聪,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Shen Qian hearing this ,不禁looked thoughtful 。

  运气,其实就等同于气运的一部分,如此说来的话……

  一分钟之后,随着主持人的倒计时结束,大屏幕上的对决名单终于定格,和许多心怀好奇的观众一样,江中军武众人,也是immediately 将目光锁定到最下方。

  那里,本次轮空的高校的校徽显得格外醒目。

  “卧槽,轮空的居然是我们!”

  岳大侃第一个stared wide-eyed ,不可思议的惊叫出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