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90

  第290章 井喷
  “轮空的是江中军武!”

  “我敲,这是什么运气……”

  当那only one 家没有匹配到对手的高校校徽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的时候,许多人都不紧发出了惊叹。

  这就意味着,江中军武稳进六十三强。

  “不过也没什么了,有萧晔在,除非他受伤过重,正常情况下, 江中军武怎么也有进前三十的实力才对。”

  有人在网上理智的分析道,瞬间点赞过千,收获了许多认同。

  不同于外界的羡慕或是不甘,江中军武休息室内的众人却是哀叹一片。

  “搞什么嘛!”

  “为什么轮空的是我们?”

  “靠,光萧晔一个人出了风头,我们就干到六十强了, 这样下去我不会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吧?”

  “我有点后悔把首战的机会让给老萧了……”

  都已经在椅子上坐到发麻的众人, 根本不觉得这是什么幸运,反而折磨的意味更多一些。

  Shen Qian 摸了摸鼻子,选择一言不发。

  虽然内心已经有了猜测,但Shen Qian 为了确认,率先把目光投向了已经出炉的对决名单。

  Northern Martial VS第三军武,申武VS南理工武,苏科武大VS东北联武……所有Shen Qian 印象之中的强校,排到的都是二线武科高校,就算是一线之中的,也大多是末尾那几个。

  不,不对,有一个例外。

  六十三强的角逐之中,only one 個算得上the dragon wars, the tiger battles 的, 只有Flower Martial 和东武。

  Flower Martial 有司马星,东武也有一个谭凯飞,these two people 都是跟风Shen Qian 转为了替补的peerless genius 。

  一个Hidden Dragon List 第三, 一个Hidden Dragon List 第五。

  至于其他对局, 除非是出现黑马, 不然悬念都不是太大。

  “同理推断,强队之中天才云集,气运都impossible 太差,所以这其实没有暗箱操作,而是强队的气运汇聚带来的潜在优势……”

  Shen Qian clear comprehension 了其中的道理。

  至于Flower Martial 和东武,根据之前看过的情报画册,一直都有宿怨,关系类似于之前的江中军武和苏科武大,也许是这种冥冥中的命运纠葛,才让他们提前相遇。

  十分钟的休息过后,六十三强的角逐便拉开了序幕。

  至于江中军武的众人,除了还在调息的萧晔,其他人又在Shen Qian 的倡议下开起黑来,不过这次众人很机智的提前关掉了摄像头,以免再出现尴尬事件。

  “Northern Martial 真的很强啊,到目前为止他们也就出场过三个人,Hidden Dragon List 前十那两位都没动静……”

  “第三军武可惜了,好歹算是我们的brother 院校吧?”

  “副场馆的复活战也开幕了,tsk tsk , 几百家被淘汰的高校,就一个复活名额, 真是残酷……卧槽,Shen Qian ,你一个ADC你要蓝buff做什么!”

  “差点钱……”

  “但只要脱颖而出就能直接参与三十二强的角逐,也还好吧……恶魔团集合!”

  “我怎么感觉可能还是霸天军武能拿到这个名额……卧槽,Shen Qian 又在偷家,谁回去一下!”

  众人一边紧张的打着游戏,一边时不时的瞟一眼外面如火如荼的战局,随口议论着。

  “东武和Flower Martial 的对决要开始了。”

  只剩一百二十四家高校的对决明显要快上不少,夜幕刚刚降临,一直留意着外界状况的程青青提醒道。

  众人退出了游戏,连Shen Qian 也没有再分心拨弄spirit strength ,转过身将注意力转到了擂台上。

  一家是国内Peak 的四大校,一家是曾经也辉煌过的老牌强校,这场对决还是挺有看点的。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主要是因为……

  “Shen Qian ,你买了哪家赢?”上官汀拿着手环似还有些犹豫不定,不禁问起了Shen Qian 。

  “东武。”Shen Qian said without thinking 。

  “啊,可我看他们买的都是Flower Martial 啊。”上官汀显得更犹豫了。

  “Shen Qian 你竟然买东武?”岳大侃惊道,“你不能看赔率高就乱来吧,虽然东武因为出了个谭凯飞今年势头很猛,但Flower Martial 可不止一个司马星啊!”

  “确实感觉不太理智,有什么特殊理由吗?”赵克一strangely said 。

  “没有啊,我只是看谭凯飞也是贫苦出身,莫名挺有亲切感的。”Shen Qian speak frankly 道。

  众人一阵无语,李嘉琪said with a smile :“反正我们都是娱乐嘛,Shen Qian 你应该没有买很多吧?”

  “不算多……吧?”Shen Qian 不太确定的说道。

  “那就没事了。”众人hearing this 也不在意。

  因为东武的赔率却是高上不少,近乎一比五,Flower Martial 才一比二不到,拿点小钱搏一搏也是可以的。

  “Aiya ,不管了!”

  上官汀clenched the teeth ,也眼睛一闭买了一百万的东武。

  随着擂台上的哨声吹响,双方出战的第一名队员已经交起手来,Shen Qian 却是在琢磨另外一件事。

  如果气运真的在冥冥之中影响一切的话,那自己在东武身上投注的行为,会不会也给对方带来一些气运加持呢?

  “Flower Martial 陶菁,胜!”

  这时,台上已经响起了Mountain And Sea 裁判的声音。

  First Stage Flower Martial 就很轻松的赢了,岳大侃and the others 都是喜笑颜看,上官汀却有些郁闷。

  虽然她家境优渥,但一百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她一个月生活费才二十万,这已经是她小半的积蓄了。

  “不急,让子弹飞一会。”

  Shen Qian 倒是很淡定。

  只是走势却似乎并不如Shen Qian 预期那般,转眼,东武已经上场了第四人,Flower Martial 却仅仅是第二人出战。

  “完了完了,下学期要吃土了。”

  如此巨大的悬殊,也让上官汀彻底沮丧起来。

  “好戏要开始了。”

  恰恰相反,之前都很平淡的Shen Qian 在看到东武上场的第四人的时候,却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

  以他如今的spirit strength ,判断这些大一天才还是很难出错的。

  那个身形看似瘦小、长相略微黝黑的少女,体内却压抑着火山一般的力量,以Shen Qian 的感知,几乎不逊色于Ouyang Fei 和李嘉琪,但从大屏幕上的介绍来看,这少女之前却是籍籍无名。

  怪不得替补席上的谭凯飞一直都是peaceful 的模样。

  “Flower Martial 孙天石对阵东武项芷,开始!”

  哨音吹响,耿千秋and the others 也是品头论足了起来。

  “这妹子颜值一般啊,估摸着实力也不咋的。”

  “咦,老岳你这角度很清奇啊,不过我一想也是,毕竟cultivation base 高的妹子体内新陈代谢快,好像还真都不丑……”

  “孙天石Hidden Dragon List 排名五十左右,绝对算得上一个硬茬,我估计下一场谭凯飞就坐不住了。”

  几人谈笑着。

  Shen Qian 本来想呵斥这是歪理邪说,但主要他一想到自己接触过的妹子好像也确实如此,顿时又没话说了。

  也就在这眨眼间,擂台上已经起了巨大的变故。

  孙天石刚刚抬手,黝黑少女已经闪烁般跨越了百米距离,直接出现在了孙天石身后,而孙天石一声不吭的仰头就倒,再也没有爬起来。

  席卷全场的寂静也蔓延到了江中军武的休息室。

  “我靠!”

  这才发现自己走眼了的几人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秒杀……”

  “好快的速度,绝对破百米两秒了!”

  外界掀起了巨大的哗然,上官汀则是想到了什么,把目光投向了Shen Qian 。

  “你早就知道?”

  “我……”

  “什么,Shen Qian 早就认识这个妹子?”

  Shen Qian 还没来得及解释,一脸八卦的岳大侃已经打断了他,满脸古怪。

  “怪不得……不是我说,Shen Qian 啊,你这口味未免也太广泛了。”

  “屈湘云我都勉强想得通,可是这个项芷除了腰细屁股大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get lost! ”

  忍无可忍的Shen Qian 终于竖起了中指。

  略过几人的玩笑,也就在短短一分钟之内,Flower Martial 上场的第三个队员也败在了项芷手中,前后不过三招。

  “天下martial arts ,only speed can not be broken ,这个项芷几乎是堪称完美的展示了这一点。”

  赵克一赞叹道,“她innate talent 其实算不上好,偏科很严重,力量只在same realm 的及格水准,但这一手movement method 却没几个人比得上。”

  Shen Qian 颔首,赵克一的说法很是中肯。

  速度一旦快起来的确会极为难缠,力量其实并不需要多强,当一个高Martial Artist 无法防御的时候,千斤的力量一样可以致命。

  这么一想,Shen Qian 忽的发现自己又有了一项短板,那就是他还没正儿八经的cultivation 过movement method martial skill 。

  好像他一直都是依靠system 对肉体的Absolute Control ,虽然这样也很快,但如果能再cultivation 一门movement method martial skill ,他的速度必定bring it up a level 。

  而且别忘记了,他cultivation 的“灾厄佛”Divine Ability 能极大的增强肉体,也是一种加持。

  如果再装上一条“Dao” ,那他的速度在层层叠加之下,又会是何等terrifying !
  在Shen Qian 走神的时候,台上两人已经你来我往的对拼了数十招。

  Flower Martial 终归是Flower Martial ,虽然前两人都极快的败在了项芷手中,但上场的第四人明显实力上了一个极大的台阶,两人便陷入了胶着之中。

  只可惜,那男生虽然realm 高于项芷,但速度还是慢了一筹。

  简而言之,虽然他比项芷的容错率高,但项芷的有效打击却更多。

  ”Ah!”

  伴随着男生不甘的怒吼,他终究还是被项芷接连两次以指节击中了心脉,直接抽搐着倒了下去。

  “东武项芷,胜!”

  对于如此结果,整个主场馆内都尽是喧哗。

  谁也didn’t expect ,事先不算太被看好的东武,竟然已经将Flower Martial 逼到了赛点上。

  “现在Flower Martial 坐蜡了,司马星在替补席上连屁股都没坐热,这要怎么办?”

  叶世聪感叹道。

  “他没得选。”

  赵克一indifferently said 出了真谛。

  众人都是nodded ,司马星确实没得选,再输一场就直接回家了,他impossible 还坐得住。

  果然,在Mountain And Sea 裁判数次催促下,终于有一个五官俊朗、留着中长发的青年踏着扶梯缓缓走了上来。

  主场馆内的天空,好似都随着那个青年little by little 的走近变得暗沉了起来。

  “控场的人还真会调节气氛……”李嘉琪whispered 。

  青年面色平静,但眼眸之中蕴含的冰冷,却让看到大屏幕特写的人都是有些发毛。

  “又一个高Martial Artist Peak 。”

  Shen Qian muttered 。

  他都不知道这到底是过往的资料统计出错,亦或是今年就如此特殊,在继之前的龙一之后,这已经是场上出现的第二个高Martial Artist Peak 。

  而在往年,新生只要breakthrough 高Martial Artist 就堪称奇迹。

  比如去年的高校杯,最后的决赛场上,定胜负的两人仅仅是高Martial Artist 七段对决高Martial Artist 八段罢了。

  高Martial Artist Peak 其实算得上一个很特殊的realm 。

  因为到了这里,Essence, Qi, and Spirit 达到短暂的Perfection ,和谐统一之下,连Shen Qian 都不好判断对方的battle strength 。

  毕竟“Dao Rhyme ”并不是时刻都在外放的,你永远也不知道他还停留在高Martial Artist 范围内,亦或是早已迈出了那关键一步,达到了“半步Mountain And Sea ”。

  而就算是“半步Mountain And Sea ”,battle strength 也是各有不同,妖孽者甚至可以斩杀真正的Mountain And Sea 。

  但不管怎样,这个司马星算得上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的确有狂的资本。

  “我认输。”

  只是谁也didn’t expect ,在哨声吹响后,司马星的脚步刚刚迈出,项芷便直接认输。

  “这是闹的哪一出?”Ouyang Fei 愕然道。

  “她已经负伤,而看司马星的眼神,出手必然不会留情,何必冒险?”

  Shen Qian 早有预料,indifferently said ,“她的目的只是为了逼出司马星罢了,至少现在,仅从imposing manner 上,司马星已经输了半筹。”

  站在擂台上,被各种议论环绕的司马星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原本平静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在项芷离开之后,另一侧的阶梯也响起了脚步声。

  没有任何意外,走上来的是一个Shen Qian 也看过照片的眉目冷削的平头青年,正是东武Number One Person 谭凯飞。

  Shen Qian 会对谭凯飞has several points of 亲切,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谭凯飞是陆城遗孤,算得上他半个老乡,只是后来被东南行省的家庭收养才会在外高官大。

  主场馆内的喧哗unconsciously 小了下来,谭凯飞和司马星相隔二百米,以同样冷冽的目光盯着对方。

  “如果算上霸天军武对阵江中军武那一场,严格意义来说,这就是Nine Heavens 杯的第二场绝世之争……”

  主持人还在故意拖延时间烘托气氛,岳大侃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靠,什么绝世之争,惊世之战,我只关心我的三百万好吗,能不能快一点!”

  “话说大侃,对上these two people 的话,你has several points of 胜算?”Shen Qian 好笑的问了一句。

  “如果两个人一起上,那不好说,但如果你问的是一对一的话,我能打爆他们的卵蛋。”

  岳大侃哼哼唧唧的说道,满脸不屑。

  旁边的程青青hearing this ,顿时looked thoughtful ,随即拿出手环编辑了一条帖子就点击了发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