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91

  第291章 小赚
  从Nine Heavens 杯开幕到现在,堪称是最惨烈的一战出现了。

  谁也didn’t expect ,司马星和谭凯飞修的竟然都是拳脚。

  但这其实很正常。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在Mountain And Sea 之前还浪费精力在兵器上。

  本质来说,兵器的作用只是能快速增强battle strength ,但心无旁骛的主修拳脚,不仅能增强battle strength ,也能同时锤炼fleshy body ,算得上两不耽误。

  “藏雷!”

  “崩山!”

  “裂地!”

  “……”

  一声又一声的断喝从两人口中发出,two figures 就在十米内的范围内不断碰撞和分开。

  Shen Qian 不得不承认,仅从martial skill 的纯熟程度来说,虽然Shen Qian 掌握的martial skill 更多,但在system 不出手的情况下,他绝对比不上两人。

  peng peng peng!
  体内奔涌的元气在咆哮,两人也没什么Up Into the Heavens, Down into the Earth 的花里胡哨,就是一拳一脚,极尽朴素又极尽暴力。

  只是每一拳每一脚,都让得那弹性材料的庞大擂台在微微颤栗。

  skeleton 和肌肉碰撞的沉闷声响经过扩音器的放大响彻在主场馆内,如果闭上眼睛,任谁will not 想到这竟然是两个人类Martial Artist 的碰撞,它更像是两只史前giant beast 在厮杀。

  “unimaginable ,Martial Artist 阶段就能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我一直以为教科书上写的是假的,哪有人在高Martial Artist 就可以发挥出近万斤的巨力……”

  如此近距离又高频率的战斗,在不相伯仲的时候注定是遍体鳞伤。

  许多女性观众都是不忍的闭上了眼睛,因为擂台上伴随着每一次对碰,飞扬的不仅仅是那些劲风,还有无数鲜血。

  ka-cha !

  砰!
  两人骤然分开,司马星嘴角尽是血迹,满脸狰狞,但谭凯飞看上去却更惨,一只手臂以诡异的角度向上弯曲,甚至森森白骨都从胳膊肘里露了出来,看得众人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hehe ,Shen Qian ,你要看走眼了,谭凯飞本就是右手最强,现在直接断了一臂,实力大打折扣,还怎么和司马星打?”

  岳大侃见状,顿时兴奋道。

  以众人的目力,加上大屏幕上的慢放,可谓将局面看得清清楚楚。

  刚才两人超过五十招的碰撞之中,各自的优劣也已经凸显无遗,司马星攻守俱佳,但谭凯飞却是强在一手拳法上。

  这也是为什么司马星宁愿狠挨一击也要废掉谭凯飞的原因。

  “虽然司马星也遭受重创,很可能肺腑移位,但明显是谭凯飞更吃亏。”

  已经接受了一百万打水漂的上官汀也轻叹道。

  “是吗?”

  Shen Qian 眼睛一眯。

  也就在Shen Qian 发出疑问的时候,司马星低吼一声,身形已经如离弦之箭一般掠了出去,不打算给谭凯飞任何喘息的机会。

  谭凯飞clenched the teeth ,单手迎了上去,怎么看都有点Final Struggle 的意味。

  然而就在两人将要碰撞的瞬间,谭凯飞忽的将左手也垂了下去。

  司马星虽然不明所以,但也impossible 生出任何的怜悯,只是sneered ,双拳ruthless 的砸向了谭凯飞中门大开的胸腹。

  也就在这一刹那,谭凯飞的左腿忽然以奔雷之势抬了起来,其上光华汇聚,将他整条腿映射得晶莹透亮,其中经络清晰可见,隐约形成了一个奇异图案。

  bang!
  高速移动的残影尚未消散,谭凯飞的左腿已经带起了剧烈的风声,重重strikes 在了仓促变招的司马星身上。

  bang!
  ka-cha !ka-cha !
  接连两道skeleton 的清脆折断声过后,伴随着司马星控制不住的惨叫,他整个人倒飞而出,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跌落在数十米开外。

  这时众人才清晰看见他不仅双臂折断,连胸前也塌陷了一块。

  谭凯飞没有丝毫迟疑,欺身而上,就要趁他病就要他命。

  Mountain And Sea 裁判及时出现在两人中间,拦住了谭凯飞,在确认司马星已经没有再战之力后,他果断吹响了哨音。

  “东武谭凯飞,胜!”

  一切变故说来话长,但不过发生在in a flash ,等所有人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只看到了东武的队员们从扶梯冲上来围着谭凯飞欢呼的场景。

  主场馆内very quiet 的,片刻之后才掀起了巨大的哗然。

  “发生了什么……”

  “Flower Martial 就这么被淘汰了?”

  “四大校连六十三强都进不了,什么鬼!”

  而江中军武的休息室内,也早已经是哀嚎一片。

  “卧槽,这谭凯飞也太阴了吧,明明是腿功最强,却一直用拳迷惑对方!”

  “何止是阴,他过往交手记录里也没用过this move ……”

  “Shen Qian ,你为什么不早说?”

  岳大侃更是将幽怨的目光投向了Shen Qian 。

  “我也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招啊!”

  Shen Qian 摸了摸鼻子,也是有些意外。

  他之前只隐约看出谭凯飞的下盘有古怪,左腿的经络运行明显和全身都不一样,Shen Qian 估摸着也是某种特殊的martial skill ,大体作用和山河刀的“藏锋”一样,属于have accumulated knowledge and deliver it slowly 。

  “Ding! ”

  “你尾号8717的银行卡21时34分入账华夏币4750000元,余额……”

  正在这时,上官汀手环的提示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卧槽,你买了一百万?”岳大侃顿时投去了羡慕的眼神,“你还真敢啊!”

  其他人也是心情复杂。

  接近五百万的收益,这对于在场的绝大部分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更难受的是,他们投的也不少啊,但此刻却都打了水漂。

  “Ding! ”

  这时又一个短信提示声响起,不过Shen Qian 直接按掉了。

  但这显然阻挡不住别人的好奇心,程青青直接以spirit strength 扫了一眼,随即astonished 的张大了红唇。

  “你投了这么多钱?”

  “这么多是多少?”

  其他人hearing this 都竖起了耳朵,上官汀忍不住问道。

  程青青竖起了一根青葱般的手指。

  “一千万?”

  Ouyang Fei 不可置信的cry out in surprise 。

  他知道Shen Qian 有钱,毕竟一个高考文武状元就是一大笔收益,小几千万怎么都有的,但买个彩票直接花一千万,这还是有点breakthrough 了Ouyang Fei 的想象。

  “还是你胆魄更胜一筹,我以为我投了八百万已经算多的了。”

  赵克一faintly smiled ,也是摇头。

  看着赵克one after another 副英雄惜英雄的模样,程青青faint smile 的瞥了他一眼。

  “怎么了?”

  赵克一有些莫名。

  “我说的啊……是一个亿。”

  程青青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一个亿?!
  众人脑子都有些发懵,互相看了一眼,很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不过从赵克一跟吃了苍蝇一样的脸色来看,听错的概率并不是很大。

  “卧槽!”

  岳大侃惊得跳了起来,“Shen Qian 你疯了,拿一个亿去买彩票?”

  “这不是重点吧,重点是他怎么会有一个亿……”

  一个亿!

  就算Martial Artist 普遍都比较富有,但也是相对意义而言罢了。

  等闲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正常的存款估计都没有这么多。

  毕竟固定资产和流动现金完全是两码事。

  赵克一反应过来,疯了一般的将Shen Qian 的手臂扒拉过来,趁Shen Qian 还没有隐藏的时候重新确认了一遍上面的信息。

  “黑金卡,买了一亿五千万,进账后余额七亿三千万……你今天还支出了四亿两千万?!”

  赵克一的声音骤然在某个地方尖锐了起来。

  休息室内一静,众人都是露出了怀疑人生的表情。

  什么黑什么金,支出四亿又是什么鬼!

  众人一度以为自己幻听了,但赵克一那反应又不像是假的。

  “Shen Qian ,你真是我认识那个Shen Qian 吗,你到底什么家庭啊!”

  最震惊的莫过于Ouyang Fei 。

  他可是对于Shen Qian 知根知底的。

  他打死也想不通Shen Qian 是怎么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赚了那么多钱的,总不能成为全国武状元直接奖励十个亿吧!

  不管众人心情如何复杂,但对于这种离谱的事实也只能接受。

  “他本来就有好几个亿也就算了,关键是他刚刚又赚了六个亿……”

  岳大侃痛心疾首的说道。

  于是本来已经稍稍平复一些的众人又无法淡定了。

  “好了好了,见者有份,回头一人送你们一件灵能装备总行了吧,只限B-Rank 以下啊!”

  Shen Qian 被众人幽怨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只能出点血以平息“民愤”了。

  “这怎么好意思……”

  众人果然都不再有意见,又谈笑风生起来,转变之快,又开始让Shen Qian 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套路了。

  在众人笑闹的时候,场上的对决也在继续。

  一百多场对决,加上中途的间歇,持续了接近五个小时,等最后一场对决结束,已经到了凌晨四点。

  不过在体育馆独立的天气和灯光system 下,体育馆内却依旧亮如白昼,根本感觉不到the ebbing of time 。

  且不管精力旺盛的Martial Artist ,就算是广大网民们也精神的一批,关于Nine Heavens 杯的实时讨论帖占据了近乎所有论坛的版面。

  岳大侃大概是在凌晨四点半发现不对的。

  先是许多很久没联系的人突然发信息夸赞他,然后是江中军武的校园网上也有很人在热议他,紧接着东武和Flower Martial 一大堆人跑到他的社交账号下喷他,来势之汹涌,让岳大侃一脸懵逼。

  直到岳大侃终于找到了源头的那条帖子。

  “程……程教授,不带你这么坑人的啊!”

  岳大侃惊坐而起,欲哭无泪的说道。

  众人这才后知后觉的凑了过来,一看之下都是窃笑。

  “谭凯飞和司马星都是垃圾,我说的!”

  帖子的标题异常朴素,但又异常刺眼。

  至于帖子的内容也很简单,只有一条语音。

  Shen Qian 好奇的伸手过去一点,却是先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话说大侃,对上these two people 的话,你has several points of 胜算?”

  紧接着就是岳大侃的声音响起。

  “如果两个人一起上的话,我能打爆他们的卵蛋。”

  众人之前并没有听到Shen Qian 和岳大侃的对话,此时都是startled 。

  “卧槽,大侃,你这么狂?”

  “是啊,打一个就算了,竟然两个人一起上的话都说出来了,牛逼!”

  众人都是惊叹。

  只有Shen Qian 隐约觉得哪里不对,细细Grade 1 ,咦,好像中间少了两句啊……

  反应过来的Shen Qian 也是啼笑皆非,absolutely didn’t expect 程青青竟然还搞恶意剪辑这一套。

  且不管岳大侃的真实想法如何,Shen Qian 带着关键词略一搜索,这才发现网上早已因为岳大侃的言辞而炸锅。

  东武和Flower Martial 的所有学生都在怒骂岳大侃,连带着江中军武也受了不少侮辱。

  毕竟岳大侃可是江中军武的正式队员,大放厥词的影响力自然不一样。

  “不过是抱着萧晔大腿的狗而已……”

  “运气游戏,谁让人家轮空了呢,都散了吧散了吧!”

  Shen Qian 随便看了两条也不禁皱眉,这都已经算是口气温和的了。

  ”Fuck, 这些人怎么跟疯狗一样!”

  其他人也看到了那些评论,关键很多人并不是东武和Flower Martial 的,都是眉头大皱。

  “怕什么,比赛还没结束呢,既然有非议,那就纠正他们的观点便是。”

  程青青这时才casually 的说了一句。

  “各位观众,接下来马上要进行的是六十四进三十二的抽签!”

  仿佛是在呼应程青青的话语一般,这时主持人的声音在场馆内响彻起来。

  全场沉寂了一会的气氛再次热烈起来,大屏幕上,六十四所高校的校徽也全部出现。

  “六十三所高校,还有一所是从复活战里杀出来的高校……唔,冶金武大,好像只是二线高校吧。”

  前两轮轮空的一百所种子高校在被淘汰之后,是没有资格参与复活战的。

  所以冶金武大,实际上是从前两轮被淘汰的诸多二三线高校里杀出来的。

  这也就意味着,不管哪家抽签抽到冶金武大,都基本等于稳稳晋升三十二强,并没有比轮空差多少。

  Shen Qian 盯着大屏幕,目光沉凝,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要再抽到冶金武大了吧,那也太没意思了。”

  不知道是谁嘀咕了一句,大屏幕上的对决阵列也终于在一阵变换之后定格。

  当看到在江中军武校徽对面显现的那家高校时,众人都是惊诧无比,随即目光古怪的looked towards 了岳大侃。

  ”Fuck, 这还真是说了就有啊……”

  岳大侃也摸了摸鼻子,muttered 。

  东武!

  江中军武这一轮对阵的,无巧不巧的就是东武。

  “难道说……真的有用?”

  Shen Qian 却垂下了一直盯着大屏幕的目光,looked thoughtful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