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92

  第292章 歪嘴War God 岳大侃

  刚刚Shen Qian 做了一个不算尝试的尝试。

  他只是在琢磨,假如气运真的是在冥冥之中影响一切,那么气运本身……到底是不是可控的呢?

  或者换一个说法,被气运加身之人有没有可能把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加诸到气运之上,让特定事情的走向如自己所愿?
  再精简一下,便可以称之为“心想事成”。

  Shen Qian 都被这四个字吓了一跳,因为这乍一听很是荒谬, 但细细Grade 1 ,在气运之下,它又有着闭口的内核逻辑。

  所以在大屏幕上滚动抽签的时候,Shen Qian 意念合一,试图去调动冥冥之中的气运,拨弄那可能并不存在的命运轮盘。

  Shen Qian 并不知道他有没有触碰到那個领域, 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spirit strength 消耗的飞快。

  所以直到结果出现,果然如他预想一般并不是再对阵冶金武大,但Shen Qian 依旧不能确定他在其中有没有起到作用。

  只是隐约间, Shen Qian 感觉自己可能做了一次伟大的尝试。

  他甚至转念想到,会不会平阳伯在third round 的“暗箱操作”,即直接让江中军武VS霸天军武,就是采取了某种类似的手段?
  “我们要打东武?”

  “卧槽,这也太戏剧性了吧!”

  all around 的喧哗让Shen Qian 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不管前因如何,这个结果总是很有意思的。

  也在对决阵列出现的immediately ,现场和网上都沸腾了。

  “宿命之战!”

  弹幕疯狂在刷这四个字……如果双方过去一小时内在网上大吵了一架也算宿命纠葛的话。

  “第七场是我们,大侃啊,好好准备一下吧。”

  程青青看了一眼对阵顺序,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大侃,吹出去的牛逼可是要负责任的!”

  “江中军武到底是不是clown ,可全看你这一波了,如果玩塌了Principal 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众人都是一阵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哄笑。

  直到耿千秋忽然frowned ,“等等,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en? ”众人看了过来。

  “好像这一场只有岳大侃能上了?”耿千秋愣愣的说道。

  众人起初有些unfathomable mystery ,随即也意识到了什么, 都是complexion changed 。

  “靠,对啊,不是说好了三十二强争霸是轮到我了吗?”

  “什么轮到你,明明应该是猜拳决定的!”

  “我敲,岳大侃你个心机婊,原来你早就在plot against 我们了……”

  忽然发现又一次痛失了上场机会的众人,都瞬间戴上了痛苦面具。

  到底还要坐多久冷板凳啊!
  都已经到三十二强了,也就意味着露脸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少。

  “hahahaha ,对啊,我怎么didn’t expect !”

  岳大侃也是兴奋起来,一扫之前的愁眉苦脸。

  Shen Qian 在一旁也是失笑,随即他又仔细看了看那对决的名单。

  四大校之中Flower Martial 已经被淘汰,还剩下三家依旧没有提前相遇,但他们的对手都已经十分强劲,估摸着就算取胜也不会像之前那么轻松了。

  外界的赛场重新沸腾起来,但江中军武的众人又开了一波黑。

  直到第五场Northern Martial 对阵江南武大的比赛,Shen Qian 才暂时放下了手环。

  原因无他,只因那率先站上了擂台的容颜绝美的清冷少女。

  这么一想着,Shen Qian 忽的startled 。

  Ding Yi 是他记忆之中的白月光, 但若单论五官的精致,其实她是略略逊色于纪弱水和澹台沁的。

  但此刻Shen Qian 目视着她, 才发现Ding Yi 已经在短短时间内出落的更加动人。

  甚至Shen Qian 也说不出来对方到底哪里变了,但她身上那清冷之中混杂着某种莫名孤高的气质,却变成了更为致命的吸引。

  “北方有佳人。”

  Shen Qian 就这么定定看着,逐渐失神。

  直到不知道是谁碰了一下他的肩膀,对于all around 的感知才重新回到了Shen Qian 身上。

  “嘶,Shen Qian 你自己离谱也就算了,指定女友也这么妖孽,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时Shen Qian 才从其他人的惊叹之中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而主场馆也早已沸腾。

  原来就在他走神的那片刻间,Ding Yi 已经在短短3 minutes 之内完成了一穿五的壮举,单人团灭了江南武大的五个正式队员。

  甚至其中有两人,都是Hidden Dragon List 有名。

  怪不得,他说小丁怎么突然在擂台上为他起舞了一首,原来是在干架。

  “什么叫‘指定女友’?”

  不算特别意外的Shen Qian 有些脸黑。

  “分类嘛,那是你自己指定的,apart from this 你还有‘绯闻女友’‘助理女友’‘生活女友’等等……”

  Ouyang Fei 大抵是在场最了解Shen Qian 的人,hearing this 贼兮兮的说道。

  Shen Qian 脸更黑了,而且拜托,李嘉琪和上官汀你们在脸红个锤子,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引起误会的吗?
  Shen Qian 悄悄瞄了一眼程青青,恰好程青青也正faint smile 的看过来,Shen Qian 赶紧咳嗽一声转过了头。

  “Shen Qian 的这个女朋友……很强,出乎意料的强。”

  唯有萧晔懒得管这些风花雪月的事情,他只是皱着眉头说道。

  “你全盛的时候对上如何?”耿千秋问道。

  “五五或是四六吧,我四她六。”

  萧晔犹豫了一下说道。

  也就等同于是萧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众人都是slightly nodded ,in the heart 记下了“Ding Yi ”的名字。

  第六场是两个一线武高的对决,打得倒是极为精彩,有来有回,一场鏖战持续了十几分钟,看得江中军武的众人直冲瞌睡。

  “结束了!”

  不知谁解脱似的喊了一句,众人终于重拾精神。

  但一看到旁边only one 个在穿戴作战服的岳大侃正兴奋的搓手,众人又垮了下去。

  “突然希望岳大侃被打脸怎么办……”

  “其实gutter 翻个船也不是不可以,这不是还有我们收拾残局吗!”

  众人越想越有道理,正想转身和善的劝说一番岳大侃,却发现这逼早就溜出了等待室,已经在阶梯下面等着了。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即将进行的,是我们六十四强对决的第七场!”

  “噢,看来大家都这一场对决更为期待啊,就在刚刚我们官方直播间的在线人数再一次breakthrough 了之前的峰值,已经接近两亿人!”

  “可能有些观众不知道,这其中其实涉及到了就在不久前发生的一场风波……”

  美女主持人绘声绘色的讲述了之前网络上的舆论风波,而直播间内,很多东武和Flower Martial 的学生都已经开口骂了起来。

  江中军武的学生们碍于校纪相对含蓄一些,但也是giving tit for tat ,左一句“实话罢了”又一句“他急了他急了”,气得东武和Flower Martial 的学生们更是哇哇大叫。

  还有很多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在煽风点火,弹幕刷新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不过从整体的舆论来看,支持我们的人好像连一成都没有。”

  Ouyang Fei 用手环浏览着那些弹幕,摇头道。

  众人倒是无可无不可,Shen Qian 也没有什么心理波澜。

  他只是深深看了一眼那个负手站在阶梯下,腰间还别着好几把折扇的男人。

  其实非要让他给在场这九个人的实力排序的话,平常看似不太正经的岳大侃,绝对在前三之列。

  早在当初高考天梯战的时候,Shen Qian 就对岳大侃印象深刻。

  抛开喜欢装逼且装得很尬的这个点,岳大侃的强悍,只怕远超许多人的想象。

  “究竟江中军武真的是依靠运气走到了这里,亦或是东武真的merely this ,让我们wait and see !”

  “接下来,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双方的first 选手入场!”

  “天哪,我没看错的话,江中军武的首战选手已经就位,而他赫然正是目前处于风暴中心的岳大侃同学!”

  随着主持人骤然激昂的话语,一个摇着折扇的青年也缓缓顺着一侧的阶梯踏上了擂台。

  现场气氛更加热烈,谁也didn’t expect ,江中军武竟然第一战就派出了那个在网上大放厥词的岳大侃,这究竟是arrogant 的猖獗,亦或是have no desire to improve 的摆烂?
  “呃,不过……有谁能告诉我他为什么要歪嘴吗?”

  “还有他为什么走得那么慢啊,身上挂铅块了吗!”

  观众席上也是discuss spiritedly ,不少人好奇的looked towards 了这个“传说中的男人”,但有人却是迷惑道。

  “cough cough cough ……”

  江中军武的休息室内,众人也莫名的跟着羞耻起来。

  “岳大侃这一套是哪里学的,我不行了,三室一厅都抠出来了。”

  Shen Qian 也是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

  那只有几十层的阶梯,forcibly 被岳大侃走出了攀登绝巅的既视感。

  most important 的是,Shen Qian 也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歪嘴,这个好像是以前没有见过的新动作。

  在众人漫长的等待之中,岳大侃终于是走上了擂台。

  “呼!”

  场馆内,顿时响起了一大片松口气的声音。

  岳大侃上台了,但反而对面的东武迟迟没了动静,大抵也didn’t expect 江中军武竟然第一个上场的人就是岳大侃。

  岳大侃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手掌一晃,手中折扇顿时晃出了四个字。

  “a giant amongst men 。”

  兴许是这四个字,或者是那歪嘴的笑容终于刺激到了东武。

  随着脚步声响起,一道瘦小却不失凌厉之气的silhouette 踏上了擂台。

  “项芷!”

  “嚯,东武第一战就派出了项芷,看来也是势在必得……”

  不少人都还对这个皮肤黝黑的瘦弱女孩有深刻印象。

  在东武和Flower Martial 一战之中,若不是她先出场连定三局,只怕司马星还未必会被先逼出来。

  “近乎高Martial Artist Peak 的实力,且不管这个岳大侃到底是不是口嗨,也能看出不少东西了。”

  “hehe ,我觉得岳大侃多半是出来高校的,你看他哪有半点expert 气质,我不信江中军武还能有第二个萧晔!”

  “估计也是舆论之下,不得不brace oneself 站出来……”

  在一片议论之中,岳大侃上下打量了项芷几眼,随即微微摇头。

  “你,不行,还是让谭凯飞直接上来吧。”

  项芷一言不发,只是用晶亮的眸子审视着岳大侃。

  “开始!”

  裁判哨音吹响之后,两人却是迟迟没有动静,正在场上观众一头雾水的时候,岳大侃又是轻笑了两声。

  “你,发现了么?”

  随着大屏幕切到了项芷的面部特写,观众们也发现了,项芷虽然表情未变,但她的眼神却早已在不知何时变得凝重无比。

  吱!
  空气之中骤然有火光冲天,刺耳的噪音响起,许多人甚至都还没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只是眼睛一眨的时间,场上原本相距数十米的two figures 已经瞬间重合。

  项芷黝黑的脸庞上满是汗水,在她的喉咙部位,冰凉的折扇正轻轻抵在上面,little by little 的很有节奏感。

  而岳大侃就站在她的身侧,脸上还是那风轻云淡的笑容。

  “你,认输么?”

  说实话休息室里的Shen Qian 有点难受,他不明白岳大侃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学来的,为什么说话非要一顿一顿的呢,还有能不能别再歪嘴了……

  “我认输。”

  项芷握紧了双拳,在短暂犹豫后终于垂了下来,抿嘴道。

  哔!
  “江中军武岳大侃,胜!”

  全场very quiet 的,良久都没有声音。

  不是众人不惊讶,而是他们根本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只是眨眨眼的功夫,项芷就败了?

  hua!
  骤然而起的喧哗几乎要掀翻这主场馆的天顶。

  如果不是因为东武和江中军武在网上已经势成水火,他们几乎都要怀疑这是打假赛了。

  “这岳大侃怎么感觉一点都不比萧晔弱啊……”

  “高Martial Artist Peak ,他的battle strength 绝对是高Martial Artist Peak !”

  “又一个绝世妖孽!”

  网上的弹幕也疯了,东武和Flower Martial 的人集体哑火,江中军武倒也没有再出言嘲讽,只是打了满屏的问号罢了。

  感受着众人欢呼的岳大侃faintly smiled ,手中折扇又是一晃,四个大字显现而出。

  “基操勿六。”

  只是让岳大侃有些迷惑的是,怎么惊呼的声音突然就弱了不少,是我表情不对吗
  没有等待太久,对面的阶梯再度有脚步声响起,一个眉目冷削的平头青年step by step 走了上来,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之中。

  second battle ,东武就派出了谭凯飞。

  但其实他们也没有了选择。

  “你来了。”

  岳大侃转头看去,indifferently said 。

  谭凯飞forcibly 将“我来了”咽进了喉咙之中,shook the head ,强行驱散了那怪异的氛围感。

  岳大侃也再说不出后面的台词,只能遗憾的收起了折扇。

  全场观众的注意力也重新汇聚到了擂台之上。

  “江中军武,好像被低估的太严重了啊……”

  当看到谭凯飞面色沉凝的注视着对面那silhouette 的时候,不少人心中都产生了一丝clear comprehension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