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95

  第295章 镇压
  Shen Qian 也被整无语了。

  他倒是也能理解,毕竟是王侯叮嘱,礼节上必定是当面邀请才能凸显正式,可……

  也没必要在“Nine Heavens 杯”的赛场上来这么一出吧?

  他有极大的理由怀疑屈湘云是故意的。

  虽然感受不到,但Shen Qian 还是做贼心虚的往Northern Martial 的席位瞄了一眼。

  也不对,他和屈湘云是真没有故事,何必心虚?

  这么一想,Shen Qian 的腰杆又直了起来。

  “我知道了,比赛结束之后我会登门拜访洛神伯。”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Shen Qian 也impossible 真的去拂一个王侯的面子,当下就nodded 答应了。

  屈湘云点nodded ,便慌乱的往擂台下跑去,只是临到快下台的时候才想起了什么,转头冲裁判示意了一下。

  “我认输。”

  久经场面的Mountain And Sea 裁判大抵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在愣怔之后终于是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吹响了哨音。

  “江中军武,胜!”

  随着哨音的落下,也意味着江中军武成为最后一个跻身四强的高校。

  只是全场却几乎听不到什么欢呼和掌声,反而到处都是喧哗。

  有人在八卦,有人在不忿,也有人在质疑……堪称是乱作一团。

  但不管如何,在主办方没有发出声音的情况下,八强Battle of Supremacy 也随着这一幕而结束。

  “我们的四强高校已经诞生,它们分别是Northern Martial 、申武、川武以及江中军武!”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

  Shen Qian 没有在擂台上停留太久,在主持人控场的时候他已经快速离开。

  回到休息室,面对众人的怪异目光,Shen Qian 也只能摸摸鼻子,helplessly said :“我如果说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你们can believe ?”

  众人很是果断的摇头。

  Shen Qian 瞬间失去了解释的欲望,摆烂道:“那随便吧。”

  “网上这些评论才真的是unbearable to look at ……”

  几人开了一阵玩笑,但看到网上那些攻击Shen Qian 的言论却还是忍不住皱眉。

  至于Shen Qian 都懒得去看了,本来历经数战之后,他在大部分网友的眼中,已经是因为实力不济才坐的冷板凳。

  现在又闹了这么一出,可以预见别人又会何等的贬低他。

  Shen Qian 甚至都不用看,也能猜到那些话有多难听。

  到了如今,Shen Qian 是Jing City Marquis Disciple 的事情早已在网上传开,再加上Jing City Marquis 和洛神伯交好的关系,只怕不少人都会觉得屈湘云是在故意给Shen Qian 撑场面。

  “抽签结果出来了。”

  程青青倒是对这些事不甚在意,只是一直关注着主场馆内的抽签结果。

  众人hearing this 暂时停止了议论,都是抬头看去。

  大屏幕上,仅剩的四家高校,已经被划分出了两个阵列。

  “Northern Martial VS川武!”

  “江中军武VS申武!”

  到了四强这個次序,其实已经没有所谓的幸运签了。

  就算不在四大校之列中的川武,之前也一直是顶级高校,距离四大校也只差一线罢了。

  “Shen Qian ,要不打申武的时候你上场吧?”

  赵克一忽的提议道。

  其他人也是startled ,随即都是looked towards 了Shen Qian ,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感同身受之下,他们看到网上的那些流言蜚语,都是替Shen Qian 看到不值。

  而他们更明白,只要Shen Qian 登场,一切恶意都会瞬间消失。

  世人将会看到,这个在视野之中沉寂已久的少年,究竟是何等的terrifying !
  毕竟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Shen Qian 的极限到底是什么,或者说就算是程青青和宁之垣,也从来都没有明晰过Shen Qian 的true strength 。

  “不用了。”Shen Qian 摇头一笑,“我的战场不在这里,既然定好了座席,这就是你们的主场,我出现在这里,只是策略之中的保险步骤罢了。”

  见Shen Qian 坚持,众人也就不再多说。

  “那这一场,你上吧。”

  赵克一looked towards 除他之外only one 个还没出手的耿千秋。

  ”en. ”

  耿千秋淡然道,“你们就在这看着便是。”

  眨眼,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流逝。

  四进二的首战是Northern Martial 对阵川武。

  Northern Martial 一共上阵三人,Ding Yi 以一敌三,几乎没有任何波折的拿下了战斗。

  对决的结果在绝大部分的预料之中,虽然今年川武的势头很猛,但Northern Martial 队伍之中,可是有足足三个Hidden Dragon List 前十的存在。

  川武虽然也有隐藏的黑马,但能称得上绝世的也不过两人罢了。

  “Ding Yi !Ding Yi !Ding Yi ……”

  清冷的容颜,无敌的Sword Art ,飘渺的身姿,少女在最后一剑挥出之后,引发了全场狂热的呼喊。

  就连Ouyang Fei and the others 也开起了Shen Qian 的玩笑,由衷的感叹Shen Qian have a lot of good fortune in love affairs 。

  唯独Shen Qian 的笑容有些勉强。

  再一次看到Ding Yi 出手,this time 他没有沉迷于对方的美貌,而是细细观察了一番。

  不同于别人在惊叹Ding Yi Sword Art 的unpredictable and mysterious ,Shen Qian 却是深深的拧起了眉头。

  Ding Yi 以前不用剑。

  或者换个说法,Ding Yi 使出的Sword Art 看似寻常,但其中蕴含的却是极深的Sword Art 造诣。

  没有十年浸淫,断断impossible 如此。

  可Ding Yi 给Shen Qian 的感觉,却像是她为剑而生。

  她施展的Sword Art ,Shen Qian 也从来没有在任何教科书或典籍上见过。

  印证了内心的某种猜测,Shen Qian 更显沉重。

  他不知道Ding Yi 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愿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接下来要进行的,是四强之战的第二场,江中军武对阵申武!”

  随着外界的喧哗重新燃起,闭目养神的耿千秋站起身来,将战术服往身上一套,便大步往外走去。

  “千秋。”

  Shen Qian 叫住了他。

  耿千秋止步,疑惑的看了过来。

  “曹谦,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假如他上场了,务必要小心!”

  Shen Qian 想了想,隐晦的提醒了一句。

  “放心,我从不小觑任何人。”

  耿千秋startled ,随即摆手道,“走了!”

  在众人打气的声音之中,耿千秋推开了休息室的门,往擂台走去。

  Shen Qian 凝视着他的背影,却知道对方多半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

  但他也只能说到这种地步了,再多可能就要起反效果了。

  惊天的欢呼声和热烈的掌声涌进了耿千秋的耳中。

  他took a deep breath ,才平复了那激荡的心绪,step by step 的踏上了那巨大的擂台。

  这一刻他才大概明白了先出场的萧晔and the others 的感受。

  这种被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全校荣辱系in one body 的感觉……还真是美妙。

  他此时更加感激,高考之后由于老师的指点,他没有走上歧路,而是勇敢的来到了江中军武,去面对那个曾经让他产生过阴影的男人。

  Nirvana 之后,就是可以惊呆所有人的新生!
  耿千秋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in this brief moment 都达到了Peak ,整个人在大屏幕上的气质更显耀眼。

  “就好像很多观众投票猜测的那样,江中军武果然没有按套路出牌,this time 他们派出的,依旧是一位从没登过场的选手!”

  “耿千秋,西南第一行省人,没错,他和Shen Qian 是老乡,那一届的西南第一行省武状元虽然不是他,但他却是榜眼。”

  主持人忽的一顿,随即故作mysterious 道,“而耿千秋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嚯,已经有消息灵通的网友说出来了,没错,耿千秋也是王侯Disciple !”

  “他是成名百年的昆湖伯的direct disciple ,也是final disciple !”

  一听耿千秋竟然还是王侯亲传,现场的喧哗更甚。

  “谁能想到一直不被看好的江中军武,竟然有这么多妖孽!”

  “前三个都是绝世,这个耿千秋莫非也……”

  热烈的议论声音将整个主场馆的气氛推上了顶峰。

  “接下来进场的,是来自申武的first 选手,很多观众已经熟悉了的袁俊义同学!”

  随着主持人的再次介绍,擂台另一边,也缓缓走上一个青年。

  欢呼声清晰可辨的小不少。

  “袁俊义最高排名才Hidden Dragon List 三十几,如果耿千秋真的如大家猜想那般,他肯定不是对手!”

  “高Martial Artist 七段的实力原本已经很是逆天,奈何这一届的天花板实在太高了……”

  走上擂台的袁俊义,也能感受到现场骤减的热烈,他的表情有些不忿,但很快又平复。

  “First Stage ,开始!”

  随着Mountain And Sea 裁判吹响了哨音,双方却一时间都没动弹。

  袁俊义在谨慎的打量着耿千秋,寻找着对方可能露出的weak spot ,而耿千秋则是显得很漫不经心,似在感受着什么。

  又过了十几秒,袁俊义终于是忍不住怒吼一声,全身imposing manner 勃发,如离弦之箭一般moved towards 耿千秋冲了过去。

  “老师,您看好了……还有……”

  耿千秋喃喃了一句,又朝休息室里看了一眼,随即嘴角勾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吱!
  随着刺耳的摩擦声,他的身形也骤然动了,在半空留下一串残影,后发先至的moved towards 袁俊义撞了上去。

  砰!
  crack crack ……

  炸响般的碰撞过后,又是一连串令人牙酸的骨折声响。

  半空鲜血挥洒,一道silhouette 如同破败稻草一般仰面飞了出去,在半空翻滚了十数圈,才是重重砸在了地上。

  连哼都没哼一声,那身躯都已经变形的silhouette 直接晕死了过去。

  不出大部分人的所料,正是袁俊义。

  耿千秋轻飘飘的落地,身上尘埃不染。

  短暂的寂静过后,全场爆发出了直欲掀翻苍穹的欢呼声。

  “耿千秋!”

  “高Martial Artist Peak ,果然是高Martial Artist Peak !”

  “又一个peerless genius ……”

  人群彻底疯了。

  虽然已经给予了江中军武足够的期待,但当第四个绝世妖孽出现的时候,那种超出预期的impact ,依旧让他们心脏狂跳。

  谁能想到!

  谁又敢想!

  重立的江中军武,在外界亮相的第一年,就能带来如此震撼。

  裁判宣布结果之后,申武那边的休息室沉寂了一会,良久,才有第二人走上了擂台。

  “是钟文……”

  “Hidden Dragon List 十二,这一战或许还有些看头。”

  “高Martial Artist 九段,差一步就Peak ,不知道耿千秋还能否发挥出如此统治力……”

  在各色议论之中,那面容沉默中带着一种隐含的压抑的青年站定了脚步。

  “耿千秋,何至于出手如此very ruthless ,你可知道袁俊义全身skeleton 尽碎,至少要休养两个月才能完全恢复?”

  名为钟文的青年一上台,就愤怒的质问道。

  耿千秋嘴角一勾,淡淡吐出了四个字,“与我何干?”

  “你……”

  钟文一窒,took a deep breath 之后不再多言。

  “开始!”

  bang!
  音爆声刺痛了许多人的耳膜,几乎是没有半点间隔,在哨音落下的一瞬間,钟文腳上火光乍现,從背后伸手掏出了长刀,眨眼跨越百米距离,moved towards 耿千秋一刀斩落。

  面无表情耿千秋silhouette 微微一侧,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长刀,随即手掌提前往空荡荡的某处一拍。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本该是空落的地方,却是冒出了火花。

  一截几乎是透明的刀尖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了耿千秋手掌的落点处,被死死封住。

  “双子影刀?”

  耿千秋faintly smiled ,好似什么都没说,但眼神之中的讥讽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Ah!”

  钟文absolutely didn’t expect ,他本来指望一击奏效的killing move ,从开赛就隐藏到现在的底牌,却是直接被耿千秋轻松识破。

  羞恼至极的屈辱之下,钟文怒吼一声,手中双刀化作残影,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般就朝耿千秋斩去。

  “慢!”

  “还是慢……”

  “你太急于求成了,你其实根本驾驭不了B-Rank 的灵能刀,如果是C-Rank 的或许还能增添些formidable power 。”

  明明是身处blade light and sword shadows 之中,耿千秋却好似闲庭散步,竟是hands behind ones back ,只是淡笑着点评对方的Blade Technique 。

  钟文的脸色越加涨红,气急攻心之下手中Blade Technique 越加凌乱。

  耿千秋摇摇头,忽的face turned cold ,手掌如穿花蝴蝶一般骤然插进了刀影,随即“咚”的一下斩在了钟文的喉结之上。

  “嗬!”

  痛苦又怪异的嘶吼自钟文口中发出,在刀影消散的时候,耿千秋也没有给他絲毫的喘息机会,欺身而上,拳脚如雨,只是短短一秒之间,钟文便遭受了十数下重击。

  在Mountain And Sea 裁判出手之前,耿千秋已经抽身而退。

  至于钟文,则是在原地摇摇晃晃,似是想努力站直身体。

  哐当!

  但在过重的伤势下,他终究还是再也支撑不住,随着手中双刀落地,夹杂着内脏碎块的鲜血从他口中喷涌而出。

  “pu! ”

  Mountain And Sea 裁判在钟文倒地之前扶住了他,确认了对方的状态以后,大声宣布道:“江中军武耿千秋,胜!”

  山呼般的啸声碾过全场,直至最后,全场的呼声逐渐统一,只剩下了“耿千秋”三个字。

  “耿千秋……”

  在万众欢呼的时候,自申武休息室的门口,却有one silhouette 自阴影处浮现,目光阴霾如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