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96

  第296章 又见镇压
  耿千秋静静立在擂台上,耳边是万众呼唤。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坦然的享受着这一刻。

  他曾经很骄傲,骄傲到arrogant ,直至高考。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因为侮辱了一句Shen Qian ,李嘉琪和曹谦的younger sister 曹雯就悍然出手,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轻易打败了他。

  生来就家世不凡,innate talent 出众,又拜入昆湖伯门下,堪称顺风顺水的耿千秋何等经受过如此屈辱?

  他impossible 记恨两个女人,于是只能将仇恨转移到那个“乡巴佬”Shen Qian 身上。

  甚至那时的耿千秋都没有什么自知之明,即便Shen Qian 拿下了全国武状元,他也一度以为对方可能是good luck 了一点,或者就是提前clearly understood 了一些什么内幕。

  但接下来,耿千秋经历了人生之中最黯淡的岁月。

  一向对他和蔼可亲的老师,在高考结束之后直接关了他两个月的禁闭。

  那间幽暗的禁闭室内,除了日常供应的cultivation 资源,就只有一台光秃秃的模拟机。

  而一登入模拟机,出现在耿千秋眼前的只有一个“Shen Qian ”。

  耿千秋当时以为,老师是要他击败这个幻影Shen Qian ,找到了希望的耿千秋开始疯狂的cultivation ,每当有一点进步的时候他就会向模拟机里的“Shen Qian ”发起挑战。

  one or two times ……几百次。

  耿千秋绝望的发现,这个“Shen Qian ”simply 无法战胜。

  别说战胜,他连让对方受伤都只是一种奢望。

  明明他的实力已经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在知耻后勇之后,耿千秋在短短两个月之内,从中Martial Artist 三段一路breakthrough 到了中Martial Artist 九段,甚至距离高Martial Artist 也只有一线之隔。

  但……毫无卵用。

  无论他用尽任何手段,唯一的结果只有被无情镇压,而且连支撑的时间都没有质的变化。

  最后耿千秋也想通了。

  他意识到这simply 是老师故意给他设下的障碍,他绝对impossible 打败这个看似是Shen Qian 的“Shen Qian ”。

  于是耿千秋心无旁骛的开始cultivation ,进步速度变得更快,他想着老师只是想磨砺他一下,反正他也impossible 真的通过这个考验。

  直至两个月后的某一天。

  当昆湖伯出现在禁闭室的时候,耿千秋刚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昆湖伯却是用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他,其中,好似还隐含着一丝失望。

  “老师,怎么了?”

  莫名心慌的耿千秋不解的问道。

  “你以为这个‘Shen Qian ’是我创造出来的幻影?”昆湖伯只是指着那台模拟机说道。

  “难道不是吗?”耿千秋不信道,“真正的‘Shen Qian ’怎么可能这么强……”

  “你错了。”

  “老师……”

  “你面对的这个‘Shen Qian ’,是我耗费了一些代价,通过复原高考实战关卡的数据所生成的镜像……”

  在耿千秋不可置信的眼神之中,昆湖伯indifferently said ,“换一句话说,他就是真实的‘Shen Qian ’。”

  “并且,his realm 只是Beginner Martial Artist 。”

  真正的Shen Qian ……

  这一句话好似晴天霹雳,让耿千秋瞬间变得look pale 。

  而最后一句话更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让耿千秋瘫坐在地上,变得呼吸困难。

  他想不通,但他更知道……老师impossible 和他开这么无聊的玩笑。

  “去吧,去亲眼看一看,去好好感受一下,这或许是你的劫数,但也可以是你的造化,Heaven and Earth 之隔,不过一念之间耳。”

  昆湖伯轻声低语了一句之后,将一纸江中军武的入学通知书丢在了耿千秋脚下,便飘然离去。

  自那之后,老师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耿千秋也别无选择的来到了江中军武。

  或许是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建设,耿千秋发现自己的心态远比想象的要平和。

  入学ceremony 上,当Shen Qian 被八省状元挑衅的时候,他也只是冷眼旁观。

  也就在这小半年的时间里,耿千秋切实感受到了面对Shen Qian 的绝望。

  当他终于放下骄傲,承认了和对方的差距,耿千秋惊讶的发现,他是如此轻易的就breakthrough 了中Martial Artist 到高Martial Artist 的壁垒。

  他以比过往快上无数倍的速度进步着。

  直至今日,他终于站在了“Nine Heavens 杯”的舞台上,几乎就要完成以一人之力洞穿申武的terrifying 成就。

  他感受到了,那些夹杂在沸腾的人潮之中缓缓向自己汇聚而来的无形力量。

  说不清道不明也看不见更触摸不到,但冥冥之中,确实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这就是……气运之力吗?”

  耿千秋喃喃自语,嘴角终于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丝笑意。

  老师和他提及过这种力量。

  表面看似无用,但却是每个有志于星辰大海的Martial Artist 不可或缺的Martial Arts 基石。

  ……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

  在其他人都tsk tsk 感叹着老耿终于在某人阴影下“熬出头”的时候,Shen Qian 却是brows slightly wrinkle 。

  他觉得耿千秋有些忘形了。

  不是不能干脆利落的结束战斗,也不是不能在长久的压抑之后abandon all restraint 一番,但……

  耿千秋出手实在太狠了,已经在猖狂之下失去了分寸。

  别人可能都不怎么关注败者,但在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感知之中,那两个被抬下场的申martial arts 生,几乎都可以用“重伤濒死”来形容。

  如此行为,必将引起申martial arts 生的集体仇视,最关键的是,耿千秋好似已经忘记了他的警告。

  忽然间,Shen Qian 若有所感,缓缓抬起了头。

  ……

  dong! dong! dong!
  乍一听好似轻微的脚步声,却好像响彻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gradually ,喧哗的主场馆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愕然的转头,近一些的看擂台,远一些的看大屏幕,在通往申武准备室的那一侧扶梯,正有一人缓缓行了上来。

  来人五官立体,眉目深邃,略显阴柔的长相给人以极深刻的印象。

  只是一眼,所有人都认出了这个长期占据Hidden Dragon List 前三位置的peerless genius 。

  申武,曹谦!
  “曹谦,是曹谦!”

  “他那脚步声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隔着这么远,我好像都不是从音响里听到的?”

  “错觉吧,应该就是音响的功效。”

  “管他呢,这才是Peak 对决啊,这一场必定劲爆,等我先拍个小视频再说……”

  人群再次沸腾了。

  大概是谁也didn’t expect ,仅仅是第三场,原本坐在替补席上的曹谦竟然就上场了。

  耿千秋也睁开了眼睛,直视着那在擂台边缘站定的青年。

  “曹谦,long time no see 了。”耿千秋faintly smiled 。

  曹谦也来自西南第一行省,在Shen Qian 声名鹊起之前,耿千秋就曾将他视为高考最大的竞争对手,所以两人对于对方都并不陌生。

  “你以为我是上来和你叙旧的?”

  谁知面对耿千秋的“寒暄”,曹谦却是直接漠然replied ,“你也配?”

  全场惊哗四起。

  曹谦如此犀利而又毫不掩饰厌恶的开场白,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哪怕是再迟钝的人,都嗅到了那浓浓的火medicinal smell 。

  “我配不配,似乎不是你说了算。”

  耿千秋在startled 之后,脸色也冷淡了下来。

  “是吗?”

  曹谦忽的咧嘴一笑,转头looked towards Mountain And Sea 裁判,“可以开始了吗?”

  Mountain And Sea 裁判大抵didn’t expect 曹谦会如此急迫,在和主持台确认之后,他looked towards 了耿千秋。

  “耿千秋同学,你准备好了吗?”

  “随时奉陪!”

  耿千秋虽然是回应Mountain And Sea 裁判,但凛冽的眼神却是定格在曹谦身上。

  “哔!”

  Mountain And Sea 裁判确认过后,直接在万众屏息以待的目光之中吹响了哨音。

  当哨音落下的瞬间,曹谦……消失了。

  “Nine Heavens 杯”进行到现在,观众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戏法了。

  现在就连电视机前的小child 都知道,当速度快过视觉追踪的轨迹的时候,场上就会出现“大变活人”的情况。

  但this time ,好似有些不同。

  大部分人都说不上来哪里不同,只是隐约感觉怪怪的。

  ”Not good !”

  “老耿要吃亏了……”

  而江中军武休息室内,赵克一凝重的声音和Shen Qian 的叹息几乎是同时响起。

  “啥意思,不就是速度快点吗,老耿也可以的!”

  众人迷惑的看了过来,岳大侃问道。

  “不一样……你们没发现吗,没有风……”

  赵克一brows tightly knit 。

  没有风?
  众人先是startled ,紧接着都是complexion changed 。

  他们或许实力还差了一些,但相应的眼界绝对是有的,只需要捅破那层窗户纸罢了。

  没有风……就意味着无迹可寻。

  无迹可寻,就意味着无法抵挡!

  这看似简单的三个字,蕴含的,却是他们难以理解的movement method realm 。

  “Nine Heavens 杯”或许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消失术”,但没有风“消失术”,却绝对是头一遭。

  场上,耿千秋脸色也是微变,整个人的警惕已经拔高到极致。

  他甚至不敢有丝毫的动弹,生怕露出一丁点weak spot ,便会陷入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之中。

  擂台上的画面透着诡异,就好似耿千秋一个人在对着空气如临大敌。

  但莫名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压抑而紧张的气氛。

  “打你还需要sneak attack ?”

  就在耿千秋全神贯注试图探寻曹谦踪迹时候,曹谦又如鬼魅一般自十米外浮现出来,脸上满是冷笑,“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bang!
  话音落,曹谦已经高高跃起,身形化作奇异姿态,在短暂一滞之后,恍若一柄大锤一般直接朝耿千秋砸了下来。

  那轨迹是如此的简单粗暴,甚至现场的观众们根本不需要看大屏幕的慢放,也能清晰捕捉到那无比直接的动作。

  耿千秋脸色无比阴沉,loudly shouts ,竟是毫不避让,同样合身为一,恍若怒雷一般迎着曹谦撞了过去。

  这不仅仅是最简单的力量的比拼,更是imposing manner !

  退一步,就等同于将先机拱手相让,耿千秋怎么可能忍让?

  bang!
  恍若陨石相撞的沉闷声响响彻全场,紧接着,在无数人骇然的目光之中,几乎都没有任何停顿,一道silhouette 便以比去时更快三分的速度,又fiercely 的弹了回来。

  轰隆!

  剧烈的颤栗之中,擂台直接被那砸下来的silhouette 轰出了一个大洞,足足过了数秒才恢复原样。

  全场噤声。

  众人愣愣的看着躺在地上身躯颤抖、口中不断吐出血块的耿千秋,思维都是有些停滞。

  如此碰撞,必有胜负,这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可谁都无法想到,胜负竟会如此悬殊的分出,甚至没有丝毫的悬念。

  耿千秋怒吼一声,终于是重新挣扎着站了起来,但当他踉跄着警惕后退,却发现曹谦只是站在原地faint smile ,根本没有追击的意思的时候,他的脸色化为青紫。

  就如同曹谦本来可以借助movement method 优势进行sneak attack ,但对方又赤果果的站了出来一样,此时对方的行为也仅仅只有一个含义……

  羞辱!

  这就是毫不掩饰的羞辱。

  “现在,你可后悔吗?”

  曹谦负手,indifferently asked 。

  “笑话,你以为我耿千秋是什么,‘后悔’两个字simply 不存在我的字典里。”

  耿千秋嘿笑一声,不屑道。

  “那就好,我会给你认输的机会,但希望你……不要那么快就打自己的脸。”

  曹谦淡笑一声,便漫步而来。

  他的速度不快,那peaceful 的模样更像是在戏耍,而不是一场严肃的战斗。

  “装模作样!”

  耿千秋sneered ,在平复体内紊乱的气机之后,暴喝一声不退反进,身上元气涌动,迎着曹谦就冲了上去。

  Shua!
  耿千秋蕴含恐怖巨力的一拳落空,曹谦只是微微一侧身,紧接着fast as rushing thunder 的一脚,直接踢在了耿千秋的肩胛骨上。

  ka-cha !

  随着压抑不住的闷哼,耿千秋再次被踢飞,手臂已经扭曲成了诡异形状。

  但大汗淋漓的耿千秋只是咬着牙,在稳住身形之后再次一言不发的冲了上来。

  面对对方的絕强,曹谦卻是没有表现出絲毫怜悯,一次又一次的将耿千秋打飞。

  砰!砰!砰……

  主场馆内喧哗的声音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種窃窃的议论,其中更夹杂着无数怜悯。

  他们震惊于曹谦的terrifying ,竟然能轻易的镇压一个绝世Heaven’s Chosen ,他们又困惑于耿千秋的执拗,明明身躯已经残破不堪,却始终不愿低头。

  明明裁判,已经数次询问他是否要认输。

  他的伤势不致命也不会晕厥,但其中痛苦,却会让人生不如死。

  曹谦好似也unhurried 结束战斗,几乎是摆明了在折磨耿千秋。

  gradually ,全场静谧。

  静到好似只有肉体被击打的沉闷声响和skeleton 被折断的清脆声响在回荡。

  很多女生甚至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直到某一刻,随着曹谦一声轻”Yi” ,场上局势骤然产生了变化。

  一直低垂着头颅,好似只是在苦苦坚持的耿千秋,在曹谦的右拳再一次袭来的时候,他全身气机猛然一变,一种沉寂的却又决绝的imposing manner 从他体内骤然爆发而出。

  他的速度瞬间暴涨。

  砰!
  曹谦的右手被耿千秋直接以骨折的臂弯死死夹住,紧接着,耿千秋怒吼一声,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轨迹翻转一圈,在将自己手臂折断的同时,耿千秋一记头槌,从完全impossible 的角度重重撞在了曹谦后背上。

  “puchi !”

  曹谦当即嘴巴一张,mouth spurt blood 发而出,整个人的脸色也瞬间苍白。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暴怒的曹谦失去了之前的平静,身躯猛地一弹,将挂在他身上的耿千秋甩飞,紧接着,曹谦右脚fiercely 一跺地面,恍若流星一般moved towards 半空的耿千秋疾冲而去。

  而this time ,他的双拳,瞄准的是耿千秋的dantian ……那全身经络汇聚最多的地方。

  以他breakthrough 万斤的巨力,面对油尽灯枯的耿千秋,this fist 下去,耿千秋不会死,但至少要在床上躺半年。

  这一刻,就连Mountain And Sea 裁判的哨音都无法阻止他内心的暴虐。

  咻!
  正在这时,空气中有火光乍现,一道silhouette 恍若ghost-like 闪现在了两人中间,速度之快,甚至超过了那Mountain And Sea 裁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