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98

  第298章 造化之门
  是的,赵克一完全在压着曹谦打。

  曹谦引以为傲的鬼魅movement method ,赵克一却能轻易模仿,本身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当在惊鸿一瞥之中,看到曹谦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的防御的时候,全场哗然。

  只因眼前这一幕已经超出了绝大部分人的认知。

  很多观众发现自己已经有些看不懂这一届“Nine Heavens 杯”了。

  往年几乎是堪称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的peerless genius ,甚至要决赛才能看到的Peak 对决,在这一届高校杯上,光是前期的knock-out competition 就已经有了井喷之势。

  一个又一个绝世冒了出来,很多都是过往声名不显。

  也就在这样的前提下,当无数人惊叹于耿千秋的强悍的时候,曹谦以碾压般的姿态,告诉了所有人了绝世也并非不可镇压。

  而当很多人还没有从曹谦的terrifying 之中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赵克一又再一次告诉众人……曹谦,也并非无敌。

  绝颠之上还有绝颠。

  妖孽之中仍有妖孽。

  很多网友都疯了。

  “这些人分明只是大一的新生啊,入学还不到半年,我怎么感觉我已经在看‘Nine Heavens 之争’了?”

  “我今年已经大四了,但有一说一,我怎么感觉这些人我一个都打不过……”

  “楼上醒醒,把‘感觉’去掉,老子都毕业两年了也打不过啊!”

  “毕业八年同上。”

  “毕业十八年同上……”

  砰!砰!
  场上那invisible and formless 的诡异碰撞还在继续,只有断断续续的闷响,偶尔随着两道贴身肉搏的silhouette 自空气之中闪现出来在场上回荡。

  直至某一刻,怒喝响起,巨大的轰鸣炸开,in midair 两道显现的silhouette 一触即分。

  赵克one after another 个鱼跃,向后翻滚一圈轻巧的落在了地上,姿态优雅至极。

  与之相比,曹谦就要狼狈太多,整个人控制不住的从半空滑落,落地之时又是接连踉跄着后退了七八步,才终于站稳了身形。

  each step ,都在擂台上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

  只从那惊雷一般的沉重脚步声,就可以看出曹谦承受了何等巨大的impact 。

  站稳之后,曹谦脸色诡异的一红,但他紧紧闭住了嘴巴,好一会,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

  他身上的战术服多处破损,原本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已经凌乱不堪。

  待紊乱的气息平复之后,曹谦微微抬头,面色颇为复杂。

  “是我小觑天下人了,赵克一,江中军武竟还有一个你……”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

  赵克一摇摇头,“如果你只有这点实力的话,认输吧,再打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

  骚动四起。

  很多人听了都想骂娘,什么叫“这点实力”?
  曹谦表现出的,可是高Martial Artist Peak 的battle strength 啊,甚至一般的高Martial Artist Peak 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赵克一又确实没有在吹牛逼。

  两人刚才的交手没有什么宏大场面,但越是这种casually 的压制,越是说明两人的实力simply 不在一个等级上。

  曹谦沉默了。

  赵克一也没有再急着发起攻势,只是耐心的等待着。

  那负手而立的沉静姿态,让程青青和宁之垣都不禁暗暗nodded 。

  不管赵克一本身的性格如何,但他此时的姿态,对比起之前曹谦对于耿千秋的ruthless ,可谓高下立判。

  这才是江中军武战队Captain 应有的气度。

  “克一成长了啊……”

  想起最初和赵克一交手时对方喋喋不休的样子,Shen Qian 也很是感慨。

  两人无言的对峙持续了接近一分钟。

  而在unconsciously 间,曹谦的面容也恢复了平和。

  他好似作出了什么重大决定,长put out a long breath 之后,眼神缓缓从赵克一身上上移,looked towards 了主场馆的天顶。

  他的目光又好似穿透了那穹顶,看到了更远的地方。

  “Shen Qian ,比你还强对不对?”

  曹谦忽的开口问道。

  无数人为之startled ,赵克一也有些迷惑,不知道曹谦为什么会突然说起这个。

  “你的反应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曹谦slightly nodded 之后,叹息道:“我生来自负,此生仅有的打击便是在高考之上,但我其实也很兴奋……”

  “你应该明白的吧,当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时,你就不会走错路。”

  “确实。”

  赵克一也想到了什么,有感而发的nodded 。

  这半年来若非Shen Qian ,他还真不一定能进步的如此之快。

  人会迷失方向,只是因为失去了定向的锚,但当有一座千zhang high 峰一直在你的视野里的时候,你就无须担心再走偏。

  耿千秋、萧晔、岳大侃还有江中军武的很多人……不都是如此吗?
  “我无限的去高估他的进步速度,也无数次想象今日的场面,待到秋来百花杀……这本是我向他发出的邀请。”

  曹谦收回了目光,muttered :“只是我absolutely didn’t expect ,最后遇到的人会是你。”

  赵克一好似感觉到了什么,眼神微微一凝,定格在了曹谦身上。

  曹谦的气息,正在泛起某种微妙的变化。

  “也许在世人眼中,我已经innate talent 绝顶,但在我自己眼里,我不如我的big brother ,远远不如,甚至在王侯子女之中,我也只是平庸……”

  曹谦好似在诉说,又好似自言自语,“father 曾经说过,我太稳了,永远留有余地,永远不敢去真正的冒险,今天,我便将自己置于死地一回又如何!”

  随着曹谦骤然激昂的话语,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风云变色。

  只见那原本被天气system 覆盖的穹顶,无数云彩汇聚而来,隐约间又可见starlight 闪烁,浩然而又压抑的气息覆盖全场。

  很多在场的Mountain And Sea 以上的powerhouse 都是complexion changed ,震惊的looked towards 了曹谦。

  “这是……”

  场上的Mountain And Sea 裁判在错愕之后也是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曹谦同学,请速速停下,你这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自断前程!”

  从Nine Heavens 杯开始到现在,那始终站在场上,无论发生何等状况will not 随意开口的Mountain And Sea 裁判,第一次在比赛进行过程之中开口了。

  而一开口的话语,便是如此惊人。

  “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什么意思啊!”

  “谁能告诉我曹谦在做什么?”

  “不管他在做什么,诸位,我有一种预感,major event 要发生了……”

  “废话,天都亮了,你当我们是瞎的吗!”

  主场馆内骚动阵阵,解说台上的主持人也有些发懵,急忙紧急询问了起来。

  很快,主持人从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那里确认了什么,脸色也变得震惊起来。

  她急忙拉过话筒,紧急播报了起来。

  “各位观众,我刚刚得知了一个惊人消息!”

  “场上曹谦同学,正在现场‘寻道’!”

  “可能有很多人听不懂‘寻道’是什么意思,这里我简单解释一下,从高Martial Artist 踏入Mountain And Sea ,有三个必经阶段,即问道、寻道以及最后得道……”

  伴随着主持人的解释,现场一片哗然。

  他们可能听不懂什么问道寻道,但却能听明白一点,曹谦此刻的行为,等同于强行breakthrough ,而breakthrough 的目标,竟然是Mountain And Sea !

  或许不是真正的踏入Mountain And Sea ,但起码也是半步Mountain And Sea !
  这种临场breakthrough 的行为,不说是非常离谱,那也是相当离谱了。

  就算是Beginner Martial Artist breakthrough 中Martial Artist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后果往往只有一个,那就是breakthrough 失败,元气尽毁!

  更别说是高Martial Artist 踏入Mountain And Sea 了。

  怪不得Mountain And Sea 裁判会说曹谦是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全华夏高Martial Artist 何止百万,但Mountain And Sea 又有几人?
  若是这么容易就能breakthrough ,那简直是人人都可以成就Mountain And Sea 了。

  “这小子疯了啊……”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众人目瞪口呆,程青青也是第一次露出了惊容。

  Shen Qian 也是震惊。

  他didn’t expect 曹谦竟然会这么拼,而且听对方的意思,本来他是打算面对Shen Qian 的时候再疯狂一次的。

  明明两人这半年都没什么交集,说的好像自己给了他什么压力一样。

  “昆湖伯,您能出手阻止他吗?”

  不管曹谦怎么想的,仓促之下,他成功的几率都不足百分之一,Liu Changqing 何等innate talent ,不也是卡在this step 卡了很久。

  虽然和Liu Changqing 的道比较特殊也有关系,但其中艰险,不足为外人道。

  而一旦breakthrough 失败,先不说曹谦死不死,可以预见此生都别想再踏足Mountain And Sea 。

  Shen Qian 可不想闽南伯将这段因果平白记在他的头上,于是Shen Qian looked towards 了昆湖伯。

  “来不及了,道海已现,我此刻出手干预就得承受道海的backlash ,那不是人力可以对抗的,哪怕我已经位列王侯,也得付出沉重代价。”

  昆湖伯slightly frowned ,随即摇头。

  Shen Qian 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hearing this 只能放弃了心中最后一丝侥幸,重新将目光投向擂台之上。

  而在外界因为曹谦的举动而掀起了stormy sea 的时候,曹谦已经陷入了某种微妙的状态。

  他的双眼无神,好似Astral Projection ,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但他身上,某种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的气息却正在不断浓郁。

  天穹上的rays of light 越加璀璨,恍惚之中,好似有一片漫无边际的完全由starlight 组成的汪洋大海降临了this world ,其上有着世间myriad forms ,但又都笼罩在迷雾之中,旁人根本看不清晰。

  主场馆内越加沸腾,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仅仅是感受到那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浩渺气息,就是令他们终生难忘的经历。

  毕竟99%的Martial Artist ,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触碰到this step 。

  “道海!”

  站在对面的赵克一muttered 。

  他清楚曹谦只是fleshy body 还停留在这里,而意识却早就飘荡上了Nine Heavens 。

  曹谦问的是什么道无人知晓,但意识抵达道海也只是寻道的first step 罢了,庆幸的是,看情况曹谦this step 应该是走出去了。

  不然他强行牵引道海,只怕在道海降临的一瞬间就会粉身碎骨。

  weng!
  冥冥之中有颤栗的声音响起,曹谦留在擂台上的躯体也跟着颤抖起来,他脸上的血色正在消退,甚至整个人的生机都开始泯灭。

  “要失败了……”

  Shen Qian 摇头,心情有些复杂。

  果然,除了system 那种变态可以在道海爲所欲爲,任你天資纵横,面对最illusory 的道,又岂是想寻就寻?

  道消身死,才是最常见的下场。

  主场馆内静谧无声,所有人都看出了曹谦情况不对,跟着紧张起来。

  很可能今天,他们将亲眼见证到一个peerless genius 的陨落。

  眼看曹谦的气色就要彻底枯寂,骤然间,一抹光华自他的脖颈间亮了起来。

  ka-cha !

  好似有什么破碎的声音,紧接着一道虚幻的silhouette 出现在了曹谦旁边。

  那是一个须发皆白的青年,身上却有滔天imposing manner ,眉目间和曹谦有三分相似。

  “闽南伯!”昆湖伯认出了这道silhouette ,不由astonished 。

  闽南伯?
  Shen Qian startled ,随即想到什么,很显然,眼前的闽南伯只是一道projection 或者Avatar ,一直以某种形式依附在曹谦身上。

  “谦儿,你终于clear comprehension 了你性格的缺陷,为父欣喜至极,这一section of the road ,便让为父送你。”

  闽南伯的意识projection 出现之后,faintly smiled ,随即手掌一挥。

  数百颗呈现light azure 的石头猛地出现在了all around ,组成了一个奇妙Formation 将曹谦包裹,紧接着Formation 爆发出了炽亮rays of light ,投射在了曹谦身上。

  曹谦原本破败的生机开始复苏,他的气色重归平和,那本已消散的Dao Rhyme 又重新汇聚到了曹谦身上。

  “夺天之阵?”

  Shen Qian 愣愣的看着这一幕,好似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意味。

  “这不是‘夺天之阵’,是‘造化之门’,你可以将它理解为夺天之阵的浓缩版,作用对象也只有一人,但要耗费的道石却更多,而且布陣之人必须承受一定程度的backlash ……”

  昆湖伯也很是意外,在愣怔过后脸上浮现出了感慨。

  “如此大的代价,却只是帮人悟道,这对于王侯来说也算是相当奢侈的手笔了,等闲不会动用。”

  Shen Qian 大概听懂了,随即无语。

  亏他刚才还在说除了system 别人轻易做不到如此,马上就被打脸了。

  是,别人是没有system ,但架不住别人有个王侯亲爹啊!
  同样都是挂,Shen Qian 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该羡慕对方了……

  总之,看着已经濒临成功的曹谦,Shen Qian 的心情略显复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