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99

  第299章 梦幻
  “王侯projection ……”

  “顶级Formation ?”

  很多人都听不懂主持人在说什么,或者说主持人虽然复述的是来自于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的话语,但她其实也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不过有一点大家倒是明白了。

  那就是曹谦身为王侯的father ,在关键时刻给予了曹谦某种帮助,不仅避免了他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甚至还让他成功踏出那一步的几率大大增强。

  等闲Martial Artist 做好了万全准备,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跨越的那道门槛,in this brief moment 却会被曹谦轻易breakthrough 。

  在闽南伯的意识projection 和擂台上的Formation rays of light 消散之后,曹谦身上原本衰弱的气息也变得稳定起来,不仅如此,那本来消散的Dao Rhyme 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而且正在不断增强。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好似有霞光ten thousand zhang 升起,随即一闪而逝。

  漫天风云幻象渐渐消散,主场馆内的天气system 重新恢复了正常。

  某一刻,一直紧闭双眸的曹谦suddenly 睁开了眼睛,那一瞬间,他的眼眸之中好似有thunder 一闪而逝,刺得对面的赵克一闭了闭眼睛。

  “Thunder Fire 一道,地之一道中offensive 足可以排进前十的道,不愧是‘造化之门’,轻易便扭转了乾坤,还让他寻得了一条broad and open road 。”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昆湖伯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感叹道。

  Shen Qian slightly nodded 。

  风雷水火俱归属于Five Elements ,Five Elements 是地之一道中最常见的大道,但其中也有高下之分,很显然,曹谦寻得的这条“雷Great Dao of Fire ”在其中便是名列前茅。

  而代价刚才昆湖伯也说的很清楚了。

  闽南伯所付出的,绝对超过常人想象。

  “father ……”

  重新醒来的曹谦似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他愣愣的从胸前摸出了一块已经破碎的jade pendant ,双眼骤然湿润。

  这块jade pendant ,是他幼时闽南伯送给他的周岁礼,此后的无数年,曹谦再也没有从father 身上感受过亲情的存在。

  从来都以为father 并不喜欢他的曹谦,这一刻才算是明白了对方的良苦用心。

  今日若不是因为这块jade pendant ,他的下场断然只有失败。

  唯有真正踏入过那片至高之地,才会明白“寻道”是何等艰难的一个过程。

  “恭喜!”

  来自对面的一声道贺,让曹谦重新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意识到眼前还有一场战斗需要了结。

  “谢谢。”

  曹谦坦然受之,随即问道:“还需要继续吗?”

  一种淡然而自信的imposing manner ,重新从曹谦身上散发了出来。

  今日之举措,在闽南伯预设的帮助之下,一举帮他跨过了“问道”和“寻道”两个阶段,也就是说,如今的他,已经是genuine 的半步Mountain And Sea !

  只需要再打磨肉体,增长精神,当一切准备好的时候,他便可以直接“得道”,一举进入Mountain And Sea !
  而刚刚道海的短暂降临,已经让他身上真正具备了Dao Rhyme ,不仅如此,他的肉体和精神都在道海的牵引之力下有了一次短暂的baptism 。

  破茧重生,此刻的他,比之前何止强了little bit !
  等闲高Martial Artist Peak ,再也不是他一合之敌。

  曹谦有这样的自信。

  而场上骤然逆转的局势,也随着主持人的通报,传遍了线上线下的所有观众。

  “半步Mountain And Sea ,卧槽,那不是无敌了……”

  “是啊,这也太夸张了,大四的学生也没这么强吧,这还打个屁!”

  “直接把‘Nine Heavens 杯’给申武得了。”

  “有个王侯爸爸就是牛逼……”

  有人惊叹,有人羡慕,也夹杂着无数酸意。

  但不管如何,虽然“Nine Heavens 杯”排除了高阶的灵能武器可能带来的不公平性,但临阵breakthrough 显然不在赛事的约束之内。

  至于王侯相助这种事,更无法放在台面上来说,你总不能公然指责人家闽南伯干涉了比赛吧?

  总之,到了这种地步,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已经不用打了。

  高Martial Artist Peak 就可以称为绝世,半步Mountain And Sea ……这simply 不应该是能出现在大一新生之中的realm 。

  这已经超出了绝大部分观众正常的认知范畴。

  擂台上,曹谦问完之后,赵克一也默然了片刻。

  “其实你知道吗?”

  赵克一忽的笑了,“当初高考之上有同样感慨的人,可不止你一个。”

  曹谦startled ,有些不明所以,大抵是不知道赵克一为什么会说这个。

  “待到秋来百花杀……”

  赵克一喃喃了一句,“可在我眼里,那朵太过耀眼的花,其实从没有离开我的视野啊!”

  曹谦frowned ,没有接话,他只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

  因为赵克一的反应,实在太过寻常了。

  就算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踏入了半步Mountain And Sea ,可赵克一没有震惊,没有骇然,只是流露出了些许惊讶以及赞赏罢了。

  “我的打算和你不一样。”

  赵克一身上正有某种微妙的东西在升起,不知怎么的,竟让曹谦莫名觉得很熟悉。

  可他之前又从未感受过这种气息。

  “我原本想啊,待我完成了我作为江中军武的一员的使命,当我捧起那座奖杯之后,我便会在这万千瞩目之中,正式向他发起挑战。”

  赵克一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高处那悬浮的巨大奖杯,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说来不怕你笑话,和他朝夕相处快半年了,和他交手了无数次,我竟然从来没有见识过他的true strength 。”

  “speaking of which ,还真是失败。”

  赵克一的话语虽轻,却随着扩音设备飘荡在整个主场馆内。

  骚动四起。

  太多太多的困惑萦绕在观众们的心头。

  他们口中的“他”,到底是谁?

  曹谦感叹了一番,然后赵克一又来感叹一番。

  曹谦将之视为Nine Heavens 杯最大的挑战,赵克一也是如此。

  也有不少聪明人联系前后,隐隐猜到了他们口中谈论的是何人,只是又不敢相信。

  “你今天是被逼的,我……又何尝不是呢!”

  还不等观众们讨论出个所以然,随着赵克一掷地有声的反问,一股Grand Virtue Qi 息再次降临全场,只是不同于刚才,这气息却不是来自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而是来自于赵克一自身。

  “你竟然早已踏入了this step ……”

  曹谦怔怔的看着赵克一,对方身上萦绕的Dao Rhyme 远比自己的浑厚。

  这只能说明,赵克一早在不知道多久以前,就已经进入了this realm 。

  短暂的沉寂过后,主持人近乎失声的尖叫响彻全场。

  “观众朋友们,没错,刚刚来自专家席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已经确认了,赵克一……原来也是半步Mountain And Sea !”

  hua!
  惊天的喧哗震得上万平方米的场馆轻微战栗。

  这一刻,无数人离席而起。

  他们才刚刚消化了曹谦踏入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劲爆新闻,谁知转眼间,赵克一原来才是隐藏更深的那个人!

  半步Mountain And Sea VS半步Mountain And Sea !

  开赛之前,谁人又能料到,如此对决竟会出现在大一新生的赛场上,而且……这还不是决赛。

  “山外有山Heaven Beyond the Heaven ,但也唯有如此,才有意思啊……”

  在惊愕过后,曹谦很快笑了,紧接着,随着空气的爆鸣声响,他已经悍然出手。

  “那便战个痛快!”

  第一次毫无隐藏的向世人展露自己实力的赵克一,也是laughed heartily ,脚下重重一踏,在擂台上裂纹无数的时候,消失在了原地。

  this time ,两人的身形不再是隐匿于空气之中。

  相反,只是刹那间,整个擂台上已经到处都是两人的silhouette 。

  那上百道的残影遍布all directions ,每一道残影的姿态都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却有着相同的独属于暴力的凌厉的美,在无数人屏息的目光之中fiercely 碰撞在了一起。

  犹如莲花绽放,无数轰鸣随之而起,一道又一道残影在碰撞之中消散。

  但还未等众人看清晰其中胜负,又有数十道残影新生。

  bang! bang! bang!
  元气和肉体的碰撞,在恍若雨点一般消融的影子之中,成为了一幅写意的泼墨花,让所有人都为之沉醉。

  在纯粹的Martial Artist 阶段,除一些特定的martial skill ,是很难见到什么花里胡哨的。

  最primordial 的速度和力量,就是答案。

  但两人显然都已经不再在正常的Martial Artist 范畴之内,已经一只脚踏入了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领域的两人,哪怕只是看似随意的碰撞,也能在视觉上营造惊艳。

  憧憬般的叹息,in this brief moment 从无数青少年的嘴中发出。

  两人交手的过程约莫持续了几十秒,虽然时间很短,但从那密集的轰鸣之中也可以看出,两人交手了何止千次。

  某一刻,随着残影终于消散,两人各自落到了擂台上,相对而立。

  赵克one after another 直peaceful 的模样有了改变,战术服也烂得稀碎,身上还有不少火焰灼烧的焦痕。

  曹谦也没有好到哪去,连头发都被烧掉了不少,看起来颇为滑稽。

  “近身肉搏,在过于快速的肢体摩擦之中,就会迸射出无数火花,所以两人身上才会都有焦灼的痕迹……”

  终于能插上话的主持人赶紧解释了起来。

  但显然,此刻绝大部分人更关心的一个问题是……谁赢了?

  “果然,只有踏入了this realm ,才能知道之前的我何等可笑,竟以为这‘Nine Heavens 杯’上无人能入我眼……”

  曹谦感慨似的说了一句,随即looked towards 了Mountain And Sea 裁判,“我认输。”

  “en? ”

  赵克一疑惑道,“你分明还有余力,为何要在此刻认输?”

  “我是还有些余力,但我感觉,你留的力更多,到现在为止我都没见你用过绝招,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又何必要彻底丢失颜面?”

  曹谦洒脱一笑,“我今日的收获已经足够,来日再战便是!”

  曹谦说完,目光忽的掠过赵克一,又moved towards 江中军武休息室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随即转身大步离去,毫不留恋的下了擂台。

  赵克一愣怔了片刻,随即也是有些感慨。

  曹谦this time breakthrough 的可不仅仅是realm ,还有心态。

  明明实力有了巨大提升,但对方却反而更能以平常心看待胜负了。

  对方有一点没说错,他虽然输了这场比赛,但赢得的东西却也更多。

  当然,赵克一也很是不忿。

  从曹谦最后的举动来看,对方看似已经认可了自己,但很显然,心中最深的执念依旧不曾消散。

  所以虽然场面话说了一堆,但依然唯有那个逼,才是他追逐的终极目标。

  这也是他为什么能这么坦然认输的原因之一。

  算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江中军武,赵克一胜!”

  抱着“whatever”的心思,赵克一也在冲裁判示意之后转身离开了擂台。

  “江中军武,胜!”

  在确認申武不再派人出戰之后,Mountain And Sea 裁判也直接宣布了最终的结果。

  欢呼和雷鸣般的掌声,仿佛延迟一般,此刻才在整个主場馆内响彻起来。

  无数人回味着刚才的对决,而到了此时,江中军武的声名,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顶峰。

  “冠军!冠军!”

  甚至已经有许多网友,在直播间直接打出了弹幕。

  不管马上要进行的Northern Martial 和川武的对决之中谁能胜出,众人已经不太相信,还有谁能打败堪称神话阵容一般的江中军武了。

  五个正式队员,四个高Martial Artist Peak ,一个半步Mountain And Sea !
  何等梦幻,但又何等terrifying 。

  “他喵的,开赛之前的‘Nine Heavens 杯’冠军竞猜,江中军武的赔率是一比一百二啊!”

  “为什么就是不信邪呢!”

  好多人都后悔的捶胸顿足。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赵克一才走进来,岳大侃就给了他一拳,叹息道:“最后风头还是让你占尽了……”

  “我也没料到曹谦竟然这么强,竟然逼出了我五成实力。”

  赵克一shrugged 说道。

  笑闹了一阵,耿千秋也从入定之中醒了过来,昆湖伯给他的medicine pill 似乎很是不凡,只是片刻之间,一身伤势竟已恢复了五六成。

  这时,已经静立了半晌的昆湖伯才忽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千秋,你过来。”

  “teacher !”

  耿千秋毫不迟疑的走近,躬身道。

  “跪下。”

  昆湖伯又是平淡的说道。

  耿千秋刚要下跪,一股无形力量却是拦住了他。

  “不是向我。”昆湖伯摇头,随即一指旁边的Shen Qian ,“是向他。”

  耿千秋和Shen Qian 都dumbfounded ,休息室内的众人也是有些懵。

  但昆湖伯严肃的脸色显然不是在开玩笑,虽然不解,但耿千秋也没有出言质疑,而是在略作犹豫之后转向了Shen Qian ,clenched the teeth 就要下跪。

  “这如何使得!”

  反应过来的Shen Qian 赶紧拦住了耿千秋,转头问出了耿千秋不方便问出的问题,“昆湖伯,敢问这是为什么?”

  他此时才意识到,昆湖伯出现在江中军武休息室,恐怕就是为了這个而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