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0

  第300章 人人都是挂逼

  “Heavens! ”

  “我看到了什么……”

  “???”

  网络上的弹幕在瞬间变得close and numerous 。

  而主场馆内,也有无数人发出了问号。

  只见大屏幕上正在转播的赫然是江中军武休息室内的实况,略显妖娆的程青青和众人关心的赵克一等人都是惊愕的站在一旁。

  而在镜头中心,有一道fuzzy 的silhouette ,silhouette 两侧分别有两人。

  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是,其中one silhouette 竟是呈现下跪姿态,赫然是刚刚在擂台上有着惊艳表现的耿千秋。

  另外一人则是站在原地,但其面容所有人却也都熟悉无比。

  Shen Qian 。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从Shen Qian 扶住耿千秋的动作来看,耿千秋分明是要向Shen Qian 下跪。

  所以线上线下才会一起炸锅了。

  时间拨回到一分钟以前,随着网上对于江中军武全妖孽阵容的热议越来越多,在等待Northern Martial 和川武对阵的期间,负责热场的主持人也不自觉的参与了话题。

  于是当导播的镜头切到了江中军武休息室的时候,就恰好捕捉到了这一幕。

  虽然很快,那道看不清晰样貌的模糊silhouette 似乎察觉了什么,大手一挥,屏幕上的画面骤然消失,但已经足够所有人浮想联翩。

  “诸位,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不管你的猜测是什么,耿千秋都没理由向Shen Qian 下跪吧?”

  “你们有没有发现,比赛进行到现在,虽然Shen Qian 从没上过场,但他身上的谜题真不是一般的多。”

  “同感,我看到一则八卦,说是王朔和曹谦会退去替补席,都是因为Shen Qian 先有了这样的举动……”

  “苏科武大的屈湘云邀请Shen Qian 吃饭,申武曹谦言语之中的‘他’指的也可能是Shen Qian ,现在又有耿千秋下跪,这背后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Martial Arts 的沦丧?”

  各种各样的猜测,还有热心网友挖出了很多网上的小道消息,将之串联在了一起。

  原本沉寂的全国武状元,好似忽然之间就处在了舆论的中心。

  连带着当川武和Northern Martial 的比赛开始的时候,都已经没多少人关注了。

  ……

  而江中军武休息室内。

  众人若无所觉,只有昆湖伯在镜头切入的时候frowned ,但很快又平复下来。

  “昆湖伯,敢问这是为什么?”

  Shen Qian 倒没有那么多顾忌,直接问道。

  “这一拜,当谢你对千秋的再造之恩和救命之果。”

  昆湖伯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再造之恩,这个我勉强能接受,但救命之果又是怎么说?”

  Shen Qian 疑惑道。

  “千秋生来性子高傲,他的隐患其实比曹谦更大,因为曹谦懂得柔和谦让,但千秋却容易eyes high above the top ……过刚易折啊。”

  昆湖伯轻叹一声,“高考之后,也算是拜你所赐,他已经收束了不少,原本我让他去江中军武,是想让他继续以你为标,收心养性,平稳踏入Mountain And Sea 。”

  “但有一点我没料到……”

  “什么?”

  Shen Qian 其实没太听懂。

  因为在他看来,耿千秋不也一直是这样做的吗?
  “你超出他实在太多太多,多到他已经无法将你定为Martial Arts 超越的目标。”

  昆湖伯摇头道,“他看似在追逐你的过程之中进步很快,但其实他早就已经迷失了自我,他的眼中根本没有你,可能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来日问道之时,他必定失败!”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一片沉凝。

  耿千秋欲言又止,但终究一言不发。

  有人困惑,也有人looked thoughtful 。

  “千秋,你是否觉得为师冤枉了你?”

  昆湖伯将目光转向了耿千秋,indifferently asked 。

  “……是。”

  耿千秋迟疑的抬起头,张了张嘴,但终究还是吐露了实话。

  “那你说说,哪里不对?”

  “Disciple 承认内心想要跨越的大山之中已经没有了Shen Qian ,但那并非迷失,而是Disciple 清醒的认识到,Shen Qian 的高度已经非Disciple 可以企及!”

  在昆湖伯的眼神牵引下,耿千秋将憋在胸中的话一股脑吐了出来。

  “是,我知道你们听到这个话,都会觉得不像是我说的。”

  耿千秋又looked towards 江中军武其他人,自嘲一笑,“尤其是你,叶世聪,你肯定会觉得我太没有斗志了,毕竟入学时候我们喝醉,我曾和你说我终有一天要打败Shen Qian ,可是……”

  “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看过这个!”

  耿千秋有些激动的掏出了手环,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了一个视频点击了播放。

  视频拍的不算好,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拍摄的人好像一直在摇晃,但可以依稀看出那是在人群之中。

  “这好像是苏科武大的校园,我去过几次……”上官汀补了一句。

  众人其实很快就意识到了,因为在人群中间的那方广场上,正有两个人在交手。

  而这两个人他们都认识,其中一个正是不久前向Shen Qian 发出邀请的屈湘云,另外一个人自然就是Shen Qian 了。

  “Shen Qian 踢校的视频?”

  赵克一目光一亮,死死盯住那屏幕。

  他们从来都只知道Shen Qian 去踢校了,而且结果应该是赢了,但却根本不知道其中的详细过程,Shen Qian 也从来都是语焉不详。

  而此时,这长达十几分钟的完整视频,却是记录了全过程。

  当看到高年级学生也一个又一个被Shen Qian 轻易打败的时候,众人都沉默了。

  当看到“死而复生”在苏科武大堪称Legendary 的白斐,竟也承认输了Shen Qian 半招,转身离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只是就连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高估Shen Qian 的赵克一,此时也是微微mouth opened wide 。

  “这是三个月之前的视频啊,当时Shen Qian 的realm 是什么,如今又是什么?”

  耿千秋宣泄似的低吼道,“三个月!”

  “告诉我,你们谁能追赶这样的Shen Qian ,谁又有资格?!”

  面对着耿千秋的质问,所有人都是默然。

  “我一直以为Shen Qian 与我们对决就算没有出全力,但起码一身实力也展露了七八成了吧,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

  萧晔叹息道。

  “teacher ,您说,我难道没有理由放弃吗?”

  耿千秋最后将视线转向了昆湖伯,想要得到最尊敬的teacher 的认可。

  谁知昆湖伯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只是淡淡摇头,“我对你很失望。”

  “为什么?”

  耿千秋脸上一白,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他记忆之中,teacher 从未对他说过这么重的话。

  哪怕是高考溃败的时候,teacher 也只是一言不发的将他丢进禁闭室,并没有多说其他。

  “你说Shen Qian innate talent 超群,我认可,但你真就没有一丝一毫超过他probability 了吗?”

  昆湖伯负手道,“你内心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不如我帮你说,你刚才是否还觉得,你之所以没有资本赶超Shen Qian ,也是因为我没有下苦心帮你?”

  “Disciple 不敢!”

  耿千秋惶恐的跪下,但身躯一丝颤抖显然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

  “你只看到了曹谦有一个愿意为他耗费大代价布下造化之门的王侯father ,但你自己,又何曾真的审视过你自己?”

  昆湖伯lightly sighed ,随即手掌在耿千秋头顶gently clapped 。

  耿千秋身上的战术服剥落,露出了他只穿短裤的赤果身躯,one after another mysterious 的rune 自耿千秋的血肉深处缓缓浮现出来。

  那些散发着淡淡silver light 的rune ,彼此串联之间,隐约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图案。

  图案为兽,却是一种所有人都没见过的美丽monster beast ,头生独角,身如虎豹,有五条尾巴,正高仰头颅,似在向星穹咆哮。

  “这……这是什么?”

  耿千秋似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身上竟还有如此mysterious 的Formation ,不禁呆住了。

  “这是Mountain And Sea 异兽……狰。”

  Shen Qian 却是一眼就认出了这monster beast 的模样,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

  “狰?什么意思?”耿千秋可能也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惶然。

  “你体内潜藏的是一种等阶极高的Formation ,它以Star Power 为基,摘取Mountain And Sea 异兽的神韵后,将之复刻在你的体内,你便会具备该异兽的某种innate talent 。”

  Shen Qian 先解释了一句,随即叹息道,“但掠夺其他族群的innate talent 属于违背自然Life Law 的禁忌Formation ,施术之人将承受大道backlash 。”

  “再简言之,就是有人耗费极高代价,将一头Mountain And Sea 异兽的innate talent forcibly 转嫁到了你身上,而且从Formation 和你相融的程度来看,应该已经很久了。”

  “我……”

  耿千秋面红耳赤之下,已经是呐呐不能语。

  “你如果要问我‘狰’的innate talent 是什么,那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一点,就算是一头猪,有了Mountain And Sea 异兽的innate talent ,也可以起飞。”

  Shen Qian 再次开口,直接将耿千秋心中最后一丝疑虑也击碎。

  但Shen Qian 自己也是心情复杂。

  ……他妈的,怎么个个都有挂?
  而且他突然觉得,他又被利用了。

  昆湖伯看似是要让耿千秋拜谢他,其实还不是为了点醒对方,让对方重新将自己当成“靶子”,偏偏Shen Qian 还得捏着鼻子认下。

  这些王侯果然都是pretending to be a pig to eat tigers guy ……

  耿千秋再无言语,只是以头疯狂叩地,浓厚的愧疚近乎击碎他的心脏。

  “若你一直心无旁骛,就算赶不上Shen Qian ,至少也不会比此时的赵克一差。”

  昆湖伯indifferently said ,“擂台之上,面对那曹谦时,又何须依靠着Shen Qian 教你的‘Extreme Realm 之术’才能苟活,这便是我口中的‘救命之果’。”

  “我只问你,你当真,就只能做到如此地步吗?”

  “teacher ,我错了……”

  耿千秋weeping bitter tears 。

  昆湖伯却一言不发。

  当耿千秋抬头的时候,才发现昆湖伯的silhouette 不知何时已经消散。

  “teacher !”

  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的耿千秋站起身来就想追去,一只手却按住了他的肩膀。

  “行了,昆湖伯若是真不想管你了,又何必远道而来?”

  在一旁有些意兴阑珊、早已经看穿一切的Shen Qian 摆手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证明给昆湖伯看,你不会辜负他的大礼。”

  耿千秋愣怔之后若有所悟,nodded 不再多言,那眼神之中渐渐亮起的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当Shen Qian 转头,发现之前原本因为那视频深受打击的赵克一等人,竟也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他,Shen Qian 就有点闹心了。

  “Northern Martial ,胜!”

  这时,外界陡然掀起的巨大欢呼,惊醒了刚才算是“与世隔绝”的众人。

  “卧槽,发生了什么?”

  “怎么就结束了,什么都没看到啊!”

  “算了算了,不重要,反正还是不出意外的Northern Martial 赢了……”

  当众人目光转到台上的时候,只看到Northern Martial 最后一个学生昂扬的走下擂台的场景。

  “putting it that way ,決賽马上就要开始了。”

  除了缩在角落發呆的耿千秋,重新开始关注外界信息的众人,却也很快发现了之前网上的风波。

  “嘶,Shen Qian ,网上有万人血书让你出战!”

  岳大侃惊叫道。

  Shen Qian 也是才看到手环上的各种舆论,不由皱眉。

  他明明啥也没干,怎么unfathomable mystery 又成为人群的焦点了?
  “Shen Qian ,要不最后一场真的让你上吧?”

  赵克一也走了过来。

  “咦,你不是号称要亲自捧起‘Nine Heavens 杯’吗,怎么改主意了?”

  Shen Qian said with a smile 。

  “因为,我也想知道你現在到底在哪里。”

  赵克一目光熠熠,毫不避讳自己的野心。

  其他人也是都看了过来,满怀期待。

  “再说吧。”Shen Qian 摆手。

  “观众朋友们,决赛还有半个小时就将打响,到底是Northern Martial 继续上演Legendary ,还是Nirvana Rebirth 的江中军武Return of the King ,让我们拭目……咦?”

  这时,广播里主持人的话音忽的一顿,随即惊讶道:“等等,我刚刚收到了来自Northern Martial 方面的一个消息,我需要确认一下内容的真实性。”

  所有人都是startled ,不知道又出了什么意外。

  江中军武众人也是frowned ,岳大侃耸耸肩道:“总impossible Northern Martial 要直接认输吧?”

  众人没理会这种玩笑。

  到了决赛这种地步,是背后高校的荣誉系in one body ,怎么可能会有认输这种操作。

  “天呐,观众朋友们,这届Nine Heavens 杯还真是意外连连,就在刚刚经过我确认之后,已经证实Northern Martial 确实提出了相关申请……”

  主持人略显兴奋和惊愕的声音重新响了起来,“Northern Martial 竟然提出要一战定输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