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1

  第301章 终战
  这是一片被黑暗吞噬的枯寂world 。

  偶有沾着火焰的流星自天穹之中的裂缝陨落,才能短暂的照亮这片world 。

  点点fire star 燃烧的空气之中,是开裂的大地,干枯的尸骨,还有如死一般的寂静。

  时间好像在这里也失去了意义,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的自远处出现了一道影子。

  影子踏空而来,那包裹在黑色斗篷下的眼睛正在四处寻觅着什么。

  猛地,影子一顿,随即从半空落了下来。

  “时间到了,醒来吧。”

  影子站在焦土之中,眼前是一截无比巨大的已经枯萎的树干,他对着那树干轻声说道。

  过了半晌依旧没有动静,影子皱眉之后,只得从怀中掏出了一个blue 小瓶,取出小瓶之后cautiously 的往脚下的泥土之中滴了一滴。

  晶莹璀璨胜过宝石的blue 液体,无声的融入到土地之中。

  短暂的沉寂过后,影子脚下方圆hundred zhang 的土地猛地也爆发出璀璨rays of light ,但很快,那些rays of light 如同水流一般倒卷而回,俱都汇聚到了树干下方的黑色土地之中。

  一切重归黑暗,但影子也不急,只是静静等待着。

  又过了几分钟,一只沾着零碎的血肉的手猛地从泥土之中伸了出来。

  oh la la !

  伴随着泥土崩塌的动静,一具苍老而又破碎的身躯缓缓爬了出来。

  苍老身躯眨了眨没有眼皮的眼睛,随即将焦距定格在了眼前的影子上。

  良久,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伏在地上,以嘶哑而又恭敬的声音喊道:“主上!”

  “可有异常?”

  影子问道。

  “自破碎之后,无人来过……除了主上。”

  苍老身躯答道。

  “嗯,我离开之后,须有一人留下主持Formation ,我会另派一具不留魂魄的Avatar 助你,但主要还是得靠你。”

  影子said solemnly ,“这些年你making an all-out effort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什么,这其中牵涉到王侯,因果太重,一旦卷入便是斩断三生,永世湮灭,你……可还愿意?”

  “为我巫族之复兴,即便Forever Degenerating Samsara ,亦无怨无悔!”

  苍老身躯以头杵地,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说道。

  “可。”

  影子颔首,“若他日王归来,必可堪破时间长河的秘密,届时……你也未必没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

  随着这低沉的话语,影子大手一挥,Heaven and Earth 骤然变色。

  只见道道繁复的formation mark 自那破碎的山川河流之中亮起,只是刹那间又归于沉寂。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影子喃喃着,缓缓消散在了原地。

  “恭送主上!”

  苍老身躯伏在地上,待影子彻底消散之后才缓缓站了起来,他身上开始有湛蓝rays of light 凝聚,强大的气息逐渐复苏,他破碎的身躯也在不断恢复。

  “王,您的子民必将为您重铸皇冠,this time ……亘古不朽!”

  狂热的呐喊,引得Heaven and Earth 嗡嗡轰鸣。

  ……

  随着机械的轰鸣。

  位于魔都体育Hall Master 场馆之内的擂台再次起了形态的变幻,四初有火焰冲天,脚下有星辰点点,似乎也在预示着这一战的不凡。

  从没有哪一届“Nine Heavens 杯”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

  一个又一个绝世妖孽,一场又一场超出理解的对决,甚至还出现了半步Mountain And Sea ……

  主办方只是将一些花絮剪辑了一番放到网上,就再次让“Nine Heavens 杯”的热度达到了一个高峰。

  太多太多已经走入社会的Martial Artist ,根本不敢相信这是武科高校的新生杯。

  因为那是他们曾经攀登了一辈子也没有达到的高度。

  当走到决赛的时候,甚至很多原本只是为了“Nine Heavens 之争”而来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也饶有兴趣的踏入了场馆,坐上了原本空缺的位置。

  最最重要的是,Northern Martial 竟然提出要一战定输赢,而江中军武……也答应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Northern Martial 会有这样的提议,也没人知道江中军武为什么要答应。

  但,没人能否认的是……

  这一战的精彩程度,也许会再次超过预期。

  江中军武全梦imaginary formation 容,还有一个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赵克一,但Northern Martial 可也并不弱。

  作为连续七年在华夏高校榜上稳坐榜首的武科高校,Northern Martial 是四大校之中隐隐称雄的存在。

  五名正式队员,全都在Hidden Dragon List 前二十,三人在Hidden Dragon List 前十。

  这还没有算上最特殊的王朔。

  虽然王朔这届“Nine Heavens 杯”一样没有出过手,但在许多人的心目之中,他绝对impossible 比曹谦和赵克一还弱。

  这是这半年来,王朔用一次又一次骇人听闻的经历铸就的威望。

  “你们说江中军武会派谁出场?”

  “肯定是赵克一啊……除了他还能有谁?”

  “可我看网上有不少人都在说,可能Shen Qian 要上场了,毕竟已经有一些传言说,Shen Qian simply 没有陨落!”

  “我反正不太信,感觉都是营销手段……”

  “Northern Martial 王朔不知道会不会上场,但丁Goddess 也很强啊,好似到目前为止,都没人逼出过她的true strength 。”

  关于参战选手的竞猜也在各大网站置顶,参与人类已经累计超过了两亿。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之中,决赛已经进入了最后一分钟的倒计时。

  主场馆内的声音在慢慢消失,所有人都期待的looked towards 了那巨大而璀璨的擂台。

  在擂台两边,各有一道阶梯。

  而显然,代表两家高校决一胜负的选手,就会从阶梯之中出现。

  当!
  沙漏终于燃尽,代表比赛开始的钟声响起,两边的阶梯,却都陷入了沉寂。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侧阶梯响起了脚步声。

  在好似又加强了的音响扩大之下,那明明轻微的脚步声,却恍若鼓点一般踩在了所有人的心头。

  一个五官俊朗、剃着军武最常见的平头的青年缓缓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袖口上的一抹golden ,已经揭示了他的身份。

  “是赵克一!”

  长出一口气的声音在许多地方响起。

  很多人心中都泛起复杂滋味,又是庆幸又有一些隐隐的失望。

  庆幸,是因为赵克一再次站在了擂台上,这个目前已知在大一新生之中最强的男人,将再一次展现他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风采。

  而隐隐的失望,则是针对某个已经处于风口浪尖的名字。

  “终究,还是无法亲眼见证一些东西啊……”

  某处属于江中军武应援团的席位上,曲白的叹息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

  “我就说你的直觉是错的吧,欠我一件B-Rank Battle Armor 哈!”

  旁边的封曼琳见状咯咯said with a smile 。

  曲白摇摇头,一言不发。

  “话说这赵克一也不错啊,半步Mountain And Sea 哎,我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你怎么知道Shen Qian 会隐藏的更深?”

  封曼琳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我不知道。”曲白一摊手,随即意味深长的一笑,“但在江中军武,赵克一可不是那个被追赶的人呐!”

  主场馆内,看到江中军武露面的竟然不是Shen Qian ,失望可不仅仅是曲白一人。

  某个角落,一个光头男人骤然起立,却是遮蔽后面坐着的观众的视野。

  “你mental disorder 啊,站起来干嘛!”

  当即就有一个青年骂出了声。

  那本来欲走光头男人骤然转头,露出了半张覆盖着某种奇异鳞片的脸颊,他的双眼犹如深海里vortex ,让那青年寒气直冒。

  待光头男人离去后,同伴才将已经瘫坐在地上的青年拉了起来,“你疯了,你不认识他?”

  “他……他是谁啊?”

  “情报册上的那个海外猎人,升龙榜前十的存在,据传手上最少有百条人命的那个杀神……沙弼啊!”

  同伴小声提醒道。

  青年此时才知道自己刚才招惹的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不禁一阵后怕。

  沙弼并不是only one 个到场的升龙榜有名的天才,主场馆内,最起码还有十数道silhouette 悄然离去,显然对于所谓的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争斗毫无兴趣。

  而此刻站在江中军武休息室内的Shen Qian 也根本不会料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他根本不认识的人在默默关注他。

  “话说Shen Qian ,刚才你和赵克一到底说了什么?”

  一旁的岳大侃按捺不住好奇,再次问道。

  刚才在决定谁来战这最后一场的时候,赵克一曾想让Shen Qian 上场,但在两人私下一番交谈之后,最终却还是赵克一出战。

  莫名觉得不太舒服的Shen Qian 被岳大侃这么一打岔,也就暂时放弃了探究,只是摇摇头,“相信他就是。”

  “可……万一王朔上场怎么办?”

  一旁的叶世聪frowned ,“虽说克一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实力无人能预料,但王朔作为名声在外的所谓新生Number One Person ,我觉得他真未必比克一弱。”

  其他人也有这种隐忧。

  曹谦都能临场breakthrough ,王朔也是genuine 的王侯亲传,燕山公比起闽南伯可不知道强了多少。

  所以刚才众人讨论了一番,几乎一致认为,王朔的实力必定在半步Mountain And Sea 之上。

  若王朔真的上场,赵克一到底能否和之匹敌还真是个未知数。

  当然,若是换做Shen Qian 那他们就没有这种担忧了。

  “他不会上场的。”

  在Northern Martial 因迟迟无人出场而引起了骚动的时候,Shen Qian 目视着擂台的另一方,却是笃定的摇头。

  “为什么?”

  众人startled 。

  “因为Shen Qian 没有出场。”

  一旁在玩着换装小游戏的程青青打了个哈欠,慵懒道:“Northern Martial 提出一战定输赢,多半就是出自王朔的提议,他想借此将Shen Qian 一军,可惜,也等同于将了自己……嘿,小聪明还挺多。”

  众人听得似懂非懂,唯有Shen Qian 会心一笑。

  仿佛是在印证两人的话语一般,主场馆内忽的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

  众人转头看去,就见擂台的另一边,一个拎着制式long sword 的清冷少女正缓缓踏上擂台。

  她恍若当空的皓月,又好似清冷的晚风,在出场的那一刻,便不自觉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这小情人气质又拔高了,怎么总感觉has several points of 熟悉的味道……”

  程青青玩游戏的动作都为之一顿,whispered 。

  Shen Qian 听得心中一动,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他又将目光重新投到了擂台之上。

  赵克一对阵Ding Yi 。

  这是一个好似出乎了所有人意料但确实又最符合常理的结果。

  “王朔啊王朔,你若是现在出来,我反而高看你一分……”

  Shen Qian 摇摇头。

  “到现在几乎已经无可争议,这就是历史上最特殊的一届高校杯!”

  主持人高昂而又兴奋的声音在主场馆内回荡,“究竟是Northern Martial 技高一筹,还是江中军武逆袭絕颠,讓我们wait and see ,现在,最终战即將进入倒计时……”

  “咦,等等,剛主持人这边又收到了来自Northern Martial 的知情人的爆料,天哪,原来号称Heavenly Sword 下凡的Ding Yi 竟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她也是Jing City 人,而且,她和江中军武的Shen Qian 同学childhood sweetheart ,是已经确认了关系的情侣!”

  随着主持人的爆料,整个主场馆在惊愕过后哗然一片。

  Shen Qian 这半年近乎在外界视野之中销声匿迹,而对于Northern Martial 学生而言,校花却被外人泡走了,如此丢脸之事也不会到处宣扬。

  这才导致了直到此时,才有很多人知道了其中这层关系。

  “这impossible !”

  “这绝对impossible !”

  “我不信……”

  很多抱有幻想的青少年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三,二,一!”

  哔!
  在八卦四起的喧哗之中,决赛的哨音终于被吹响。

  赵克一瞬间警惕了起来。

  鉴于Shen Qian 和对方的特殊关系以及Shen Qian 隐晦的提醒,他可是半点都没小看对面的少女,只是瞬间就进入了状态。

  然而Ding Yi 却没有急着出手,就在赵克一有些疑惑的时候,一直静静站立的少女忽的问道:“他认识那个屈湘云?”

  这个没头没尾的问题,让赵克一愣了愣,脑子转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Ding Yi 在问什么。

  “呃,我不知……不,他们不熟,屈湘云从来没有来过军武,我发誓,Shen Qian 也没有跟我提过他。”

  本来只是随口回答的赵克一,在感受到一道熟悉而又冷冽的目光的时候,瞬间端正了姿态,诚恳而又严肃的replied 。

  “那便好。”

  Ding Yi 笑了,弧度很小,但却好似天上星,惊艳无比。

  next moment ,少女重归清冷,手掌抖动之间,一道恍若自Nine Heavens 而起的剑吟,贯穿全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