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2

  第302章 九heavenly thunder 刹
  一把普普通通的B-Rank long sword ,在Ding Yi 手中出鞘,却发出了不似凡物的剑吟。

  仅这一手,就赢得满堂喝彩,其中不乏许多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投来了欣赏的目光。

  “年纪轻轻就达到了‘Human and Sword Unity ’的realm ,了不得啊……”

  一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赞叹道。

  “……到了此时,兵器不再是简单的兵器,而是真正化为身体的一部分,对battle strength 的增幅也能达到最大化。”

  江中军武的休息室内,程青青也简单解释了一下所谓的“Human and Sword Unity ”。

  “咦,为啥教科书上没有记载?”岳大侃提出了Shen Qian 曾经无数次提出的疑问。

  “因为它太难了,没有十数年乃至更久的浸淫和对兵器一道绝世的innate talent ,根本impossible 达到this realm ,一般能做到this step 的都是Mountain And Sea 。”

  程青青懒懒道,“还是那句话,怕你们认不清自己,aiming too high ,走入歪路。”

  “那Ding Yi 怎么做到了?”岳大侃还不死心。

  “你问我我问谁,你们这些小Silver Coin 个个都有秘密,你去问她啊,或者问你旁边杵着那个……”

  程青青瞥了一眼一旁凝视着擂台的Shen Qian ,心中莫名泛起一些不舒服。

  但很快,她便压制了那种危险的情绪。

  擂台之上。

  Ding Yi 在剑出鞘后却依旧没有急着出手,只是轻声道:“其实at this time 该站在擂台上的人,本来不是我。”

  全场都是startled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Ding Yi 突然说起这个。

  “你已经是半步Mountain And Sea ,我realm 不如你,今日要胜你,我没有把握。”

  Ding Yi 只是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说道,“但Shen Qian 没有出现,王朔为了所谓的面子也不肯出战,便只有我能站出来。”

  短暂的静谧后,惊愕四起。

  尤其是Northern Martial 学生们组成的应援团,此时也是阵阵哗然。

  Ding Yi 这简短的几句话蕴含的信息量却是不少。

  所有人都以为,Ding Yi 是有着某种绝对的把握所以才站上了擂台,或者说王朔不出战肯定有某种不得已的理由。

  但此时,Ding Yi 很肯定的告诉了所有人,王朔就是因为Shen Qian 才没有出战。

  而她,又没有必胜赵克一的把握。

  这无疑是将王朔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Ding Yi 如果赢了还好说,但Ding Yi 一旦战败,王朔不仅要承担来自Northern Martial 内部的压力,也会沦为外界的笑柄。

  Northern Martial 休息室内,感受着身旁其他队员的异样目光,原本静坐的王朔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他一言不发,但手腕上已经是青筋毕露。

  在外界的哗然声响之中,Ding Yi 缓缓抬起了long sword ,继续说道:“我身上背负的是Northern Martial 的荣辱,所以我别无选择,这一剑……本不该出现在赛场上。”

  主场内的观众们从Ding Yi 这句话之中察觉到了感受到了异样,暂时停止了对于王朔的议论,纷纷将目光重新投回到了赛场上。

  “我只出这一剑。”

  Ding Yi 轻声说道,“你能接住,我便认输。”

  “但这一剑我控制不了,你需spare no effort 或及时认输,否则……你可能会死。”

  一波尚未平息,主场馆内再次因为Ding Yi 的话语惊呼阵阵。

  只出一剑?
  半步Mountain And Sea 的赵克一可能会死?

  甚至都不是胜负的问题,而是生和死的对立面。

  很多人都难以置信,Ding Yi 怎么会有底气说出这种话?
  但反过来,Ding Yi 那冷静的姿态,又莫名的让人不自觉的去信服她的话语。

  Shen Qian 感觉到了什么,身体不自觉前倾。

  还是那个疑问,以前的Ding Yi ……并不用剑。

  或许这一剑,能帮助Shen Qian 找到答案。

  “Second Senior Sister ,帮我看一看。”

  “好。”

  程青青怔了一下,没有问Shen Qian 原因,也没有问Shen Qian 要看什么,很干脆的nodded 了。

  赵克一也didn’t expect Ding Yi 会这样说,他短暂的挑眉随即平复,said with a smile :“wait and see 。”

  闲适的姿态背后,是强大的自信。

  其实别说赵克一,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不太相信Ding Yi 的话。

  她的realm 确实不如赵克一,而且差的不是little bit ,如果Ding Yi 没说谎的话,按照资料上的显示,她仅有高Martial Artist 七段罢了。

  就算她能打败赵克一都是一个奇迹,更别说要对赵克一产生性命威胁了。

  但这不妨碍所有人对于这一剑的期待。

  这是定输赢的决赛啊!
  Northern Martial 不是什么野鸡高校,Ding Yi 也不是会开玩笑的人,在之前的场次之中,她已经不止一次证明了自己。

  高Martial Artist 九段的天才一样败在了她的手中。

  她能at this time 代表Northern Martial 站出来,先不管是不是因为别无选择,但多少也意味着,她是觉得自己有胜算的。

  见赵克一应允,Ding Yi 转头looked towards 了Mountain And Sea 裁判,“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Mountain And Sea 裁判一愣。

  “能否关闭主场馆上空的天气system ?”

  “关闭天气system ?”

  Mountain And Sea 裁判大抵是从没听过这种要求,许多观众也subconsciously 看了一眼头顶的湛蓝晴空,一头雾水。

  “你等等。”

  见Ding Yi 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Mountain And Sea 裁判开始和主持台沟通。

  听到了那边的回复之后,Mountain And Sea 裁判重新looked towards Ding Yi ,“理由?”

  “我这一剑,需communicating the world 。”Ding Yi indifferently said 。

  hua!
  所有人都被Ding Yi 这狂到无边的口气惊了一下。

  communicating the world ?
  等闲Mountain And Sea 怕也不敢随便说这个话。

  “真好奇到底是什么Sword Art ,我印象之中Northern Martial martial skill 库里倒是有一式等级达到七星的Sword Art ,但要说communicating the world 也impossible 啊!”

  “总impossible 是八星或者九星的martial skill 吧,那是大一新生能够掌握的?”

  “我觉得她在唬人,但我没有证据。”

  在discuss spiritedly 之中,Mountain And Sea 裁判皱眉之后倒也没有发表评论,而是继续和后台沟通。

  良久,也不知道其中到底经历了多少争议,Mountain And Sea 裁判在听到确认的回应之后终于nodded ,“可。”

  随着Mountain And Sea 裁判的话语落下,主场馆上空轰然作响,无形之间,好似有什么厚重的阻隔消失了。

  在所有人惊奇的注视之中,主场馆上方约莫千米方圆的蔚蓝天空渐渐消散,露出了一片以黑灰为基调的苍穹来。

  苍穹之上,到处都是奇异的条纹,非要形容的话,就像是结痂的伤口,丑陋而又狰狞。

  更远在蔚蓝和黑灰的交界之外,可以依稀看到浓厚的雷云和狂暴的风沙,还有一些grotesquely shaped 的朦胧光雾。

  但最显眼的,依旧是高空之中那各据一边的三个太阳。

  炽烈的高温瞬间投射到了主场馆之内,但很快又主场馆内的过滤system 启动,气温又重新凉爽了下来。

  许多人特别是线上观看的民众,都是第一次见识到天空本来的模样,弹幕瞬间被刷屏,无数人发出了惊叹。

  “原来真的有三个太阳,我靠……”

  “真好奇星空里又是什么模样,也许只有王侯才知道?”

  “别讨论了,Ding Yi 举剑了!”

  有人敏锐的注意到擂台上的变化,提醒道。

  主场馆内的声音渐渐平息,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那个少女身上。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汇聚到她手中的剑上。

  Ding Yi 手中的剑不知何时已经举过头顶,直立向天。

  明明她没有任何动作,但剑却开始嗡嗡战栗起来。

  一抹淡淡的white light 出现在剑尖之上,只是眨眼,便光华大盛,恍若曜日。

  在无数人眯眼时候,剧烈风声呼啸起来,所有人眼中的Heaven and Earth 都在旋转。

  被sword light 映照着的Ding Yi 长发飞舞,裙摆飘动,白皙而神圣的清冷容颜恍惚之中真的好似仙女下凡,有着凛凛不可侵犯的Heavenly Might 。

  “天,你们快看天!”

  有人惊呼道。

  无数人抬头,随即骇然。

  那露出来的原本是一片死寂的黑灰苍穹,不知何时已经是Winds and Clouds Exchange 聚,正中有一个巨大的漆黑vortex 在旋转。

  Ding Yi 深深呼吸,随即骤然凌空而起,脚踏虚空,连行七步,在Heaven and Earth 轰鸣之中,轻启朱唇。

  “Nine Heavens 玄刹,化为Divine Lightning ,煌煌Heavenly Might ,以剑引之!”

  带着某种古老意味的mysterious incantation ,飘荡在主场馆之内,明明声音如此之轻,却带起了无数回声,在所有人耳边轰然作响。

  轰隆!

  上空那巨大的漆黑vortex 骤然电闪雷鸣,自云端的最深处,无数雷芒好似奔涌的江河汇聚而来,最后形成了一道无比粗大的lightning ,从天而降,轰然落在了少女高举的long sword 之上。

  擂台上一时间颜色尽失,无尽lightning 环绕之中,少女手掌一引,那long sword 之上汇聚的lightning 便如怒dragon-like 咆哮而出,moved towards 赵克一吞噬而去。

  “卧槽!”

  随着无数惊骇的呼声,许多人都是离席而起。

  这一刻就连江中军武休息室内的众人都是紧张的站了起来。

  Ding Yi 剑上缠绕的,可不是元气所化的thunder ,或是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聚集产生的幻象,而是genuine 的Nine Heavens 之雷!
  那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连Mountain And Sea 都要为之变色。

  这根本已经超越了普通martial skill 的范畴。

  Shen Qian 也是眉头大皱,这是Divine Ability 或是术法?
  但感觉又像是两者的综合体。

  无论如何,Shen Qian 大致以spirit strength 感受了一下,即便是自己站在那里,也不敢胡乱接下这一剑。

  即便是对赵克一有着超乎寻常的信心,Shen Qian 也不禁有些担忧。

  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雷芒的奔涌转移到了百米之外的赵克一身上。

  从Ding Yi 举剑Heaven and Earth 变色开始,到雷芒落下,整个过程不足十秒。

  没人知道赵克一到底经历了什么心路历程,也或者当他终于反应过来不再给Ding Yi 先发制人的机会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雷电的速度何等之快,赵克一只是身形刚刚微动,已经被那近乎遮蔽了Heaven and Earth 的white glow 所吞噬。

  整个擂台只剩下耀眼的白,肆掠的雷电封锁了方圆several hundred meters ,只在边缘位置才被四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联手封锁。

  Shen Qian 试图以spirit strength 探测其中的状况,却发现只是稍稍探进去,spirit strength 就瞬间被撕成了碎片。

  很显然,他的spirit strength 强度还不足以穿过雷电的封锁。

  Shen Qian 不再纠结,转身看一眼looked thoughtful 的程青青,问道:“怎麼樣?”

  “是道家的路數,has several points of 眼熟,应该是某种失传的Ancient Immortal 法,但更多的东西我暂时也看不出来。”

  程青青shrugged 道。

  “道家,Ancient Immortal 法。”

  Shen Qian 皱眉,记住了这两个关键词。

  “雷电要消散了……”

  这时,旁边的岳大侃cried out in surprise 。

  Shen Qian 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上的漆黑vortex 已经消散,苍穹恢复了原本的死寂,而擂台上,那些criss-crossed 的lightning snake 也逐渐消失,露出了其中的景象。

  首先展露身形的是正从半空下落的Ding Yi 。

  她长发散乱,look pale ,气息微弱,身上的衣裙竟也有焦糊的痕迹。

  她手中的B-Rank long sword 早已经彻底消失,只剩余一小截剑柄还握在手中。

  但所有人显然更关心赵克一的状况。

  终于,当white glow 散尽,那一道凝固在原地好似一坨漆黑焦炭的silhouette 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克一!”

  岳大侃悲愤的大吼吓了Shen Qian 一跳。

  他没好气的敲了一下对方的脑壳,“喊什么喊,没死!”

  “啊?”

  岳大侃赶紧抹去了那原本就不存在的眼泪,精神一振道,“真的?”

  “嗯,還有生命气机……咦,这气息是?”

  Shen Qian 先是said without thinking ,紧接着vision freezes ,定格在了赵克一身上。

  就在主场馆内出现骚乱,许多人也以为赵克一已经殒命的时候,赵克一忽的动了一下。

  虽然那动作极为轻微,但放在百米的大屏幕上依旧很明显。

  片片漆黑的物质从赵克一的躯体上脱落,一缕缕五彩的rays of light 开始投射而出。

  “那是什么?”

  无数人stared wide-eyed 。

  bang!
  某一刻,随着赵克一身躯一振,他身上的所有焦黑尽数卸去,只余下一具rays of light 璀璨的躯体。

  九道耀眼的光,好似宝石一般镶嵌在赵克一全身各处,他的身形骤然间膨胀至三米高,随着那双臂一展,就恍若神魔再生,带着滔天的气息。

  “嘶……”

  “九窍!”

  “先Heavenly Saint 体!”

  这一刻,主场馆内有惊天imposing manner 散发而出,自各个方位先后响起数道骇然般的惊呼,震得众人dizzy and eyes blurred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