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3

  第303章 彩蛋
  在大多数观众只是茫然的惊呼的时候,Shen Qian 几乎是瞬间就站了起来,紧紧盯着擂台上那光华璀璨的躯体。

  那几道来自不知名powerhouse 的惊呼已经说明了一切。

  九窍!

  Shen Qian 依稀记得当初刚刚拜入sect 的时候,大佬高曾经和他说过,弹指数百年,他也曾见过一些开九窍的天才。

  Shen Qian 却是didn’t expect ,这么快他眼前就出现了一个。

  他知道赵克一很强,而且能被百王殿选中的人,就Shen Qian 所知,同辈之中目前只有赵克one after another 个。

  像王朔、Ding Yi 、曹谦这些人,要么是隐藏的很好,要么就是确实没有进入百王殿。

  不管怎样,Shen Qian 从来没相信,赵克一只是凭借着一个东南行省武状元的名头就能进入百王殿。

  要知道严格说来,赵克一在百王殿的序号是97,而Shen Qian 是98。

  也就意味着,对方甚至还在Shen Qian 之前入社。

  只是在Shen Qian 已经足够高估赵克一的情况下,他以为赵克一最多也就是七窍乃至八窍。

  却absolutely didn’t expect ,对方竟然是一個九窍选手!

  当然,仅凭借这个,还不足以让Shen Qian 产生什么震动。

  真正吸引了他注意力的,是从另外一个powerhouse 口中惊呼出来的声音。

  “先Heavenly Saint 体!”

  这一刻,Shen Qian 忽的想起,他曾经查阅过的那本ancient records 。

  上面记载了诸多自上古Human Race 便存在的,人类cultivator 之中最为强大的十种肉体。

  这些肉体,又被统称为Innate Perfection 体。

  Shen Qian 有一种直觉,那powerhouse 口中的“先Heavenly Saint 体”应该指的就是那典籍上记载的“Innate Perfection 体”。

  只是Shen Qian 现在不能确定的是,到底是开了九窍便能自然拥有“先Heavenly Saint 体”,还是说九窍只是拥有某种“先Heavenly Saint 体”的前置条件。

  Shen Qian 更倾向于后者。

  因为当初程青青也曾和他说过,并没有什么基于开窍可以瞬间让实力暴涨的method ,但程青青显然没有告诉Shen Qian 实话,或者说没有说完整。

  从Shen Qian 目前的了解来看,或许没有和开窍对应的method ,但一定有和开窍对应的肉体Divine Ability 。

  他自己,不也能够在system 的操控下开启那传说中的“十方Great Perfection Supreme 造化体”吗?

  此外,system 糅合创造的“灾厄佛”也是一种类似的Divine Ability 。

  仅从视觉冲击来看,“灾厄佛”和此刻赵克一展露的“先Heavenly Saint 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赵克一的身形膨胀到了三米高,全身rays of light 耀眼,身体上也浮现出了道道mysterious 纹路,乍一看,真好似传说中的Immortal God 临世。

  “只是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一种‘Innate Perfection 体’……”

  Shen Qian 好奇的muttered 。

  “这是‘九极Saint Physique ’,十Great Perfection 体之中的一种,又被称为上苍垂怜之身,因为只有开了九窍的幸运儿,才可能开启这种bloodline 。”

  程青青悠悠的叹息在Shen Qian 耳旁响起,她的神色有些恍惚,却不知道被触动了什么回忆。

  “Second Senior Sister ,你当初可是跟我说,没有什么可以通过开窍让实力瞬间暴涨的method 。”

  Shen Qian 还耿耿于怀于当初程青青的谎言,不禁哼哼唧唧的说道。

  “那人家还不是担心你会本末倒置、误入歧途嘛……”

  程青青眼珠一转,见左右之人都还在怔怔的盯着擂台,便凑近到Shen Qian 耳边,用腻软丝滑的红唇吐息道。

  Shen Qian 打了个哆嗦,赶紧不动声色的拉远了一些距离,咳嗽一声问道:“Second Senior Sister ,所以说开九窍只是拥有这什么‘九极Saint Physique ’的基础?”

  “假正经。”

  程青青嘀咕了一句,才said resolutely :“嗯,还需有跨越生死的great opportunity 和一点恰到好处的幸运才有几率成功。”

  说着,程青青好似又想起了一些什么往事,轻叹道:“上古时候,Human Race 为了对抗漫Heavenly Immortal 神,走过极为极难的道路,直到有了‘开窍法’,形势才逐渐好转,可是……”

  “可是什么?”

  Shen Qian 意识到来历不明的程青青此刻说的,就是那本《远古Human Race 史》戛然而止的后半段,心中更是好奇。

  “可是啊,并非人人都可以‘开窍’,也并非人人都有资格打破极限,当‘开窍法’开始广为流传的时候,会带来什么你能意识到吗?”

  程青青问道。

  “开窍本就是危险至极的举动,若innate talent 不够,轻则损毁Martial Arts Foundation ,重则直接殒命……”

  Shen Qian 想起了当初自己开窍时候可谓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的“艰难历程”,不禁默然。

  若没有system ,就算给他一本开窍method ,他也真未必敢尝试。

  但不是人人都像Shen Qian 这么稳健。

  事实上,绝大部分Martial Artist 都是自命不凡,没有几个人会真觉得自己不行。

  “Human Race 付出了惨重代价,人口锐减,inheritance 濒临灭绝……当Human Race 的powerhouses 意识到不对的时候,便果断封存了‘开窍法’,连带着所谓的Innate Perfection 体,也就成了纸面上的传说。”

  “怪不得。”

  Shen Qian 恍然,教科书上没有记载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细品一下,这里面其实有一道无形的门槛,并非人人都可接触,但只要到了一定的层次,又总会有办法接触。

  “那时候你来问我,鬼知道你已经能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了哩,为了追求所谓的Innate Physique 而将自己玩废的天才可不在少数,Senior Sister 也是为你好知不知道?”

  程青青揪了揪Shen Qian 的耳朵,轻哼道。

  “Second Senior Sister 的一片苦心,我自然是知道的。”

  Shen Qian 咳嗽一声,不太敢接话,转移话题道:“话说这‘九极Saint Physique ’有什么说法?”

  擂台上赵克一还在光华大放,他好似陷入了某种魔怔的状态,也不知道为什么都过去这么久了还在摆姿势。

  “传说之中,除了最基础的肉体增幅,‘九极Saint Physique ’修至Perfection 可以铸就Divine Spark ,逍遥Nine Heavens ,当然,是不是真的谁也不知道……”

  程青青似乎又困了,打了个哈欠之后毫不避讳的将臻首靠在了Shen Qian 肩膀上。

  “Divine Spark ?”Shen Qian 一愣,“就是成仙吗,那所谓的Immortal God 到底强在何处?”

  “Immortal God 可以永生,你能吗?”程青青直接翻白眼道。

  Shen Qian 被呛了一下,但他也不确定Martial Arts 的尽头是否有“永生”这个功效,所以也就无从反驳。

  “当然,那只是传说,就赵克一现在这个模样,分明就还是个雏形,他甚至都未必能清醒的控制自己,想要达到Perfection 状态,他最起码要历经九次Heavenly Tribulation 才能成功,难着哩。”

  “九次Heavenly Tribulation ?”Shen Qian 定了定神,强迫自己从程青青散发的幽香之中清醒过来,“难道就是那些网络小说里的所谓Thunder Tribulation ?”

  “Thunder Tribulation 只是Heavenly Tribulation 最肤浅的表现形式好吗?”

  程青青又将脑袋拱了拱,“劫难诞生于无形之中,也许要等你站在Life and Death Trial 口的时候才能反应过来,不然怎么还叫劫难?”

  在两人交谈的时候,擂台上的赵克一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他全身光华一敛,在无数惊愕的议论之中恢复了原样。

  赵克一有一瞬间的皱眉,似乎事情的发展并不在他的意愿之中。

  但他很快又神色如常,转身对着兀自有些呆滞的Mountain And Sea 裁判问道:“所以,算我赢了吗?”

  一剑定胜负的规矩毕竟是Ding Yi 提出来的,Mountain And Sea 裁判还是looked towards 了Ding Yi 。

  “我认输。”

  Ding Yi 倒也没有继续挣扎,她深深看了一眼赵克一之后,将手中破烂的剑柄一丢,转身离去。

  “江中军武,胜!”

  Mountain And Sea 裁判随即吹响了手中的哨音。

  主场馆内在短暂的沉寂后,爆发出了惊天的欢呼,还有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赵克一施展的到底是martial skill 或者是什么,对于绝大部分理解不了的观众来说其实没有多少意义,他们只知道,当赵克一真的挡下了那startling heaven and earth, ghosts and gods weeping 的一剑之后。

  这大约是百年来最精彩的一次高校杯,也产生了那唯一的王者。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江中军武在时隔十一年之后,再次登顶国内高校之巅,观众朋友们,从今天起华夏高校的争霸历史又将进入新的纪元,而我们都是这一时刻的见证者……”

  主持人尖锐的声音划破苍穹,回荡在了主场馆内。

  而在主场馆外,所有江中军武的学子们也在瞬间沸腾了。

  虽然只有几千人的阵列在庞大的人群之中略显单薄,但丝毫不妨碍他们的声音最大。

  历史上real value 最高的高校杯冠军!
  仅此一项荣誉,已经足以让江中军武的声名重新达到Peak ,甚至犹有过之。

  这一刻,别说学生们,就是跟队前来的教授们也是略有唏嘘。

  当初选择来江中军武任职,并非每个人都是心甘情愿,其中多多少少有一些来自军Martial Artist 的压力。

  但到了此时,再无人会后悔这样的抉择。

  “可惜了,还是没看到那小子出手啊……”

  备War Zone 的高台之上,宁之垣嘴角也不由浮现一丝欣慰笑容,随即想到了什么,又不禁遗憾的自语道。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众人看着独自站在擂台上,兀自沐浴着万人欢呼光环的赵克一,在兴奋过后也是撇嘴。

  “这老赵,还没到颁奖ceremony 呢,就舍不得下来了。”

  岳大侃酸溜溜的说道。

  他们都是peak genius ,自然知道开九窍意味着什么。

  赵克一值得此时的荣耀,但并不妨碍他们鄙视赵克一的虚荣。

  “啊,你们拿到了一千万要做什么!”

  上官汀激动的呼喊让众人startled 。

  “卧槽,差点忘记了冠军队伍每人有一千万的奖金,hahahaha ……”

  于是岳大侃and the others 又兴奋了起来。

  Shen Qian 在一旁也是失笑。

  这一届Nine Heavens 杯的冠军奖励,手笔之大也是历史之最。

  冠军队伍正式队员的个人奖金从三百万直接提升到一千万,替补队员也有五百万,还不包含灵能武器、Secret Realm 资格等诸多奖励。

  学校和背后相应的机构肯定也不会吝啬,可以说赢这一场,比普通高校武科生四年加起来的收获还多。

  当然,五几百万对于如今的Shen Qian 已经没多少意义了,这也是他懒得再去占一个正式队员坑位的原因之一。

  主场馆内的欢呼再继续,但突然,某一处好像爆发了骚乱。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引得不少人愕然,怎么这个时候还有人在闹事?
  许多人好奇的直起身来探头一看,随即惊愕更甚。

  “咦,那好像是Northern Martial 学生的区域啊?”

  “还真是……我靠,难道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了他们?”

  “也不对啊,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为什么要起内讧!”

  在各色议论之中,很快就有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降临了那片区域。

  躁动渐渐平息,但Northern Martial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引起了无数人的探究。

  “如此作派,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就是,堂堂四大校之首,难道这点风度都没有?”

  江中军武的众人也是严肃的指摘了几句,但其中有多少是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就不确定了。

  赵克一终于回到了休息室,众人简单哄笑几句之后,赵克一便一脸mysterious 的说道:“你们知道Northern Martial 的学生为什么会打架吗?”

  “你知道?”Shen Qian strangely said 。

  “嘿,我刚才不是在擂台上吗,骚乱的区域又比较近,我凑过去的时候听到了一些。”

  赵克一chuckled 道,“Northern Martial 的学生都在怒骂王朔,认为完全是因为他Northern Martial 才错失了冠军,两边学生吵得很凶,后来就动起手来了……”

  “你等等!”耿千秋迷惑的说道,“你刚才说Northern Martial 学生都是骂王朔的,那怎么还能分成两边呢?”

  “因为有一边认为王朔完全是出于ignorant 的自负,才会让江中军武捡了漏,另一边就骂他们是放屁,王朔分明就是怕丢脸,他有个毛的实力……”

  赵克一laughed heartily 道。

  众人听得也是啼笑皆非,不管怎样,王朔在Northern Martial 乃至在整个华夏的声名都将降至冰点。

  正在这时,外界又起了一阵骚乱,还伴随着不少惊呼。

  察觉到异样的众人都是迷惑的转身,总impossible 又打起来了吧?

  当众人回头看去,就一眼看到了那个负手站在擂台上的青年,他面沉似水,身上却好似有压抑不住的狂暴气息在苏醒。

  “Northern Martial 王朔,请战江中军武Shen Qian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