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4

  第304章 Mountain And Sea 王朔
  Northern Martial ,王朔。

  这个在一分钟之前跌落云端的名字,此刻响彻在主场馆之内。

  所有人都是惊愕的停住,少部分已经开始退场的观众一听还有这种热闹可以看,立马又倒了回来重新坐了下去。

  而网上那正刷着无数“666”和江中军武专属图标的弹幕也是为之一滞,随即被大量的问号所充斥。

  王朔竟然要挑战Shen Qian !
  谁也didn’t expect 当Nine Heavens 杯已经进入尾声,竟然出现了这意外的一幕。

  Northern Martial 痛失冠军,Ding Yi 口中拒不上场的王朔瞬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而显然,这就是他回应的某种方式。

  但谁也didn’t expect ,他选择挑战的目标,却是另一个在不久前还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人物。

  “他如果想证明自己,为什么不直接挑战赵克一?”

  “对啊,看不懂……”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他真的打不过,赵克一连Ding Yi 那么恐怖的一剑都接下了,我刚才听我们导师说,赵克一已经足以和Mountain And Sea 较量一番!”

  “卧槽,如果是这样就说得通了,Shen Qian 为什么会在替补席,也许真没那么多理由,就是因为赵克一的存在。”

  “嗯,王朔或许也是看穿了这一点,才想在Shen Qian 身上找回场子?”

  各种各样的揣测和议论,并不影响众人重新兴奋起来的心情。

  Shen Qian 是曾经的全国武状元,而王朔在赵克一出现之前又是公认的华夏新生Number One Person 。

  这一战就算没有之前精彩,但怎么着应该都还是在水准之上的吧?

  更重要的是,由于之前的种种诡异迹象,网上已经有很多现身说法的传言,Shen Qian 并非真的陨落。

  就连知晓一些内情的江中军武的学生们,其实内心也是不确定的。

  但或许此刻,答案就将揭晓。

  “其实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怪异的地方?”

  也有极少部分细心的现场观众咽了口唾沫。

  “什么?”

  “刚才王朔说话的时候,擂台上的扩音分明已经关掉了,但他的声音却压过了全场,清晰可闻……”

  周围的人都是startled ,随即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impossible 吧,你是不是看错了?”

  大家都是不太相信,这主场馆内何止上万平方米,又是数十万人的嘈杂声音混在一起,要盖过所有人的声音,那得是何等realm ?
  况且此刻在主办方的默许下,擂台上的扩音音响已经重新亮起了rays of light ,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也就无从考究了。

  不管众人如何议论,那置于高台之上负手而立的青年,在高喝出声之后便是静静等待。

  但擂台的另一侧,却迟迟没有动静。

  “Shen Qian 好像不打算应战啊……”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的灯光还亮着,分明还有人存在,但却无人回应,众人忍不住产生了这种猜测。

  “也是,要是我也不会应战,反正江中军武赢了,声名受损的又不是Shen Qian ,呃,或者说Shen Qian 的声名早就受损了……”

  “嗯,假设Shen Qian 是真的陨落,的确没必要再出来,凡事留一线,还能保持一些mysterious 感。”

  “是啊,待来日万一重回Peak 再横空出世,一样能把失去的夺回来,Shen Qian 毕竟还是七星Alchemy Sect 师……”

  “嘿,王朔这就属于典型的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了,输不起啊!”

  胜者为王。

  当江中军武成为了Nine Heavens 杯的冠军,即便Shen Qian 看似没有在其中发挥任何作用,但众人也会对他表现出更大的宽容。

  相较而言,王朔在弹幕之中就变成了一個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的clown 。

  便是主场馆内,此刻也有人发出了不少毫不掩饰的嘲笑声音。

  “闭嘴!”

  王朔感知何等灵敏,自然能听见那无数刺耳的言语,脸色早已阴沉到了极致的他,终究是忍不住出声冷笑。

  “一群废物,也配对我品头论足?”

  在扩音的作用之下,这冷冷的话语瞬间便传遍全场。

  短暂的一滞之后,全场哗然。

  “王朔,你以为你是谁!”

  “若不是因为你,Northern Martial 怎么会败?”

  “刚才躲在台下不敢出来,现在倒是声音大了,笑死!”

  即便很多原本持中立态度的人此时都是皱眉,更遑论那些本就因为王朔的行径而心生不满的人。

  “he he he ……”

  面对着千夫所指,王朔却反而笑得更灿烂了。

  Heaven and Earth 有风起。

  王朔的身形,便也随着那不知何处而来的微风缓缓飘荡而上,little by little 的离地而起。

  这一幕让得许多人暂时都忘记了言语,主场馆内逐渐变得寂然。

  其实在之前Nine Heavens 杯的赛场上,岳大侃对阵谭凯飞的时候,也曾经短暂的离地而起,但即便是外行人也知道,岳大侃当时其实耗费了很大的力气。

  ……毕竟他额头的青筋骗不了人。

  但此时的王朔,显然不是在逞强。

  因为随着风越来越大,他早已飘荡到了数十米的半空,和当时岳大侃勉强定在一米的地方有着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这是真正的御空!
  而它,在过往绝大部分人的认知之中,属于Mountain And Sea 的专属。

  难道……

  在无数人心头浮现骇然猜测的时候,一股好似自凛冽之中苏醒的狂霸无边的imposing manner ,骤然从王朔身上散发而出,横扫全场。

  许多观众都在猝不及防之下被那劲风吹得东倒西歪,直到边界的防护Formation 重新启动才稳住了身形。

  而王朔在无尽狂风之中凌空而立,他满头长发飞舞,脸上尽是张狂之色。

  他睥睨的眼神扫过全场,扫过那一张张错愕和惊骇的脸颊,随即嘴角展露讥讽。

  “如我所言,你们……有何资格评价我!”

  “trifling Nine Heavens 杯冠军,真以为我王朔看得上眼?”

  “有我一日,Northern Martial 不衰!”

  bang!
  随着那话语高昂的尾音,王朔身上的imposing manner 再涨,好似终于breakthrough 了某个临界点,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Spiritual Qi 随之震动,在王朔身周形成了一道绚烂的Spiritual Qi 风暴,围绕着他旋转飞舞。

  “Spiritual Qi 共振,Mountain And Sea 之境!”

  终于有powerhouse 身躯一震,惊呼出声。

  hua!
  从未有过的巨大喧哗席卷全场,直播间也被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弹幕刷屏。

  其实即便不用那powerhouse 提醒,所有人也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在Martial Artist 阶段,元气几乎不能离体,更别说借助外力了。

  而Mountain And Sea Realm 的Martial Artist ,则可以轻易操控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Spiritual Qi ,御空也是如此原理。

  王朔竟然是Mountain And Sea !
  这对众人所造成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曹谦现场寻道,赵克一半步Mountain And Sea ,Ding Yi 引动Nine Heavens 之雷……这些对于观众们来说,已经是unimaginable 的场面了。

  在今日之前,谁敢想到,一场只是高校新生参与的Nine Heavens 杯,竟然成为了一场颠覆认知的盛宴。

  这些人,全都只是eighteen-nineteen 岁啊!
  而如今,更是直接冒出了一个Mountain And Sea ……

  别说二十岁,就算是三十岁的Mountain And Sea ,在现实生活之中也属于神话,等闲根本没人会相信这样的存在。

  “Mountain And Sea ?”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原本正和Shen Qian 开玩笑的众人也是愣住了,露出了复杂神色。

  唯有Shen Qian 眼睛一眯。

  御空,操控Spiritual Qi ……这些他其实也能做到。

  但他不是Mountain And Sea 。

  同理,王朔到底是不是Mountain And Sea 还有待考证,但不可否认的是,Shen Qian 还是受到了一些震动。

  就算王朔不是真的Mountain And Sea ,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对方的battle strength 绝对已经达到了Mountain And Sea 的层次。

  回想两三个月之前,Shen Qian 在Northern Martial 和对方曾有过一次短暂的交锋,那时候的王朔真实realm 可能只是高Martial Artist 出头,但battle strength 已经和高Martial Artist 后期持平。

  如今三个月过去,对方实力再度暴涨,在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王朔毕竟是顶级王侯燕山公的final disciple ,又声名在外,最重要的一个点是……

  在Nine Heavens 杯举行之前,Northern Martial 曾经组织过一次外出历练,而且是进了某道“门”。

  Ding Yi 的际遇多半就是那时候诞生的,那王朔呢?
  他不相信以王朔远超Ding Yi 的气运和实力,会半点好处都没获得。

  不管王朔走过怎样的路,此时,他的rays of light 确实耀眼无比,至少那些刚才出言讥讽他的人,此刻都呐呐无言。

  而Northern Martial 那些对王朔有意见的学生们也都沉默了。

  “有我一日,Northern Martial 不衰!”

  王朔这句话狂吗?
  狂到无边。

  但又没人能否认其中的真实性。

  当王朔顶着Mountain And Sea 之名成为了Northern Martial 的金字招牌,从某种意义来说,确实不比捧起一个高校杯的冠军差。

  虽然里面somewhat 偷换概念的嫌疑,但无人可质疑。

  “Shen Qian ,可敢与我一战?”

  站于半空long hair flying upwards 的王朔再次将锐利的目光投向了江中军武的休息室,紧接着,又冷冷吐出了四个字。

  “生死不论!”

  全场有无数惊呼响起。

  生死不论?

  这是何等的仇怨和执念,才能驱使王朔说出这四个字。

  但对方Mountain And Sea 的imposing manner 兀自碾压全场,又没人觉得王朔是疯了。

  只是压力,无形之中好像全部倾注到了江中军武。

  “Shen Qian ,别冲动……”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都是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担心的looked towards 了Shen Qian ,生怕Shen Qian 经不住刺激真的应战。

  无论他们对于Shen Qian 有何等信心,面对一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会忍不住忐忑。

  “放心,我又不傻。”

  Shen Qian indifferently smiled ,随后frowned ,“我只是有点纠结……”

  “纠结什么?”

  唯有程青青知道Shen Qian impossible 是畏惧,不由said curiously 。

  “有些人就像是你生命里的一个符号,当你回首那些过往,会忍不住怀疑那是不是大梦一场,若要就此斩断,总是有些感慨的……”

  Shen Qian muttered 。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Shen Qian 怎么突然变成了一个文艺青年。

  程青青倒是looked thoughtful ,她隐晦的捏了捏Shen Qian 的手,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去吧……你的路,可还远着哩。”

  “Shen Qian ,你从未与我正面一战,难道今日你还要逃避?”

  正在此时,王朔讥讽的声音再次响彻全场,“Jing City Marquis 一生威名赫赫,怎么会收了你这样的Disciple ?”

  嘶!
  全场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没几个人敢轻易接话,毕竟王朔所言已经多少有点影射王侯的意思。

  “还真是要将我逼到墙角才死心啊。”

  Shen Qian 轻叹一声,摆手道:“看来是不上也得上了。”

  “Shen Qian ……”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也是无语,再没有劝阻Shen Qian 的理由。

  他们不知道王朔的言语为什么会如此不顾后果,不管今日Shen Qian 是否应战,这等于将两人的退路都截断了。

  “我去去就回。”

  Shen Qian 话音落,人已经消失在了休息室之内。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startled 之后,都是赶紧转身,将目光投向了擂台之上。

  而那里,一道熟悉的背影已经瞬间跨越了百米间隔,正缓缓的拾阶而上。

  “Shen Qian !”

  “真是Shen Qian ,他出来了……”

  “废话,这要还能忍以后不用混了!”

  全场的气氛重新被点燃,无数人subconsciously 站起身来,目光紧紧盯着台上的两人。

  而在Shen Qian 出现的一瞬间,居高临下的王朔便已经用目光锁定了他,那其中是汹涌的fighting intent ,以及一丝毫不避讳的killing intent 。

  “Shen Qian ……”

  两人一高一低,就这么对视着。

  无形的风暴在酝酿。

  天空不知何时重新暗沉了下来,却是天气system 还没来得及合拢的死寂云空,不知何时,又已经是乌云汇聚。

  Shen Qian 不知道是不是有宿命的说法。

  但当他抬头看着那位于半空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的青年,确实有些异样的感觉。

  王朔有一点没说错。

  两人的恩怨从半年多前而起,但两人,却从来没有正面交过手。

  即便在Northern Martial 那一次,Shen Qian 也因为重重顾虑不得不隐藏自己。

  Shen Qian 的目光没有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但他恍若也能感觉到,那无数怜悯和叹息的眼神。

  是的,面对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的王朔,没有人认为Shen Qian 有半点生机,更别提胜率了。

  这一刻Shen Qian 突然有点理解王朔的lost self-control 了。

  因为也同样……

  没有人可以评判他。

  bang!
  好似远Ancient Fiendgod 撕开了混沌,突然展露于世间,一股直冲云霄的惊天imposing manner 自Shen Qian 身上爆发开来,震得Heaven and Earth 簌簌作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