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5

  第305章 梦幻Shen Qian (万字)

  时隔半年,Shen Qian 再一次站在了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的风暴中心。

  但他发现,this time 他的心态已经completely different 。

  他不再激动于被无数人关注,也不再愤慨于所有的风言风语。

  他不需要再去证明什么。

  他站在这里,只是因为他想站在这里。

  bang!
  恍若远古沉眠的giant beast 突然惊醒,漫天风云开始震荡,Shen Qian 身上骤然升腾的imposing manner ,冲散了所有声音,所有人只能惊愕的看着那立于擂台上的青年。

  又一股Spiritual Qi 风暴瞬间成形,在Shen Qian 的背后肆掠咆哮,上千平米的擂台被无形的势分割,碰撞之中诞生了无数火光。

  Spiritual Qi 共振!

  又是Spiritual Qi 共振!

  this time 不用谁来提醒,整个主场馆内已经沸腾。

  “Mountain And Sea !”

  “Shen Qian 也是Mountain And Sea !”

  “卧了个大槽……”

  震耳欲聋的惊呼声鼎沸全场,如同一场风暴,很快就肆掠了主场馆内外。

  当王朔以Mountain And Sea 之姿凌驾半空挑衅Shen Qian ,谁也没料到最终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谁他妈说Shen Qian 天才陨落的……陨落成了Mountain And Sea ?”

  之前外界对于Shen Qian 的所有质疑,所有苛责,在顷刻间便化为了乌有。

  取而代之的,是让所有人更难以接受的惊骇。

  当所有人都在为这一届Nine Heavens 杯质量之高、天才之多而感慨的时候,两个坐在替补席上的少年蓦然起身,再次用旷世的realm 震惊了所有人。

  这Nine Heavens 杯,到底是什么?
  “Shen Qian 是七星Alchemy Sect 师,现在又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他才只有十八岁啊,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离谱,网剧也不敢这么扯啊!”

  “不然人家怎么能成为全国武状元呢?”

  这时候,Shen Qian 原本被无数人非议的头衔,又好似成为了他惊艳世间的理由。

  无论再如何疯狂,当排除做梦的probability 的时候,擂台上各占一边的两人,以及那风云际会的天空,就定格成了所有人终生难忘的画卷。

  两個十八岁的少年,两个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这是何等Legendary 而又旷世的对决!
  直播间内的观看人数,几乎是瞬间就breakthrough 了四亿,其中包含了不少国外的IP地址,并且这个数字还在直线上升,号称永不卡顿的官方直播间已经开始掉帧。

  ……

  远在千里外的Jing City 。

  此刻所有人都涌上了街头,在转播的大屏幕下cheering excitedly 。

  他们somewhat 遗憾于此时不在现场,满脸的骄傲不知该向谁炫耀。

  虽然王朔由于种种原因在Jing City 已经很少有人提及,但不可否认的是,此时屏幕上那两个不可一世的少年,却都是从这座边陲小城走出去的Legendary 。

  city wall 之上,柴皓天愣怔的看着大屏幕上,恍惚间,记忆之中那个略显inexperienced youth ,和此时意气飞扬却又不失沉稳的青年的面容重合在了一起。

  他还记得自己曾对少年说过,他甘愿将City Lord 之位拱手相让,助Shen Qian 快速成就Mountain And Sea 。

  可那时的少年对于看似唾手可得的Mountain And Sea 之境却是没太多兴趣。

  他以为是Shen Qian 年少自负,不识Martial Arts 之艰难。

  此刻……他的脸有点疼。

  这才过去多久?

  就算他倾尽一切培养Shen Qian ,按照他的计划,最快也要三到五年才有可能帮助Shen Qian 登上City Lord 之位。

  而Shen Qian ,用实际行动向他证明,trifling City Lord 之位,不要也罢!
  在震撼过后,柴皓天回头看了看禁区之外,越加肆掠的风雪,好似在昭示着什么。

  隐忧再一次浮现至柴皓天心头,他想了想,招手叫来了旁边等候的侍卫长。

  “准备一点礼物,持我请柬再去一次北城,邀请Shen Qian 的父母来City Lord’s Mansion 做客……算了,不用了,我亲自去!”

  ……

  “得,之前一切都成无用功了,最后大家记住的依旧是这两个逼……”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岳大侃捶胸顿足,显得很是懊恼,但他脸上却写满了掩饰不住的激动。

  其余人也是心情复杂。

  他们大抵是最容易接受Shen Qian 是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的人。

  大概也只有这样,才更符合他们心目之中的预期。

  “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那就是两人……谁更强?”

  叶世聪muttered 。

  即便他们对着Shen Qian 从来都有无穷的信心,但到了Mountain And Sea 这种对他们来说完全陌生的层次,哪怕是赵克一也不敢轻易下结论。

  同样的疑问不止回荡在众人心间,此刻所有线上线下的观众也都禁不住开始猜测。

  一个是少年成名的天才,曾在全国Martial Arts 交流tournament 少年杯之中大放异彩,三十六行省之中real value 最高的北都武状元,顶级王侯燕山公的final disciple 。

  另一个是横空出世的超级黑马,尘封十年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震惊全国、前无古人的全国武状元,单单这五个字,便胜过一切丰富的履历。

  而Shen Qian ,也拜入了Legendary 王侯Jing City Marquis 的门下。

  两人来自同一个地方,却走了completely different 的道路。

  这一刻,随着临时加班的主持人的介绍,所有人都对两人有了更加清晰直观的认知。

  而网上一些八卦也重新被翻了出来,这时候许多人才幡然醒悟,两人在过往必然有着某种特殊的恩怨纠葛。

  天空的乌云翻滚涌动,也好似在昭示着什么。

  当Shen Qian 踏空而上,展露恐怖imposing manner ,王朔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似是意外又似是释然,还带有一些兴奋。

  “Shen Qian ,你还真是从来will not 让人失望啊……”

  王朔低头俯视着Shen Qian ,声音极轻,但全场都清晰可闻,“那次在Northern Martial ,你果然隐藏了实力。”

  Shen Qian laughed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可是有一点你不知道。”

  “什么?”

  王朔startled 。

  “我当时的眼里,看到的可不是你啊。”

  Shen Qian 摇摇头,不知何时,他手中多了一个square-shaped 的布袋。

  “什么意思?”王朔皱眉。

  “王朔,其实从某种意义而言,你比我要幸运得多。”

  Shen Qian 一边缓缓解开布袋,一边淡said with a smile ,“我知道你很自负,但你内心始终是有危机感的,从我出现在你的视野以后,无论你承认或是不承认……”

  “你一直在关注我。”

  “你一边在内心不屑我,但你又不得不绷紧了那根弦,时刻担心被我超过,甚至你在惧怕,惧怕和我交手的这一天的到来。”

  Shen Qian 终于解开了布袋,露出了一个散发着微光的black 盒子。

  “talk nonsense !”王朔eyes slightly shrink ,但脸上兀自冷笑,“我会怕你?”

  “不是吗?”

  Shen Qian 抬头,直视着王朔,嘴角是渐渐扩散的讥讽。

  “第一次在Northern Martial ,你宁愿躲在天台看戏,甚至要将我的护卫绑架,才敢让那所谓的张哲来找我麻烦。”

  “第二次,若不是你那Fifth Senior Brother 聂寒在场,你有恃无恐,又怎敢与我交手?”

  “而如今,当伱有了Mountain And Sea battle strength ,你才真正有了底气,你觉得你impossible 再输。”

  “承认吧,你的内心一直在害怕,你害怕我们初见之时的场景会再度上演,我的巴掌会再一次扇到你的脸上。”

  “所以从来都不是我在逃避你,而是……你在逃避我!”

  Shen Qian 一番淡淡的话语,却好似重鼓一般敲在了王朔心头。

  王朔的脸色阴沉似水,额头青筋毕露,在沉默数秒之后,王朔又忽的平静下来。

  “我承认当初那一巴掌确实是我的梦魇,甚至是我数次breakthrough 之时的Heart Demon ,但我得谢谢你,Shen Qian ,若不是你那一巴掌打醒了我,我又怎会在短短时日到达如今的realm ?”

  王朔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喃喃自语。

  “Shen Qian ,Martial Arts 路漫漫,若没有一个强劲的对手一路相伴,岂不是太寂寞了,幸好,你也没有闲着,否则我还真怕你今天连跟我交手的资格都没有……”

  Shen Qian 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王朔,大抵是didn’t expect 对方的心境超出了自己的预期,但他随即释然。

  王朔若连这点心境都没有,又拿什么走到this step ?
  只是……

  “你还是没听明白我的话。”Shen Qian 摇头。

  “何意?”王朔眉头一挑。

  “我说了你比我幸运,你至少还有一个可以竞逐的目标,而我啊,常常举目四顾,却是一片空空荡荡,我只能抬头看呢……”

  Shen Qian 说着,将手中的black wooden box 轻轻放到了地上。

  那雕刻着一些mysterious 图纹的wooden box 终于完整的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大屏幕上,也出现了清晰的特写。

  “那是什么?”

  无数人为之startled 。

  但在场有见识之人终归不是少数,很快就有人认出了这wooden box 。

  “葬神棺!”

  “那是葬神棺!”

  惊哗四起。

  “什么是葬神棺?”

  “雕大的出来解释一下啊……”

  也有更多人发出了疑问。

  “葬神棺,顾名思义,专门用来埋葬超凡的尸骨,Aiya ,通俗一点说,那就是Mountain And Sea 的骨灰盒……”

  程青青摆摆手,解释道。

  “卧槽!”

  “Shen Qian 这是真的要跟对方玩命啊……”

  岳大侃and the others 都是震惊。

  王朔的“生死不论”还有一定几率属于口嗨,但Shen Qian 竟然直接拿出了一个葬神棺,而且看情况分明是早有准备。

  这摆明了是irreconcilable 的意思。

  而线上线下,在一些Martial Arts Bai Xiaosheng 的解释下,很多人都已经明白了葬神棺的用途。

  震撼和惊愕,充斥在所有人的心头。

  从Shen Qian 放下葬神棺的那一刻起,等同于无形之中截断了两人的退路。

  Shen Qian 连骨灰盒都替他准备好了,王朔又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等羞辱?
  再受Shen Qian 那虽风轻云淡却处处透着轻视的话语刺激,王朔的脸色再一次绷不住了。

  “呵,好一个Shen Qian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狂妄至此!”

  王朔coldly said 。

  roar!
  Heaven and Earth 忽现dragon roar ,在无数人被震得dizzy and eyes blurred 的时候,王朔身上已经是golden light 大盛。

  片片golden 的鳞甲眨眼就覆盖了他的身体,他的双眸变成了毫无感情的竖瞳,更有犄角自他的额头延伸而出。

  wind and rain 大作之中,化身龙形的王朔凌驾半空,仿佛就是这方Heaven and Earth 的Sovereign 。

  上古六星martial skill ,dragon roar 变!

  王朔曾经施展过this move 。

  但相比上次,已经臻至Perfection 。

  他的imposing manner 再次大涨,身周肆掠的Spiritual Qi 风暴扩散而出,瞬间将猝不及防的Shen Qian 压到了角落。

  在全场惊呼之中,Shen Qian 也是有些意外。

  王朔的进步速度比他预想的还要快。

  只从此刻判断,王朔的battle strength 值绝对越过了一万二的门槛,这甚至已经不是初入Mountain And Sea 的实力了,最起码也在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之上。

  “Shen Qian ,这是我send you off 的最高礼节……不过别急,还没结束呢!”

  王朔俯视着那被挤压在擂台边缘的少年,冰冷的目光之中隐含着一丝快意。

  bang!
  随着王朔话音落,他身上又起了变化。

  七颗星辰在他全身各处亮起,隐隐连成了一个勺状,Heaven and Earth 黯淡下来,好似所有光辉都被那七颗耀眼的星辰尽数掠夺而去。

  与此同时,王朔那本已被dragon scales 覆盖的躯体陡然膨胀起来,眨眼间便化作了两米多高,他全身浮现古老纹路,恍若Demon God 再世。

  他的气机,再次暴涨。

  “七窍!”

  “Big Dipper immortal physique !”

  数道震撼的惊呼,再次盖过了全场。

  Shen Qian 眼睛一眯。

  显然,这也是某种强大的武Dao Body 。

  虽然并不归属于最罕见的十种Perfection 体,甚至远远不如赵克一所展露的“九极Saint Physique ”,但……

  从王朔凛冽而又清醒的眼神,以及对方身周萦绕的勃而不发的terrifying aura 来看,王朔,已经能完全掌控它。

  或许长远来看,这“Big Dipper immortal physique ”不如“九极Saint Physique ”,但仅从目前的battle strength 增幅去看,王朔将远远强于赵克一。

  这一刻,从王朔那张扬于半空不可一世的姿态之中,Shen Qian 忽然意识到王朔要做什么了。

  就如同王朔毫不避讳的承认那般,Shen Qian ,已经成了他Martial Arts 路上的一道阴影。

  而他今日,就要彻底抹去这阴影。

  Shen Qian 将在这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风云际会的时刻,被他彻底踩在脚下。

  在他一扫Heart Demon 、成就华夏同龄Number One Person 的时候,他凝聚了无数气运的Martial Arts 路,也将进入一个新的征程。

  Shen Qian ,无疑就是那唯一的垫脚石。

  为此,王朔不惜直接展现碾压姿态,这不是所谓的最高礼节,这就是赤果果的要让Shen Qian 绝望,也是为了告诉所有人。

  他王朔绝对有看不上Nine Heavens 杯的资格!
  而好似,这依旧不是结束……

  已经立在擂台边缘看似岌岌可危的Shen Qian 若有所感的抬头看去。

  风云撕裂,高空Big Dipper Turns and Stars Move ,就在那无尽风暴之中,似有一片看不到边际的完全由星辰组成的汪洋大海降临,其中迷雾笼罩,至高的威势让所有人身心战栗。

  轰隆隆!
  虚空撕裂,一条大道illusory shadow 投射到了王朔头顶。

  道高two zhang ,其上有星辰生灭,循环不休。

  “大道projection !”

  百分之九十九的Martial Artist 都没有见过这种景象,一时间都是心旌摇曳。

  Shen Qian all around 的Spiritual Qi 风暴已经被压缩到了极小范围,就好似狂风之中摇曳的蜡烛,随时都会熄灭。

  随着王朔双臂展开,这方Heaven and Earth 便彻底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他。

  “他是怎么做到的?”

  Shen Qian 心头也是出现了震动。

  王朔impossible 也有一个system ,所以对方必然是真的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而不是像他之前猜测的那般,只是battle strength 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

  可是……时间不对。

  王朔怎会有如此之多的时间,在踏入Mountain And Sea 的同时还修出了强大的武Dao Body ,甚至将一门Ancient Martial 技cultivated to Perfection 。

  而且,王朔那大道已经凝出了一层Dao Mark ,那是genuine 的Mountain And Sea First Heavenly Layer 的realm 。

  从星辰幻象来看,虽然不知具体,但对方走的竟还是battle strength 最强大的天之一道!
  无论Shen Qian 作何感想,此时主场馆内外,在场的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都是真的被惊到了。

  “武Dao Body 加上大道projection ,王朔battle strength 已经超越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

  “小小年纪,terrifying 如斯……”

  “十八岁已经可斩杀等闲Mountain And Sea ,惊才绝艳,惊才绝艳啊,九王再世大抵也merely this 。”

  “可惜了这Shen Qian ,本应是一时瑜亮,奈何两人竟是宿敌!”

  带有复杂意味的叹息自各处响起。

  “天哪,观众朋友们,我刚刚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在刚刚启用的实时battle strength 监测之中,王朔的实时battle strength 已经超过了一万三千点……”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我这样告诉大家,正常初入Mountain And Sea 的Martial Artist ,battle strength 绝对不会超过一万一千点!”

  主持人略带颤抖的播报声音传遍全场,惊醒了无数呆滞的观众。

  他们只能看到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却根本不明白王朔身上的种种变化意味着什么,此时才终于有了直观概念。

  “……不是初入Mountain And Sea ?”

  “王朔这强的也太离谱了吧!”

  “也就是说,Shen Qian 就算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也没用了?”

  哗然之中,也有许多人意识到了什么,将目光转向了站在擂台角落的那青年。

  狂风猎猎之中,Shen Qian 的衣衫飞舞,他的面目依旧平静,但与站在高空好似Demon God 降世一般的王朔相比,他的身形此刻看起来却是如此单薄。

  “Shen Qian ……”

  江中军武休息室内,所有人都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但此时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哪怕是程青青似乎也没有出手的打算,只是沉默的站在落地窗边,凝视着擂台上的景象。

  星辰环绕,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之中,王朔立于半空,高大的身躯上有着流光阵阵,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Shen Qian ,一开口,便Heaven and Earth 战栗。

  “Shen Qian ,如今的你……拿什么和我比!”

  漠然的质问背后,是无尽的自信。

  王朔的目光甚至都already not in Shen Qian 身上,他看到了极远处的璀璨Star River ,看到了infinite and vast 深远的Heaven and Earth ,他背后的道开始生根发芽。

  这一刻,王朔意气神都达到了Peak ,他随意的舒展着肢体。

  那背后的大道projection ,便也在无形之中又增长了几分。

  高空之中有无形的目光投射过来,却也为之惊叹。

  在王朔以惊世之姿震慑世人的时候,立在擂台边缘的Shen Qian 却好似发了一会呆,亦或是也被王朔所震慑,好一会,他才缓缓抬起头来。

  “可惜了。”

  Shen Qian 吐出了三个字,脸上有些感慨。

  所有人都以为他在说自己,但Shen Qian 却从虚无之中摸出了a saber 。

  那是完全封在black 刀鞘里的一把长刀。

  随即Shen Qian 动了。

  他就这般踩着空气,拾阶而上。

  随着他的动作,他all around 原本被压缩成了一团的Spiritual Qi 风暴开始扩散,以一种缓慢而又坚定的速度推开了所有压迫。

  他每走一步,Heaven and Earth 便恢复一分清明。

  当他终于在王朔略带错愕的眼神之中踏上半空的时候,Heaven and Earth 重新变成了分割之势。

  一切都是那么的平淡和自然,没有任何的幻象,没有任何的绚丽。

  就好像……当他走上去的时候就本该如此。

  主场馆内的声音在消失,所有人都有些发怔。

  王朔占据的左侧Heaven and Earth ,是wind and rain 环绕,星辰闪烁,恍若灭世之景,而Shen Qian 所在的右边Heaven and Earth ,却是平静如斯,bright sun and a gentle breeze 。

  如此诡异而又鲜明的对比,却好似浓墨重彩的一笔,划过了无数人的心头。

  那些本来出言评论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更是stared wide-eyed 。

  只有他们能最快的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

  可是他们不理解。

  他们不理解为什么Shen Qian 可以如此风轻云淡。

  甚至连大道projection 都没有出现。

  还有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不理解。

  就算是主持人想说点什么也无从说起。

  也就在这时,Shen Qian 出刀了。

  他little by little 的抽出了长刀。

  那是azure 的刀身,上面有着道道red 纹路,隐隐组成了河流的模样,刀背上又雕刻有28 Constellations 星辰,every delicate hair was completely shown 。

  Shen Qian 抽刀的动作很慢,慢到所有人都能看清那长刀的美丽。

  “王朔,既然如此,那我就当你已经准备好了。”

  Shen Qian 忽的开口,说出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王朔在短暂的错愕之后,脸上刚刚浮现冷笑,next moment ,他的笑容凝固。

  在西方的创世传说之中,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而在东方,盘古在混沌之中劈开Heaven and Earth ,rays of light 撕裂了黑暗,从此有了初始。

  而此时,瞳孔急剧收缩的王朔也看到了一抹光。

  或者说,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抹光。

  那耀眼的,吞噬了一切感知的光。

  光存在的时间很短,但眼不能视物,耳不能听声,仅仅只是数秒的时间,在现场很多人的认知之中,也好似是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当众人终于重新将感官回到现实,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的目光,全都immediately 投向了擂台中心的半空。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出现了一道超过hundred zhang 的巨大blade glow ,那轨迹是如此清晰,好似一道凝固的风景画,深深刻印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但很快,那blade glow 开始以一种虚幻的模样消散。

  这时很多人才意识到,原来他们看到的只是残影。

  Heaven and Earth unconsciously 已经恢复了清明。

  除了依旧涌动的风云,那星辰大海和虚空裂缝都已经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再没有分割,再没有所谓的星辰和wind and rain ,只剩下半空两道静静伫立的silhouette 。

  王朔身上覆盖的dragon scales 早已消失,他的身形也已经恢复到了正常大小。

  但他的姿态却很奇怪,他的腰背弓起,双手虚张在前,好似在抵挡着什么。

  他嘴角残余的冷笑似还未消散,脸上的表情却因为急于表达什么而扭曲成了一个奇怪的弧度。

  而对面的Shen Qian 依旧静静的站立着,手中的长刀已经重新入鞘,一如他刚刚走上来的姿态。

  就好像刚才拔刀的动作,只是众人脑海里的一场幻觉。

  寂静。

  无数人的茫然和愕然所组成的寂静,好似瘟疫一般蔓延了全场。

  就连官方直播间也变得冷清了下来,偶有几个奇怪的字幕符号飘过了屏幕,似是不小心被人触碰才发出来的无意义弹幕。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巨大的疑问占据了所有人的心头。

  但他们又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好像生怕因为自己的嘈杂而打破了什么。

  第一个开口的,却是王朔。

  他保持着那怪异的姿态,脸上的表情在几经扭曲之后终于平复,但他的眼神却极其复杂。

  其中有深深的困惑,有一分好奇,两分恐惧,和七分难以置信的surprised and angry 。

  “我……”

  他的声音艰涩,停顿了好一会才继续道,“明明挡住了。”

  挡住了什么?
  所有人都急于想知道后续,但王朔却失去了言语。

  正在众人疑惑的时候,伴随着令人牙酸的撕裂声音,王朔的身躯上,骤然出现了一条线。

  那初始只是一条极细的线,却以恐怖的速度瞬间蔓延了王朔的整个上半身,自左肩到右腰。

  随即……

  Pu chi!

  泛着pale-gold 的血液迸射,王朔的身躯裂开,甚至能隐隐看到其中的skeleton 器官,他的气息瞬间衰弱到了极点。

  再也支撑不住的王朔,好似破败的玩偶一般,自半空跌落。

  砰!
  鲜血四溅之中,王朔的身躯重重砸在了擂台上。

  巨大的跌落声响,终于惊醒了无数呆滞之中的观众。

  hua!
  好像陨落穿透了大海,那惊天般的喧哗穿云裂石,很多人一时间竟无法有效的组织语言。

  顷刻之间,两人便位置互换。

  Shen Qian 凌于半空,而王朔,则躺在地底。

  “这是假的,一定是假的,我不信!”

  “不是说王朔至少可以匹敌Mountain And Sea Second Heavenly Layer 的powerhouse 吗?”

  “一刀,一刀啊……开什么玩笑?”

  “难道说王朔只是个空架子?”

  “滚你的蛋吧,大道illusory shadow 都出来了,你跟我说空架子?”

  众人疯狂的争吵着,但他们其实不是为了说服对方,只是想宣泄心目之中那无可言说的震惊。

  至于在场的Mountain And Sea 以上的Martial Artist ,也都集体沉默了。

  他们更多是在回想,倘若自己处在王朔那个位置,面对这startling heaven and earth, ghosts and gods weeping 的一刀,又该如何抵挡?
  或者说换一个说法……怎么抵挡?

  宁之垣手扶栏杆,脸色倒还算平静,只是当他终于松开那栏杆的时候,却见那原本有拳头粗细的围栏,已经变成了一根针。

  “如此实力,Nine Heavens 之大,又有何处不可去?”

  好似放下了一桩心事,宁之垣轻笑一声,转身大步离去。

  “smelly brat ,真的长大了啊。”

  休息室的窗边,程青青也是目光复杂,但惊讶的成分相对少一些,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悄然一红。

  “程教授,王朔死了吗?”

  赵克一在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之后,压下了激荡的心绪,赶紧问道。

  “唔,还剩一口气吧……放心,Shen Qian It shouldn’t be 留后患。”

  程青青捋了捋额头青丝,随意道。

  “可王朔背后不止有Northern Martial ,还有燕山公,Shen Qian 他……”赵克一frowned 。

  “那又如何?”程青青冷笑,“is it possible that 我家Shen Qian 是个孤儿?”

  赵克one after another 时无言。

  而擂台上,好似在印证程青青的话语一般,静立了一会的Shen Qian 再次握住了刀柄。

  Shen Qian 心中有些遗憾。

  他施展的影刃终究不能做到system 那般圆润,虽然王朔很强,更有武Dao Body body protection ,但Shen Qian 知道自己是有一刀陨灭对方的实力的,如果他能完美发挥的话。

  目视着下方已经垂死的青年,Shen Qian 眼神在略微波动之后化为了漠然。

  既然这是Life and Death Battle ,那当然要分出生死。

  随着Shen Qian 抽刀的动作,还处于震撼之中的人群好似也预感到了什么,身躯也再次一震。

  Shen Qian 的动作已经很明显了。

  即便王朔已经垂死,但这一战依旧没有结束。

  他竟是真的要王朔的命!

  但无人能苛责Shen Qian 什么,因为这是王朔自己的选择。

  这一战,不仅分高下,还要判生死。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盖过了所有嘈杂的高喝响起,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silhouette 已经出现在了擂台之上,横亘于两人之间。

  这是一个身穿black clothed 、身上有风霜之气的青年,看面相约莫三十左右,脸上有一条深深的疤痕贯穿了眼鼻,让他原本delicate and pretty 的面孔多了几分戾气。

  他悬空而立,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彰显着his realm ,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的目光之中,是压抑到了极致的怒火。

  “你是谁?”

  Shen Qian 抽刀的动作为之一顿,frowned 。

  “季游!”

  青年满怀murderous aura 的眼神毫不避讳的盯着Shen Qian ,coldly said 。

  “燕山公的四Disciple ?”

  Shen Qian 虽然没见过这个人,却听过这个名字。

  算上王朔,燕山公总共有八个Disciple 。

  目前为止,Shen Qian 只见过eldest disciple 澹台沁和fifth disciple 聂寒。

  但其他人他都有过基本的了解。

  身为顶级王侯的Disciple ,抛开王朔不说,剩下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眼前这个季游,仅从微妙的气息感知来说,就给了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他……比聂寒更强。

  但在这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赛场上,他却吓不到Shen Qian 。

  “你有事?”于是Shen Qian 嘴角挂上一丝讥讽,indifferently asked 。

  他这属于典型的明知故问了。

  季游既然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为了救下王朔的姓名,可王朔自己先说了“生死不论”,此刻季游冒了出来,怎么看都有一种玩不起的感觉。

  而主场馆内,也有不少人泛起了古怪表情。

  “youngster 太过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可是容易早夭的。”

  感受着all around 的窃窃私议,季游眼中的killing intent 更盛。

  “你又能拿我如何?”

  Shen Qian 笑了。

  季游身上有暴戾气息短暂浮现,但很快,他又took a deep breath 压制了下去,他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

  “你很好。”

  不再多说的季游转身就掠到了王朔身边,就欲带王朔离开。

  “你保不住他。”

  Shen Qian 再次开口,好似下了一个结语,平淡之中透着一股毋庸置疑的意味。

  “是吗?”

  季游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转身一said with a smile :“来,我给你机会,我就站在这里,你随意!”

  “今天你能再伤到王朔一丝一毫,便算我输!”

  季游说完之后,Shen Qian 却是陷入了沉寂。

  见Shen Qian 无话可说的模样,季游said with a sneer :“trifling Mountain And Sea Fourth Heavenly Layer 的battle strength ,也在我面前装大头蒜,若是在禁区相遇,我……”

  季游话说到一半,Shen Qian 陡然重新睁开了眼睛。

  那眼眸深沉似万古,远遂如星空,意志坚如季游,竟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也就在此时,Shen Qian 拔刀了。

  谁也didn’t expect 面对一个成名已久,完全和王朔不在一个量级上的顶级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Shen Qian 竟然会悍然出手。

  而且出手的是如此之快,甚至很多人都反应不过来。

  那好似照耀Heaven and Earth 、劈开一切的rays of light ,再度让所有人进入了失明状态。

  季游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很快目光一凝,嘴角,依旧是那不屑的冷笑。

  clang!
  this time 所有人都听到了那清脆的,好似金铁交鸣一般的碰撞声响。

  rays of light 消散的比想象的快,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向场中看去。

  漫天blade glow 正在消散一空,而季游身形,就定定站在重伤濒死的王朔面前。

  在所有人都以为碰撞已经结束的时候,季游忽的再次朝虚空不可见处伸手一抓。

  bang!
  Essence Power 和Essence Power 的碰撞被季游精准到极致的控制在极小范围之内,那破碎的blade glow 肆掠,甚至有无数细碎的blade glow 切割到了季游身上,但他若无其事。

  所有人都是茫然not knowing what to do 。

  明明blade glow 已经消散,那季游之后捏碎的又是什么?
  “Shen Qian ,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是一个天才。”

  季游将手中抓来的blade glow 尽数揉碎,同时淡said with a smile ,“一刀斩出,却有刀影相随,近乎毫无痕迹,you can’t guard against it ,如此unimaginable 的martial skill ,我生平也少见。”

  “但你却犯了一个错误。”

  季游摇头,said with a sneer :“你不该将它施展在我身上,真以为同样的招数对我也奏效嗎?”

  没有太多的喧哗,很多人都听得似懂非懂,唯有一些realm 足夠的powerhouse looked thoughtful 。

  至少,他们终于知道王朔是怎么败的了。

  一刀出,却有暗影随。

  如此martial skill 除非realm 碾压,简直无从防御。

  怪不得王朔會败得毫无还手之力。

  与此同时,半空已经收刀的Shen Qian 在闭了闭眼睛后,却是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你确定犯错误的人是我吗?”

  季游略一皱眉,正想说Shen Qian 在虚张声势的时候,却是猛然complexion changed 。

  ”no! ”

  感知到了什么的季游怒吼一声,转身向后抓去,却终究是迟了一步。

  Shua!
  一blade glow 好似突然自虚空之中闪现,在季游睚眦欲裂的眼神之中,掠过了王朔的身躯。

  原本还有微弱呼吸的王朔身形一滞,随即在无数人骇然的目光之中炸裂开来,在blade glow 的吞噬下化爲虚无。

  Ding!
  一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散发着pale-gold rays of light 的精神内核滚落而出,恰好落在了那一直静静被放置在擂台上的葬神棺旁边。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所有人。

  谁也didn’t expect ,在一个顶级Mountain And Sea 的亲身保护之下,Shen Qian 一刀出,竟然真的斩灭了王朔的生机。

  “你输了,这就是代价。”

  Shen Qian 淡淡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混账!”

  呆立了两秒的季游彻底暴怒,再也压抑不住的惊天气息自身上升腾而起,转身punched out 。

  black glow 骤起,那其中blood energy 翻滚,即便隔着千meter away 也能感受到那其中的大恐怖。

  眼看Shen Qian 就要被那black glow 吞噬,一道淡淡的声音自不知名处响起。

  “你们梅苑的人,还真是从来都输不起。”

  叮当!

  仿佛棋子落入棋盘,清脆的声音过后,一枚超过十米大小的white 棋子骤然出现在了Shen Qian 的身后,将他牢牢护住。

  black glow 撞上了白子,却好似洪流遇到磐石,竟不能动摇其分毫。

  而Shen Qian 甚至都没有回头,就这般在季游阴沉到了极致的眼神之中消失在了擂台边缘,步伐潇洒至极。

  “石定言!”

  对如此手段异常熟悉的季游意识到了什么,恼怒的looked towards 了半空。

  那里,一道单手托着棋篓的silhouette 缓缓浮现,他扎着发髻,身穿复古长袍,脸上挂着淡淡笑意,儒雅气质好似春风,正是Shen Qian 的Third Senior Brother 石定言。

   感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我都看到了,谢谢限免期间还特意打赏的老爷们……这本书更新暂时只能尽力,但绝对不会烂尾或者进宫,这点还是有保障的。

    希望有实力的big brother 们就算想养书也开个自动订阅,外网的朋友们也希望有实力的时候能回来补个订阅,当然,实在穷到几十块会影响生活的话那就算了。

    鞠躬拜谢各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