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306

  第306章 许念
  “季游,有十年未见了吧,除了增长了几分blood-reeking qi ,你好像没有多少长进啊。”

  浮于半空,单手托棋篓的石定言上下打量了几眼季游,淡said with a smile 。

  “石定言,你竟也会离开Heavenspan Pagoda !”

  季游似是极为意外,他目光阴沉的盯着石定言。

  “出来散散心罢了,只是didn’t expect 已经过了这么久,这外界竟还有这么多疯狗在乱跳,平白扰了心思,着实无趣。”

  石定言indifferently said 。

  季游眼角跳动了几下,随即强压着怒气道:“Shen Qian 斩我Junior Brother ,你莫非要我看着他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

  “就让你看着,你又能如何?”

  石定言sneered 。

  “你……石定言,当真以为你一定压得住我?”

  季游一窒,在怒喝声之中身上imposing manner 冲霄而起,那扩散而出的murderous intention ,好似一瞬间让空气之中的温度都降了几分。

  “没错,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石定言伸手一托,在无数人震撼的眼神之中,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忽的有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的线criss-crossed ,隐约组成了一个宽达thousand zhang 的巨大棋盘,将整个擂台上空完全笼罩。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有大量云雾飘来,在棋盘两端一阵变幻之后组成了两个大字。

  一为“Life” ,一为“Death” 。

  “好久没下棋了,来,我先让你三子。”

  石定言faintly smiled ,伸手道。

  在那巨大棋盘出现之后,季游的脸色明显一变,面对着石定言的邀请,季游的脸色gloomy and uncertain ,却是迟迟没有动作。

  “谅你也不敢。”石定言又是嗤笑,“既然没勇气出手,那就滚吧……再多说一个字,这棋局就撤不了了。”

  季游的脸色由通红变成了铁青,几番欲要张口,但在眼神碰触到那上空的惊天棋盘的时候,又是强行忍了回去。

  他深深看了一眼石定言,身形猛地一个闪烁,却是出现在了擂台上。

  动作极快的将王朔遗留的精神内核装入葬神棺之后,季游的身形直接消散在了擂台之上。

  直至此时,主场馆内的观众才意识到……季游竟是真的一言不发的溜了。

  现场顿时起了不小的骚动。

  虽然大部分人对于此刻半空对峙的these two people 没有太具体的概念,却也知晓两人的身份。

  一个是燕山公的四Disciple ,一个是Jing City Marquis 的third disciple ,可想而知都是顶级Mountain And Sea 。

  但此刻石定言在肆无忌惮的羞辱季游之后,对方竟是连屁都不敢发一个,就真的灰溜溜的离开了。

  这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Jing City Marquis 不是应该不如燕山公才对吗,怎么两人的Disciple 之间差距会这么大?”

  有人忍不住whispered 。

  重新变得空荡荡的擂台在诉说着这史无前例的高校杯终于落下了帷幕。

  虽然更高层次的博弈很多现场观众都看不懂,但今日所有目睹了Shen Qian 和王朔这惊世一战的人,心中的震撼依旧久久不能散去。

  一刀斩Mountain And Sea !
  这就是华Young Master Xia 年Martial Artist 的天花板。

  何等离谱,又何等让他们与有荣焉!
  “Shen Qian !Shen Qian !Shen Qian ……”

  当主场馆内再度渐渐响起那发泄一般的欢呼,整个主场馆内外再次陷入了沸腾,那欢呼的声音好似瘟疫一般向外扩散,很快就蔓延了整座城市。

  而可以预见,关于余波的发酵,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罢了。

  ……

  正被万众呼唤的Shen Qian ,此时却是alone 走在魔都的黄江边上。

  魔都的民众大多还聚集在大屏幕或者赛场周围,所以一向热闹的外滩此时反而是cold and cheerless ,恰好符合Shen Qian 的预期。

  本来应该还要参加Nine Heavens 杯的颁奖ceremony 和记者招待会等等,但Shen Qian 自觉今日出的风头已经够大了,也就直接离开了。

  指不定此刻的赵克一and the others 心中会有多幽怨,还是把这最后的光辉让给他们吧。

  漫步江边的Shen Qian ,正在复盘和王朔的一战。

  若给自己的表现打分的话,Shen Qian 觉得他今日可以打九十分。

  在没有system 的帮助下,他一式“影刃”,已经隐隐越过了Perfection 的边界,近乎达到了毫无痕迹的地步。

  否则王朔就算再猝不及防,毕竟硬实力摆在那里,也impossible 直接垂死。

  当然,季游出现之后他斩出的第二刀,就是system 所为了。

  虽然不知道季游的真实realm ,但Shen Qian 能模糊感知到他的强横。

  那不是自己现阶段能对抗的存在。

  一重影刃不太可能奏效,唯有双重影刃方可立功。

  但这最近才被system 改良的martial skill 评级已经达到了八星,Shen Qian 暂时还掌控不了,也只能让system 出手了。

  a real man 生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岂可言而无信?
  既然说了是分生死,那当然就得有一个人变成尸体。

  遗憾的是,若非季游出现,Shen Qian 本来打算连同着对方的精神内核一起磨灭,彻底断绝对方的所有生机。

  但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Shen Qian 心知肚明。

  别忘记在现场的还有Northern Martial Principal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些人都impossible 眼睁睁看着王朔就此陨落。

  当然,从这点来说,两人是公平的。

  因为Shen Qian 在现场的后台也不少。

  不提石定言,还有Second Senior Sister 程青青、隐匿在暗处的Fourth Senior Brother 巫珺,宁之垣教授,以及可能出现的澹台沁等等……

  呃,Shen Qian 理智的思考了一下,还是把澹台沁剔除了。

  自己砍的可是人家的Junior Brother 。

  就算燕山公真能耗费大代价把王朔救回来,Shen Qian 其实也无所谓。

  不过是再出一次刀罢了。

  “今日若说有什么损失,大抵也就是暴露了‘影刃’这一底牌。”

  Shen Qian 琢磨着。

  以前见过他施展影刃的活人,基本都死了。

  这算得上Shen Qian 十分强力的一张底牌。

  但今日连着双重影刃都施展了出来,尤其亲身体验的还是Shen Qian 以后可能的敌人,不算特别明智。

  Shen Qian 知道自己还有一百种方法击败王朔,但他实在是烦了。

  当然,走到今天,“影刃”其实已经不能算Shen Qian 的底牌了,暴露了其实也没什么。

  他还有更强更离谱的手段没有动用。

  大道projection 、十方造化体、灾厄佛……在这些真正的底牌面前,“影刃”只是younger brother 。

  唯一麻烦的只是他曾在那灵巫world 里施展过影刃,若是那三个同伴有看电视,一定会联想到什么。

  但好似也没那么所谓了。

  Shen Qian 站在江边凝视着江水,任由江风凌乱了他已经偏长的头发。

  此刻残阳如血,水流涛涛,远处天水一线,红云如火,Shen Qian 内心也莫名起了一些波澜。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Shen Qian muttered 。

  今日this blade 过后,就好似合上了人生的某个篇章。

  Shen Qian 隐隐觉得,不管此事有没有结束,他都将踏上一个全新的征程。

  只是此刻,前路未知。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忽的,自Shen Qian 背后响起了一道轻笑,“Little Junior Brother ,怎么出尽风头之后却在这里感伤了,这《赤壁怀古》讲的是壮志磨尽之后的感慨,但此刻的你,应该是踌躇满志才对啊!”

  “Third Senior Brother ……”

  Shen Qian 转头,见石定言漫步而来,便挠头sorry 道,“本来是想念那句‘鲲鹏水击three thousand miles ’的,但一时间实在想不起下半句了,当年没背过。”

  石定言一愣之后,却是laughed heartily 起来。

  Shen Qian 头一次见到石定言如此开怀的笑容,一时间也不禁被感染,同样是大笑起来。

  “hahahaha ……”

  两人的笑声惊得那黄江之水波涛起伏,无数鱼儿飞跃,好似壮阔画卷,可惜却无人得缘欣赏。

  好一会,石定言笑声渐歇,patted Shen Qian 肩膀感叹道:“我是着实didn’t expect ,你竟真的能当着季游面将王朔给斩了。”

  “Third Senior Brother ,这季游有多强?”

  Shen Qian 问出了最想知道的问题。

  “怎么,就开始有想法了?”石定言瞥一眼Shen Qian ,随即摇头,“不是我说你,我知道你innate talent 无双,没人能被你放在眼里,但你cultivation 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季游,不是你现阶段能对抗的存在。”

  “我今日虽然出言羞辱了一番对方,但他并非真的十年毫无长进,从外溢的气机来判断,他只怕已经踏入了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

  “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

  听到石定言所说,Shen Qian 的脸色瞬间凝重了不少。

  他可是前不久才和一个Mountain And Sea Seventh Heavenly Layer 的powerhouse 交过手的。

  那灵巫族Great Elder 的battle strength ,最起码也在三万以上。

  而同等级的Martial Artist ,那必定是更加terrifying existence 。

  就算system 出手也没卵用。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Fourth Senior Brother 巫珺才没有贸然出手,而是石定言直接现身。

  从那季游暴躁的性格来看,如果不能完全压服他,只怕免不了一场大战。

  不过Shen Qian 念头一转,倒是想到了另外一个层面。

  “Third Senior Brother ,那季游既然如此忌惮你,你肯定比他还要强出不少吧?”

  Shen Qian 虽然先离开了,但两人对峙的全过程他还是看完了的。

  “你想说什么?”

  石定言瞥了一眼Shen Qian 。

  “hehe ,那Third Senior Brother 怎么如此轻易的就放他走了?”

  Shen Qian 也没避讳。

  石定言虽然一贯儒雅随和,但这可不意味着他是什么好脾气。

  Liu Changqing 别看整天咋咋hu hu ,有时候连teacher 都敢腹诽两句,但在石定言面前,Liu Changqing 可是出了名的有礼貌。

  所以原本Shen Qian 以为,石定言至少会给季游一些教训。

  而且这里面其实还牵涉到一件事。

  石定言和季游是有旧怨的,这是之前Liu Changqing 给Shen Qian 梳理梅苑关系的时候提及的。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恩怨,但从Liu Changqing 的语气判断……不一般。

  “这也是我今日来找你的一个原因。”

  石定言忽的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什么?”

  Shen Qian 一愣。

  “我之所以会临时改变主意放季游离开,是因为我感知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石定言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竟然凝重了不少,“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是……那个人回来了。”

  “那个人?”Shen Qian 更纳闷了,“哪个人?”

  “许念。”石定言缓缓吐出了一个名字。

  “许念……燕山公的second disciple ?”

  Shen Qian 搜索了一下记忆,很快找到了这个名字,但Shen Qian 发现他关于对方的认知却很少,准确的说,是Liu Changqing 的描述很少。

  他除了知道对方很多年前then went 海外,从此销聲匿迹,其他近乎一無所知。

  “他很强吗?”

  但看了看石定言凝重的脸色,Shen Qian 还是意识到了什么,當即问道。

  “强?”石定言摇摇头,不知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复杂起来,“这个字并不能准确形容他,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monster 。”

  ……

  魔都最高处的塔楼上。

  同样是残阳如血。

  一个青年男子正在中心处来回踱步,虽然面色平静,但凌乱的步伐多少还是透露了他内心的烦躁。

  “Third Senior Brother !”

  某一刻,伴随着一声大喊,one silhouette 落了下来。

  “Third Senior Brother ,我尽力了,可那石定言……”

  脸上兀自残留着愤恨之色的季游落地之后,走到踱步的青年面前,只是刚一开口就被挥手打断。

  “我已知晓,此事怨不得你。”

  郭周远的脸色并不好看,他接过了季游手中的葬神棺,略一查看之后不由icily said :“好一个Shen Qian ,还真是一点都不将我梅苑放在眼中!”

  “Third Senior Brother ,this time 能否请teacher 出手,总不能再让王朔的命格沾染上Shen Qian 的因果……”

  季游将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

  有了“造化”medicine pill ,救回王朔并非毫无可能,但荒谬的是,因Shen Qian 而死的王朔,却会反过来再欠Shen Qian 一条命。

  “teacher 出不了手,但我们也不能再用‘造化’了。”

  郭周远摇头。

  “那怎么办?”季游startled ,“难道真的就看着Little Junior Brother 去死?”

  “他死不了。”

  一道嘶哑的声音骤然自季游的背后响起,那声音带着某种嘎吱作响的摩擦声,好似来自地狱,让人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季游suddenly 转身,这才发现原来塔顶还有一人,或者说,早有一人。

  只是季游,竟一直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他就面moved towards 夕阳sit cross-legged 在塔边,black 斗篷遮蔽了他的全身,却是看不清他的样貌。

  或是察觉到了季游的眼神,那silhouette 微微侧身,掩藏在斗篷之下脸庞便显露了出来,甚至还展露出了一丝“笑容”。

  “还是人间的夕阳更美啊,季游,你说呢?”

  “二……Second Senior Brother ?!”

  當看清了那张脸的模样,季游的瞳孔剧烈一缩,控制不住的失声叫道。

  若仔细辨别还会发现,季游的嗓音之中竟是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颤抖。

  (本章完)